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14 偶像

214 偶像

        “奉天电视台!奉天电视台!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奉天和平区体育中心,今天是7月27日,在这里,会有两场关外排位赛,也会决出两支进入前八强的队伍!我是主持人李刚!”

        “我是主持人杨小样。”

        李刚转头看向了杨小样,笑道:“毫无疑问,松江魂武大学高凌薇、荣陶陶小组,会成为今天的主角,赛前专家们一致预测,高凌薇与荣陶陶将会战胜对手,位列关外前八,获得全国大赛的入场券。

        小样,你怎么看?”

        “想要得到社会大众的认可,真的是很困难。”杨小样姿态优雅,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高凌薇和荣陶陶终于做到了,这一次,他们终于变成了被看好的一方。

        他们的对手辽旅魂武学院,竞争力稍微差一点,今天,我们恐怕会成为历史的见证者了!”

        “是啊!”李刚一脸的感叹,“也许我们都将成为历史的见证者!高凌薇、荣陶陶,作为少年班的学员,闯入关外前八,这无疑是一次壮举!要知道,荣陶陶才16岁!”

        “16岁......”杨小样轻声的赞叹着,“这个年纪,本该是在魂武高中夯实基础、刻苦训练的年纪,而荣陶陶却已经带着他那一身强大的武艺,和坚定的意志,在关外联赛上杀得天翻地覆了。

        历年历届,我们都见到了雪境魂武者的精神意志有多么可怕,也都知道他们不只是比赛型选手,而是从战场中厮杀出来的魂武者。

        但是今年......少年班的成立,给了像荣陶陶这样的青年,一个得以展示自己的舞台!

        雪境,北方雪境。

        多少人只听过、只从课本上了解到那里是偏远苦寒之所,却又有多少人一生未曾踏足那里,一生都没见到过雪境的真实面目呢?”

        李刚忍不住连连点头,道:“上场比赛过后,荣陶陶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去雪境吧?    你会见到一批又一批像我们这样的人。

        这句话?    还真的是......”

        “呵呵。”杨小样掩嘴轻笑,“松江魂武大学可是好好感谢荣陶陶同学了?    这宣传力度真不小。

        随着荣陶陶同学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站上的舞台越来越高,会不会有大批高中生?    慕名报考松江魂武大学呢?”

        李刚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让荣陶陶当松江魂武大学的形象大使也不错哦?他简直就是一张行走的松魂名片~”

        与此同时,更衣室中。

        荣陶陶双手捂着耳朵?    嘴里细细碎碎的念着:“别夸了?    别夸了,再夸我就要飘了......”

        “你?飘?”夏方然哼了一声,咧嘴道,“我寻思着?    您也从来没落在地上过啊?”

        没有了“战场”的夏方然?    非常难得的没玩手机,一直瘫在座位上,无聊的看着电视。

        经过了一夜的调整,杨春熙的心态显然好了不少,笑语盈盈:“集锦制造机?    雪境蝴蝶,这又多了个松魂名片?    呵呵。”

        荣陶陶:???

        “啥?雪境蝴蝶?”

        杨春熙笑道:“你昨天那一句不认命、不低头、不顺从的蝴蝶言论,已经很出名了?    尤其是在雪境魂武者的群体中,引起了极大的共鸣与好感。”

        荣陶陶一脸难受的开口道:“我那一番话是形容大薇的?    我一男的当什么蝴蝶。咦~想想都觉得一身鸡皮疙瘩?    快别说了。”

        夏方然哼了一声:“呦~骂也不行?    夸也不行,你还真是难伺候呢,荣蝴蝶。”

        荣陶陶一脸幽怨的看着夏方然,道:“它可以代表全体雪境魂武者,夏蝴蝶。”

        夏方然:“......”

        “呵呵。”杨春熙忍不住掩嘴轻笑。

        夏方然:“行行行,以后谁也别说了,啧...这破名,还不如雪境扑棱蛾子好听。”

        夏方然越想越气,补充了一句:“再说了,你一个云巅魂武者,给我们雪境魂武者代什么言?”

        荣陶陶瘪着嘴,虽有不服,但好像......

        随着他的成长,去的地方越来越多,学的魂法魂技越来越多,直至最后,他这个云巅魂武者,很可能除了云巅魂法,其他什么魂法全都会......

        毕竟北极圈那种地方,不是想去就能去的。

        哦,对了,南极洲那边的虚空魂法,荣陶陶应该也很难修习到?

        “走吧,淘淘,去拿我们的全国大赛入场券。”高凌薇站起身来,一手探向了坐在长凳上的荣陶陶。

        荣陶陶一把抓住了高凌薇的手掌,被她拽着站起身来:“走!”

        依旧是这个稍显老旧的和平区体育中心,依旧是水坑随处可见的海洋场地,依旧是热闹喧嚣的观众席。

        但是这一次,荣陶陶与高凌薇两人,却不再是“弱者”了。

        很难想象,两个少年班的学员,竟被外界一致看好,要知道,对面再怎么不济,也是两个大三学年的海洋魂尉。

        “啊!!!荣陶陶!老子特意从白山飞过来的,你给我争气,争气!进前八啊啊!!!”

        “不能输!必须赢!给我家孩子打个样儿!冲冲冲!”

