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02 征程!

202 征程!

        刻苦训练的日子虽然枯燥无味,但每每荣陶陶夜晚躺在床上,准备入睡的时候,内心却是无比的充实。

        只不过,荣陶陶有个心结,他的方天画戟技艺,已经停留在四星·巅峰很久了,潜力值也早就被点上了6颗星。

        他对于方天画戟的付出很多很多,然而......

        他的付出却没有什么回报,好像卡在了瓶颈,难以精进半分。

        相比较之下,他的刀法倒是小有所成,荣陶陶清楚的记得,上次突破大夏龙雀技艺,是他弃刀立掌,狠狠推向了刀柄,致使大夏龙雀刺穿了目标的小腹。

        在这样的理念之下,荣陶陶在使用大夏龙雀的时候,免不了用一些“花活”,这也导致了他手中的大夏龙雀常常脱手,游离在他的手背、手腕、手臂之间。

        这样的战斗方式灵动的可怕,更是让人眼花缭乱,看得斯华年一愣一愣的......

        刚开始的时候,斯华年还有心教导两句,说是让荣陶陶拿稳刀,这是基础中的基础,不要走歪门邪道。

        荣陶陶心里答应,但在私下里的时候,却是并未改变风格,让他坚定信念的,正是内视魂图给他的反馈!

        在一次训练过程中,他反手握刀,刀刃由右上方划致左下方之后,他的手中一松,刀柄贴着手心旋转了180度,荣陶陶从反握的姿势顿时改成了正握,又从左下方划回右上方。

        这一个动作过后,他的内视魂图中,当即给出了一则信息:“晋级!刀法精通,三星·中阶!”

        荣陶陶算是彻底明白了,姿势,很重要!

        不拘泥于握紧刀柄,这似乎与传统的兵刃技艺理论相悖。

        但内视魂图的意思,荣陶陶却是切身领教了?    起码在大夏龙雀的三星阶段内?    内视魂图想要让荣陶陶在执刀进攻、防御的时候,都要用最适合的姿势?    去做下一步动作。

        就这样?    在斯华年的谆谆教导之下,本该变成斯华年形状的荣陶陶?    硬生生在内视魂图无言的指引下,走向了刀法技艺的另外一个分支路线......

        这段时期?    高凌薇当然也没闲着?    那大开大合、英勇无双的方天画戟技艺,看得荣陶陶羡慕的要命,不得不承认,他做不到她这样的风格?    也只能在一旁偷偷的羡慕。

        同样?    暗暗羡慕的还有小将军,虽然雪将烛尚且年幼,但是战斗基因却是融入在身体之中的,看过了荣陶陶与高凌薇不同风格的战斗方式之后,雪将烛果断选择了高凌薇......

        嗯?    就很气。

        荣陶陶和高凌薇用石头为材料,切割、打磨出了一杆小小的方天画戟?    长约40cm左右,有些粗糙?    很是袖珍。

        而每每高凌薇训练的时候,雪将烛就会在一旁跟着比划?    一身的霜雪不断震动着?    发出了“呜呜哇哇”的声响。

        它虽然跟不上女主人的节奏?    但却学得像模像样的,这一下,新的团宠诞生了!因为......

        因为骑狗小将,每日都会在演武场中上演,自从有了石头小戟之后,雪将烛更觉得自己是个“马上将军”了。

        在这里训练的学生们,倒是不在乎雪将烛四处撒野,甚至觉得还挺有趣的,就是有点担心在切磋比试的时候,不小心踩着它们......

        而且回馆内的时候也得注意,起码孙杏雨已经不止一次在上楼的时候,遇到一个威风凛凛的小胖子,骑着云云犬一步步的跳下台阶,身后偶尔还会跟着一只雪绒猫,淘气的将两个小家伙撞得“鬼仰狗翻”......

        不过,这样吵闹的日子暂时就要告一段落了,时间来到7月20号,松江魂武大学的代表团,终于要出征关外联赛了!

