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15 门票!

215 门票!

        “双方选手是否准备完毕?”裁判站在中圈之上,依次看向两边的学员。

        辽旅魂院的易寒,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而这边的荣陶陶,也是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嘟嘟~!”裁判小旗挥下,比赛开始!

        荣陶陶和高凌薇当即飞奔而出,向对面半场逼去。

        “哦?辽旅魂院的参赛选手并未进攻,看来,他们认可了高凌薇与荣陶陶的实力!”李刚开口道喊道,“他们选择了防守的姿态!借着海洋场地的便利,准备防守反击!这才是海洋魂武者应有的战斗方式!”

        杨小样的面色稍稍有些担忧:“对方认可了荣陶陶和高凌薇的实力...这样的比斗,对于高、荣二人来说,反而困难了不少,毕竟海洋魂武者就是以防守见长的。”

        奔跑之中,一袭白衣的高凌薇,脑后的马尾肆意飞舞,然而她的表情却没有这般潇洒,她似乎遇到了什么烦心事,眉头微微皱起,紧盯着远处的选手。

        易寒易冰兄妹俩竟然迅速向底线退去,并且在迈入“足球场禁区”的范围之后,兄妹俩向周围的水坑里,扔下了一枚又一枚小水球。

        高凌薇开口道:“水牢鞭,他们在设置陷阱,任意三个呈三角形摆放的水球,都可以构成一个水牢鞭陷阱。”

        “大薇大薇,你慢点跑......”后方,传来了荣陶陶的声音,他看着高凌薇那一双大长腿,恨不得给她锯下来一截......

        “嗯。”高凌薇发出了一道鼻音,稍稍放缓了速度。

        她要是不开雪之舞,荣陶陶完全能追得上,但是俩人都开着雪之舞,而高凌薇又是魂尉,荣陶陶怎么可能追得上她?

        荣陶陶观察了片刻,开口道:“他们还有意识的将战斗区域拉到底线,估计是想要合理利用规则,只要选手出界,就算是淘汰了。”

        高凌薇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停在了西侧半场的正中央,开口道:“聚水炮,水泉涌,都是可以将我们冲出场地的魂技。

        一旦我们被水牢鞭控制住,对方便可以直接将我们冲飞出界?    毕竟他们可以主动切断水牢鞭。”

        荣陶陶停在高凌薇身侧?    看着前方随处可见的水坑,也明确知晓?    其中藏着一颗颗水球:“硬闯?”

        不远处的底线位置?    易寒易冰兄妹俩严阵以待,没有半点轻敌之心?    看来对自身的定位非常清晰,完全将己方小队摆在了弱势的位置。

        大摆水牢鞭阵?    只等对方闯入其中。

        你们不是厉害么?

        来?    有本事就冲杀进来!

        “嘘......”

        “嘘!!!”一时间,观众席上传来了阵阵嘘声。

        毫无疑问,一部分人翘首以盼,就等着火爆战斗的画面?    但是场上双方都停了下来?    遥遥相望,这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画面。

        而对于魂武者观众而言,却是心中暗暗点头,发挥场地优势,发挥海洋魂技优势?    这才是正确的选择与做法。

        之前那个唐梦与唐洋,但凡要是像易家兄妹这样?    有如此清醒的头脑和谦卑之心,恐怕现在站在这里的?    就不是高荣二人了。

        荣陶陶想了想,道:“比赛时长20分钟?    水牢鞭的水球持续时长三分钟左右?    我们有足够的时间?    等待第一波水牢鞭的水球破碎,再进入其中。”

        说话间,却是看到易家兄妹运足了力道,向禁区各个位置丢着水球,这样的一幕,看得荣陶陶一脸难受。

        “你过来呀!”远远的,突然传来了兄长易寒的大吼挑衅声音。

        “就这?还跟我玩计谋呢?”荣陶陶咧了咧嘴,“你俩这都谦卑成什么样了?言行不一,你根本就不是挑衅的人,你快别在这激将了。”

        易寒尴尬的挠了挠头:“呃......”

        “那你们就不要过来呀!”妹妹易冰突然大声喊道,“等20分钟后,我们让裁判定输赢!”

