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90 战!

190 战!

        “啧......”

        “这...这也太恐怖了,像是疯狗一样。”

        “到底是决赛啊,就差最后一步了,真是拼了命了。”

        四面八方的观众席中,传来了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惊呼不绝于耳。

        个人赛的总决赛上,那个昔日里看似点到为止、却又最后一脚将对手踹出边线的男学员,终于露出了獠牙。

        一身衣衫破碎的他,称得上是遍体鳞伤,而他那手中的雪刃不知何时也变成了匕首,此时正骑跨在对手的身上,向着对手的胸膛连连刺去。

        “嘟嘟~嘟嘟!”李烈的哨声响起,而在哨声响起之前,查洱已经一肩膀撞开了那位状若癫狂的男学员。

        男学员又是一阵龇牙咧嘴,虽然是胜者,但是身上遭受的伤害却是一点也不小。

        董东冬迅速带着人上场,果断冰封了两人的身体,这才将参赛双方都抬下去,开始急救。

        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如果一方水平较高、一方较低的话,也许战斗不会如此惨烈。

        但是在这最后的决赛场上,双方学员的水平极其接近,所谓的点到为止是不存在的,双方之间的打斗根本不可能留手。

        都是魂武者,也都知道彼此有多危险,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机会,片刻之间,对手就能抹了你的脖子。

        事实上,荣陶陶已经展现过这样的能力了。

        就在上一场比赛中,一直被漆家兄弟压着打的荣陶陶与高凌薇,在短短的一秒钟之内,由劣转优、由优转胜,完成绝地翻盘,没给漆家兄弟一丝一毫的机会。

        魂武者是这个世界里的高危群体,胜负往往与生死只有一线之隔,这是非常现实的。

        总决赛,1V1的战斗给所有人都提了个醒,更让荣陶陶切身体验到了比赛的残酷。

        而学校也对决赛有所准备,不仅让李烈站在场上当做裁判?    也招来了查洱看护赛场?    董东冬更是带领着一众医学生,在场地边缘等候着。

        作为过来人?    三名教师都知道代表学校参赛的意义?    不仅仅是奖励,更关乎于未来的发展前程。

        任何事情?    一旦关乎于切身利益,方向总是不可控的?    更何况?    这已经是决赛,参赛双方都是临门一脚,学员们心里想什么,三名教师都很清楚。

        虽然单人赛结束了?    但是比赛并没有立刻进行。

        所有人都在等待董东冬和他的团队?    直到他将两名学员的伤势稳定下来,双人组才可以开赛。

        “双人组参赛选手,入场。”李烈转身看向了北侧的候场席,他的目光,也在荣陶陶的脸上停留了片刻。

        对于荣陶陶?    李烈的印象很深,虽然贵为魂?    但是李烈的脑海中,甚至留有很多关于荣陶陶的画面。

        一幅?    是两人在演武馆内初遇,这个孩子送他了几块巧克力。

        一幅?    是在演武场外?    在雪境大军入侵松江魂武大学的时候?    这孩子夺走了一瓣莲花,彻底改变了战场的走向。

        最后一幅,也是李烈印象最深的一幅画面。

        在那一墙的城墙之上,李烈教导着自己班的学员们白灯纸笼,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在那城墙外壁,那城齿之间,一片片的莹灯纸笼盘旋而上,煞是美丽。

        毫无疑问,这个偷偷学艺的少年,有着一颗赤诚之心。

        李烈是万万没想到,一年后的今天,这个少年会站在松江魂武大学的最高舞台上。

        “双方前往指定区域备战,等我指示。”李烈开口说着,伸手轻轻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

        亦如两人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李烈收了荣陶陶的巧克力,明目张胆的拿取了“贿赂”,并不在意所有人的目光。

        此时,在这万众瞩目的赛场上,李烈同样不在乎任何人的眼神。

        他低头看着荣陶陶,开口道:“真有这么急?”

        荣陶陶愣了一下,他当然不知道李烈丰富的心理活动,只是停下了脚步,习惯性的揉了揉那一脑袋天然卷儿:“李教,这都决赛了你才问,你这问的有点晚了吧?”

        李烈却是咧嘴笑了笑,道:“我本以为昨天你会被淘汰的,漆家兄弟俩起码是赤手空拳的。”

        荣陶陶仰头看着李烈,也是咧嘴笑了笑:“人们都说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已经16了,勉强还能沾上少年的边儿,再过1、2年,就该叫青年了。”

        看着眼前没有半点怯场的孩子,李烈忍不住笑道:“真等不得了?”

