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72 沸腾的心

172 沸腾的心

        自从进入野外修行之后,荣陶陶的生活丰富了不少,毕竟这里的生物千奇百怪,不像训练场地中,荣陶陶明确知晓自己的对手是谁。

        在南诚与荣远山的压阵之下,这一次旅程,称得上是有惊无险。

        星野可不比雪境,尤其是在这个开发程度极高的星野旋涡中,在军方的驻守之下,也不可能存在“偷猎者”这种人。

        旅途虽然还算精彩,但是训练却是一如既往的枯燥。

        只不过,在荣陶陶的带动之下,叶南溪也努力了不少。

        真是应了那句话,近朱者赤,对于荣陶陶带给叶南溪的全方面影响,南诚看在眼里,也喜在心头,作为回报与关爱,她也一直开着自己的星辰碎片,任由荣陶陶享受着她带来的福利。

        时间很快便来到了六月初,在一个静谧的夜晚,荣陶陶,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

        夜空中繁星璀璨,甚至连成了一条银河。

        深林中,一处天然洞窟之外,篝火的声音劈啪作响。

        荣陶陶盘腿坐在篝火前,紧紧闭着眼睛,身上传来了一丝魂力波动。

        “嘤?”云云犬自顾自的玩耍着星星小灯,感受到了主人的异样,它当即破碎成云雾,飘回了荣陶陶的体内,想要与他共同经历这一时刻。

        突破魂法大阶段,并没有突破魂力大阶段那般兴师动众,但是只要仔细感受,还是能发现的。

        待在树上、躺着休息的荣远山,当即坐起身来,向下望去。

        篝火旁的叶南溪也是好奇的看着荣陶陶,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他来到这里,是为了备战校内选拔赛。

        他的目标,就是二星魂法?    以及优良级别的星野魂技。

        现在已经是六月初了?    学成之后,他也该走了吧。

        在没有遇到荣陶陶前?    如果有人对叶南溪说?    一个小小魂士能突围大赛区,站在全国大赛的舞台上的话......

        那叶南溪上去就是一巴掌?    也许可能还会补上两脚,咒骂一句“你脑袋坏掉了?”

        而此时?    叶南溪信了?    而且这种信任还有点盲目。

        在两人最开始组队战斗的时候,叶南溪还偶有擅作主张之举,但随着两人组队的时间越长,经历的战斗越多?    她那样的举动便消失了。

        惊险刺激的隐匿逃亡、行之有效的战术方案?    胜率颇高的战斗场次,以及过程中那真切体验到的胜利满足感,让叶南溪彻底知晓,一个优秀的队友和指挥到底该是什么样子的。

        尝到了指挥的甜头,叶南溪的心态也有了一丝转变?    她不打算一个人去大赛上单打独斗了,她也可以找到一个优秀的指挥?    一个比荣陶陶更有经验、而且实力更强的指挥!

        她自认为已经是一名合格的队友了,已经懂得合作的重要性了?    她也知道在战场上,稍稍顾及他人的感受了。

        既然我已经合格了?    那就当然要找到一支优秀的队伍?    空降进去?    用荣陶陶这段时间给她灌输的思想与观念,和新队友们一起杀他个天翻地覆......

        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事实,叶南溪只在战场上稍稍顾忌队友,而在生活中,她的性格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

        就像她此时所想的那样,空降一支团队。

        她进去了,那么必然会有其他人被替换出来,此时也已经临近大区赛事了,在这种时候把一个人踢出原本的团队,那个学员得多难受?

        嗯...可惜的是,这些并不在叶南溪的顾虑范围内。她有很多种方式让一名队员离开队伍,最简单的就是利诱。

        而且在这个世界上,利,也是最能打动人的。

        叶南溪心中暗暗思索着,跳动的篝火,映衬着她那美丽的眸子。

        叶南溪只感觉眼前一花,在荣陶陶的身后,南诚的身影悄然出现,她缓缓俯下身,轻轻的拍了拍荣陶陶的脑袋。

        “晋级!魂法:星野之心·二星初阶!”

        荣陶陶睁开双眼,眼神明亮,急忙扭头看向了南诚:“南姨,快,再拍两下!”

        说着,荣陶陶还把头送了过去。

        “呵呵。”南诚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跪坐在地上,伸出手掌,轻轻的揉了揉荣陶陶的脑袋,“你已经是临门一脚了,我借你一点力气,帮你把门踹开,主要还是靠你自己。”

        “奥。”荣陶陶撇了撇嘴,行吧......