        “闭嘴。”高凌薇面色阴沉,看向了易冰。

        “唔......”易冰吓了一哆嗦,急忙停下话语,一副低眉顺眼的乖巧模样,看得荣陶陶有点发懵。

        好家伙,高凌薇这是给她留下了多么浓重的心理阴影?

        大薇这么具有震慑力的么?

        既然是交战双方,那都是一言不合、你死我活,你怎么上场挨训来了?

        醒醒!这里是赛场!高凌薇是你的对手,不是你的教师和家长!

        场上出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这样的画面,的确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荣陶陶抬起手,顺了顺高凌薇的背脊,像是安抚一只炸毛的雪绒猫,道:“别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嗯。”高凌薇轻轻颔首,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一个个水坑,虽然海洋魂武者与雪境魂武者之间没有属性相克这一说,但是在外在的表现形式上,雪境魂武者是却是占优的。

        高凌薇使用雪境魂技击打在易家兄妹身上,虽然打不出双倍伤害,但是她却能把水冻结成冰。

        只是......在这奉天城、星野旋涡的大背景之下,高凌薇体内冰雪属性的魂力,要精打细算着使用,起码对于短短20分钟的比赛来说,她的冰雪魂力,就是一次性消耗品。

        她开口道:“这里同样不靠海,他们的魂力也是一次性消耗品。”

        荣陶陶暗暗点头,却是分析道:“不过,既然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这样的战术,那么恐怕也计算好了在20分钟时间内,该如何合理分配魂力。所以,我们应该等不到他们将魂力消耗干净。”

        “嗯。”高凌薇点了点头,认可了荣陶陶的判断。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步步为营,步步推进!”

        高凌薇:“嗯?”

        荣陶陶说道:“你守着我,我把一路上的每一个水坑都冻上,你留着雪境魂力。我没事,即便我一身的雪境魂力都用光了,但我也有星野魂力,可以用星野魂技。”

        “好。”高凌薇想了又想,还是轻轻点头。

        下一刻,在越来越大的嘘声中,荣陶陶迈开了脚步。

        一看到荣陶陶向前走了,观众席上的嘘声立刻小了不少,而易家兄妹也是提起了十二分精神。

        荣陶陶步步向前,看着身侧的一个小水坑,随即蹲下身,一手探下。

        唰......

        一片霜雪弥漫开来,点点寒霜浸染着水坑,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那水坑立刻结上了冰。

        荣陶陶心中一喜,这效率可以啊?

        不愧是玉龙馈赠!我赞美你!

        如此寒冷的霜雪,的确是大自然对我们雪境魂武者的馈赠!

        “晋级!雪境魂技·玉龙馈赠,精英级!”

        荣陶陶:“......”

        这魂技...这么走心的嘛?

        我就发自内心的一阵感慨,感激你们对我的帮助,结果你就投桃报李,给我晋级了?

        你这也不禁夸啊?

        高凌薇站在荣陶陶身后,看着那半跪在地、暗暗出神的荣陶陶,开口询问道:“怎么了。”

        “没事,感觉玉龙馈赠发生质变了,应该是等级有所提高,释放的霜雪更浓郁了,总量和速度都有提高。”荣陶陶随口说着,蹲着向前走了两步。

        高凌薇:“......”

        而荣陶陶的话语声,也透过微型麦克风传递了出去。

        赛场的观众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却是一阵错愕。

        在星野旋涡的大背景之下,在海洋场地的小背景之下,你一个雪境魂技晋级了?

        你这不跟我开玩笑呢嘛?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好家伙,真就一边参赛,一边晋级呗?

        更可恶的是,荣陶陶竟然说了一句话:“哎...要是玉龙馈赠的等级能再高一点就好了,一手按在地上,将一方土地统统都浸染上霜雪。”

        身后,高凌薇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心中带着满满的骄傲,看着眼前的荣陶陶,轻声道:“已经是精英级的玉龙馈赠了吧?魂技级别再高的话,你的魂法等级就支撑不了它了。”

        “嗯嗯。”荣陶陶连连点头,暂时按捺下了疯狂夸奖玉龙馈赠的心思,他一边蹲着前行,一边四处喷洒着霜雪,给两人铺出了一条霜雪道路。

        妹妹易冰看到这样的一幕,顿时面色一变,像极了躲在洞窟里的弱小动物,看着洞窟外的两头狮子步步逼近。

        这种等待死神缓缓接近的滋味,实在是糟透了。

        “嗖~嗖~嗖!”

