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06 体面

206 体面

        “进场了!双方参赛学员已经进场了!”李刚的直播席位在正北方,视野很清晰,周围吵闹的观众,偶尔还会凑过来,对着摄像机比划“耶”的手势。

        李刚继续道:“荣陶陶同学看起来精神很不错,按照大赛规定,双方会有5分钟左右的入场准备时间,让我们来听听比赛双方时候会有什么交流......”

        哪怕参赛双方是四个人,但是荣陶陶,依旧是最被注视的那一个。

        甚至连大名鼎鼎的高中关外王-高凌薇,都被主持人给忽视了。

        没办法,她虽然也有一身光环,但是在荣陶陶的身旁,真的会被掩盖所有的光芒。

        李刚听着听着,面色却是有些古怪。

        现场收音中,辽营海医的哥哥张深,似乎是在道歉?

        只见那本该伫立在西侧半场上的人,却是迈步走到了东侧半场,来到了荣陶陶的面前,开口就是一句:“家弟言语不当,万望见谅。”

        荣陶陶:???

        他还以为对方走过来,是要贴脸挑衅的,却是没想到,对方这是在道歉?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赛前战术么?

        然而哥哥张深面色真诚,继续开口道:“我很抱歉,无论胜负输赢,这都只是一场比赛,绝对不能磨灭你对魂武者做出的贡献,家弟对你缺少应有的尊重。

        昨天晚上,我已经教训了家弟。”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哥哥张深有点太真诚了,而且也太有诚意了,他没有在私下里道歉,而是在场上说的这些话,大家都带着麦克,也都清楚这些话会被收音。

        “没事没事,赛前垃圾话嘛,也是一种战术。”荣陶陶急忙摆手。

        “好,我们各凭本事,比赛中见。”哥哥张深抱拳拱手,不卑不亢,转身离去。

        而那一直沉默不语的弟弟张海,却是在哥哥转身迈步的一刹那,眼神不屑的上下扫了一眼荣陶陶,咧了咧嘴,这才转身离开。

        荣陶陶微微挑眉?    目送着哥俩远去?    小声道:“如果不是演员的话,这兄弟俩性格不同?    思维方式也不太一致?    是个很好的切入点。”

        “应该不是演员,那张深很真诚?    资料里也说了,哥哥很稳重、懂进退、识大体?    是个不错的魂武者。”高凌薇悄声说着。

        “呵。”荣陶陶撇了撇嘴?    道“弟弟张海想在世人面前踩着我上位,我也想用一场胜利为自己正名,挺好,各取所需?    实力说话。”

        高凌薇轻声道:“需要改变战术么?”

        “当然?    调整一下。”荣陶陶果断调整战术,开口道,“主攻一人,就打那个猖狂的弟弟。

        我估计着,他应该不会有过多的防守意识?    巴不得上来就怼死我。

        他要是真的没打算防守,那可就太好了。我们只要一个机会?    就够了。”

        “好。”高凌薇轻轻颔首。

        “嘟嘟~!”中圈位置,裁判手中拿着小旗?    分别示意东西半场的选手。

        张深高举右手,而荣陶陶也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嘟嘟~!”裁判小旗挥下?    比赛开始!

        “开始了!2011年关外排位赛正式开始!双方会选择...喔!”李刚微微挑眉?    大声道?    “双方都选择了主动出击!

        与赛前大家预测的不同,面对拥有着雪之舞的雪境魂武者,海洋魂武者在陆地战场上,竟然选择主动出击了!”

        杨小样:“是的,起码在陆地战场上,在速度层面,雪境魂武者是占据上风的,海洋魂武者的魂技·随波逐,只能在水中帮助他们增加移动速度。”

        李刚突然笑道:“是不是张深张海两兄弟,自持魂尉身份,准备用身体素质强吃荣陶陶?”

        杨小样:“荣陶陶虽然只是魂士,但在雪之舞的加持之下,速度绝对不差...啊!交手了!是雪之魂!是方天画戟!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在大学生排位赛上,见到方天画戟这种武器了?”

        李刚兴奋的喊道:“而且一见还是两杆!高凌薇的方天画戟,在关外高中生排位赛上可谓是大放异彩!

        终于,她将这一身的技艺,带到了大学生排位赛的赛场...嚯~!!!好一个荣陶陶!”

        不仅李刚一声高呼,赛场的观众席也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却是见到荣陶陶手执方天画戟,借着长杆兵器的优势,率先发难,在双方接近的一刹那,从后至前,抡出了一个半月,井字形长戟恶狠狠的砸向了弟弟张海。

        张海手执一柄水刃,面对着那凶猛砸向肩膀的一击,他没有选择躲避,而是用水刃猛地划开!

        “噗~!”

