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05 你的故事

205 你的故事

        “奉天电视台,奉天电视台!观众朋友们大家上午好!现在是7月23日,这里是奉天城奥林匹克体育中心!我是主持人李刚!”

        “我是主持人杨小样。”

        电视中,传来了一阵激昂的男女嗓音,一串简简单单的播报,竟然让荣陶陶听得稍稍兴奋了起来。

        “两年一度的关外大学生排位赛于今日打响!到底谁会笑到最后,谁又能获得前八名,得到全国大赛的入场券呢?”

        女主持人杨小样一身白色的女士西装,显得知性而干练,笑盈盈的看向了身侧的同事,道:“李刚,这一次我们为大家准备的开幕赛大餐,绝对是话题性十足,尤其是来自松江魂武大学的少年班学员-荣陶陶,最近这段时间可谓是声名鹊起。”

        “对对!”李刚推了推黑框眼镜,看着桌上的资料,“这次开幕赛不同以往,我们没有直播传统的三人组比赛,而是为大家准备了双人组对战!

        由关外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松江魂武大学,对阵辽营海医。

        这个荣陶陶同学可是了不得,他可是整个华夏所有魂武高校中,第一批少年班学员。

        要知道,他才刚刚觉醒了一年的时间,然而他目前取得的成就,却是难以想象的。”

        “是啊。”杨小样忍不住一声轻叹,笑容优雅,“16岁,初始魂槽6颗!全国第一批少年班学员,松江魂武入学考试排名第二。

        在16年一遇的极夜暴风雪中,他从雪境大军的手中活了下来,而他的存在,更成为了三城之役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在最新编纂的《北方雪境史》中,在三城之役的篇章里,松江魂城战区的描写片段内,我们甚至能明确找到‘荣陶陶’这个名字!

        真的不可想象,一会儿即将上场比赛的学员,已经通过自身的努力,将名字刻进了史书之中!

        而他前进的步伐还未停止,毫无疑问,他的名字即将被纳入魂武教科书中!

        虽然他觉醒仅仅一年?    但雪境魂法已经三星等级?    并且自创了一项防御类魂技·霜花雪饼!

        而这一切成绩,他只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

        这个奉天台的女主持人显然是做过功课的?    准备十足?    对荣陶陶的履历如数家珍。

        而杨小样的这一番话语,也让整个社会的普通观众们?    第一次比较全面、清晰的知晓荣陶陶的履历。

        当杨小样的话语传入社会大众的耳中时,绝大多数人?    都是一脸懵逼的......

        这...这是荣陶陶?

        就是那个前一阵被全网谩骂的荣陶陶?

        这小子竟然还参加过三城之役?而且还成为了重要的转折点?你这......

        甚至毫不夸张的说?    绝大多数魂武者奋斗一生,都不及荣陶陶觉醒之后的这短短一年!

        体育场更衣室中,还在压腿的荣陶陶,面色古怪的看着电视机?    开口询问道:“这还有直播呐?省台直播?    可了不得,对了,庄儿垫台有直播么?”

        “不知道啊。”夏方然坐在椅子上,随手拿起遥控器,找了找台?    也发现了庄儿垫台在直播,但是直播的并非是关外赛区?    而是华北赛区的比赛。

        “看来庄儿垫台还是心里有数的,哪怕你的热度再高?    也不会轻易直播你的比赛。”杨春熙一边给高凌薇捏着肩膀,一边笑着说道。

        “啊?”荣陶陶转头看向了杨春熙?    “什么意思?”

        杨春熙:“可能是你的身份过于特殊吧?    如果你开幕赛就输了?    会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毕竟庄儿垫台可是面向全国的。

        除了学校给出的剪辑之外,没有人再看到你其他的战斗画面。剪辑嘛,很有迷惑性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可的。

        等你再打几场,展现一下真材实料,说不定他们就会播你的比赛了。”

        夏方然将电视台调回了奉天台,也再次看到了两个主持人。

        男主持人李刚的声音真的很燃,很具有感染力:“如此一位天才少年,一会儿又将给我们呈现出怎样的一场比赛呢?广告之后,马上为您呈现!”

        “好了,嫂子,不用了。”高凌薇低着头,小声说道。

        “放松一些,身体不要这么紧。”杨春熙却是依旧捏着高凌薇的肩膀,使劲儿掰了一下她的肩胛骨。

        高凌薇:“......”

