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70 肉身成圣

170 肉身成圣

        “南姨,你这个星辰碎片的功效是什么?”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

        南诚想了想,开口道:“如果我把它当成一种进攻手段的话,凡是触碰到它的人,身体都会变成一块块碎裂的星辰。”

        荣陶陶吓了一跳,急忙收回了手指。

        南诚责怪似的看了荣陶陶一眼,她怎么可能伤害他呢?

        她恨不得自家女儿一辈子跟在荣陶陶身边,把她的刁蛮和任性统统修理干净。

        荣陶陶傻傻的看向南诚,道:“这么强?碰一下都会碎裂成星辰?”

        “倒也没那么夸赞,还是得需要些时间的。”南诚却是笑了笑,道,“严格意义上来讲,这颗星辰并不是输出类别的星辰,而是一种辅助类别的星辰,对于合适的人,可以受益无穷。”

        荣陶陶心中疑惑,询问道:“怎么说?”

        南诚:“我为它取名为‘淬星’,淬炼的淬。它可以大幅度的提高一个人的肉身强度,甚至在长年累月的滋养之下,这个人的血肉之躯,可以变为星辰之躯。”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星辰之躯?

        听起来好酷啊!

        “但是它对人体强度的要求太高了。”南诚叹息道,“只有当你的体魄足够强大,身体强度达到人类巅峰级别之时,才能承受得住淬星对你的淬炼,也才能从中获益。”

        荣陶陶心中恍然,道:“所以...在这种强度级别的要求下,一般的魂武者,触碰到这颗星辰,身体都会承受不住,进而导致碎裂成一地的星星?”

        “是得,你很聪明。”南诚一双眼眸中尽是满意之色,“我很幸运,在我得到它的时候,它属于无主的状态,所以也不会主动去淬炼任何人的肉身。”

        “而在拥有了它几年之后......”南诚手中的星辰碎片消失无踪,她那白嫩的手掌,突然色泽一变。

        人类的血肉之躯统统消失不见,她的右手,被一片夜幕包裹。

        确切的说,她的右手,直接化作了一方宇宙。

        深邃的漆黑背景之下?    其中布满了点点繁星。

        一条璀璨的银河在她那纤长的无名指中蔓延着?    甚至在她的手背位置,荣陶陶看到了一处唯美的星云?    那是由稀薄的气体与尘埃?    构成的缥缈星云!

        各式各样的天体,出现在她的手中?    如梦似幻,煞是美丽。

        荣陶陶一手扒着叶南溪:“快?    带没带手机?    照个相!”

        叶南溪虽然也被母亲的“星辰手掌”所吸引,但却傲娇的很,表现出了一副不屑的模样:“哼,大惊小怪。”

        南诚的手掌变回了原本模样?    自然垂在腿侧?    笑看着荣陶陶:“待你晋升为魂将之后,再等上数年,身体被魂力滋养的差不多了,就可以来找我,也许我可以帮你更进一步。”

        好家伙?    肉身成圣啊?

        荣陶陶看着眼前和蔼可亲的阿姨,以他目前的眼界来说?    真的很难想象南诚的身体强度到底有多大......

        一般的魂技,对她基本上没什么作用吧?

        曾经的戏言?    估计也成为了现实。

        老爸荣远山,怕是真的可能会被南诚一巴掌拍碎了......

        第一片?    淬星。

        嗯?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九瓣莲花的第一瓣,是不是也有淬炼肉身的功效呢?

        人家是星辰之躯,那咱就是莲花之躯?

        破案了!原来我最终的模样,竟然是哪吒?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荣陶陶的猜测,毕竟每一个至宝的功能不同,九瓣莲花之中,要是没有改造肉身的,那荣陶陶也没辙。

        南诚开口道:“你父亲刚才和我聊了一下,觉得你目前的实力还可以加强,你手肘处的铁雪小臂魂技,与你的战斗风格是割裂的。”

        “不不不。”荣陶陶连连摇头,“我必须有一个防御类魂技,这是我每次做出冒险举动的信心来源。”

        荣陶陶的思路异常清晰:“我可以不用,我也希望我一直不用,但我必须要有。”

        荣远山与南诚面面相觑,两人怎么也没想到,荣陶陶竟然如此坚决。

        荣远山开口道:“你确定?镶嵌一个优良级的星野魂技,会给你这次选拔赛提供很大便利。”

        “二星星野魂法提供的魂技,已经够用啦。”荣陶陶开口道,“有防御类的踏星裂,进攻类的星之痕,还有被打就四处冒星星的星之印,够了。”

        说着,荣陶陶一脸嫌弃的看着叶南溪,道:“倒是你,六个魂槽都能用,结果现在一个魂珠都没有,昨天我一不留神,你还把星痕鞭给爆了?”