        在7月20日这天,清晨时分。

        在同寝同学们的道道祝福声中,高凌薇收拾好了衣物,背上了书包,和众人摆了摆手:“走了,开学再见。”

        “大薇,要加油啊!”孙杏雨和樊梨花送出了门口,两人的动作竟然如出一辙,展现出了队友之间的良好默契,她们纷纷握紧了小拳头,放在身前。

        她们仰着头,那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小脸上写满了鼓励。

        “呵呵。”看到这样的一幕,高凌薇忍不住笑了笑,伸出双手,按在了两个小家伙的脑袋上,轻轻的揉了揉,“好的,一定。”

        可能是由于感情很好,高凌薇除了客气的回应之外,还补上了一句:“你们俩在演武场要好好训练,等我回来的时候,会检查你们的功课。”

        “唔。”

        “嗯嗯......”孙杏雨和樊梨花一脸的乖巧,连连点头。

        高凌薇这才抬起眼帘,看向了后方的石楼和石兰。

        “薇姐再见,我会在电脑上看你比赛的!”石兰摆了摆手,本该高冷的脸蛋上也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身侧,石楼道:“对,两年后,我和兰兰也去。”

        “嗯。”高凌薇还想说什么,却是看到听到身后传来了两声重响。

        “呯!”那是关门声。

        “啪~”那似乎是鞋底拍在房门上的声音。

        众人转头望去,却是看到荣陶陶一手捂着胸口,一副大松了口气的模样,而后嘴里也嘟嘟囔囔着:“就这暴脾气,能找到男朋友算我输!”

        嘴里碎碎念着,荣陶陶转过身来,却是吓了一跳。

        男学员们都在走廊里,等着来送荣陶陶呢。

        而女同学们...嗯,也都在门口送别大薇呢,刚才那一幕,怕是都被他们看在眼里了。

        孙杏雨好奇的要命,扒开高凌薇按在她脑袋上的手掌,好奇的看着荣陶陶:“发生什么了呀?你又惹斯教生气了?”

        “别吧,卷卷呀!”听到这句话,石兰忍不住一声哀嚎,“你这都要走了,又把她的火给续上了?我可怎么活啊,今天又要被她踹了......”

        一旁,石楼也是一脸的怨念,目光幽幽的看着荣陶陶。

        “啊,嘿嘿,没有没有,你们的授课教师没生气,嗯,没生太大的气。”荣陶陶讪讪的笑了笑,转头看向了哥几个。

        “前八就行!只要前八就算成功!就可以拿到全国大赛的入场券!”焦腾达走了上来,一边给荣陶陶出着主意,一边鼓励着他,“你在松江魂武都能出头,关外联赛绝对没问题!”

        荣陶陶手握成拳,与焦腾达探来的拳头轻轻撞了撞。

        “小意思,逆着属性干就完了,成就感绝对超乎你的想象!”赵棠同样手握成拳,与荣陶陶的拳头轻轻相撞。

        “呵呵。”高凌薇忍不住轻笑一声,赵棠倒是有说这句话的资格。

        毕竟...当时作为雪境魂武者的赵棠,由于家庭变故,在高中最后时期转学,回到老家大西北,逆着属性,跟两名队友一起杀出来了一个“西北王”的名号。

        国家对转学的要求很严格,就怕学生们钻空子,但是像赵棠这样逆着属性,参加对自己不利的区域赛事,转学倒是相对容易一些。

        荣陶陶一脸无奈的看着赵棠,你在魂士期能逆着属性打,在队友的帮衬下,也许还能有点奇迹,但你在魂尉期逆着属性打?

        那实在是太难了,否则的话你,全国大赛上,松江魂武也不可能这么长时间都拿不到冠军。

        “兄弟,我是云巅,不怵任何人。”说着,荣陶陶的拳头与赵棠轻轻撞了撞。

        李子毅一脸不情愿的手握成拳,探了过来:“戒骄戒躁,不要自大自满,好好打比赛,你不要太飘了。”

        “爱多美丽,充满香气~”荣陶陶开口就是一句《柠檬树》,手握成拳,与李子毅的拳头撞了撞,“只是在心里它总是酸溜溜滴......”

        李子毅:“......”

        “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想笑死我哈哈哈哈!”

