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80 有请下一组受害者...

180 有请下一组受害者...

        边线的一个战团中,身为种子团队的漆稻漆田两兄弟,一身骨骼统统化作霜雪。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从他们那被划破的肌肤来看,那裸露出来的骨骼,的确是霜雪色泽。

        “卧槽?还?有意外收获!?”弟弟漆田一脸的惊喜,直接来了一个空手夺白刃,掌心处一片鲜血弥漫,被雪刀斩出了一个大口子。

        但是刀锋入肉的声音,立刻变成了刀刃与钢铁的撕扯声音。

        漆田根本不在乎那血肉模糊的手掌,甚至这种疼痛感,更加刺痛着他的神经,一脸惊喜的看着不远处的底角战团。

        那层层凝结、压紧的霜雪骨骼的手掌,如钢似铁,硬生生碾碎了手中的刀锋,脚下的雪爆球汇聚开来,一脚将面前的学员踹了出去。

        而在漆田空手夺白刃、脚下踹雪爆这样的动作过程中,他甚至都没有看自己的敌人,而是一直在盯着不远处的底角战团。

        不愧是第一梯队的种子选手,真叫一个游刃有余!

        弟弟漆田一脸的惊喜,道:“这俩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哥哥漆稻与弟弟背靠背,列开架势,左踢右踹,沉声道:“什么情况?我看看?”

        “东南底角。”弟弟漆田说着,哥俩背靠背,当即转了一圈。

        如此闲庭信步,不把周围同学当人的举动,可是让这些第二梯队的人心态爆炸了,攻势不由得更加迅猛。

        “我认识那个学妹,10级新生代表,高中关外冠军!”漆稻开口说着,继而哈哈一笑,“半条底线都被他们清空了?”

        “是啊,我也纳闷呢,以为底线的也会来围攻咱俩,结果都围攻他们去了?”弟弟漆田一脸懵懵哒,“那队伍那么强?已经到了被针对的地步了?”

        “诶。”哥哥漆稻微微扬头,一边挡着细密的攻势,一边对着面前进攻的宗路示意了一下,“哥们?    他俩能有多强啊?    还用得着你们针对?”

        宗路鼻子都快气歪了,怒声喝道:“闭嘴!受死!”

        妈的?    打架呢不知道吗?

        我是你的敌人!你向你的敌人探讨敌情?你可当个人吧!

        “哈哈?    他急了,他急了!”弟弟漆田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    手中的雪爆球连连爆炸。

        漆稻嘿嘿一笑:“围攻学弟学妹不成功,还被反杀了两队?    哦呦~不止两队啊?    那围上去的三支队伍,怎么也被压着打啊?”

        宗路面额铁青,差点被气得吐血,下意识的扭头向底角处看去?    想要观察一下目前的情况。

        但是漆稻漆田是谁?

        那可是种子中的种子?    你面对我的时候还敢分神?

        哥哥漆稻一把捞住弟弟的胳膊,猛地一甩,两人心灵相通、又是共享视野,被哥哥抡起来起来的弟弟,当即脚下连踢?    踹了半圈围上来的人!

        而弟弟的最后一脚,狠狠踹在宗路的身上?    也将那汇聚出来的雪爆球,送给了宗路:“别光看呐?    我这就送你过去!”

        “呯”的一声巨响,雪爆之下?    宗路直接被炸飞了出去。

        “宗路!”一道清丽的女声响起?    她急忙跟了上去?    从面相上看,两人没有半点相似,应该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看来,这应该是她的女朋友。

        同一时间,在遥远的另外一侧底线,白希武和白希武手执双刃,哥俩就没有防守,全是进攻,两人在围攻上来的队伍中,竟然硬生生突出重围,杀穿了出去......

        这已经不仅仅是魂槽、魂技之间的差距了,这就是赤果果的天赋差距!

        这俩人的武艺,强的惊人。

        如果说此时的赛场上,最出彩的是那以一敌多、左顺右带的荣陶陶,那么第二出彩的,就是这白家兄弟俩。

        什么叫行云流水,什么叫势如破竹!

        他们一次次的突出重围,却没有半点逃跑的意思,反而是扭头再次杀回来!

        就俩字:杀穿!

        而且还是反复杀穿!

        这尼玛......不仅伤人,更要诛心!杀到敌人崩溃为止!

