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96 狠人薇

196 狠人薇

        雪狱角斗场中,高凌薇看着自己的掌心,缓缓地,一柄雪制方天画戟拼凑而出。

        她突然开口说道:“表面上,看起来是雪之魂制造出的方天画戟,但实际上,它应该是有意念幻化出来的。”

        “嗯?”荣陶陶也看着自己的手,尝试着幻化出一柄枪械,然而...没有卵用。

        “我还以为意念具象化,什么都能幻化出来呢。”荣陶陶撇了撇嘴,道,“看来还是得根据自身的魂技基础,来幻化物品。”

        “来,我们对练一下试试。”高凌薇单手执戟,负在身后,看向了对面的荣陶陶。

        “嗯。”荣陶陶也抽出了一杆方天画戟,这一次却是顺畅了许多。

        两人对视了一眼,猛地上前一步!

        “叮~!”

        两杆方天画戟重重撞在一起。

        “嘶......”荣陶陶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霎时间,一股钻心的疼痛在身体中弥漫开来。

        荣陶陶那由精神意志幻化的身体,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但是他躺在病床上的肉身,却是有些痛苦。

        仅仅是幻化出来的武器碰撞,也会给身体层面带来一阵疼痛,这简直太恐怖了。

        这就是所谓的意志层面的对决么?

        明明抵挡住了对方的攻势,但身体依旧疼痛?

        高凌薇的面色也不好看,阵阵的疼痛感刺痛着她的神经,传递四肢百骸,甚至有那么一瞬间,高凌薇都不愿意去触碰荣陶陶了。

        两人的方天戟一触及分,各自倒退开来。

        荣陶陶面色难看,道:“看起来,我们想的太简单了。”

        “嗯。”高凌薇点了点头,“如果仅仅是触碰对手,对战双方就如此疼痛的话,那我一旦开启雪狱角斗场,肉身的行动一定会受到极大限制。”

        荣陶陶百思不得其解,道:“我们只是武器相撞?    就疼成这样...根本也没受伤啊?”

        高凌薇迟疑片刻?    思索道:“你我在雪狱角斗场中幻化出来的身体,包括手中的武器?    统统都是由我们的精神意志具象化出来的。”

        荣陶陶点了点头:“嗯。”

        高凌薇:“具象化出来的身体和武器?    只是精神意志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本质上来说?    我们不是用身体在战斗,而是用精神意志在相互对垒?    冲击。”

        荣陶陶微微挑眉?    开口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身体上的疼痛,都是由大脑传递给我们人体的信号,所以当我们的精神相互对垒的时候?    大脑自然而然的会遭受创伤?    给我们的身体传递疼痛。”

        高凌薇将手中意念幻化的雪之魂扔掉,道:“捅碎我。”

        荣陶陶:???

        高凌薇随手一招,一柄大夏龙雀反握在手中,猛地向小腹中刺去!

        “呲!”

        “大薇!?”荣陶陶的呼吸微微一滞,急忙伸手?    但怎么来得及阻止她?

        高凌薇手中的大夏龙雀穿透了小腹,那明晃晃的刀尖从她的背脊刺出?    而她却是微微皱眉,道:“我无法伤害我自己。”

        荣陶陶又惊又怒?    道:“你在干什么?”

        高凌薇手中的大夏龙雀消失无踪,她面色严肃?    开口道:“我必须了解此项魂技?    只有深刻的了解?    我才能够更好的使用它,去与我的敌人战斗。”

        真是个狠人!!!

        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面色阵阵变化。

        病房中,病床旁边。

        坐在椅子上的高凌薇,突然探身,伸手握住了荣陶陶的手掌,轻轻捏了捏:“捅碎我,趁我们现在还在休养期间,有的是时间恢复状态,我需要了解这项魂技。”

        病床上,荣陶陶傻傻的转过头,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高凌薇。

        “听话。”高凌薇俯下身,用手心和脸蛋夹住了荣陶陶的手掌,轻声道,“你是在帮助我,未来,我总有失手的时候,总会有战斗失败的时候。

        提前体验失败的滋味,提前去适应失败的痛楚滋味,对我来说是一种帮助。”

        荣陶陶面色复杂:“嗯......”

        而在雪狱角斗场中,荣陶陶手中的方天画戟,已经变成了一柄大夏龙雀,刀尖抵在了她的心脏处:“准备好了么?”

        高凌薇眼神坚定:“来。”

        “呲!”

        一刀!

        雪狱角斗场中,荣陶陶直接刺穿了高凌薇的心脏!

        “呃。”病房内,高凌薇一声痛苦的嘶吟,手掌死死抓着了荣陶陶的手掌,巨大的力道捏的他生疼,险些把荣陶陶的手骨揉碎。

        但是......