        高凌薇笑着瞪了荣陶陶一眼,拽着他的胳膊,向向外走去:“群里聊,开学见!”

        荣陶陶被拽着走,一边倒退着,一边对着陆芒敬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手掌抵在眉间,而后轻轻上扬:“开学见!”

        “嗯,冠军,我等你回来。”陆芒双手插兜,微微扬头,笑着示意了一下,目送着二人消失在楼梯口处。

        看得出来,陆芒和焦腾达的心态完全不同。

        焦腾达在努力缓解荣陶陶和高凌薇的压力,告诉他们前八就足够了。

        而陆芒却是对荣陶陶和高凌薇有着近乎盲目的信心,一开口就是关外冠军......

        直到来到楼梯口,荣陶陶这才转过身来,跟着高凌薇走下楼梯,却是听到了高凌薇的一声叹息:“呵......”

        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怎么了?”

        高凌薇轻声道:“有这样的同学、伙伴,真的是我们的幸运。气氛好,大家都很真诚,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小心思。”

        荣陶陶却是笑道:“说起来,还得感谢去年的雪境大军入侵,那一夜过后,魂班里的人,大都有了过命的交情。”

        两人走出了演武馆,也看到了杨春熙和夏方然等待的身影。

        身为荣陶陶与高凌薇的授课教师,夏方然自然而然的再次成为了带队教师,杨春熙就不用多说了,本就是少年班的导师,这样重大的赛事,她必然会亲自率队的。

        夏方然心情极佳,嘴里哼着小曲儿,看到荣陶陶出来,不由得开口呼唤道:“淘淘~啧,我的好徒弟,准备好了?”

        荣陶陶:???

        高凌薇也是面色一僵,甚至觉得夏方然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荣陶陶一脸狐疑的看着夏方然,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夏教,您没事吧?”

        “呦呵~会说您了呢!”夏方然哈哈一笑,道,“没事没事,我开心的很呐!老子在雪境窝了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

        上次出去,还是七年前!这次可是沾了你的光了。

        老子?好久没有穿过人字拖,大裤衩、小背心在大街上晃悠了,呀...好怀念......”

        这的确是一个特别悲伤的故事。

        夏方然身兼数职,又是战斗力极强,的确很难脱离这战火纷飞的北方。

        这次去奉天,夏方然起码能看到绿树绿草,感受炎炎夏日了。

        那里的太阳会很灼热,也很刺眼,也不会再有迷蒙的寒雾笼罩......

        “收拾好了?”杨春熙一脸温柔的笑意,看着两人,轻声道,“走吧,学生们已经在门口集合了。”

        个人赛、双人赛、三人赛,每个类别都有八支团队,总体算下来,人数也不少。

        荣陶陶并不认识总领队,好像是一个行政类的教师。

        荣陶陶和高凌薇的身份比较特殊,有莲花也有雪绒猫,所以“贴身保镖”多一些。

        “幸会,荣同学,高同学。”荣陶陶等人刚刚加入队列,身侧就传来了一道友好的声音。

        荣陶陶转头望去,也看到了一对儿带着黑色棉帽的双胞胎。

        这张脸,荣陶陶比较熟悉,他也知道,藏在那黑色棉帽下的,是两个圆圆的光头,他俩可是演武馆的常客。

        袁天日,袁天成兄弟。

        这对儿兄弟可是不得了,他俩是在松江魂武大学选拔赛中,第一个月、第一批选拔之中,出线的种子小队!

        这是什么含金量?

        首批出线的人,他们面对的都是什么强度的对手?

        起码荣陶陶和高凌薇作为最后一批出线的人,是不用去面对前三批的三组头名的。

        荣陶陶伸出手来,与对方握了握:“学长好。”

        “哈哈,当不得当不得,你可是研究创造魂技的学者,叫我袁天日就可以了。”哥哥袁天日哈哈一笑,很是爽朗。

        荣陶陶也是嘿嘿一笑,道:“咱各论各的,我叫你学长,你叫我荣教。”

        袁天日:“呃......”

