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89 胜负?

189 胜负?

        翌日清晨,四点一刻。

        孙杏雨和李子毅在演武场上对练着,但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那眼神不朝向李子毅的方向,反而是四处的张望着。

        李子毅心里难受的很,他不能让孙杏雨输的太快,否则的话女友太没面子,但是孙杏雨这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这是干啥呢?

        “杏雨,别溜号啦!”一旁,樊梨花开口说道。

        终于!有人解救我了!

        李子毅大大的松了口气,手中长枪前刺的动作也是稍稍一停。

        孙杏雨瘪着嘴,道:“淘淘和大薇呢?”

        李子毅:???

        樊梨花:“不知道呀,你找他俩干什么?”

        孙杏雨:“刚才在宿舍里,我明明见到大薇也起床了呀,这俩人跑哪里去了?”

        李子毅:“......”

        “哎。”孙杏雨烦恼的跺了跺脚,“平日里天天在演武场训练,今天怎么没影了,是不是又有什么新鲜事儿呀?好想知道啊......”

        而被孙杏雨心心念念的俩人,此时正在演武馆北侧,在松林边缘的雪地里写写画画着。

        荣陶陶拿着方天画戟,按照高凌薇刚刚在雪地中留下的字迹,一笔一划的描绘着,轻声道:“嫂嫂说,梅鸿玉校长是以字入武、以字入魂的。”

        “也许吧。”高凌薇不是很确定的说道,以她目前的水平,并没有资格评价梅鸿玉校长那样的大能。

        荣陶陶继续道:“那我不是也要有自己的写字风格啊?按照你给的字迹,我最终不会变成和你一样的魂武者了么?”

        高凌薇手中的长戟一停,道:“以字入魂这种事情太高端了一些,你我二人目前还是别想了。

        怎么也得等到魂校级别,与本命魂兽结合之后再说。而且魂校也是分等级的,少魂校、中魂校、上魂校、大魂校,其中的差距也是天差地别。

        我暂时不了解那样高等级需要具备怎样的内心素质、或信仰品质。

        但是起码在魂尉之前,魂武者是不需要软件设施支撑的,只要魂力浓度、身体强度这种硬指标达到了,你就可以晋级。”

        荣陶陶:“所以?”

        高凌薇:“所以你想太多了,小魂士。”

        荣陶陶不满的小声嘀咕道:“我可是魂士中段了。”

        高凌薇笑了笑,没有搭茬,执戟在雪地中刻下了荣陶陶的名字,转移话题道:“白家兄弟的进攻极其强势,而且是用短刃的,杀伤力十足,风格很是凌厉......”

        高凌薇话音未落?    荣陶陶却是开口纠正道:“狠辣。”

        高凌薇:“嗯?”

        荣陶陶轻轻的叹了口气?    描绘着荣字,开口道:“足以称之为狠辣?    突围赛最后阶段?    我最后在东南角揽客的时候,看到了白家兄弟那边的战团?    他俩可真是拆胳膊卸腿,遍地都是血?    把草皮都给染红了。”

        “嗯。”高凌薇轻轻颔首?    “那时候他俩还没有用杀手锏,没有释放出暴风雪,藏匿其中偷袭敌人,他们两个真正的战斗风格?    应该是很接近刺客。

        如果真的抛开赛场因素的话?    这俩人的战斗风格,可是要人命的那种。”

        荣陶陶面色凝重,毫无疑问,白家兄弟就是种子中的种子,是足以代表学校出征关外排位赛的小组。

        今天这一战?    恐怕是一场恶战。

        想到这里,荣陶陶突然询问道:“我们两个是什么风格?”

        “嗯?”

        “我们两个。”

        “防守反击。”高凌薇想了想?    开口道,“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    我们面对任何参赛选手的时候,几乎都处于劣势?    以后我们的小队就统统由你做指挥。

        上次我们打宗路二人组?    我当了一次指挥?    却只是分割了战场,最终也是全凭我们个人能力战胜对手,这不是二人组应有的战斗风格。”

        荣陶陶反驳道:“也不能这么说,如果对方双胞胎真的配合太过默契,切割战场也是一种方式。”

        高凌薇没有搭茬,而是直接询问道:“今天你准备怎么打?斯教建议你在前面扛着,我在后面用弓箭输出。”

        荣陶陶沉默半晌,将那荣字的一撇描完,开口道:“虽然她设想的画面很美好,但说实话,我并不觉得这种战术适合今天的决赛。”

        以荣陶陶为防线,以高凌薇为炮台,这样的战斗方式的确诱人。

        但是白家兄弟的速度太快了一些,雪境魂武者都有雪之舞这种核心魂技,一定幅度增加移动速度,所以这种战术很难奏效。

        高凌薇:“那我们?”

        荣陶陶一锤定音:“依旧像昨天那样,你在背后给我一些支援,白家兄弟可是没有防御类魂技,他们的风格要人命,我们同样如此,只需要一次机会!”

        “好!”

        ......