        南大魂将要是有拍脑袋晋级的秘诀,荣陶陶高低让她再拍一宿......

        南诚笑看着荣陶陶,对于这个孩子,她的心里只有感激。

        作为一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至高强者,她唯一的软肋与烦恼,恐怕就是自家的孩子了,而这次星野旋涡之旅给女儿带来的改变、带来的积极影响,是南诚做梦都无法想象的结果。

        南诚轻声道:“以后想来帝都发展么?”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

        南诚沉吟片刻,轻声询问道:“你选择成为一名雪境魂武者,去那苦寒之地,是为了你的母亲,对么?”

        “嗯......”荣陶陶脸上露出了憨憨的笑容,“她是我的偶像,初中教科书就学过的,我想去见见她。”

        南诚面色复杂,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

        同为魂将,同为母亲,她当然有着些许的感同身受,只不过,相比于生存在星野大地的她来说,那北方茫茫风雪中伫立的徐风华,却是要比她艰苦太多了。

        当然,这也是徐风华为什么被称之为“关外第一魂将”,同样,这也是她为什么出现在教科书里的原因。

        虽然同是魂将,但层次却完全不同,那个女人,是在这个时代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人,也是注定要被载入史册的人。

        荣陶陶错开了视线,不再去看南诚那复杂的眼神。

        帝都的确很好,比雪境好太多了。

        这里有设施完善的训练场地,有安逸美好的星野旋涡,有繁华的城市,有各式各样的美食。

        但帝都也有几点不好。

        这里没有三墙,没有龙河,也没有她。

        荣陶陶认准的目标,从未改变过。

        比如说走出三墙,踏上龙河畔。

        再比如说捧着那一束蔷薇,站在那最高的舞台上。

        南诚想了又想,还是退一步说道:“你是云巅魂武者,现在又修习的星野魂法,以后少不了进入星野大地修行,来帝都的话,记得找阿姨,出去之后,我让溪溪把号码给你。”

        魂将大人做后盾哦?

        听起来有点厉害的......我是不是也能像叶南溪那样,在这里作威作福了?

        南诚的话语点到为止,也转移了话题:“听说你中旬才有校内选拔赛,你还有起码两周的时间修习二星魂法,熟练每种魂技的使用方式。”

        “用不了两周,两分钟就差不多了。”荣陶陶开口说道。

        南诚:“......”

        接下来,在这夜空繁星之下,荣陶陶给叶南溪上了一课,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天才与天才之间的差距。

        优良级·踏星裂。

        潜力值5颗星。

        脚踏碎星,震荡四周,功能性极强的魂技,很有利于施法者战场脱身。

        优良级·星之痕。

        潜力值4颗星。

        战斗过程中,每一个动作,都可以甩出一枚小小星辰,虽不锋利、无法贯穿你的对手,但却能震荡敌人的身体。

        优良级·星群之熠。

        潜力值3颗星。

        星星小灯的进阶版,遍地洒满了闪烁着莹芒的小月球。

        雪境魂技·白灯纸笼、莹灯纸笼是单体照明。而星群之熠则是大范围照明,而且是散落在地面上的,一次施法,持续时间会很长。

        二星魂法的四项魂技,在南诚细心的讲解之下,荣陶陶很快便施展了出来。

        跪坐在篝火前的南大魂将,看着周围遍地的小小月球,忍不住摇头笑了笑,道:“的确,用不了两周。”

        “二星魂法适配的四项魂技,还有一个呢?星之印?”荣陶陶开口说着,“这魂技是不是不好用?我从来没见叶南溪使用过?”

        “呵呵,这魂技适合单打独斗,因为它不分敌我。”南诚笑道。

        “哦,原来是照顾我啊?”荣陶陶扭头看向了叶南溪,“不对呀,咱俩第一次对战的时候,你也没用过啊?”

        叶南溪撇了撇嘴:“谁要用这种慢悠悠的魂技,我当时不想着一巴掌就能呼死你么?我要是打定主意跟你持久战,你看我用不用?”

        南诚开口道:“来吧,用星野魂力覆盖你的全身。”

        荣陶陶迅速用魂力包裹全身,这倒是没什么难的。

        南诚:“激活它们,以一种复仇的心态,用你的情绪感染它们。”

        荣陶陶微微挑眉:“复仇?”

