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81 酥肉?雪饼?新魂技?

181 酥肉?雪饼?新魂技?

        教师食堂,五菜一汤。

        荣陶陶夹着一条小酥肉,蘸点椒盐,往嘴里一放。

        “咔哧,咔哧......”

        呀~活活美死。

        对面,高凌薇手掌拄着下巴,笑盈盈的看着荣陶陶,他吃饭的时候,那一脸幸福的模样,的确让人食指大动。

        只不过...现在也才是上午9点半,两人早上七点半的时候才来这里吃过早餐,高凌薇并不是很饿,也只有荣陶陶能时时刻刻吃得不亦乐乎了。

        “我好像要晋级了。”高凌薇轻声说道。

        “嗯?”荣陶陶面色一喜,道,“好事儿啊!是魂尉中期么?”

        “是的。”高凌薇轻轻颔首,也是轻轻的叹了口气,“演武馆给我们修炼提速太多了,进入到魂尉期之后,进阶也愈发的困难,没想到,这才短短半年时间,我就要进阶了。”

        荣陶陶心中好奇,询问道:“真有那么难?”

        高凌薇想了想,开始解释道:“严格意义上来讲,你级别越高,修行的速度就越快,但是魂尉期需要的魂力总量太多了,对身体强度要求也很高,所以......”

        “嗯嗯,我明白。”荣陶陶点了点头,“虽然级别越高修炼的速度越快,但是相比于魂士来说,魂尉的经验条暴涨了好几倍。”

        高凌薇:“......”

        荣陶陶一边吃着小酥肉,一边嘟囔道:“进阶魂校好像真的很困难,今天咱们遇到的那些对手,甚至包括大四学年的种子团队,也没有魂校。”

        高凌薇点了点头,道:“正常的天才,大一学年的时候,大概能进阶魂尉,到大四的时候,最多也就是魂尉巅峰水准。

        想要成为魂校,得等到毕业之后,甚至还要等上几年。这个也不是纯粹按照时间来计算的?    成千上万的人、包括所谓的天才在内?    一辈子卡在魂尉巅峰也是很常见的。”

        说着,高凌薇却是笑了?    道:“选拔赛里真要是出了个魂校?    那恐怕就是乱杀了,咱俩直接退赛就可了。”

        荣陶陶面色古怪?    道:“这么强?我也没觉得夏方然强到哪里去啊?”

        高凌薇瞪了荣陶陶一眼:“他要是真想杀你,你都扛不住他三拳两脚?    你真以为他拿咱俩的铁桶阵毫无办法?

        夏教只是想多给我们一些信心罢了?    魂校和魂尉的差距极大,无论是魂技强度,还是身体强度,几乎就等于成年人踢馆幼儿园。

        谦卑一些?    陶陶?    不要觉得当初在雪原里,是我们俩联手宰杀的星野魂校。你得知道,有足足三位魂校在一旁给我们俩打辅助,控制着对方。”

        “知道了。”荣陶陶撇了撇嘴,道?    “吃完饭我们就回去吧,我给你开莲花瓣?    看看你今天能不能接近魂尉中期,可惜了?    能自主学习的魂技还是太少,要是晋级一个小阶段?    就有一些魂技能修习就好了。”

        “查老师最近好像正在攻克一项新的魂技?    我前一阵看过他发表的论文?    两周过去了,也不知道他研究的怎么样了。”高凌薇突然开口说道。

        “他在攻克新魂技?”荣陶陶眨了眨眼睛,“那他怎么还来当考核教官?这么有时间?”

        高凌薇摇了摇头:“不知道,可能是研究太累了,看孩子们打架,当娱乐消遣吧。”

        荣陶陶:“......”

        两人迅速吃过了饭,又打包了一份小酥肉,一份椒盐蘑菇,迅速返回了演武馆。

        这里空空荡荡的,显然,体育场那边的比赛还没结束,毕竟3V3才是重头戏。

        高凌薇进了女生宿舍,荣陶陶也打开了自己宿舍的门,也看到了那盘腿坐在沙发上,刻苦修行的斯华年。

        荣陶陶回手关上了门,轻轻叹了口气:“我可怜的斯教,所有人都去看比赛了,你还要死守演武馆,这破莲花,哎...不要也罢!”

        斯华年嘴角微扬,缓缓睁开双眼,看着门口的荣陶陶,用那慵懒醉人的声线,说出来了一句让人胆战心惊的话语:“皮痒了?”

        荣陶陶只感觉背脊发凉,他急忙拿起了手中的袋子,道:“我给你拿零食来了,小酥肉,椒盐蘑菇。”

        “呵?”斯华年微微挑眉,解开了盘在一起的长腿,趿着拖鞋,走向了卫浴间去洗手,“盘给我摆好。”

        “我可真是欠你的奥!”荣陶陶嘴里嘟嘟囔囔着,来到茶几前,打开方便袋,扭头向卫浴间的方向喊道,“你咋不问我晋没晋级?”

