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95 雪狱角斗场!

195 雪狱角斗场!

        当天晚上,董东冬给高凌薇最后一次疗伤过后,就允许她出院了。

        不过高凌薇并没有离开校医院,因为董东冬明确表示,荣陶陶的伤势还需要静养两天。

        对于高凌薇痊愈出院,荣陶陶很是高兴,然而,恐怕还有一个人比荣陶陶更高兴!

        那个人就是夏方然。

        此时此刻,在荣陶陶的病房中。

        夏方然看着走进来的高凌薇,不由得一脸喜色:“凌薇没事了?”

        “谢谢夏教这几天的照顾。”高凌薇微笑点头。

        夏方然迅速走进卫浴间,照着镜子,打理着自己那浓密的分头,一边说着:“诶呀,客气了不是?你是我徒弟,应该的。”

        嘴上说着这样的话,心里却是想着:你高凌薇痊愈了,老子还用得着在这里守夜?

        夏方然匆匆忙忙的打理着发型,走出来之后,开口说着:“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的二人世界了,你这恢复速度就是快,身体就是好,可比某个虚弱的饿货强多了......”

        一边说着,夏方然迅速走出了病房,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荣陶陶:“......”

        “呵呵。”高凌薇一声轻笑,转过身来,看着病床上的荣陶陶,道,“饿了么?我去超市给你买些零食?”

        荣陶陶:“诶?”

        高凌薇笑道:“小的时候生病,妈妈总给我买黄桃罐头,我小时候一直认为黄桃罐头是治百病的,吃了之后,病很快就会好。”

        “不用不用,外面风雪这么大,我晚餐吃得挺饱的。”荣陶陶违心的说道。

        荣陶陶什么样,高凌薇可是太清楚了,她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看了荣陶陶一眼,轻声道:“等我回来。”

        说着,高凌薇也转身走出了病房。

        “呃。”荣陶陶看着那病房门,不由得抿了抿嘴。

        黄桃罐头么?

        他拿起了枕边的两个小锦囊,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凌薇拎着一大包零食,夹风带雪,走进了病房。

        将袋子放到桌子上,高凌薇褪下了白色的羽绒服?    挂在衣架上?    好奇的看着暗暗出神的荣陶陶,道:“在想什么?”

        荣陶陶回过神来?    笑看着高凌薇?    道:“想着暑假的关外排位赛,我可以跟你回家?    探望一下叔叔阿姨,过年那阵就没看到。”

        “嗯。”高凌薇来到床边?    坐了下来?    随手拿出了一个罐头,轻轻拧开。

        “怎么?觉得还不到时候?”荣陶陶支起身子,坐靠在床头。

        “不,不是。”高凌薇拿着勺子?    舀起了一片厚厚果肉的黄桃?    送到了荣陶陶的嘴边,“我爸会喜欢你的。”

        荣陶陶:“啊?”

        高凌薇脸上泛起了一丝无奈的笑容,道:“松江魂武最近几天处于风口浪尖,社会舆论很大,不得已之下?    学校剪辑出了我们俩的决赛画面。”

        “吸溜~”荣陶陶咬着黄桃,吸进口中?    “然后?”

        高凌薇:“我家人都看到了比赛,虽然不是战斗全程?    但你知道,学校剪辑出来的画面更...嗯?    精彩一些。”

        荣陶陶咀嚼着厚厚的果肉:“然后呢?”

        高凌薇:“我的父亲询问过你?    从他的话语中也听得出来?    他很欣赏你。”

        “哦,那就好,那就好。”荣陶陶嘿嘿一笑,心中大定。

        高凌薇:“事实上,他更喜欢我们两个另外一个身份。”

        荣陶陶想了想,道:“十二?”

        “嗯,我都告诉他了,关于我们的一切。”高凌薇再次舀起了一片黄桃,送进了自己的口中,而后幸福的闭上了眼睛,细细的品味着。

        这样的表情,荣陶陶只有在斯华年的脸上见到过,高凌薇并不是一个贪恋美食的人,如此来看,也许这黄桃罐头里,的确塞满了回忆。

        荣陶陶也将这类品种的罐头记在心中,等以后她再入院...呸呸呸,乌鸦嘴。

        荣陶陶抛开了乱七八糟的想法,也拿出了两个小锦囊,道:“匪统雪猿魂珠,胸膛处魂珠,全身防御类魂技,铁雪薄铠。

        而且还是难得的精英级魂技,毕竟低等级的匪统雪猿可是非常稀有的,它们的成长速度太快了。”

        “嗯。”高凌薇将罐头放在桌上,接过了小小锦囊。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很适合你,以后你就可以放肆的冲杀了,我就不需要挡在你身前了,可以藏在你身侧,当你的影...嗯......”

        高凌薇笑着看了荣陶陶一眼,拇指与食指捏着这枚小小的玻璃珠,向胸膛处、璇玑穴的部位按去。

        “咔嚓!”