        南诚轻轻颔首:“你有敌人么?不是对手,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敌人,你曾有过复仇的心理么?”

        说话间,荣陶陶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的面庞。

        那个男人相貌普通,戴着棉帽,双手插在袖口里,站在糖葫芦摊位旁。

        钱组织·代号弥途。

        那个让高凌薇精神崩溃、内心痛苦、面目扭曲的人。

        那个让高凌薇在除夕夜晚,于病床上躺了一夜的偷猎者。

        南诚微微皱眉,她第一次看到了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露出了仇恨的眼神。

        南诚疑惑道:“发生了什么?”

        荣陶陶:“雪境偷猎者,去年的除夕夜,我是在松柏镇的医院里度过的。”

        南诚面色一厉,道:“他们在松柏镇中偷袭你?”

        荣陶陶点了点头:“确切的说是偷袭我的队友,我们挡他们财路了。”

        叶南溪:“是高凌薇么?后来呢?”

        “后来我俩被四个偷猎者堵进了面馆......”荣陶陶的声音也越来越低,“那也是我第一次杀人,我不会忘记他们的,永远不会。”

        叶南溪张着小嘴,怔怔的看着荣陶陶,却也看到了跪坐着的母亲南诚,一拳轻轻打在了荣陶陶的小腿上。

        “嗡......”

        碎星震荡的声音突兀传来!

        从荣陶陶的小腿中,一颗小小的星辰冒了出来。

        这颗小星星急速的震动着,发出了极为危险的嗡嗡声响。

        但是它的速度并不快,而是悬浮在空中,缓慢的向南诚的方向扩散着。

        “修习星野魂技·星之印!

        星之印:用星野魂力覆盖全身,并悉数激活,赋予其人性,沉浸在仇恨情绪中的星野魂力,对于遭受到的一切进攻,都会给予报复。(优良级,潜力值:5颗星)”

        荣陶陶探手下去,捞向了那嗡嗡作响的小星星。

        本想要切身感受一下伤害如何,却是没想到,当荣陶陶触碰到那星辰的时候,极具报复心理的星之印,竟然融入了荣陶陶的身体之中。

        星星变回了他身体表面流淌的星野魂力,也没有给荣陶陶带来一丝一毫的伤害。

        这是同仇敌忾么?

        即便是报复心很强,它也能分得清谁是复仇者,谁又是它想要报复的人?

        南诚适时地开口道:“记住,从你身上迸溅出来的星之印,只认得你,并不认得其他人,它的报复,是对于除你之外的整个世界。

        虽然它的速度很慢,是悬挂在空中的,但如果你铺开了满场的星之印,那样的效果也很可观。

        但目前你的星之印还是优良级的,想要在身体周围铺开密密麻麻的星之印,需要遭受很密集的进攻,星之印的持续时间是有限的,优良级的话,是30秒左右。

        受到星之印伤害的人,不仅会被溅伤肉身,也会搅乱对方的魂力。

        你我都知道,对一个魂武者而言,施展大部分魂技,都是需要魂力在体内走出特定的路线的,而在星之印的干扰之下,越是精妙的魂技,就越是难以施展出来。

        小心使用它,别让你的队友被你干扰,我听说你的队友是雪境魂武者,所以星之印对她的影响会更大。”

        荣陶陶点了点头,道:“知道了,谢谢南姨指点。”

        “巩固一下魂法,明天我们便走吧。”树上,传来了荣远山的声音。

        闻言,荣陶陶再次坐了下来。

        南诚伸出手,再次按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

        而在开启星之印的情况下,荣陶陶身上再次窜出了一颗小星辰。

        南诚没有收手,那星之印也是一颗颗的向外震荡而去。

        荣陶陶急忙收回了星之印魂技,而那一颗颗星辰,却是悉数融入了南诚的手掌之中,她照单全收,没有受到半点伤害,手心上没有伤口、更没有血迹。

        南诚面色如常,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只是轻轻地揉了揉荣陶陶得脑袋:“再次见到你,希望你依旧是现在的模样。”

        荣陶陶好奇的扭头望去:“嗯”

        南诚笑了笑,有些温柔,也有些鼓励:“自强、坚韧,满腔的情绪,沸腾的心。”

        ...

        三更12.17.20

        求兄弟萌票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