        出乎两人的意料,在那雪狱角斗场中,被刺穿了心脏部位的高凌薇,却并没有失败、破碎。

        她的表情同样痛苦,“蹬蹬蹬”后退数步,大夏龙雀也被抽了出来。

        然而她的胸膛处却没有任何伤口,甚至那被刺穿的衣物,也是完好无损,仿佛从未受到过任何伤害。

        在这雪狱角斗场的精神世界里,连伤口都没有,那么流血之类的,更是不存在。

        高凌薇很疼,真的很疼,然而,作为凶手的荣陶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明明是他用刀刃捅穿女友的心脏,然而他受到的伤害也不小!

        这是什么道理?

        这所谓的精神世界,所谓的雪狱角斗场,存在的规则与正常世界完全不同。

        荣陶陶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精神意志的比拼。

        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所谓的施害者与受害者,对垒双方,无论以怎样的形式触碰到彼此,双方就都会受到伤害。

        至于谁最后能赢?

        在没有“防御”概念的精神世界里,最终能坚持下来的,真就是意志力更加强大的那一方。

        大脑传递给身体的疼痛信号,不过只是一种筛选的形式,它会迫使人退缩、畏惧。而在本质上,双方比拼的就是意志力!

        谁更加坚韧,谁更加坚定,谁就能站到最后。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双方都是狠到极致的人,都是宁死不屈的主儿,那么疼痛感,最终是反应到肉体层面的。

        如果对垒双方真的到达了这个级别的话,到那个时候,身体强度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毫无疑问的是,魂校的身体,远远比魂卒的承受能力更强。

        “退了,退了。”雪狱角斗场中,荣陶陶面色痛苦的蹲在地上,喃喃开口道。

        “嗯。”高凌薇心念一动,双方握手言和,雪狱角斗场立刻消失。

        而病房里,剩下了两个面色难堪,不言不语的人。

        调整了好一会儿,荣陶陶才开口道:“嫂嫂说,失败者的大脑才会受到一定创伤,现在看来,这样的表述并不准确,即便是在战斗的过程中,我们就已经是受创状态了。”

        “也许我们的大脑只是传递信号,让我们感觉到疼痛。实质上,却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高凌薇轻声喃喃着,“输的一方,也许才能切身体验到大脑受创的状态是怎样的。”

        荣陶陶:“嗯......”

        高凌薇:“让我输一次,淘淘。”

        战!!!

        冥冥之中,激昂的怒吼声炸响在耳畔,一瞬间,荣陶陶和高凌薇再次出现在了雪狱角斗场中。

        荣陶陶看着不远处那倔强的人,心中很是无奈。

        “倒是我考虑的太少了,其实...用不到你亲自动手。”高凌薇突然开口说道。

        荣陶陶愣了一下,却是看到高凌薇大步后退的模样。

        这是...要逃跑?擅自离场?

        5、60米见方的雪狱角斗场中,高凌薇很快便退到了擂台边缘,身后便是那无尽的深渊。

        而高凌薇却是毫不犹豫,身体后仰,躺了下去。

        荣陶陶傻傻的看着这一幕,雪狱角斗场再次消失无踪。

        病床上,那脸蛋伏在他腿上的人,死死的闭着眼睛,银牙紧咬,一动不动。

        “怎么样?”荣陶陶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还行,没有想象中那样级别的重创,就是脑袋很痛,像针扎一样,而且也很晕。”高凌薇轻声呢喃着,“但是这种状态,如果出现在战场上的话,足够死好几个来回的了。”

        “嗯。”荣陶陶一脸的心疼,一手轻轻揉顺着她的长发,“以后要听我的指挥,不到关键时刻,我们不使用这样的双刃剑魂技。”

        “倒是没必要太拘谨。”高凌薇挤出了一丝笑容,有些勉强,她的脸蛋轻轻地磨蹭着他的掌心,似乎是在寻找一丝安慰,“这世上,有很多胆小怯懦的人,也不是每一个参赛者,都抱着必胜的决心来的。

        对待那些身强体壮、但是内心懦弱的懦夫,我可以在顷刻间摧毁他们,也就免除了他在身体层面碾压我们。

        毕竟,我们比其他人少训练了很多年。”

        她口中说是身体层面免受碾压,但实际上,高凌薇已经是魂尉中期了,与那些大三大四、魂尉后期、巅峰的参赛学员,在身体强度上并没有质的差距,只有量的差别。

        真正能被碾压的,是魂士-荣陶陶。

        “我不想让你...再去单独面对下一个白希武了。”高凌薇闭着眼睛,轻声的喃喃着,“我曾答应你,一切有我,我已经食言一次了。”

        荣陶陶心中微动,看着怀中的高凌薇,他忍不住轻轻低下头,嘴唇印在了她的头上,印在了她那漆黑得长发上。

        高凌薇的身体轻轻一颤,几秒钟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浅浅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