        “输了,你还有脸进这个门?”

        “行吧。”荣陶陶撇了撇嘴,伸手拿起了一条小酥肉。

        “放下。”

        荣陶陶动作一僵,道:“这是我拿回来的!”

        斯华年甩着湿漉漉的手掌走了出来:“给我拿回来的。”

        荣陶陶:“......”

        你还能是个人?

        我还真就不信了!

        荣陶陶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斯华年,一脸的挑衅模样,将手中的肉条递向了嘴边。

        下一刻,荣陶陶只感觉眼前一花,胸前传来一股力道,他“蹬蹬”向后退开两步。

        人退了两步,手中的肉条也没了......

        斯华年站在荣陶陶原来的位置上,手里拿着炸肉条,仰头放进了嘴里,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着,发出了一道享受的鼻音:“嗯......”

        这可恶的女人,整个就一校园恶霸!

        怪不得你没有男朋友,怕是连朋友都没有吧?

        荣陶陶心中默默的吐槽着。

        “呵呵。”斯华年看着荣陶陶一脸怨念、小嘴嘟嘟囔囔的样子,不由得嗤笑出声。

        她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道:“既然晋级了,就好好歇歇吧,明天才是重头戏,毕竟学校只要第一名。”

        “对了,斯教。”荣陶陶突然想起了什么,道,“我听说查老师正在攻克一项新魂技?我们是不是又多了一项可以自主修行的魂技了?”

        斯华年点了点头:“不知道你们是否可以用,他尚未研究出来,所以不清楚需要几星的魂法作为支撑。研究魂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甚至某些时候,单位可以按照年来计算,你暂时就别想了。”

        荣陶陶急忙询问道:“什么类型的魂技啊?”

        斯华年却是反问道:“你觉得我们缺少什么?”

        荣陶陶想了想,道:“视野?”

        斯华年拾着炸蘑菇,蘸了蘸椒盐:“还有呢?”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感知类?”

        “呵。”斯华年却是笑了,嗔怪似的看了荣陶陶一眼,“你说的那些都太高端了,那不是人研究的东西。”

        荣陶陶尴尬的笑了笑,一开口就是改变整个雪境大地作战方式的魂技,的确有点难为人了,要是这种魂技这么好研究的话,雪境魂武者也不用被雪境魂兽大军压着打数十年之久了。

        斯华年回应道:“防御类。”

        “哦,防御。”荣陶陶心中恍然,道,“我们的确是攻强守弱。”

        “嗯。”斯华年颇以为然,“事实上,这世界上的所有魂武者都是攻强守弱,也只有那些胸膛处开了魂槽的人,可以稍稍放肆一些。

        我们雪境魂武者,三星魂法适配冰玻璃,四星魂法适配寒冰屏障。

        但是冰玻璃太脆,一触即碎。而寒冰屏障又需要施法者固定位置,持续为冰墙输送魂力,所以限制太大了。”

        斯华年继续道:“查洱想要研究出一种既不脆弱,又不限制移动的防御魂技,一旦成功的话,我们雪境魂武者的生存几率,又可以有一定幅度的提高。”

        “是这个理儿。”荣陶陶想了想,抬起了自己的右臂,层层霜雪凝固其上,“这个防御力就非常强,如果以这种压紧的霜雪作为盾牌呢?”

        斯华年:“你想得很正确,查洱也在研究论文里写了,但魂武世界有自身规则,魂法魂技魂宠魂槽,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仿佛都有限制。

        就是这样一块凝结霜雪的盾牌,听起来如此的简单,如此容易,但所有人都施展不出来,包括查洱。”

        荣陶陶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我能看看他的论文么?在哪里能看?”

        斯华年倒也没有败荣陶陶的兴致,歪了歪头,示意了一下办公桌方向:“第二个抽屉,《松江魂武学报》,找2011年第二期。”

        “啊。”荣陶陶快步走了过去,拉开抽屉,却是先看到了斯华年私藏的大白兔奶糖,荣陶陶顺手扒开,塞了一块入口,也找到了一份杂质。

        荣陶陶看了看目录,翻到了查洱发表的论文。

        “好家伙,二十来页?”荣陶陶咧了咧嘴,“这么能写?”

        荣陶陶本以为自己看不太懂,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查洱的文字并不高深,道理也是深入浅出,以荣陶陶此时三星魂法的理解程度,读起来虽然有点吃力,但还是能了解个大概的。

        “世间万物皆有其形状?”一个多小时之后,荣陶陶嘴里突然冒出了一句。

        “嗯?”斯华年早就吃完了蘑菇和肉,甚至已经躺在沙发上,等荣陶陶一起去吃中午饭了......