        荣陶陶的笑容渐缓,轻轻点头:“等不得了。”

        李烈看着荣陶陶那坚定的模样,开口道:“我的班级里,曾经也有一个等不得的孩子。”

        荣陶陶愣了一下:“徐太平?”

        李烈:“那夜,他差点死了。又或者,他现在已经死了。”

        荣陶陶却是迈开脚步,一边倒退着,一边对着李烈竖起了大拇指:“感谢李教的战前动员,够晦气昂!等我成年那天,我请你喝酒!”

        “呵呵。”李烈摇头笑了笑,直至荣陶陶迈步后退,用行动表示不再想与他交流的这一刻,李烈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洒脱。

        人,对待发展的事物,每个阶段都会有些改变。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便陪你走过这一场,见证一颗新星升起、亦或者是流星陨落,倒也是件趣事。

        “可以了!”场地边缘,董东冬挥了挥手,示意个人赛的学员伤势稳定,他也可以继续监场,将注意力投入到双人赛中。

        李烈看着几个白大褂医学生将伤员抬进了球员通道,便点了点头。

        他手中拿着小旗,看向了西侧半场的白家兄弟:“准备好了么?”

        白希文高高举手示意,重重点头。

        李烈再次看向了东侧半场,目露探寻之色。

        荣陶陶露出了一口白牙,对着李烈竖起了大拇指。

        李烈手中的小旗挥下,吹响了口哨:“嘟嘟~!”

        比赛开始!

        数千观众的注视之下,场地两侧的队伍,竟然都没有动。

        荣陶陶一手伸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别吧?让我俩进攻?”

        白希文与白希武双腿微微弓起,手中一抹,两柄格斗刃,纷纷出现在兄弟俩的手中。

        而两人的视线,却是死死盯着高凌薇。

        是的,哥俩就这么看着高凌薇的眼睛,眼神没有丝毫闪躲。

        荣陶陶心中一动,伸手拦在高凌薇身前,道:“别用冰晶恶颜。”

        高凌薇眯起了眼睛,望着兄弟俩如此挑衅的模样,想要做些什么,却是听到了荣陶陶的命令。

        荣陶陶继续道:“他俩想要提前适应你的冰晶恶颜,哪怕不能适应,也要提前评估冰晶恶颜对他们两人造成的影响。”

        高凌薇轻轻颔首,道:“嗯。”

        也不知道白希文与白希武在脑海中交流了什么,两人保持着战斗的姿态,快步向荣陶陶两人跑去。

        开场的短暂交锋,兄弟俩未能得逞,被荣陶陶见招拆招。

        而现在...终于要来了么?

        荣陶陶抽出了一杆方天画戟,横在身前,高凌薇落在荣陶陶的身后,单手执戟,负在背后。

        观众席上,愈发的吵闹了起来,声浪一阵又一阵,等待着这才饕餮盛宴。

        白家兄弟刚刚跑过中圈的位置,白希武突然半跪在地,一手恶狠狠的按在了草皮之上:“嘿!”

        “呯!”

        下一刻,一根冰柱突然在荣陶陶与高凌薇之间升起,从地底窜出来的冰柱,在一瞬间打破了两人的防守阵型。

        “左。”荣陶陶脑中下达命令,两人齐齐向左侧迈开一步。

        而那哥哥白希文,已然来到了荣陶陶的面前。

        荣陶陶借着长杆兵器的优势,直接横扫开来,白希文右手反握格斗刃,轻易挡住那扫来的长戟,脚下一崩,左臂伸直,左手中同样握着一柄格斗刃,直至荣陶陶的喉咙!

        一出手,就是毙命的招式!

        高凌薇目光一凝,尝试着与白希文的视线交织,同时,一戟从荣陶陶的肩膀上方刺了过去。

        “呯!”

        又是一根冰柱从脚下升起,急速窜出来的冰柱,再次切割了荣陶陶与高凌薇的防守阵型,甚至将高凌薇刺出来的长戟,顶上了天空!

        高凌薇的瞳孔微微一缩,她的防守不仅被打断了,甚至连她的视线也是毫无作用,因为...那面前进攻的白希文,根本就没有睁眼睛!

        后方的弟弟白希武,竟然一边切割战场,一边给哥哥开视野?

        在冰柱的冲击之下,高凌薇下意识的向后退开一步,猛地转头看向了中圈位置的白希武。

        而白希武当即闭上了双眼,同一时间,心灵相通的白希武瞬间睁开眼帘!

