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73 风雪夜归人

173 风雪夜归人

        三天后,北方。

        交通能抵达的最远的地方,爱辉城。

        城郊机场的航站楼出口处,荣陶陶裹紧了身上的白色羽绒服,仰望着灰蒙蒙的天色,口中也吐出了一丝寒雾。

        现在可是六月初,正值夏季,但是雪境旋涡却是不惯着任何人,来到这雪境之地,你能看到的只有雪,体验到的也只有寒。

        “呦,这谁啊?”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荣陶陶转眼望去,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夏教好呀!”

        “夏教不好,夏教很不好。”夏方然一边摇着头,一边对他勾了勾手,“夏教在松江魂武逍遥自在,喝喝茶、看看报、没事儿再揍一揍学生,小日子惬意得很,却被叫来接机?”

        荣陶陶快步走了过去,心中也很好奇:“你怎么过来接机了?”

        “这话说的,您不是功臣么。”夏方然召唤出了雪夜惊,示意了一下身后的位置,“学习星野魂法有功,老梅头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让我来渡一渡你。”

        荣陶陶翻身上马,也是咧了咧嘴:“说话就是有水平,要不说您是教师呢~”

        “驾!”夏方然撇着嘴,双腿一夹马腹,师徒俩直接窜了出去。

        荣陶陶藏在夏方然的身后,任他的身躯为自己遮蔽寒风。

        又回到了这熟悉的地方,没有了温暖如春,没有了鸟语花香,但却有着熟悉的温度、熟悉的生活、熟悉的人。

        “小鬼,这几个月过得怎么样?”夏方然开口询问道。

        “星野魂法二星了,八项基础魂技也都学会了。”荣陶陶额头抵在夏方然的背脊上,开口回应着。

        “好小子,的确有两把刷子,三个月能把星野魂法怼到二星,说出去能吓死一堆人。”夏方然笑呵呵说着。

        雪夜惊疾驰在荒郊野外中,他继续道:“莲花瓣对星野魂法也有加速修炼的功效?”

        荣陶陶:“就不能是我天赋异禀么?”

        夏方然哼了一声,道:“那你可真棒呢~”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莲花瓣没有加速功效?    但是星辰碎片有。”

        夏方然:???

        他猛地转过头?    一脸懵逼的看着荣陶陶:“你啥意思?你别告诉我你搞来了一块星辰碎片!”

        荣陶陶一手扶着夏方然的肩膀,摆正了他的坐姿?    脑袋继续缩在他背后?    躲避着寒风:“没有。”

        夏方然:“那你说个屁。”

        荣陶陶:“别人有啊,我蹭了两个月的修行福利。”

        夏方然微微挑眉?    疑惑道:“谁啊?”

        荣陶陶心中一动,他竟然不知道?

        荣陶陶还以为这种所谓的秘密?    对于夏方然这个级别来说?    应该是公开的信息。

        如此看来...你夏阴阳的级别也不够啊?

        当然,毕竟夏方然扎根于松江魂城,而且在遇到荣陶陶之前,更是常年带学生在三墙厮混?    消息闭塞也是必然的。

        荣陶陶想了想?    还是开口道:“一个名叫南诚的阿姨,挺厉害的。”

        “嚯~”夏方然啧啧称奇,“帝都城·南大将军?”

        荣陶陶微微挑眉:“将军?”

        夏方然说的可不是魂将,而是将军!

        夏方然:“南少将这么有闲心陪你玩?”

        南诚哪有这闲心,她甚至都没时间?    她这次和叶南溪待在一起两个月,怕是把叶南溪成长过程中?    20来年缺失的关爱统统一次性补回来了......

        嗯,顺便还补了两巴掌......

        荣陶陶弱弱的开口道:“她可能觉得我是个可造之材吧?    所以暂时搁置了繁忙的工作,一门心思想培养我成才。

        哎...能碰到这样负责任的长辈?    真是我三生有幸呐~”

        “你这小鬼?    嘴皮子功夫倒是见长。”夏方然笑骂道?    想到荣陶陶的身世,夏方然也就没觉得有什么了,也许是荣陶陶的父亲面子大吧。

        他转移话题道:“打算和你的小女友一起参加校园选拔赛了?”

        “是呗,我这就是掐着时间点回来的,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

        “嗯,那你可得小心了。”夏方然开口提醒着,“你只能赶上最后一次校内选拔赛。

        前三批,每一批就冲出来一组,这最后一次选拔赛,参加选拔的人是最多的,也都是最拼命的,毕竟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荣陶陶急忙询问道:“有没有前几批没发挥好的种子团队?”

        “有没有?”夏方然却是笑了,道,“有的是!”

        荣陶陶:???

        你可别吓唬我昂!

        夏方然开口道:“的确有几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松江魂武大学的选拔机制太严格,但凡能放开名额,取8支小队去关外参赛,竞争也就没有这么激烈了。”

        荣陶陶一脸的难受:“为啥不取8支,非要取4支啊?”