        “嗯。”叶南溪理着短发,颇为随意的说道,“魂珠那东西有的是,它们都是为我服务的,想爆就爆呗。”

        荣陶陶咧了咧嘴,您是真有钱!阔气!

        看着叶南溪那无所谓的模样,以及那云淡风轻的话语,荣陶陶心中一阵哀叹。

        在小姐姐的身上,荣陶陶看出了一名真正魂将之后,应该有的样子。

        荣陶陶辛辛苦苦搞来了一颗雪之怒魂珠,喜爱的不行,捧在手心里当宝。

        叶南溪呢?

        精英级的星斗藤师魂珠,其中包含星痕鞭和星藤小掠,足足两项精英级魂技,她说爆就爆,毫无感觉。

        当然,雪境大地与星野大地的资源量、以及获取难度,的确也不是一个级别的。

        事实上,别说是一个手腕处的魂珠,叶南溪这次在学校里闯祸,放肆之下,爆的是左眼的幻术魂珠......

        万幸,叶南溪没跟荣陶陶说,否则的话,荣陶陶怕是真能踹她!

        这败家孩子!

        家底儿再厚也没有这么糟蹋的啊?

        荣陶陶提议道:“我们去野外呀,找一些有趣的魂兽,刚好野外的魂兽魂珠可以自己留下来,可以给你镶嵌上。”

        荣陶陶还是喜欢开奖!

        在这圈出来的训练场地里,你要打什么,那都是固定的,而且获取的资源要全数上交。

        野外可就不同了。

        既然有南诚和荣远山压阵,荣陶陶也很想去见见世面,看看这星野旋涡深处的模样。

        “你想给我镶嵌魂珠?”叶南溪面色古怪,看着荣陶陶。

        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并没有主动去获取魂珠的时候,在她的概念里,只要伸手,魂珠就会有。

        “对啊,这是一个合格队友应该做的事情,找合适的魂珠,与你我的战斗风格契合的,这样会增加我们的队伍战斗力。”荣陶陶理所当然的说道。

        叶南溪倒是有心说要去商店买,直接搭配就可以了,但是看着荣陶陶那一脸期待的模样,她想了又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南诚的心中一动,道:“好,有我和远山给你们压阵,你们可以安心修行。”

        南诚已经看出来了,这是两个拥有同样身世,但却在不同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价值观念的碰撞是必然的。

        她娇生惯养起来的女儿,如果能知道些许人间辛苦,从“不劳而获”变成“自我争取”,那绝对是件好事。

        南诚真的觉得自己的教育很失败,所谓的富养女儿,富的不该只是粗浅的物质层面,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富养。

        “走走走,我听说小星犬特别萌,人畜无害的,绝对能和我的云云犬一起玩耍。”荣陶陶急忙说道。

        胸前一片云雾飘散了出来,云云犬虽然对中文一知半解,但却能明白“一起玩耍”这样的词语。

        它扑闪着大耳朵,在荣陶陶胸前飞着,黑溜溜的小眼睛四处搜寻着。

        哪儿呢?

        一起玩耍的伙伴呐?

        叶南溪伸手接过了云云犬,好奇的捏了捏它的小耳朵。

        “呜~”云云犬没有找到玩伴,不开心的哼唧了一声。

        叶南溪开口道:“我有个榛子,你俩能玩到一起去么?”

        说话间,叶南溪伸出一只手,而在她的掌心上,也出现了一颗沉甸甸的果实,如足球般大小。

        星斗榛。

        这个大榛子...嗯,而且还是外壳破了一半的那种。

        没有五官,就是一个放大版本的榛子。

        云云犬“嗷呜”一口要了上去,露在壳外的榛子尖部,突然一片星光汇聚。

        叶南溪眼疾手快,急忙将云云犬拿开,顺势收回了自己的星斗榛。

        荣陶陶也是吓了一跳,急忙把云云犬抱了回来。

        “呜~”可怜巴巴的云云犬,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伸出那粉嫩的小舌头,舔着荣陶陶的手掌,那牙齿上,还残留着一点点薄薄的榛子皮儿......

        荣陶陶好奇道:“你那是什么魂兽,我咋没见过?”

        “星斗榛,成长期太缓慢了,现在壳还没长全呢。”叶南溪撇了撇嘴,道,“等以后壳长全了,外面再包裹上绿皮绿叶,把整颗榛子树长出来,我才借上它的力。”

        一旁,识货的荣远山却是心中惊叹,转眼看向了南诚。

        南诚笑了笑,家里就这么一个孩子,当然要给它最好的。

        荣陶陶急忙问道:“你俩完全结合是什么样的?”