        就在荣陶陶又向前迈出一步的刹那间,右方、左前方和正前方,突然窜出来三条水牢鞭!

        终于,荣陶陶进入了陷阱之中!

        事实上,每三颗水球都可以构成一座水牢,但前提是,目标必须踏入这三角形的面积之中,才能触发水牢鞭进攻。

        “退!”高凌薇开口命令道。

        然而荣陶陶却是一动不动,任由那三条水牢鞭,卷住了他的双臂,捆绑住了他的腰间。

        荣陶陶一边被扯着身体,一边说道:“那俩没啥远程输出,就算我被捆了,怕是也不敢贸然上前。”

        说话间,荣陶陶双手反握住了捆绑着手腕的水牢鞭,扯了一下,感受着水牢鞭的捆绑力度。

        而后,荣陶陶双手中一片冰霜弥漫开来。

        在人们的视线中,那无比柔韧的水牢鞭,顺势结上了一层冰霜,短短几秒钟之后......

        “咔嚓!”

        一声脆响,荣陶陶双手捏碎了水牢鞭,同一时间,腰间的水牢鞭失去了“同伴”,自荣陶陶的腰间脱落开来。

        高凌薇微微挑眉,而荣陶陶却是甩了甩手,远远看向了易家兄妹,道:“完了呀~你俩凉了呀~”

        易寒面色极为凝重,而妹妹易冰也是面色难看,恼怒的看着那该死的荣陶陶。

        这一刻,荣陶陶在脑海中突然给高凌薇传递了信息:“冰晶恶颜!”

        传话的同一时间,荣陶陶猛地一歪头。

        身后,高凌薇的目光,刚好对准了那恼怒的易冰!

        高凌薇的眼中,暗红色的光芒一闪即逝,易冰豁然色变,猛地向后退开一步。

        “还记得我们之前狩猎雪花狼王的时候么?人肉大炮!”荣陶陶脑海中传递着信息,直接蹲下了身子。

        高凌薇眼前一亮,迅速一个弹跃,双腿弓起,踩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

        “双手雪爆!”荣陶陶脚下猛地一蹬地面,双肩恶狠狠的向前送去,“走你~”

        有直捣黄龙的机会,谁还步步为营啊?

        干就完了!

        这对儿兄妹的心理状态明显不对劲儿,趁他病要他命!

        随着荣陶陶肩膀向前送去,高凌薇那紧绷的双腿,猛地一蹬,身体宛若一杆标枪,直直的刺了出去!

        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沿途中,几乎触发了所有隐匿着的水牢鞭陷阱!

        一颗颗藏在水中的球体,飞快的释放出一条条水鞭,然而高凌薇的身影却是一闪即逝,触发了陷阱之后,也立即掠过了水牢鞭的狩猎范围。

        那些甩出来的水鞭,仿佛突然间失去了生命,犹如一条条水蛇,软趴趴的落在了地上。

        霎时间,画面精彩至极。

        高凌薇一路前飞,身后是一条条窜出来、却又落在地上的水鞭。

        荣陶陶脚下一崩,同样窜了出去,双手中连连挥舞,一颗颗小星坠急速坠下,干扰着那本就阵脚大乱易家兄妹。

        “呯!呯!”听从荣陶陶命令的高凌薇,双手一直蓄力着雪爆球,此时终于炸响,又给她的前冲势头增添了一把力!

        易寒顾不得许多,一手猛地摊开,对准了高凌薇,下一刻,场地无数水珠悬空浮起,一个巨大的水龙卷席卷开来。

        然而,相比于上场比赛唐梦施展的水龙卷,易寒的水龙卷形成速度有点慢,预判的方位也不是很准。

        高凌薇的身上瞬间一片霜雪覆盖,身影也直接窜了出来,头颅上的霜雪头盔,眼部的霜雪一阵流转,露出了她那一双凌厉的眼眸:“直视我!”