        “是啊!我也寻思呢。”夏方然碎碎念着,“松江魂武又不是没这个实力,那梅老鬼就是不松口,就非得遵循传统,真是老古董。

        以松江魂武大学的名号,多要四个名额,那简直太轻松了。不过你俩选不上也好,晚两年再去,更合适一些。”

        “笑话!须知少时拏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啊我的夏老师!”荣陶陶一手抓着夏方然的肩膀,前后晃了晃,“等我40来岁,还一事无成的时候,那可就晚了!”

        夏方然面色古怪,这小子是不是话里有话?

        我也没一事无成啊?

        提起咱夏方然,你来这北方雪境里打听打听,那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嗯,对,他说的不是一定不是我。

        夏方然挠了挠头,开口说着:“你还是注意点吧,别把星野魂技想的太美好。这里毕竟这里是雪境,没有任何星野魂力供你吸收。

        如果你用光了星野魂力,怕是得要整整1天,才能把星野魂力补全。

        单纯的吸收魂力无所谓,关键是对于魂力的属性转化,太耗费精力了,对于魂武者而言,是比较痛苦的事情。”

        “嗯嗯。”荣陶陶连连点头,“我就是当个出其不意的进攻手段,或者是最后的杀手锏,不会拿着星野魂技四处浪的。”

        夏方然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你有这觉悟就行,最近戟法怎么样,落没落下?”

        荣陶陶:“emmm......”

        夏方然幸灾乐祸的笑道:“那你等着回去之后,被你的小女朋友碾压吧,她这三个多月可是进步神速!”

        荣陶陶心中一喜,却是询问道:“真的假的呀?”

        夏方然“哼”了一声,道:“我这么尽心尽力的教导她,打磨她的技艺,再不给我出点成果,老子飞起就是一脚,必须给她逐出师门......”

        荣陶陶小声嘀咕着:“你不就是让学生自己悟么?”

        夏方然也是笑了,道:“教她和教你不一样,我不太好插手你的战斗。

        你我二人的风格是两个极端,我怕给你教成了四不像,所以我只能一味的给你施压,最多也就是纠正一下你的动作,可不敢给你灌输思路。”

        荣陶陶:“......”

        事实上,夏方然对荣陶陶动作的纠正都很少,一方面是荣陶陶底子打的确实好,另外一方面,因为风格与思路不同,所做出来的动作,其目的性也就完全不同。

        夏方然所谓的纠正,也得在心中掂量一番,再做决定。

        从爱辉城到达松江魂城,正常需要八个小时的骑行时间。

        然而夏方然的雪夜惊品质极高,实力极强,曾经在雪原中面对霜美人与萧自如的追逐,夏方然那一句“他的马没有我的马快”,也不仅仅是一句戏言......

        师徒俩在松魂驿站歇了半小时,终于在晚饭的时候,赶到了松江魂城。

        又回到了这熟悉的田字城,荣陶陶的心中满是感慨。

        从温暖的艳阳天,到北方的寒冷夜,他只用了短短一天的行程。

        太过梦幻了一些,在同一片天空下,存在着两个如此极端的世界。

        荣陶陶知道了,为什么每一年,有那么多辛苦考上松江魂武的学员退学了。

        去过繁华的帝都城,进过温暖的星野旋涡。荣陶陶更加清楚的知晓,为什么那么多人放弃这座顶级学府了。

        他们只想要一个温暖的世界,想要一个五彩缤纷的生活,这有错么?

        没错,绝对没有错。

        路都是自己走的,生活也是自己选择的。

        但如果,这世界上能温暖我的人,恰好就在这北方漆黑寒冷的夜里呢?

        如同此时,在这松江魂武的室外演武场上,一道高挑的身影,脚下踏着虚步,手中的长戟在半空中连连虚点。

        她的动作一板一眼,神情无比的专注,甚至那每一次虚点在半空中的戟尖,仿佛位置都一模一样,不差分毫。

        在这一片刀光剑影的演武场中,荣陶陶远远的站在一旁,双手插兜,借着明亮的路灯,静静的看着那夜色下的熟悉身影。

        确实。

        路,都是自己走的。

        人,也是自己选的。

        荣陶陶缓缓坐了下来,双臂环着膝盖,默默的看着她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她很专注,专注到忘我。

        他又何尝不是呢?

        “卷...唔。”吃晚饭归来的石兰,无意中发现荣陶陶之后,兴奋的摆手叫喊,却被身侧得石楼一手捂住了嘴。

        “唔......”石兰一手扒着姐姐的手掌,好奇的看着荣陶陶,也看到了他视线里的人。

        石兰想了想,从牛仔裤屁兜里掏出了手机,悄悄来到荣陶陶的身后,拍下了一张照片。

        画面里,是荣陶陶坐在雪地里的背影,路灯的映衬下,点点雪花飘舞着。

        而透过那层层霜雪,远处,是一个舞动着方天画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