        荣陶陶笑着给了对方一个台阶:“希望不要提前碰到几位学长学姐。”

        “对,是这个理儿。”弟弟袁天成接话道,“最好咱们学校四组都别碰到,霸占前四强!”

        “天成兄霸气!”一旁,一个彪形大汉手肘拄着一个女孩的肩膀,“咱绝对有实力霸占四强,就看抽签了。少年班这两位,可是绝对的实力强劲啊。

        观看最后一批选拔赛的时候,可是给我吓了一跳,不知道这是从哪窜出来这么两个大神,真要是参加前三批选拔赛,什么结果还不一定呢。”

        荣陶陶看着那人高马大、少年老成的彪形大汉,也知道这位学长,他是第三批入围的人,名为吴岩,也是四组参赛选手中,难得与荣陶陶、高凌薇一样的情侣选手。

        没有双胞胎的福利加持,同样能获得出征资格,足以见到两人的硬实力。

        被吴岩手肘拄着的女孩,名为程默,她仰起头,那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幽怨,目光幽幽的看着吴岩:“我是你的女友,不是你的兄弟。”

        “呃。”吴岩尴尬的笑了笑,急忙放下架在她肩膀上的手肘,姿势也改成了揽着她的肩膀。

        “嗯,舒服了。”程默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像真的很在意这样的小细节,心情很少舒畅。

        “所有人学员到齐,现在听令!”一个中年男教师高高举起右手,道,“八小时骑乘,中间会在松魂驿站吃午餐、休息一小时,我们在晚餐时候抵达爱辉城。

        晚上我们在爱辉城休息,第二天早上的飞机,直达奉天,都听明白了吗?”

        众人开口应和着,纷纷上马,荣陶陶坐在了高凌薇的身后,额头抵着她背后的书包,随着大部队开拔。

        一路无言,只有马蹄踏雪的哒哒声响。

        行走于荒郊野岭之中,高凌薇转过头,轻声道:“你别睡着了,风很大。”

        “啊。”荣陶陶回过神来,道,“没睡。”

        高凌薇笑了笑:“那怎么一动不动,在想什么?”

        “想恶霸......”荣陶陶撇了撇嘴,回想起了之前在宿舍里,与斯华年分别的画面:

        那时的荣陶陶在宿舍中,一边收拾着包裹,时不时的看向斯华年。

        然而斯恶霸却是一直盘腿修行,闭着眼睛,一副“请勿打扰”的模样。

        直至最后,荣陶陶收拾好了包裹,走到门口处,他再次转头,小声道:“我走了,斯教,再见。”

        毕竟就这么不打招呼离去,太不礼貌了一些。

        斯华年这才睁开了眼帘,看向了门口处的荣陶陶,道:“前八,我就让你进这个门,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

        荣陶陶:“前八就够?那前四前二,是不是会有奖励呀?”

        斯华年嘴角微微扬起:“奖励你一个侧鞭腿!”

        荣陶陶撇了撇嘴:“切,拜拜。”

        斯华年突然开口道:“在外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除了教师,不要相信任何人,很多人都在打你的主意。”

        荣陶陶转过身,也看到了斯华年那认真严肃的模样,不由得心中微微感动,轻轻点头:“好得。”

        “行了,别墨迹了,赶紧走吧。”

        荣陶陶一脸难受,感动就永远没有超过三秒钟的时候,他开口道:“既然斯教给我叮嘱,那我也给你点离别叮嘱吧?”

        斯华年:“嗯?”

        荣陶陶:“以后自己去吃饭,别太懒,不要总让别人给你带盒饭,你好歹也活动活动腿脚。

        另外,赶紧去小卖店把买糖赊的账结了,别总让小梨花、小杏雨去给你赊账,我们都16、7了,正是要脸的时候......”

        荣陶陶絮絮叨叨,话音未落,却是面色一惊,急忙开门闪身出去。

        只见那斯华年又气又笑的俯下身,抓起了地上的拖鞋,恶狠狠的甩了过来。

        “呯!”那是大门关上的声音。

        “啪~”那是鞋底拍在房门上的声音......

        ...

        五千字!新征程!

        兄弟萌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