        一声古怪的声响,水刃直接弹开了长戟,而张海的手臂竟然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下一步动作被硬生生的给打断了!

        弟弟张海心中一惊,这是什么力量?

        荣陶陶不是个魂士么?

        哪怕是他蓄力一击,我身为堂堂魂尉,身体素质全方位碾压对方的情况下,我就这么一次格挡,竟然被砸的身体一僵?

        荣陶陶手中拿着的是雪境魂技·雪之魂,但是手臂之中贯穿的魂技,却是星野·斗星气!

        魂士又如何?

        速度,力量,我弱于你?

        有本事你也把斗星气拿出来!

        然而真正让主持人惊呼出声的,并不是这样微小的细节,而是荣陶陶那诡异的戟法!

        荣陶陶故意砸向弟弟张海的肩膀处,而张海在不屑与鄙夷的情绪下,并未闪躲,而是挥手荡开劈砍而来的方天画戟。

        这一荡,那霜雪戟尖,却是直奔他身侧的哥哥张深而去!

        张深本想近身刺杀荣陶陶,却是被高凌薇一戟给拦住了。

        就在张深见招拆招,抵抗高凌薇致命一击的时候,身侧的弟弟,却是把荣陶陶的戟尖给荡过来了?

        张深:???

        坑我?

        咱俩可是亲兄弟!

        事实上,如果对手是正常人,这荡开的戟尖也许根本不会刺向身侧的哥哥张深,但是荣陶陶是谁啊?

        荣陶陶多阴呐!

        借着弟弟张海的力道,荣陶陶早有准备,手中发力,直接刺向了张深的面门!

        “走你~”

        哥哥张深豁然变色,展现出了不俗的临场应变能力,他果断的脱离战团,向后弹开。

        在躲避高凌薇与荣陶陶长戟的同时,张深手中水刃破碎开来。

        “休要放肆!”只见张深双臂抬起,手握成虎爪,十指对准了高、荣二人,一连串细密的小小水珠,直逼两人而去!

        海洋魂技·连珠水弹!

        “啪~!”

        “啊!”一声惨叫!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懵了,包括那后退都不忘进攻的张深!

        只见荣陶陶一戟前刺未果,手中却是突然一松,一脚踹在了凌空的戟杆之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荣陶陶的战斗动作实在是太连贯了!

        甚至可以这样说,弟弟张海刚刚荡开劈砍而来的长戟,身体微微一僵的瞬间,旋转而来的戟杆,就结结实实的抽在了他的身体上!

        “哇喔!这...这是什么啊?”

        “转...转起来了!”

        “1V2啊?小伙子有丶东西的!”

        “是啊,一共也才三个动作,但目标却是俩人?而且还统统照顾到了,这戟法可是真?带劲儿!”

        赛场上,荣陶陶与高凌薇默契十足,戟杆抽在张海身上的同时,荣陶陶随手一抹,一片冰霜弥漫,脚下一崩,前冲的一瞬间,手中已经摸出了一柄大夏龙雀!

        高凌薇迅速迈步上前,守护在荣陶陶的身侧,手中撑起了一面冰玻璃!

        “噼里啪啦~”一连串小水珠弹爆破的声音响起,高凌薇手中的冰玻璃,瞬间裂出了道道碎纹。

        然而高凌薇也只需要帮荣陶陶抵挡这1、2秒中的时间,因为荣陶陶已经离开了水珠轰炸的范围。

        在玻璃尚未破碎之时,高凌薇就已经丢掉了冰玻璃,长腿弓起,手执长戟,猛地窜了出去。

        左前方不远处,荣陶陶手握大夏龙雀,像极了坠入爱河的女朋友。

        那风格,那叫一个死缠烂打!

        弟弟张海强忍着心惊肉跳的感觉,抵挡着荣陶陶那细密的攻势......

        这尼玛......

        疯狗?

        张海的确是没打算防守,就想凭借硬实力杀败荣陶陶!

        巧合的是...荣陶陶,跟对方的想法一模一样!

        一柄大夏龙雀,横劈侧砍、上下翻飞,杀得弟弟张海节节败退!

        张海甚至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机,站稳脚跟!

        战团瞬间被切割开来,哥哥张深面色难看,大声喝道:“后退,跳远点!脱离战团!”

        说话间,张深一手按向地面,他甚至不打算去管那水柱会不会喷到弟弟,总之,只要冲开荣陶陶和张海之间的战团即可!

        “战!!!”高凌薇一声怒喝,气势滔天,炸响全场!甚至点燃了全场!

        在观众耳中听来,那只是一声激昂的战吼,只会令人心潮澎湃罢了。

        然而在哥哥张深的耳中听来,这一声“战”,却是两道声音重合在一起的!

