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03 关外第一

203 关外第一

        七月下旬的奉天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炎热,气温最多也就20度出头。

        飞机降落在此之后,一众学员在教师的带领下,在更衣室里换上了学校配发的白色运动服,便走出了机场。

        让荣陶陶感到错愕的是,在走出机场通道时,一堆堆接机的人中,竟然有很多记者,他们扛着摄像机、照相机,犹如扛着长枪短炮,对着松江魂武的团队一顿“咔嚓咔嚓”。

        如此阵仗,荣陶陶还是第一次见。

        全国范围内暂且不提,单单说这关外区域,人们还是很把松江魂武大学当一回事儿的,毕竟,松江魂武可是关外区域的龙头老大。

        众人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列队向外走着,一出机场大门,小队的学员们都兴奋了起来!

        这是夏天的感觉!

        像学生们这种放寒假、放暑假的还好说,但是像夏方然这种,20多年窝在雪境大地里的人......诶?夏方然呢?

        荣陶陶好奇的四处张望着,却是看到机场门口不远处,正围着一群人,纷纷拿着相机,“咔嚓咔嚓”的拍摄着。

        而被围在其中的人,正是夏方然!

        只见夏方然双臂摊开,一副拥抱太阳的模样,他仰着脸,闭着眼,感受着阳光照耀在脸上的感觉,也狠狠的吸着那温热的空气。

        “吸...呵......”夏方然深深的吸了口气,胸膛挺得高高的,又缓缓吐出,身体竟然有一丝颤抖,像个精神病一样。

        而他那伫立在阳光下、身体瑟瑟发抖的模样,也被记者们悉数记录了下来,回去之后,怕是不会写什么好话......

        “荣陶陶同学,请问霜花雪饼魂技真的是你自创的吗?”

        “荣陶陶,对于关外联赛?    你的目标是什么?你觉得自己能顺利闯过首轮吗?”

        “荣陶陶?    松江魂武官博放出关于你的晋级赛剪辑,是否做过技术处理、过于夸张?你觉得关外其他高校参赛选手?    是否还会配合你?    再度上演所谓的‘奇迹’?”

        一时间,荣陶陶竟然成为了星中之星?    其他所有青年才俊都被记者们忽视了。

        荣陶陶脚下一停,有心说两句?    却是被身侧的高凌薇揽住了肩膀?    迈步继续向大巴车走去,带队的教师们一脸的厌恶,隔开了记者,各种各样的声音?    的确对荣陶陶很不友好。

        没办法?    荣陶陶身上的光环很多,再加上年纪轻轻,又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证明自己,一系列成绩并不能服众。

        “别理他们。”高凌薇开口说着,揽着荣陶陶?    带着他走向大巴车。

        队列中的参赛学员们大都面色古怪,眼神时不时的扫向荣陶陶。

        事实上?    别说外人了,就连亲自见证荣陶陶突围的他们?    心中也有很多质疑,尤其是关于创造魂技这一方面?    这样的成就?    的确是太过惊人了一些。

        “都?给我滚远点!”拥抱太阳的夏方然突然“活”了过来?    拨开人群,走向了大巴车,为荣陶陶等人保驾护航。

        他的嘴里骂骂咧咧着:“老子的徒弟在雪境经历生死,戍边守疆的时候,你们还窝在办公室里吹空调、喝咖啡呢!对待我们雪境魂武者,都给我放尊重点!”

        一看到那气势汹汹的精神病走过来,记者们纷纷面色惊慌,向后退去。

        当然,正常的精神病,人们可能会躲,但不至于心中惶恐,然而夏方然可是个魂校!

        实打实的顶级强者!他那恐怖的气势,谁能受得了?

        杨春熙心中一暖,夏方然言语不当、态度不佳,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把本该属于荣陶陶的炮火,统统都吸引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夏方然作为一代松魂名师,又是学校常驻雪燃军的顶级强者,称得上是功勋卓著、战绩斐然,媒体们想要毁夏方然,那还真的掂量掂量自己是否有足够的本钱。

        夏方然!守门滴神!

        换做是那些追星的狗仔,都恨不得把话筒怼进人的嘴里,然而夏方然就站在大巴车门口,方圆十几米,硬是没有人敢上前一步......

        直到学生们都上了车,夏方然冷哼一声,目光冷冷的扫过众人,指向了其中一个看起来吓得够呛的记者,道:“你!问个问题!”

        男记者一脸惊慌:“啊?”

        夏方然:“我这是给你面子嗷!让你问一个问题,明天你给我写点好话!你话筒上挂的是奉天日报的牌子,排面不低吧?”

        “啊......”在夏方然的眼神注视下,记者的身体有些发抖,道,“你...呃,您带领的松江魂武团队,本次的目标是?”

        “呦~这不会问正经问题么?”夏方然咧了咧嘴,道,“第一就完事儿了,在关外,松江魂武就没有第二的时候!”