        夏方然架着腿,晃着脚上的人字拖,道:“一会儿打的漂亮点,让这个社会,对你,对雪境魂武者,对松江魂武都多一份尊重。”

        “嗯嗯。”荣陶陶连连点头,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处于风口浪尖,而松江魂武大学可是非常护犊子的,这也导致了松江魂武也饱受质疑。

        “咚咚咚~”更衣室的大门处,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松江魂武,双人赛,高凌薇荣陶陶小组,现在请随我入场。”

        “走~”夏方然当即站了起来。

        杨春熙看着夏方然那人字拖、白体恤的打扮,不由得开口道:“夏教,要不您还是在这里看电视吧。”

        “啊?”夏方然愣了一下,也发现了杨春熙的目光停在了自己的人字拖上,他不由得开口笑道,“你这小丫头片子,怎么?怕我给松江魂武丢人?”

        杨春熙:“......”

        毕业这么多年了,而且入职也已经两年了,好久没听到昔日教师这么称呼她了......

        夏方然很是随性,摆了摆手:“没事,穿什么不重要,我这人往那一站,那就是排面。”

        说着,夏方然迈步走了出去,人字拖也是“啪啪”作响,随着他每次前行,拖鞋也会啪啪的拍在他的脚掌上......

        “哎......”杨春熙无奈的笑了笑,却是对夏方然毫无办法。

        荣陶陶一脸羡慕的看着夏方然,道:“等我以后变强了,我也穿人字拖比赛,太酷了,这就是对敌人最大的蔑视!”

        “你敢!”杨春熙眉毛一竖,瞪着一双美眸,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吓得缩了缩肩膀,低着头,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嘴里小声哼唱着:“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

        高凌薇忍不住掩嘴轻笑:“呵呵...咳咳,嗯。”

        杨春熙目光幽幽的看着高凌薇,却是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束紧一下高凌薇的马尾,道:“走吧。”

        “嗯嗯。”

        荣陶陶跟着夏方然,行走在稍显阴暗的球员通道之中,看着远方出口处的亮光,也隐隐听到了场地里的嗡嗡声响。

        “呵......”荣陶陶深深的吸了口气,看待前方出口处的明亮光芒,仿佛自己即将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果然,当他迈步走出来时,真的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炎炎烈日,股股热浪,还有那四面八方的嘈杂声响,震撼着荣陶陶的内心。

        在松江魂武的绿茵场上,最多也就一两千名观众,而这奉天城奥林匹克体育场中,怕是足足有5、6万人?

        观众们还没有掌声与欢呼声,还没有摇旗呐喊,还没有将荣陶陶视为场地的最中心,但即便如此,那嗡嗡议论的嘈杂声响,就已经让荣陶陶开始血液沸腾了。

        他才16岁,他不想稳健。

        他想要出人头地,想要成为全世界的焦点。

        他想要拿到一切荣誉,一切的头衔与光环,将他脚下的道路铺开铺平,最终铺向那冰封千里、遥远苦寒的龙河之上......

        大大咧咧的夏方然,并未发现荣陶陶的异样,甚至都没有发现荣陶陶并未跟上,而是一直站在出口处,暗暗的发呆。

        身后,一道身影走了过来,伸出手掌,轻轻的握住了荣陶陶那自然垂下的手掌。

        “嗯?”晕晕乎乎的荣陶陶回过神来,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了高凌薇那迷人的容颜。

        高凌薇轻轻捏了捏荣陶陶的手指肚,轻声道:“还习惯么?”

        “嗯。”荣陶陶轻轻点头。

        “打起来就好了,一旦战斗开启,我们会忽略掉很多场外因素的。”高凌薇轻声安慰着荣陶陶,分享着大赛经验。

        “其实我并不讨厌这些场外因素,不讨厌这些观众。”荣陶陶回应道,“相反,我很感激他们来看我的比赛,他们都会是我的见证者,不是么?”

        “嗯......嗯。”高凌薇沉吟片刻,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轻轻颔首,“走啊,拿取我们的胜利去。”

        “走。”

        如此美好的氛围,却是被工作人员破坏了。

        荣陶陶信心满满,就要踏上绿茵场地之时,却是被工作人员拦下,在领口处装了一个微型麦克风。

        荣陶陶咧了咧嘴,看着眼前装麦的工作小哥,道:“你这不影响我的垃圾话发挥么?”

        留着圆寸头的工作小哥似乎也是见过世面的,道:“双人组比赛,谁没有额头处魂珠,你把好话用嘴说,坏话在脑子里跟对方说就可以了。”

        荣陶陶:“呦呵?你还挺有经验?”

        圆寸头小哥装好了麦克风,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道:“加油,荣陶陶,我知道有很多人质疑你,但同样,也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在默默的支持你,相信你,等待着你给这世界一个答复。”

        “你......”荣陶陶心中错愕,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鼓励,稍稍有些惊讶,他看着眼前得工作小哥,忍不住开口询问道,“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那并不重要,我只是千千万万武者中的一员。”圆寸头小哥按着荣陶陶的肩膀,将他向绿茵场的方向推了一步,开口道:

        “上场吧,荣陶陶,愿更多的人,能听到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