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82 不同·不同

182 不同·不同

        斯华年怔怔的结果雪花薄片,看着上面精美的镂空纹饰,她的声音竟然有一丝颤抖:“你知道...你都干了什么吗?”

        荣陶陶揉了揉一脑袋天然卷儿:“我也没闯祸啊,这雪花饼...这不挺好的么?”

        斯华年深深的舒了口气,压抑着心中翻涌的情绪,道:“你开发了一项新魂技。”

        荣陶陶:“啊,我就按照查老师给的论文,制造出来的。”

        斯华年:“你的名字可以列入教科书中了,这种级别,你懂了么?

        千千万万的后生学子,包括此时所有的雪燃军、雪境魂武学员,都会学得你制造的魂技,如果它的防御力很高的话,这种魂技的出现,甚至会解救无数雪境魂武者的性命。”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肃性。

        我的名字可以进入教科书了?

        哪怕是学员们修习的时候,有一个小小的注解,此项魂技为荣陶陶所制造,那也是无上的荣光!

        更别提这项魂技的实际功效,能造福多少人了。

        斯华年俯身拿起了茶几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斯教,这么有闲心?”电话接通,传来了一道男性嗓音,语气中也带着一丝调侃,“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

        斯华年开口道:“茶,我的学生看了你的论文,研究出了一项新魂技,应该是防御类的。”

        “啊?”

        斯华年:“我说,我的学生荣陶陶,研究出了一项新魂技,现在演武馆,你来看看吧。”

        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几秒钟字后,查洱大声道:“你!说!啥!?”

        斯华年歪开脑袋,耳朵远离手机,随着那大吼的声音消失,这才又把手机贴到耳边:“没事了,当我没说过?    我去吃午饭了。”

        “诶呦我的姑奶奶?    你可别走!我马上到!马上就到!你稳住那个学生,可千万别让他跑了!”查洱那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变?    可是让荣陶陶开了眼了!

        那大吼音?    隔着这么远,荣陶陶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好家伙?    不是学术大师·查先生吗?

        姑奶奶这种词都叫出来了?

        斯华年!永远滴...恶霸!

        “啪~”

        说话间,斯华年手掌中的雪花薄片破碎成了点点霜雪?    离开了荣陶陶手掌1分钟左右的时间?    这薄薄的雪花片失去了魂力维持,终于破碎开来。

        斯华年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轻轻撵着手里的霜雪?    道:“这是防御类魂技吧?毕竟你刚才看得是查洱的最新论文?”

        荣陶陶点了点头:“是的?    防御类的。”

        斯华年点了点头,道:“很轻薄,方便移动,就是不知道防御力几何,你教教我?    我看看效果。”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道:“你也要尊称我一声荣教了么?”

        斯华年:???

        荣陶陶一脸期待的看着斯恶霸?    荣教小课堂就要开课了么?

        只要一盘小酥肉,包教包会!

        斯华年怔怔的看着荣陶陶?    道:“你确定?”

        荣陶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道:“那你看看?    学无长幼?    达者为先!这可是圣人说的?    能教你的就是老师!你...诶...别打,别...嘶!疼......”

        寝室门前,高凌薇屈起手指,刚要敲门,却是听到了里面的哀嚎声音,也听到了那呯呯嗙嗙的声响,一时间,她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这......

        要不要进去呢?

        高凌薇还在犹豫的工夫,查洱风风火火的跑了上来:“斯教在里面吧?”

        “她......”高凌薇有心阻止,然而查洱根本没打算得到回答,直接打开了房门。

        只见荣陶陶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一脑袋天然卷儿乱糟糟的,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而斯华年似乎刚刚收回动作,双臂环在身前,也翘起了优雅的二郎腿......

        “荣陶陶同学,你研究出了一项新魂技?”查洱急忙上前,一手推开了茶几上的茶盘,一屁股坐在了茶几上,双臂拄着膝盖,探前身体,一副审犯人的模样。

        多亏了查洱戴着一副茶色的墨镜,否则的话,那双眼中炽热的光芒,怕是要将荣陶陶给灼伤......

        门口处,高凌薇面色颇为精彩,查洱刚才说什么?新魂技?

        “啊,茶...査老师。”荣陶陶抬起眼帘,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看了你的学术论文,后面对于玄学的探讨,给了我极大的启发。”

        查洱:“......”