        碎裂的声音传来,魂珠破碎成了一缕霜雾,迅速融入到了她的体内。

        荣陶陶悄悄的拿起了桌上的罐头,一边吃着,一边看着那闭着眼睛、细细体验的高凌薇。

        半分钟过后,高凌薇这才睁开眼睛,轻轻的叹了口气。

        “用一下,给我看看?”荣陶陶一脸好奇的问道。

        高凌薇站起身来,向后退开两步,一阵阵冰雪属性的魂力荡漾开来。

        下一刻,她那高挑而优美的身体线条上,裹上了一层薄薄的霜雪。

        甚至将她身上的衣物都掩盖了。

        那一层薄薄的霜雪不断汇聚、压缩,单单是看着外观,就觉得防御力惊人,毕竟荣陶陶也拥有铁雪小臂,也知道那“霜雪臂铠”的防御力几何。

        不到两秒钟,高凌薇已经变成了一个雪人,嗯...一个身材窈窕、曲线优美的雪人。

        毕竟,在全身被霜雪铠甲包裹之前,她的衣物是宽大的,而被霜雪压紧了之后,就是纯粹的身体线条了。

        “真的有铠甲的模样。”荣陶陶眨了眨眼睛,“还带着雪花纹饰呢?”

        高凌薇也是低下头,看着覆盖自己全身的铠甲,轻轻点头。

        这所谓的霜雪铠甲,纹饰竟然有点精美,呈六角形的雪花印记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错落有致。

        而就在她低头的时候,她的脖颈上也慢慢拼凑出了层层霜雪,迅速蔓延开来,覆盖了她的五官轮廓。

        最终,那霜雪裹住了她的头那披散着的长发,也被压紧收实,贴在了她的脖颈、背脊、肩膀上。

        荣陶陶的面色古怪:“真白!”

        却是见到眼前的霜雪轮廓抬起手,轻轻的给了荣陶陶一个脑瓜崩。

        “啪~”

        荣陶陶一手捂着额头,道:“你怎么看人?脸全被包裹住了啊?”

        雪人的眼部一阵霜雪涌动,翻开两旁,露出了她那美丽的眸子。

        高凌薇开口道:“很神奇。”

        荣陶陶吓了一跳!

        她的脸上,除了眼睛部位,都是纯粹的霜雪,那嘴唇的轮廓更像是摆设,荣陶陶本以为她被封了口呢,没想到还真能张开嘴。

        “真不愧是全身类防御魂技,统统都能覆盖。”荣陶陶暗暗咋舌,开口说着。

        高凌薇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一身的霜雪碎裂开来,铺了一地。

        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两人哭笑不得。

        她身上原本穿着的羊毛衫,相对而言比较宽松,但是在霜雪的压缩、收紧之下,那羊毛衫皱皱巴巴的,已经不成样子了,牛仔裤倒是稍微好一些,毕竟本就是紧身的。

        高凌薇一边抻着皱皱巴巴的羊毛衫,一边走向了卫浴间,拿着扫帚,出来扫雪。

        荣陶陶开口道:“这魂技应该是和我的铁雪小臂一样,大小是可以调整的,你第一次使用没什么经验,以后你将铠甲扩大一些就好了。”

        “嗯。”

        荣陶陶:“这个你也吸收了吧。”

        荣陶陶拿着另外一枚魂珠,那是一颗小小雪球,上面还嵌着点点的碎冰碴。

        高凌薇:“嗯?”

        荣陶陶开口道:“你知道的,我和我哥得用同款魂珠,不能随意更改,关键时刻,这可是传递信息、保命的魂珠,而且我也得在脑中给你下命令。

        你不一样,在脑海中交流这样的技能,对小队而言,收益并不大。你越强,我们才能走的更远,只不过......”

        高凌薇:“怎么?”

        荣陶陶撇嘴道:“嫂嫂说了,这是一项双刃剑魂技,你的性格我是知道的,我真的怕你见一个决斗一个......”

        高凌薇:“......”

        高凌薇将雪扫进簸箕中,走向了卫浴间,心中念头急转。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的话......

        谁又不是呢?

        你担心我见一个决斗一个,我就不担心你见一个决斗一个了么?

        想想之前的晋级赛,她带着白希文出了边界,共同失去比赛资格,而荣陶陶,却是受了更重的伤,就在场地内,实打实的砸晕了白希武......

        网络上对两人有一句评价,看似咒骂,但说得却很准确:俩个疯子!

        “我来吧。”高凌薇走了回来,接过那沾着冰碴的小雪球,“我听你指挥就好了。”

        荣陶陶一脸狐疑:“说好了,你可得听我指挥。”

        高凌薇嘴角微扬,扫了荣陶陶一眼,轻声道:“战场上。”

        荣陶陶咧了咧嘴,道:“你这人,一点都不大气,生活中也听我指挥又能怎样?”