        高凌薇的确是喊出来了,但与此同时,雪狱角斗场瞬间开启,精神世界里,一道令人无比激荡的声音,响彻在哥哥张深的脑海之中:“战!!!”

        张深的身体猛的一僵,呼吸微微一滞。

        突如其来的另外一个世界-雪狱角斗场,突如其来的肉身与精神双层面的控制,让张深那本打算喷出的精英魂技·水泉涌,顿时停止了下来。

        张深看得是眼前的草地,但实际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精神世界里。

        在那一方雪地之上,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英姿飒爽的女子,脑后的长长马尾随风横向飞舞着。

        她那一双凌厉的眼眸,遥遥望着那伫立在雪地中,面目错愕的张深。

        而高凌薇娇叱的一瞬间,在绿茵场上,那疯狂杀退弟弟张海的荣陶陶,却是猛地向侧方移开!

        张海情不自禁的,更像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他顺着那战吼的声音望了过去。

        毕竟,高凌薇也是急速杀向他这边,他观察一下对手,倒也无可厚非,但关键是......

        两人视线交错的一刹那,高凌薇那美丽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暗红色。

        张海豁然色变:!!!

        所有的参赛选手,拥有的魂珠魂技都是报备过的。

        赛前,兄弟俩研究了荣陶陶与高凌薇的魂珠魂技。

        哥哥张深明确知道高凌薇拥有雪狱角斗场,但是他从未经历过,也从未体验过这样的魂技。

        虽然张深没有被控制身体,但肉身的动作,却是实打实的慢了一丝,喷涌开来的泉水并未冲开荣陶陶与弟弟的战团。

        而弟弟张海,也明确知道高凌薇拥有冰晶恶颜,不应该看她的眼睛,但是在这混乱不堪的战场上,他的身体却是给出了下意识的反应。

        “啊啊啊!”张海一声惨叫,心脏怦怦直跳,在高凌薇眼神的震慑之下,内心惶恐不已,防御姿势一慢,脚下更是错乱!

        “你没了呀~”突然间,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张海的身后传来。

        那刚刚平移开来的荣陶陶,一把搂住了张海的身体,站在他的身后,刀也架在了张海的脖子上。

        “我去!”

        “这...这.......”

        “不错啊,没有直接捅穿对手!小伙子很有武德!”

        观众席上一片嗡嗡的议论声响起,场上的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一些!

        雪狱角斗场中,张深没动,高凌薇也没动。

        绿茵场上,张深半跪在地,高凌薇立在一旁。

        远处,荣陶陶正站在张海的身后,手执大夏龙雀,刀刃也横在了张海的喉咙上,却并未横向抹开。

        画面,似乎就此定格。

        不,没有定格。

        荣陶陶突然手中一转,大夏龙雀翻了个面,原本是刀刃抵着张海的喉咙,变成了用刀背抵着张海的喉咙。

        “咕嘟。”张海的喉结一阵蠕动,眼神瞪得老大,本就心慌意乱的他,甚至此时脑袋混乱,被惊吓的彻底失了魂。

        也许...星野和海洋魂武者的生活,的确是太过安逸了一些。

        又或者,但凡换做另一个人,在被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也不敢动弹分毫。

        就这样,荣陶陶拿着大夏龙雀,用刀背,缓缓的抹了张海的脖子。

        没有血痕、没有丝毫伤口。

        但是荣陶陶这抹脖子的动作,却是看得所有人汗毛直立,心惊肉跳!

        用刀背抹了张海的脖子之后,荣陶陶扶着张海得身体,像是把他当成了一具尸体,缓缓将张海平躺放在了绿草地上。

        看着张海那又惊又怒的眼神,荣陶陶耸了耸肩膀,给了他一个悲伤的表情。

        张海的身体层面没有受伤,但是受到的全?是精神伤害!

        “嘟嘟~!”裁判果断吹哨,“判定辽营海医减员一名,伤员退场,比赛继续。”

        半跪在地的哥哥张深,面色一阵阵变幻,也缓缓举起了手:“我们认输。”

        荣陶陶切身体会到了资料上对张深的形容,识大体、懂进退。

        雪狱角斗场中,从未战斗的两人,在高凌薇的指引之下,双方握手言和。

        “嘟嘟~!辽营海医认输,本场比赛,松江魂武代表队,高凌薇、荣陶陶组,获胜!”裁判的声音传出。

        体育场中,一片沸腾!

        “我可去你大爷的吧,就...就结束了?”

        “这是什么神仙小哥哥...这也太有范儿了叭......”

        “情商!格局!体面!”

        “体面个屁,那张海都被吓傻了卧槽...哈哈哈哈哈......”

        ...

        求兄弟萌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