        说着,夏方然转身走上了大巴车。

        车门关闭,司机急忙启动车辆,驶出了机场。

        夏方然站在司机旁,看着大巴车上的学员们,道:“都别给老子丢人!历年历届,你们的学长学姐们都把第一留在了松江魂武,你们可别给我拉胯!”

        大巴车后方的座位上,荣陶陶手肘拄着窗框,看着窗外倒退的街景,心思也活泛了起来。

        第一么?

        无论是斯华年还是焦腾达,甚至应该包括周围的很多人,对于荣陶陶和高凌薇的要求,都是前八,都是拿到全国大赛的入场券即可。

        但如果真的拿到第一的话......

        我是不是就和妈妈一样,都是“关外第一”了呢?

        身侧座位上,高凌薇歪过脑袋,轻声道:“一会儿我们给夏教买套衣服吧。”

        “嗯?”荣陶陶好奇的转头望来。

        “他很照顾我们。”高凌薇笑了笑,轻声道,“出松江魂武之前,他不是说,怀念穿背心裤衩和人字拖么?”

        女孩子到底还是心细一些,想的也多一些,对于刚才夏方然吸引炮火的举动,高凌薇似乎想要给一些反馈。

        礼物不需要多贵重,心意在就可以了。

        “好的。”荣陶陶点了点头,却也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运动服。

        这是松江魂武大学给发的,纯白色,左胸前有一串黑色的小字,背后印有黑色的大字,统统都是“松江魂武”。

        据说,整个关外所有的学校,只有松江魂武可以穿纯白色的衣物。

        这是关外龙头老大的特权。

        白色,也象征着霜雪,代表着他们来自哪里。

        大赛当前,荣陶陶和高凌薇当然不可能去逛街,用手机在网上购买就可以了。

        入驻了酒店之后,高凌薇与荣陶陶的小组自动拆开,一个跟着杨春熙去住,一个跟着夏方然去住。

        在夏方然的带领下,两人刷卡开门,刚一关门,荣陶陶就嘿嘿一笑:“夏教威武!”

        夏方然面色古怪的看着看手中的房卡,又转头看向荣陶陶:“我就开个门,很威武么?”

        荣陶陶:“我说你刚才在机场的时候。”

        “啊,不用管他们。”夏方然随口说着,却是叮嘱道,“我怎么口出狂言都行,他们不敢写什么,你可得注意点,不要轻易上了他们的圈套,不要在镜头前胡乱说话。

        毕竟你还年轻,资格还不够,而且你本就是众人议论的焦点。”

        “呵呵。”荣陶陶咧嘴笑了笑,将书包扔在椅子上,道,“既然我选择现在参赛,就已经想到了面对此时这种情况。

        再说了,即便我两年之后参赛,只要我走出雪境,进入公众的视野,那顶着的就是‘关外第一魂将之子’这样的名号,必然也会处于舆论的旋涡中。”

        “啧......”夏方然一屁股坐在床上,笑道,“看得倒是很开啊?”

        “习惯了。”荣陶陶将外套挂在椅子上,道,“从小到大,周围的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谁家孩子,多亏我天赋高、又被少年班录取了。

        但凡我的资质低点,或者是根本就没觉醒,那恐怕我比现在还要出名。周围的人,在茶余饭后,怕是都会笑话我。”

        夏方然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是很现实的事情,对于任何人来说,这个世界都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友好。

        荣陶陶从书包里拿出了一颗小淘气,扒开糖纸,开口说着:“我输不起。”

        “不,你还年轻,不要说这样的话。”出乎意料的是,夏方然面色严肃,非常认真的说道,“人生,绝对不只是一场战斗。”

        荣陶陶:“嗯?”

        夏方然:“而是持续不断的战斗。”

        “咔哧咔哧。”荣陶陶咀嚼着口中的糖果,沉默半晌,拿出了一块小淘气,递给了夏方然,“喏~吃糖。”

        夏方然接过了糖果,态度依旧认真:“你输得起,而且很能输得起,你才16岁,还有着漫长的人生。”

        不知为何,夏方然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没有了阴阳怪气,也没有了刚才在大巴车上,那对待其他学员那样的严厉话语。

        斯华年跟他说前八即可,杨春熙也在字里行间透露着打出风采就好,而此时的夏方然,也在用独特的方式关怀着荣陶陶。

        在雪境中,每一位教师都对荣陶陶的训练和战斗,要求极其严格。

        而出了雪境,来到这外面得世界,每一位教师,却都在给他减压,为他兜底。

        我所拥有的,何其荣幸。

        然而你们真的认为我,心甘情愿的去给他人垫底么?

        就在刚才的大巴车上,荣陶陶想清楚了一个问题。

        无论如何,这场关外排位赛的头名,叫做“关外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