        荣陶陶面色颇为古怪,道:“查老师写了足足二十来页正经文字,最后转玄学去了?”

        “呵呵。”斯华年有些忍俊不禁,“那你觉得这句话是否正确?”

        荣陶陶皱眉看着这几段文字:“亦如这世界的独特规则,我们不是在创造、不是在自主研发,而是在探寻那些已经被设定好的、本就存在的魂武规则。拙见,诸君共勉。”

        “这......”荣陶陶有点难受,道,“好悲观啊。”

        斯华年:“简简单单的霜雪盾牌,我们都制作不出来,你可以想象到查洱内心的滋味。”

        “规则...规则......”荣陶陶眉头紧皱,嘴里细细碎碎的念着。

        斯华年坐起身来,道:“走吧,陪我吃饭去。”

        而荣陶陶仿佛没有听到斯华年的话语似的,他抬起手掌,手中一片霜雾弥漫。

        下一刻,一面冰玻璃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中。

        冰玻璃很是通透,甚至能透过这一指宽的冰玻璃,比较清晰的看到后面的物体。

        斯华年微微挑眉,看着陷入沉思的荣陶陶,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唯有冰可以制作一面盾牌,霜雪为何不可以呢?

        我的玉龙馈赠,足够喷薄出大量的霜雪,为什么就无法凝结、压紧,像铁雪小臂那样变为防御手段呢?

        我们真的不是在自主研发么?而就是在探索已经被设定好的魂技?

        听起来真令人感到沮丧......

        “咔嚓。”手中的冰玻璃碎裂开来,变成一块块稀碎的冰碴。

        荣陶陶站起身来,拿来了扫把和簸箕,将块块碎冰扫入其中。

        等等......

        暂且不管我们是不是在探寻已经存在的魂技,如果按照“规则”来说。

        霜雪是什么规则?

        荣陶陶手中一停,摊开左手,口中轻轻一吹。

        点点霜雪落在了手心之上,荣陶陶仔仔细细的看着手心上的片片雪花。

        这被称之为“雪花”的小小晶体,每一片都有自己的形状。

        但大都呈六角形,而且霜之息吐出的雪花,大都也是薄片状的,虽然雪花很小很小,但却精美异常。

        斯华年面色古怪,看着神神道道的荣陶陶,有心说“饿了”,但却也是忍了又忍,然而,对于一个饿货来说,她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下一刻,荣陶陶突然抬起手臂,立起手掌,对准了门口的方向。

        “世间万物皆有其形状,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荣陶陶抿了抿嘴唇,悄声嘀咕道,“如果我不用冰,而是要用霜雪为盾,那么...这才是你们想要的形状么?”

        下一刻,荣陶陶的手掌中,突然一片霜雪蔓延开来。

        斯华年吓了一跳,坐直了身子,一脸懵懵的看着荣陶陶。

        却是见到荣陶陶的手掌上,一层又一层的霜雪不断喷涌、汇聚、拼凑而出。

        眨眼之间,一个六角形雪花,层层凝固、压紧、蔓延开来。最终,不计其数的小小六角形雪花片,组成了一个飞盘大小的六角形雪花片!

        就是那种陪狗狗玩的小型飞盘,比荣陶陶的手掌大了1、2圈。

        而那六角形的薄片雪花之上,镂空状的构造极其精美,在窗外太阳的映衬之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这块六角形薄片,真的很轻,也真的很薄,但是其中的片片雪花也真的压缩得非常紧固。

        “研发!雪境魂技·霜花雪饼!

        霜花雪饼:用魂力激活雪花,巧妙的与霜雪取得联系,引领雪花层层压紧、凝固,在施法者寻求庇护的共情之下,促使其蔓延出最为规则的形状。(精英级,潜力值:4颗星)”

        “研发雪境魂技·腕部,潜力值+1。”

        斯华年“扑腾”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的错愕,傻傻得看着荣陶陶掌中那带着镂空纹饰的精美雪花薄片,又抬眼看了看荣陶陶那明亮的眼神。

        这...这是什么啊?

        我可是刚说完,研究魂技,是以“年”为单位计算的!

        “世间万物皆有其形状。”荣陶陶轻声感叹着,拿下了掌中的霜花雪饼,轻轻的颠了颠,“所以,这就是你的形状。”

        荣陶陶抬眼看向了怔怔站立的斯华年,不由得上前两步,将那精美的雪花薄片,递给了斯华年:

        “喏,送你花花,以后不要再跟我抢小酥肉了,好不好?”

        ...

        三更,12.17.20.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