        老子正儿八经写了足足20多页,你是靠着后面那几句玄学研究出来的新魂技?

        “这个。”荣陶陶抬起了胳膊,立起手掌,召唤出了一个大型的雪花薄片。

        “嗯?”

        “嗯?”

        “哦?”一时间,三人都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查洱和门口的高凌薇没见过这样的魂技,而斯华年...正因为她刚才见到了这个魂技,所以才有些惊讶。

        因为这一次的雪花薄片,与之前的那一片,镂空的纹饰完完全不同!

        虽然大体上也都是呈规则的六角形,但是内部的图案却是天差地别。

        “有点意思。”查洱接过了雪花薄片,双指捏着一角,左右翻了翻,又抬起手,将雪花薄片对准了窗外。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中,也透过那精美的纹饰,在查洱的脸上,留下了道道奇特的斑纹。

        荣陶陶看到了门口处大薇那好奇的模样,再次制作出了一个霜花雪饼,夹在指缝间,像是飞扑克牌似的,甩向了高凌薇。

        高凌薇伸出手掌,二指夹住旋转飞来的雪花薄片,越看就越是欢喜,暂且不提这项魂技的功能如何,单单是这卖相,就已经很精美,可以当做商品销售了。

        “进来吧,关上门。”斯华年开口说着,又对着高凌薇勾了勾手。

        高凌薇虽然心中不舍,却也乖乖的将雪花薄片递给了斯华年。

        “没事,还有。”荣陶陶一手一个,又制作出了俩,悉数递给了高凌薇。

        斯华年:“......”

        “你是怎么创造出来的?”查洱开口询问道。

        荣陶陶:“您的论文里面说了,万物皆有其形状,我们不是在创造魂技,而是在寻找这个世界本就存在的东西,探寻万物本就存在的规则。”

        “嗯?”查洱抬眼看向了荣陶陶,这一番话语倒是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只是荣陶陶能够把它当做主导思想,去研制魂技,却是查洱万万没想到的。

        荣陶陶:“所以我想,既然不让我制作霜雪盾牌,那么雪花原本是怎么样的,我只要顺着它们的心意,按照雪花的规则行事即可。

        事实证明,它们的形状的确很规则,圆形的盾牌我制作不出来,但是凝结、压缩成一大片雪花,还是可以的。”

        查洱扇了扇手中的雪花薄片,道:“你从我的世界观中,直接提炼出了你的方法论?”

        荣陶陶:“你说啥?”

        查洱:“同样的一句话,我在表明我怎么看待这个世界,而你却用这句话来处理、解决这个世界。”

        荣陶陶不太确定的说道:“这是...呃,哲学吧?”

        斯华年幽幽的开口道:“我跟春熙说一声,下学期给你们开一门高中政治课。”

        查洱看了看自的手掌,按照荣陶陶的方法制作雪花片,却是开口道:“不对,少东西。”

        荣陶陶急忙道:“共情,这个魂技也得走心。你需要激活雪花,寻求它们的庇护,并且适当的引领它们,在它们蔓延开来的同时,压缩凝固。”

        查洱点了点头,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荣陶陶急忙道:“想想斯华年,她就要过来踹你了,你急需受到保护!”

        斯华年:???

        而荣陶陶一句话的功夫,只见那查洱的手掌之中,就已经蔓延开来的层层霜雪。

        荣陶陶感叹道:“查老师你学得真快!”

        高凌薇:“......”

        谦虚了不是?你荣陶陶学的也从来没慢过啊......

        飞盘大小的雪花薄片出现在了查洱的手中,他上下颠了颠,一脸笑容的递给了荣陶陶。

        “怎么?”荣陶陶伸手接过大片雪花,“嚯~怎么这么沉?”

        查洱笑道:“越沉,代表着压缩的雪花越多,也就代表着防御力越高,不是么?”

        “嗯嗯!”荣陶陶连连点头,“是这个理儿!”

        说着,他左手拿着沉甸甸的雪花片,右手再次汇聚霜雪。

        再紧点,再紧点...压缩,使劲儿,越结实越好!

        不,不对,方向错了!

        我要求你们压紧是没有用的,主要是我的心情,要更加迫切的寻求庇护!