        难怪,其他人无法插入双胞胎的组合之中,任谁恐怕都跟不上兄弟俩的节奏!

        荣陶陶脑袋猛地一歪,身后是冰柱,而非高凌薇,他无需顾虑,闪躲即可。

        雪制格斗刃擦着荣陶陶的脖颈,直刺过去,甚至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点点血珠从荣陶陶的脖颈皮肤处涌了出来,虽然伤口不深,但却实打实的划破了荣陶陶的皮肤表面。

        而这仅仅还只是开场!

        “呀~!”高凌薇一声娇叱,再也无法死守这防御阵形,她当即迈步上前,来到了荣陶陶的身侧,一戟刺了过去。

        白希文的动作连贯,没有刺穿荣陶陶喉咙的他,手执格斗刃,再次横划!

        荣陶陶脚下一弹,迅速后撤。

        白希文立刻闭眼,半点机会不给高凌薇,弯腰躲过她长戟前刺的同时,自下而上,右手中的格斗刃猛地向前刺去。

        近身之下,长杆兵器的优势荡然无存,高凌薇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素养,果断弃戟,一手横抹向身下刺来的人影。

        当她手掌横抹的一瞬间,一柄雪制大夏龙雀已然成型。

        “叮!”

        长直刀与格斗刃撞在一起,一股巨力之下,高凌薇弓着双腿,倒滑了足足3、4米之远!

        短短三两回合,荣陶陶与高凌薇的防御阵形,已然名存实亡。

        中圈的白希武手掌再次一拍草皮,又是一根冰柱急速窜出!

        荣陶陶前刺的长戟直接被顶开,甚至他的双手也被上窜的冰柱顶开,倒退了一步,这才站稳脚跟。

        中圈的白希武当即起身,杀向了荣陶陶。

        另一边,白希文的攻势无比凌厉,极其迅猛,双手中的格斗刃上下翻飞、连连挥舞,将高凌薇杀得节节败退。

        在白希文无比细密的进攻之下,高凌薇手执大夏龙雀,防御的姿态有些捉襟见肘,接连后退开来。

        “呼......”

        蝴蝶双刀猛地飞出,白希文甚至没有闪躲,手臂迅速横划开来,直接磕飞了那蝴蝶双刀,脚下前进的步伐未曾有丝毫停止,逼着高凌薇向场边退去。

        白希文沉声道:“我很抱歉!”

        高凌薇双脚一崩,猛地向后弹开,落地之后,根本不管两人的距离多远,那靴底处迅速汇聚着一颗雪爆球,直接一个回旋踢!

        她的声音同样冰寒:“不必!”

        白希文果然不负众望,哪怕是高凌薇后退的再远,他也能在第一时间赶到,却也刚好对上了这一颗雪爆球。

        “呯!”

        雪爆球炸裂开来,高凌薇也终于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而对于她个人来说,进攻,永远占据着主动!

        高凌薇非但没有趁机调整,反而直接窜了出去,直逼后退的白希文!

        同一时间,她甩出的蝴蝶双刀也飞了回来,在主人无暇控制它的时候,它展现出了特有的自主性,绕着高凌薇的身体急速旋转,等待着周围出现敌人。

        蝴蝶双刀并没有等待多久,因为高凌薇已然欺身而上,一刀狠狠劈向眼前的白希文。

        “呼......”

        突然间,一股凛冽的寒风自白希文身上吹出,狂猛的霜雪气浪四溢开来!

        白希文一边抵挡着高凌薇那凌厉的攻势,身上的霜雪也是越吹越多,风浪越来越大。

        这风浪,似乎不能被控制,无法用来吹飞对手,但却足以让层层弥漫的霜雪席卷起来。

        短短的3、5秒钟,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再看见白希文与高凌薇了!

        两人的身影没入了一阵席卷开来的霜雪之中!

        绿茵场上,突然间有一方土地卷起了霜雪旋涡,这画面看起来尤为诡异。

        同一时间,那企图拖住荣陶陶脚步、在其身侧来回游走得白希武,凭借着速度优势,直接脱离战场,脚下大步前冲,一头扎进了那席卷开来的霜雪之中!

        荣陶陶顿时失去了目标,眼前也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徐徐旋转的霜雪龙卷风。

        他心中一惊,脚下却是不慢,同样大步前冲,一头扎进霜雪之中。

        ...

        八点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