        激昂的娇叱声传出,易寒当然不敢去看高凌薇的眼睛,甚至在这样的话语下,易寒下意识的躲开了视线。

        同样,那内心惶恐、慌乱闪躲小星坠的妹妹易冰,更是连连倒退,手中汇聚着水球,不管不顾的向哥哥那边爆破而去。

        聚水炮!?

        “呯!”那不是聚水炮的声音,而是又一个雪爆球炸响的声音!

        高凌薇不仅之前在双手中汇聚了雪爆球,而在她的左脚踝上,同样有一颗雪爆,只是此时才爆炸而已!

        在雪爆球的推动之下,高凌薇的身影急速坠地,险而又险的躲开了两道喷射而出的水泡,脚下一崩的她,携千钧之势,一肩膀,便将那眼神闪躲的易寒撞出了底线。

        “嗖~嗖~嗖~”高凌薇撞飞了哥哥易寒,也意味着她停了下来。

        一旦停下,就意味着她被“囚禁”。

        高凌薇刚想要冲向易冰,却是被一道水流鞭捆绑住了手臂,下一刻,一道道水流鞭也卷向了她的身躯,死死的将她钉在了原地。

        高凌薇微微挑眉,一边释放着霜雪冻结水鞭,一边转头看向了易冰的方位,口中吐出了一个字:“战?”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是吓得易冰心惊肉跳,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蹬蹬蹬”连退数步,一屁股坐在了场外......

        “嘟嘟~!比赛结束!松江魂武获胜!”

        看到这一幕,荣陶陶忍不住砸了咂嘴。

        对方还不如正常打呢,也许还能有来有回,像首轮战那样,起码面上能过得去。你自己把战场收缩到了底线,结果自己退出去了?

        那高凌薇被五花大绑,动都动不了,你退个屁?

        大薇的威慑力太强了呀。

        未战先怯这种心理,真的不能有,一旦形成了,又能发挥出来几成实力?

        恐怕对手也是仔细研究了雪狱角斗场魂技,是真的害怕进场决斗,然而...然而高凌薇只是嘴上说说,并没有真的开启雪狱角斗场......

        这......大薇跟我在一起时间长了,也有点跑偏的意思,真是连唬带骗......

        荣陶陶快步上前,一边撒着冰霜,帮高凌薇“松绑”,一边开口道:“你好像个战神哦,三年归来的那种。”

        高凌薇笑着瞪了荣陶陶一眼,道:“我倒是更希望她在扮猪吃虎,示敌以弱,趁着我被束缚的机会,一刀捅向我的眼睛。”

        荣陶陶撇嘴道:“不受伤不舒服是吧?”

        随着一身的霜雪铠甲散去,高凌薇身上的运动服又皱皱巴巴的了。

        她一边抻着衣衫,一边说道:“没事,我有铠甲,他们对我没办法的,就像是对那披着水犀甲的唐洋一样,同样束手无策。”

        荣陶陶:“......”

        当个人行么?

        为什么非得捎带上我?

        观众席上短暂的寂静过后,终于传来了一阵阵掌声与议论声。

        “我服了,这种队伍应该第一轮就被淘汰,专家的评论有时候还是靠谱得,这队伍还真是幸运儿,混进来的。”

        “按理说,他们不该如此不堪,还是战术制定有问题。”

        “这个雪境女娃娃,有点张三爷喝断当阳桥的意思了!对手不是被打死的,是被吓死的,哈哈!”

        “讲道理,魂武者还是得注重内心层面的培养。一个身强体壮的成年人,内心却脆弱的像个孩子,那根本就没法打!实力能发挥出来一成就算是烧高香了。”

        “也不能都怪输家,那高凌薇气场太盛、气势太凶了呀!

        不过这样也挺好,我估计着,她以后一定会被雪燃军招收,这种人戍边守疆,咱们心里也有底......”

        ...

        五千字,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