        荣陶陶瞬间掌握了重点,而当他想明白的那一刻,心中也对查洱升起了一丝敬佩。

        唯有切身的体验过,才知晓其中的门道。

        外行人,果然只能看看热闹。

        在荣陶陶迫切渴求庇护的心情之下,果然,那之前轻薄的霜花雪饼越来越沉,虽然依旧很薄,但却真的快要赶上“铁饼”的重量了!

        难怪,你叫霜花雪饼,饼竟然是“铁饼”的饼?

        明明这么薄,但是得有2公斤了吧?

        “好!”查洱一声赞叹,内行人看门道,无需多言,一切天赋,荣陶陶都展现在这项魂技里了!

        “嘿嘿。”荣陶陶掂了掂手中的霜花雪饼,道,“一会儿咱们试试它的防御效果。”

        “你才16岁,已经自主创造出新魂技了。”查洱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轻声赞叹道。

        荣陶陶连连摆手,道:“我这是按照您的论文指引,才碰巧发现的这项魂技。”

        查洱却是笑了,道:“我可没让你走心。而走心,恰恰才是这项魂技的重中之重。”

        荣陶陶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查洱面色渐渐的严肃下来,道:“我的论文是发表在松江魂武大学学报上的,里面的一切字眼,比如‘世界’,我说的是魂武世界,而不是正常世界。”

        荣陶陶:“嗯?”

        查洱:“记着,你创造出来的这个雪花盾牌,不是因为正常世界的雪花形状如此,所以你把它创造出来了。

        而是因为在魂武世界中,这项魂技的模样本就是如此,所以你才把它创造出来了。

        这里面可有着本质的区别。”

        荣陶陶:“啊?这......”

        查洱道:“你会雪境魂技·雪陷、也会星野魂技·踏星裂,你告诉我,按照正常世界的规则,它们的存在方式,又是什么规则?”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

        查洱举起两只手,示意了一下左手:“正常世界。”

        又示意了一下右手:“魂武世界。”

        查洱摆了摆双手:“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两种规则,也许有一些是互通的,但更多的是不同,你一定要分清。

        就像你,如果你是正常世界的学生,没有人会允许你打架,也没有人会允许你早恋。

        但你所在的世界不同,你是魂武学员,你的教师甚至会帮你寻找伙伴,让你们共同战斗,去擂台打斗、去找魂兽厮杀,共同面对生死。

        两个世界,规则不同,明白了么?”

        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是说出了一句让查洱惊愕的话语:“我读你论文的时候就发现了,你很悲观。”

        这一刻,面对这一句话,查洱难得的将这个孩子放在了与自己同一层面上。

        查洱摇头笑了笑,推了推鼻梁上的茶色墨镜:“我所创造出来的一切魂技,不该叫发明,而该叫发现,它们本就存在,只是我幸运,碰到了罢了。”

        荣陶陶:“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查洱耸了耸肩膀,没有回应,那意味却不言而喻。

        荣陶陶挠了挠头:“那你碰到的魂技有点多啊?你平常都在哪儿遛弯啊?”

        查洱:“......”

        “呵。”斯华年一手按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使劲儿揉了揉,也不知道是教训还是宠溺,“说两句话就跑偏!对查先生尊敬点!”

        他张口就叫你姑奶奶,我咋尊敬?

        他之前在我心目中那光芒万丈的形象,已经彻底崩塌了好吗!

        查洱开口道:“毕业之后,可以考我的研究生,你也不用考,有这一项魂技,保送。”

        “行啊,研究生好啊!”荣陶陶当即点头,“这么多年了,自主学习的魂技就这么几个,我这刚来就给你怼出来一个......

        你也别让我读硕士了,我就直接上博士!”

        查洱幽幽的开口道:“高中的教材哲学你都听不懂......”

        荣陶陶:“诶呀,下学期不就补了嘛,真的是......术业有专攻,我是研究魂技的,咱都是玩走心这一块的,你让我去学高数也没用啊!”

        查洱调侃道:“哲学不行,文学素养倒是可以,几句话得工夫,拽好几句诗词了。”

        荣陶陶砸了咂嘴:“那你看看,我歌会的还多呢,想当年咱可是新丹溪一中广播站人形小喇叭,对了,你会唱《忘忧草》么,松魂恶霸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