        叶南溪迈步前行,道:“魂力榛壳做全身防御,魂力果实为远程输出,魂力枝叶为控制手段。

        呵,等吧,说得挺美好,我这都是魂尉了,它还是优良级呢。”

        “幸福死你得了。”荣陶陶心里酸酸的小声嘀咕着。

        “你的云云犬也不差啊?”叶南溪开口道,“我妈说了,哪怕是我与星斗榛的完全体,恐怕都伤害不了你分毫,你这种本命魂兽,用好了,几乎就等于物理免疫。”

        说着,叶南溪手肘拄在了荣陶陶肩膀上,小声道:“他俩说得对,铁雪小臂与你的战斗风格不符。你也别想骗我,说什么可以不用,必须要有。

        简直是在开玩笑,战斗的时候,你恨不得把每一个细节都利用上,我哪条腿少迈半步,少踢一下,你都得训斥我,说我浪费身体天赋。

        说吧,你为什么要留着那个铁雪小臂。”

        “嘿嘿,因为我苟啊。”荣陶陶嘿嘿一笑,“不是猫狗的狗,是苟利国...呃......”

        “你不对劲儿,又再骗我。”叶南溪一脸狐疑的看着荣陶陶,也的确看到了他稍稍闪躲的眼神。

        “啊,这是我女朋友送的,她第一次送我魂珠。”无奈之下,荣陶陶咧了咧嘴,回答道。

        “哦?”叶南溪微微挑眉,却是笑道,“那你还打算用一辈子?”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起码跟她一起打过全国大赛啊,一起走完这段路再说,另外,这魂技的确很有用的,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不堪。”

        “啧啧......雪境好男友呢~”

        “羡慕啦?羡慕你自己找一个啊?大学白念了?”

        “哪有那么简单。”叶南溪颇为无奈的说道,“我要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身边没有那些献殷勤的人,反而更好找到真正的朋友吧。太难了,哎......看谁都像是抱着目的接近我的。”

        “那是必然的呀,就你在学校里那做派,还愿意接近你的,可不都是别有用心之徒么。”

        “女孩任性点怎么了?”

        “别人任性是耍小脾气,你任性是给人揍进医院?”

        “呀!你闭嘴!”

        “先改改你的性格吧。如果实在困难,那就让自己变强,变成最优秀的那一个。到时候,起码别人接近你,是因为你本人,而不是因为你的魂将母亲。”

        叶南溪心中一怔,很想反驳什么,但是...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

        只要实力足够强,只要某一方面足够的耀眼,总会有一个真心的人,愿意包容她的一些缺陷,容忍她的缺点?

        这个家伙,虽然年纪轻轻,但是真的很有想法,他看上的女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两人默默的行走半晌,叶南溪突然询问道:“雪境怎么样?好玩么?”

        荣陶陶摇了摇头:“不好玩,很艰苦,尤其是对于魂武者来说,那里没有生活,只有生存。”

        “我又不去那生存,最多就是逛逛,听说松柏镇每年都有除夕夜庆典?”

        “是啊,你要是来玩,我招待你。”荣陶陶笑呵呵的说道。

        “到时候,你女朋友也会在吧?”叶南溪询问道。

        “怎么?”

        “想见见她,对她挺好奇的。”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见她还用等除夕?你从华北赛区突围,咱全国大赛就见了。”

        叶南溪撇着嘴:“新队友什么样还不知道呢,等我从这里出去,也没时间磨合。”

        荣陶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你看你那点出息,就非得要队友?自己参加个人赛不香嘛?”

        叶南溪:“诶?”

        在她得概念中,三人一组,是这个世界正常的运转方式。

        荣陶陶道:“你家不是有这条件吗?你一身上下六个魂槽,一场爆六个,下场继续镶嵌魂珠,继续爆!莽就完了呗!”

        叶南溪瞪大了眼睛:“这......”

        荣陶陶道:“我南姨又能给你开挂,又能给你氪金,好家伙,你两样都占全了,谁还能拦得住你?就剩下封号了吧?”

        后方,传来了荣远山的声音:“大赛登记后,你的魂珠是确定的,不允许更改。即便是爆掉,也要保持空魂槽状态,直至整个赛事结束。”

        “哦。”荣陶陶尴尬的笑了笑,嘴硬道,“你不是懒得在乎队友么,1V1打起来多痛快!”

        “对,是这个道理!”叶南溪眼中放光,“不带那些拖油瓶,1V1总比场上1V5强!”

        闻言,南诚的心中又犯愁了。

        荣陶陶人模人样了一周,才把叶南溪扶上正轨,怎么转眼间变了个人,又把她往沟里带过去了?

        ...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