        6月17日,对于松江魂武大学来说,可是大日子。

        经过了四个月的选拔赛,这最后一次选拔,也终于要在今天落下帷幕。

        个人赛、双人赛、三人赛的头名,最终会与前三批层层选拔出来的种子选手汇合,在暑假时期代表松江魂武大学出征关外联赛,出征奉天城。

        与其他学校的代表参赛选手不同,如果你能代表松江魂武,这所全国最顶级的学校出征的话,那么你已经就是“人上人”了,这可是无上的荣光。

        甚至不需要顾虑你在关外联赛的排名,只要你通过了校内选拔,你未来的工作就不用愁了,会有大把大把的用人单位亲自上门拜访。

        上午八点半,荣陶陶与高凌薇走进了体育场,在一阵阵欢呼声中,两人迅速走向了北侧的选手候场区。

        荣陶陶曾经想象过自己在万众瞩目下的模样,而经过了这两天的检验之后,他也进一步的认清了自己。

        他不会怯场,不会紧张激动到瑟瑟发抖,恰恰相反,他很享受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

        候场席中,人已经很少了,只剩下寥寥6组选手。

        而荣陶陶与高凌薇的视线,第一时间与白家兄弟的视线交织在了一起。

        路过白家兄弟的时候,白希文站起身来,伸出了手掌。

        高凌薇迟疑片刻,却是向后退开半步。

        荣陶陶适时的伸出了右手,握住了白希文那白皙柔软的手掌。

        在魂力的滋养之下,这个男人手嫩得很,哪里有半点武者的模样?常年执短刃的他,手上甚至连个茧子都没有......

        白希文也不在意高凌薇后退的举动,他面无表情,看着荣陶陶,道:“抱歉。”

        荣陶陶:“什么?”

        白希文:“今天的赛场,我们会当做是战场,所以...抱歉。”

        荣陶陶微微挑眉,道:“我依旧没听懂。”

        一旁,坐在座位上并未起身的白希武开口道:“我哥的意思是我们不会留手,所以这场战斗对于你们来说,会很惨烈。”

        白希文一双眼睛紧盯着荣陶陶,道:“我看到了你们的斗志,也看到了你们的能力,二位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

        所以,这场比赛过后,要么你们被董东冬抬走,要么我们兄弟俩被董东冬抬走。”

        “嗯......”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一旁,白希武又补充了一句:“大概率是你们。”

        荣陶陶却是笑了,握着白希文的手,转眼看向了一旁的白希武,道:“打之前,你们都很强。”

        白希武:“什么?”

        “大三、大四的,宗路,漆家。”荣陶陶耸了耸肩膀,“没打之前,我所有的对手都很强。”

        “呵。”高凌薇嘴角微扬,一声冷笑。

        白希文的手掌微微紧握,看着荣陶陶转过来的视线,道:“我们与其他人不同,这么多场比赛过去了,我们清楚你这位异军突起的人物。

        我们看到了你的战斗水平,看到了你层出不穷的套路,我们不会有半点轻敌之心。”

        “也许吧,谁知道呢。”荣陶陶无所谓的说道。

        白希文却是上前一步,与荣陶陶轻轻相拥,手掌拍了拍他的背脊,悄声道:“感谢你为雪境魂武者做的一切,感谢你创造的魂技,我很尊敬你,也很敬仰你的母亲。

        但是这场比赛,我要赢!”

        一时间,无论是候场席的选手,还是四面八方的观众,纷纷看向了这两人。

        白希文的声音很轻很小,人们听不到他说什么,但是这样的赛前拥抱,可是非常少见的。

        荣陶陶轻轻推开了白希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巧了,我来这松江魂武,来到这体育场里,也不是为了输的。”

        高凌薇静静的看着荣陶陶,看着他那充满自信的模样,和那坚定的眼神,内心竟然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她不仅仅是在用目光打量他,更是在欣赏。

        荣陶陶这样的态度,尤其是在面对强大敌人的时候,展现出来的姿态,远比在日常生活、训练中,更加吸引高凌薇的那一颗心,那一颗躁动不安的心。

        “多说无益。”高凌薇伸手牵起了荣陶陶的手掌,拽着他向后方的座位上走去。

        两人找了一个空荡的角落,坐下身来。

        热闹喧嚣的体育场中,这两人的位置,却是显得如此安静。

        高凌薇看着体育场,轻声开口道:“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俩这是要下死手了。

        白希文明确表示,会把赛场当战场,用最认真的态度、最高的规格对待我们。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胜负战了,而是生死战。如果当成生死战来打,兄弟俩狠辣的战斗风格,也能发挥到极致,无所顾忌。”

        荣陶陶微微挑眉:“所以?”

        高凌薇转过头,看向了荣陶陶的侧脸,笑道:“怕不怕?”

        荣陶陶伸出手,轻轻得捏了捏她的手指肚:“死在追逐目标的道路上,不丢人。”

        高凌薇嘴角微微扬起,道:“你刚才放狠话的时候,可没有这么悲观。”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我也不能直接低头认输不是?”

        “嗯。”高凌薇转过头,看着前方不远处,那白家兄弟的背影,也知道自己今天即将面对什么,开口道,“半小时后,如果咱俩还能站着走出竞技场,我陪你去吃小笼包。”

        荣陶陶笑了笑,低头玩着她那纤长白嫩的手指,轻声哼着:“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

        ...

        三更,12.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