        如此霸道的姿态,如此气势惊人的战斗方式,看的观众们如痴如醉,大呼过瘾,尤其是年纪尚轻的石楼和石兰两姐妹。

        因为这两个小哥哥,无论从风格上还是从技艺上,都与她俩无限的契合,这几乎就是两人未来的模板!

        刀法凌厉、狠辣,拆胳膊卸腿,从不手软!

        “哥,除了几队作壁上观的,现在场上还有两个战团。”白希武开口说道。

        “嗯?还有两个战团?除了漆家兄弟,还有哪队被围攻?”白希文心中错愕,脑海中询问道。

        “我看了半天了,好像是大一学年的高凌薇,就是那个关外王。”白希文一边在脑海中沟通着,一边要求道,“你把身体还我,我自己打一会儿,你自己看呗。”

        “行,你接好了。”白希文不再控制弟弟身体,顿时轻松了不少,他观察了一下远处的战场,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的确有点意思。”

        ......

        “龟!龟!你就给我龟缩在角落里!永远缩在这!”

        “老子他吗但凡有个风吹雪魂技,早把你吹出局了!”

        “弟弟,小心!”

        东南底角处一片混乱,三队六人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虽然他们是睁着眼睛的,但却不敢正常的观看,心中忌惮之下,眼神总是躲躲闪闪、畏畏缩缩。

        这样的战斗状态,让他们非常难受。

        高凌薇实在是太有威慑力了,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他们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左二!”荣陶陶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线。

        荣陶陶暂时不知道左手边的第二个女孩,为什么会被高凌薇点名,但是......

        信大薇,这不是应该的么?

        “起跳!跳高点!”荣陶陶与高凌薇在脑海中沟通着,手中的方天画戟在胸前猛地一荡,顿时给自己扫出了一片空间。

        荣陶陶也反应过来了,在他长戟横扫之前,左二女孩已经退了,她不是因为荣陶陶的攻势而退,而是面色惊慌、下意识的畏惧、退缩。

        她必然是无意中看了高凌薇一眼!

        荣陶陶手中荡开的长戟直接丢弃,脚下一崩,身体瞬间窜了出去!

        左侧的三人组中,有两人立刻反应过来,一人执枪前刺,一人手中的雪爆迅速凝结。

        高凌薇猛地跃起,雪之舞让她的身体更加轻盈,在空中蜷缩着双腿的情况下,她的靴底距离地面足有三米之高!

        不仅如此,跃在空中的她,还直接甩出了蝴蝶双刀,杀向了那执枪前刺的男学员。

        “叮!”暗金色的权杖与旋转的蝴蝶双刀重重撞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高凌薇心中一惊,她的攻势被拦截了!

        她没有逼退左一执枪的人,更别提左三那手握雪爆球的人了!

        那荣陶陶......

        “叮!”

        又是一声钢铁碰撞的脆响,高凌薇有蝴蝶双刀,荣陶陶也有喵喵锤!

        执枪前刺的左一学员,那枪尖直接被甩出来的重锤狠狠荡开!

        而荣陶陶的右手臂上,也有层层霜雪覆盖,遮在了身前,抵挡向左三手执雪爆球的雪原。

        精英级·铁雪小臂!

        大薇给的!

        手握雪爆球的学员面色一喜,管你是什么防御技,你哪怕是不受伤,也得被我轰飞出去!

        “给我炸!!!”男学员一声怒喝,手中的雪爆球恶狠狠的推向了荣陶陶。

        然而,在他手掌推来之前,荣陶陶已经落地了,他不仅落地了,在他的脚下,更是一片碎星四溅!

        荣陶陶一声怒喝:“那!就!炸!”

        “呯!”

        草屑翻飞、气浪四横、星辰弥漫!

        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战场上的魂技,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

        炸就炸,看谁更炸!

        电光火石之间,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

        高凌薇甚至还蜷着腿,在半空中尚未落地,四溅开来的星辰,已经从五米外袭来,自她的靴子下方迸溅出去,甚至将她的身体向外稍稍带去。

        她终于知道荣陶陶为什么让她起跳了。

        高凌薇距离荣陶陶尚有五米之遥,受影响很小,但是那些围攻荣陶陶的人......

        荣陶陶多阴呐!

        那不得贴着你脸炸么?