        “贪心。”高凌薇迈步走向了病房大门,远远的传来了一句,“斯教说了,我已经很惯着你了。”

        荣陶陶看着高凌薇消失在门口的身影,不由得撇了撇嘴。

        几秒钟之后,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荡漾开来,震得荣陶陶脑袋嗡嗡作响。

        高凌薇爆珠了。

        虽然松雪智叟的魂珠魂技,并非是战斗类型,只是纯粹的与他人精神相连,但是在爆珠的情况下,也是会有一定的杀伤力的。

        半分钟后,高凌薇面色有点难看,目光凌厉的很,迈步走了进来,像是刚从战场上归来一样。

        “成功了?”

        高凌薇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发出了一道淡淡的鼻音:“嗯。”

        但是她的状态不是很好,一手扶着额头,闭着双眼,一副很是头疼的模样。

        荣陶陶也没有能力帮助她,只能默默的拿起黄桃罐头吃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高凌薇这才睁开双眼,深深的舒了口气。

        荣陶陶开口道:“嫂嫂说了,这魂技一旦开启,被你选中的敌人,将被迫应战,无法避退。除非你们双方握手言和,和平退出角斗场,否则的话,无论是逃跑还是战败,精神都会受到一定的创伤。”

        “嗯,试试?”高凌薇翘起了二郎腿,手肘向后,拄着椅背,歪头看着偷吃黄桃的荣陶陶。

        “你能承受得了么?再歇歇吧。”荣陶陶关切道。

        “我没有那么脆弱。”高凌薇目光直视着荣陶陶,下一刻,一圈肉眼不可见的魂力荡漾开来。

        也就在这一瞬间,荣陶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仿佛在冥冥之中,有一道极其激昂的声音,对着他怒吼着。

        那声音是纯粹的吼,没有半点语言,却饱含着一种情绪:战!!!

        呼......

        荣陶陶根本没有选择,只感觉眼前一花。

        两个画面?

        荣陶陶惊了,初次使用这项魂技的高凌薇也是愣住了。

        对于眼前存在两个画面,高凌薇并不陌生,雪绒猫与她视觉共享的时候,就是如此。

        而此时,她的肉眼,看得是荣陶陶坐在病床上,吃黄桃罐头的模样。

        而她仿佛灵魂出窍,在另一个意识中,看到了荣陶陶身穿病号服,正站在一方积雪之上。

        荣陶陶的肉身依旧在吃黄桃罐头,另外一具由精神意念构建的身体,身处于另外一个维度中,四处观望着这个神奇的角斗场地。

        虚无,一片虚无,什么都没有。仿佛这天地间,只有脚下的一方积雪。

        荣陶陶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雪地,更像是一座擂台,这正方形的场地可是不小,边长起码的有5、60米。

        荣陶陶好奇看着四周,不知道在这种没有光照的情况下,自己是怎么视野如此清晰的,他迅速走到场地边缘,向下望去,也看到了无尽的深渊。

        这......

        没有退路?跌下去会怎样呢?

        荣陶陶很是好奇,双手扒着雪地边缘,探头探脑的向下望去,却是面色惊愕。

        原来,他所处的这一方雪地,竟然是凭空悬在这里的。

        下面没有立柱支撑,雪地的厚度最多能有5米?

        “所以,当我拉你进雪狱角斗场之后,我的肉身,依旧是可以自由行动的。”身后,传来了高凌薇的声音。

        病床上,荣陶陶点头道:“但是影响有点大,一旦打起来,恐怕顾得上一头、顾不上另一头了。”

        高凌薇默默的点了点头。

        荣陶陶道:“你可以努力适应一下双线操控,就像左右互搏得那种。

        这样一来,敌人不适应精神与身体的双线操作,但是你却比较适应的话,那我们的优势可就太大了。”

        病房里,高凌薇拆开了一袋零食。

        角斗场中,高凌薇抬起了手掌,轻轻晃了晃,道:“好像真的可以。”

        荣陶陶笑了笑,道:“我也就是提出最好的设想,这样的操作说起来简单,但恐怕很难做到,毕竟两个战场都不处于同一纬度,甚至连对决的层面都不同。

        你只要做到专注于精神角斗场,在身体层面的战场之中,又能配合着我做好防御,就已经算是非常理想的了。”

        高凌薇突然开口道:“既然你现在下不了床,我们是否可以在这里训练?”

        闻言,荣陶陶眼前一亮!

        好家伙!

        从此以后,就连受伤都无法阻止我训练了?

        ...

        三更,12.17.20.

        好家伙,今天看了一眼战力榜,科幻类周排名第一,月排名第一,这个月还没结束呢,已经更了快32万字了,我滴妈耶......

        快夸我!快给我票票!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