        荣陶陶一边佩戴着微型麦克风,听到后方观众席的吼声,他转过头,笑着摆了摆手。

        杨小样找谁惹谁了,为什么要打她?

        看到了荣陶陶挥手致意,后方这一片观众席顿时沸腾开来。

        荣陶陶忍不住叹了口气,心生感慨。

        尊重!

        终于,他得到了这个世界应有的尊重。

        天,真的亮了。

        今天的这一切,是高凌薇和他努力争取来的!

        想到这里,荣陶陶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身侧高凌薇那冰凉柔软的手掌。

        “啊啊啊啊!你给我把手撒开!撒开!我家孩子不是魂武者,不用经历生死,不需要伙伴!你不用在这方面给他打样儿!”

        荣陶陶:“......”

        好家伙,我本以为你是我的粉丝,结果我只是你的工具人?

        荣陶陶没好气的喊道:“行!我下次上场拿一本五三,蹲场边做一套卷子再打比赛!”

        “啊啊啊啊!荣陶陶!你真是太优秀啦!!!记得一定要带啊啊啊!!!”

        “数理化记得要带全!!!还有英语!英语!”

        荣陶陶差点跺脚骂街,怒声道:“老子不学英语!”

        “不学你也得给我做英语卷子!你是偶像!!!”

        “呀哈?”荣陶陶一手捂着心脏,下意识的向后退开一步。

        我?心态崩了呀......

        “发生了什么?”主持人李刚探头探脑,坐在正北方主播席位的他,努力看着正南方的位置,急忙大喊道,“荣陶陶选手和观众之间有什么交流吗?”

        杨小样面色古怪,一手按着耳麦,道:“荣陶陶选手...嗯,好像在和一个家长讨论英语试卷的问题。”

        毕竟荣陶陶刚带上麦,才收音进来,杨小样没有听全。

        李刚一脸懵懵的坐了下来,看着台前的电脑屏幕,一手按着耳麦,道:“雪境那边是学俄语的吧?大三之后好像还有雪境兽语课程?”

        杨小样不太确定的说道:“毕竟是少年班的嘛,第一批实验班,说不定学的科目多呢。”

        “哦?上场了,终于上场了!”李刚急忙岔开话题,开口播报着,“松江魂武高凌薇、荣陶陶小组,对阵辽旅魂院易寒、易冰两兄妹!到底谁才能获得前八强,让我们拭目以待!”

        由于是上午时分,所以荣陶陶和高凌薇选择的是东侧半场。

        在踏上场地的那一刻,高凌薇那一双眼眸,便远远的锁定在了对方两兄妹的身上。

        兄长易寒还算不错,敢直视自己的对手。

        然而妹妹易冰...当她的眼神与高凌薇对上了刹那间,易冰便匆忙的低下了头,神情也有些慌乱。

        这位大三的学姐,好像并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

        她并不是在战斗过程中,有意识的避开高凌薇的眼神,而是身为一名对战对手,下意识的闪躲目光,不敢面对高凌薇。

        过去的两天时间里,荣陶陶的确是处于舆论漩涡中,事实上,高凌薇的话题也不少,尤其是她最后拎着唐梦的脖子,一刀捅穿了对方的身体的画面。

        那样的画面...嗯,并不美好。

        唐梦是谁?当之无愧的强者,绝对的一流选手!即便如此,她依旧被拎在空中,被高凌薇肆意宰割。

        尤其当时唐梦那痛苦扭曲的面容,的确给很多人留下了心理阴影。

        尽管魂武者的比赛胜负,往往与生死只有一线之隔,但是雪境魂武者的比赛与战斗,似乎更加贴近生死一线。

        他们的手段更加狠辣,也更加凌厉。

        纯比赛型选手,遭遇这种真正的战斗型魂武者,仅从内心层面上来讲,天生便低了一头。

        高凌薇与荣陶陶在校内选拔赛上的集锦,也将这种状态展现的淋漓尽致,这俩人,可都是为了胜利,不惜往自己身上捅刀子的人。

        荣陶陶悄声道:“你说,那女孩是真的畏惧你,还是一种伪装?”

        高凌薇轻轻摇头:“不清楚,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碾碎他们,他们拦在了我们前进的路上。”

        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看着对手,道:“原计划执行,你主攻,我当你的影子。至于主攻的目标,你根据判断,自行调整。”

        高凌薇轻轻颔首:“她畏惧,那就盯着她打。如果她是装得,那我更要如她所愿。”

        闻言,荣陶陶哑然失笑。

        如果是在正常生活中,一个人胆小、怯懦一些,也许会受到善良人士的帮助和照顾。

        但是在比斗场上,你的对手怎么可能去照顾、安抚你?那必然抓着你的弱点往死里打啊?

        高凌薇恐怕也是跟对方较上劲了,事实上,对于她的心理,荣陶陶很容易揣测出来。

        高凌薇应该很希望对方是在扮猪吃虎、引敌入彀。

        毕竟高凌薇不是那种喜欢欺凌弱小的人,她又不是斯华年......

        荣陶陶轻声道:“别再决斗了,歇一歇。”

        高凌薇:“嗯?”

        “答应我。”

        “嗯,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