        从左一到左三,无一幸免,统统被这四溅开来的星辰掀翻了出去。

        星野魂技·踏星裂!

        “嘶......”

        “呃!草......”

        一股剧烈的震荡从体内传来,几名围攻学员纷纷叫骂出声。

        他们皆为雪境魂武者,体内的雪境本命魂兽反应很大,它们对星野魂技太敏感了,尤其是这种贴脸炸过来,星辰迸溅到主人身上的进攻,更是让雪境本命魂兽难受。

        比赛之中,是不允许召唤本命魂兽与魂宠的,所以他们只能待在主人的体内。

        但说实话,无论本命魂兽在不在魂武者体内,既然你早已经选择了属性,与本命魂兽成为了共生体,那么对于克制你的魂技,你真的很难抵抗,只能接受这个世界的规则。

        观众席彻底炸了!

        “哇喔!!!”

        “我看到了什么?那是踏星裂吗?”

        “这也太阴了吧...打了这么长时间了,一直留着星野魂技不放?我说他力气怎么这么大,是不是一直开着加力量的斗星气呢?”

        “年轻人不讲武德啊!来!骗!?”

        “妈个鸡,他他吗是个星野魂武者?来偷袭我们雪境的学长学姐,这好吗?”

        荣陶陶哪管你那个?趁你病要你命!

        落地的一瞬间,脚踏星辰的他,猛地一个前冲,再次追了上去!

        防守反击,有防守,更要反击!

        窜出去的荣陶陶,手中的方天画戟,硬生生刺穿了那个左二的小姐姐小腹部位。

        小姐姐本就被高凌薇瞪了一眼,内心惶恐的她,惊慌失措之下,又被踏星裂震得连连后退。

        在迷茫之间,只感觉眼前一花、肚子一凉。

        她的面色惊恐,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荣陶陶刺穿了她的身体,手中猛地用力一扫,方天戟贯穿着左二学姐,带着左一倒退的学长,一股脑的统统扫出场外。

        “16号小队出局!”

        荣陶陶根本没闲心搭理远处的教师,他的攻势无比连贯,再次落地的之后,脚下一崩,冲向了那连连倒退剩余四人。

        右手中一片霜雪弥漫,捞出了一杆方天画戟,荣陶陶借着前冲的势头,那沉重的方天画戟由后至前,抡出了一个半月,重重砸了下去!

        势大力沉!

        “咚!”

        倒退的男学员手执大刀抵挡,面色有些难看,倒不是因为荣陶陶这重重一戟,而是因为之前的踏星裂。

        “左闪,侧身!”脑海中,高凌薇的声音再次传来。

        荣陶陶刚想追击,却是急忙向左跨步,立刻侧身。

        “呲!”

        极速旋转的暗金色蝴蝶双刀,转成了暗金色的圆盘,擦着荣陶陶的胸膛飞过,瞬间陷进了男学员的胸膛之中!

        “嘟嘟!”这一次,却不是主管教师宣布了,而是一直观察全场的查洱,直接吹响了哨子,“伤员下场!”

        荣陶陶迈步上前,一手推开了那胸前插着蝴蝶双刀的伤员,将男学员推向了跑来的教师,同一时间,手中的长戟向前方刺去!

        “我是伤员队友!我也下场!”女孩急忙侧身闪躲,惊呼道。

        “啊?”荣陶陶一戟刺空,就要横荡开来的长戟,却是停在原处,没有再进攻。

        女孩站稳之后,迈开脚步,看似要往边线走,实则在与荣陶陶擦肩而过的一刹那,突然面色突然一厉,眼神阴狠,手中猛地横划,一柄大刀抹向了荣陶陶脖颈:“谁是他队友!”

        高凌薇一声惊喝:“陶陶!”

        荣陶陶猛地蹲下身,那藏在身侧的手掌中,早已蓄好了雪爆球,一巴掌怼到了她的腰子上。

        “呯!”

        “啊......”女孩一声哀嚎,直接倒飞了出去。

        你想的很好,认为我会中招,但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这一刻,我叫荣层层。

        荣陶陶咧了咧嘴:“就这么几头烂蒜,我还分不清谁是谁队的么?”

        说着,荣陶陶看向了一旁的男学员,道:“诶呀,学长!你妹要被我家大薇宰了!”

        荣陶陶将她轰飞出去的方向,的确是高凌薇的底角位置。

        闻言,孪生兄妹里的兄长心中大惊,猛地转头望去。

        但也就在兄长看向那边的一刹那,却是看到了高凌薇那暗红色的瞳孔。

        “呲!”

        荣陶陶身影瞬间欺上,一个扎扎实实的弓步前刺,直接贯穿了男学员的小腹,时机掌控完美,动作凌厉,迅猛的可怕!

        “晋级!方天戟精通,四星·巅峰!”

        “嘟嘟嘟!”查洱的哨声连连响起,“东南角,除了13号小队之外,统统下场!”

        高凌薇迈过脚下的女学员,走向了荣陶陶,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你让我成为了配角。”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我只想陪你杀个痛快。”

        高凌薇那一双美眸默默的看着荣陶陶,轻声道:“现在,是我的荣幸了。”

        荣陶陶:“其实我是真的饿了,急着去干饭。”

        高凌薇:“......”

        观众席上,焦腾达双手抱着脑袋,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格老子的,一个突围赛,活生生打出了一套兵法!真特娘的是连唬带骗......”

        赵棠的面色有些复杂,从初遇荣陶陶的那一刻起,他就想要与荣陶陶比试切磋,但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拖到现在,而现在......

        赵棠开口道:“荣陶陶一直开着雪之舞,代表了三星的雪境魂法。刚才露了一手踏星裂,代表着二星的星野魂法。这个人...成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陆芒默默的开口道:“的确,天才和天才之间,也是有差距的。”

        李子毅冷冷的哼了一声:“哼~”

        樊梨花双手握拳,不满的看着李子毅,鼓足勇气,小声道:“你哼什么,淘淘很厉害的!”

        孙杏雨急忙力挺好闺蜜:“就是就是!”

        李子毅心中满是酸楚,默默的低垂下了头:“嗯......”

        石兰咧了咧嘴:“小卷卷太生猛了,这水平还参加什么期末考试排位赛啊。”

        石楼沉声道:“他不参加的话,那个小人,就交给咱俩。”

        这边的魂班少年们激烈讨论着,而赛场上......

        清空了足足5支队伍之后,在这赛场的东南区域里,可谓是一片空空荡荡,最终,也只剩下了荣陶陶和高凌薇两人。

        荣陶陶拾着方天画戟,立在身侧,目光扫过全场,看着两处混乱的战团,也看到了4、5支站在原地、畏缩不前的队伍。

        高凌薇来到荣陶陶的身侧,抬起手肘,架在了他的肩膀上,看了看场上仅剩的14支队伍,也知道比赛即将结束。

        她扭过头,嘴唇凑到了荣陶陶耳侧,轻声道:“你说,还有人敢来我们这里么?”

        荣陶陶:“不知道啊,我问问?”

        高凌薇愣了一下:“嗯?”

        问问?怎么问?

        荣陶陶突然举起手,连连招呼着,像极了招揽顾客的店家,向全场的队伍,发出了来自空旷东南角的问候:“有请下一组受害者!”

        喧嚣的观众席,竟然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卧槽......”

        “真?狂!我喜欢!!!”

        “这小子到底叫什么,谁能告诉告诉我......”

        场上,一直站在原地的几支队伍,都是第三梯队,是第二梯队养起来、等到八强赛再杀的。

        他们面面相觑,看了看漆家兄弟的战场,又看了看白家兄弟得战场,他们想了又想,纷纷自动退出了边界。

        没有了,没有奇迹了,如果种子团队走了,他们打第二梯队,还有机会浑水摸鱼,但现在这个局面......

        场上风云突变,白家兄弟再次强势碾压,将一支队伍踢出局,查洱的哨声也立刻响起:“嘟嘟~!”

        “比赛结束!所有人停止进攻,否则取消八强赛资格!”

        荣陶陶面色尴尬,那招揽顾客的手掌,也僵硬在半空中。

        高凌薇显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嘴角微微扬起,伸手将他那僵在半空中的手掌拾住,牵了下来:“走,我陪你去吃饭。”

        荣陶陶急忙道:“对对对!干饭去!”

        “嗯嗯,慢点跑......”

        ...

        感谢Kazach大萌的十万赏!破费了,感谢支持!

        三更一万四,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