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67 干饭王

167 干饭王

        荣陶陶终于有了一天的假期,嗯...算是他自己争取来的。

        按照正常的训练计划,荣陶陶会和叶南溪小姐姐继续组队战斗,但实际情况是......

        叶南溪被那一记“荣氏大闷锤”,敲的脑瓜子嗡嗡的,且得缓上一阵,这样的状态显然不适合继续再战斗了,南诚便提议让女儿歇上一天。

        正好,荣远山之前就想要带着荣陶陶回星野小镇来着,带他洗澡、理发,主要还是带荣陶陶去吃大餐,毕竟孩子馋坏了……

        四人约定好了一天后相见,荣远山便带着荣陶陶返回了星野小镇。

        夜晚时分的星野小镇,格外美丽。

        这本就是个游乐场,而且又是以“星野”为主题,徐徐旋转的旋涡之下,这座小镇可谓是一片星光闪烁,随随便便拍一张照,都能拿来当桌面壁纸。

        返回酒店的荣陶陶,第一时间拿起了手机,一边充电一边开机,也暗暗期待着有人发来讯息。

        荣陶陶并未失望,但让他错愕的是,发信息最多的,却是孙杏雨?

        荣陶陶心中好奇,点开了聊天对话,顿时一脸懵懵哒。

        “桃桃!黑白子好好看!”

        “小哥哥看起来好温柔呀,眼睛里还有星星呢!啊我死了......”

        “再给我拍一张黑白子好不好?拍一下他的手手,手指又长又白,羡慕死了。”

        “诶,真是烦人,怎么不回我消息啊?”

        “好吧,你也没回大薇的消息,应该是去旋涡里历练了吧。可怜的大薇,就这样被抛弃了呢,她每天被夏方然打的好惨,你什么时候回来帮她呀?”

        ......

        荣陶陶挠了挠头,脑海中也浮现出了孙杏雨那碎碎念的小模样,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回消息,而是点开了高凌薇的对话框。

        就一句话,高冷的很:“好好训练,劳逸结合。”

        “哎......”荣陶陶一脸难受,仰躺在床上?    要是高凌薇和孙杏雨互换就好了?    这都一个月了,就跟我说了一句话?

        荣陶陶想了又想?    召唤出了云云犬?    拿着手机,来到了落地窗前。

        他的背后?    是一片星光璀璨的游乐小镇,人群熙熙攘攘。

        “抱着。”荣陶陶召唤出了一个星星小灯?    送到了头顶?    这颗散发着光芒的小球,表面犹如月球一般坑坑洼洼。

        “汪~”云云犬趴在星星小灯上,好奇的看着手机屏幕里的自己。

        “等我调整一下角度,把摩天轮也照进来。”荣陶陶一边说着?    一边在这17楼的落地窗前?    留下了一张自拍照。

        “完美!嗯...脸怎么有点脏,哦......”荣陶陶一巴掌拍在脑门上,他还没洗澡,也没换衣服。

        算了,不管了。

        荣陶陶将照片发给了高凌薇?    扔下手机跑向了卫浴间。

        夜晚十点一刻,并不算晚?    但是对于松江魂武演武馆的学员们来说,这已经是熄灯睡觉的时间了?    毕竟有恶霸斯华年的存在。

        女生寝室中,训练疲惫的学员们?    一边吸收着魂力?    一边渐渐进入梦乡。

        而在四号床铺上?    高凌薇的枕头旁,手机屏幕悄无声息的亮了起来。

        雪绒猫好奇的探头探脑,伸出小爪爪,用肉垫划开了屏幕,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以及那脑袋上抱着小灯的好朋友。

        雪绒猫看着照片上的云云犬,脸上也露出了憨憨的笑容,突然一声轻叫:“汪~”

        霎时间,漆黑一片的宿舍中,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

        她们一脸惶恐,有人看向了高凌薇的床铺,也有人一脸担忧的看向了宿舍门。

        高凌薇也是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捂住了雪绒猫的嘴。

        “嘤~”雪绒猫睁着那蓝宝石一般的大眼睛,委屈巴巴的看着高凌薇。

        1秒...2秒...3秒......

        一众人纷纷松了口气,十秒钟,恶霸没有来砸门,证明斯华年并没有被吵醒。

        高凌薇小心翼翼的翻身,趴在床上,也拿过了手机。

        一时间,责怪的心思荡然无存,在手机光亮的映衬下,她那一双美丽的眸子中,映出了荣陶陶的面庞。

        高凌薇将雪绒猫揽在怀中,仔仔细细的看着手机上的照片。

        “嘤~”雪绒猫被她两条胳膊圈在一个小区域中,撒娇似的仰起小脑袋,蹭着她的脸颊,却也看到了主人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敲打。

        可惜,它只能稍稍听懂人类的语言,却并不认识这样奇怪的方块文字。

        “该理发了。”

        高凌薇本以为荣陶陶会很快回应,然而...等了好几分钟,手机里依旧没有传来任何信息。

        他又去历练了么?

        高凌薇抿了抿嘴唇,默默的盯着手机照片。

        他的脸有点脏,头发有些乱,但是眼神却很明亮,笑容也很暖心。

        等待良久,高凌薇趴在了枕头上,一手将手机放到枕边,顺势锁了屏。

        她的身下,雪绒猫努力爬了出来,看着那再次亮起的屏幕,忍不住用尾巴扫了扫高凌薇的脸颊。

        高凌薇微微皱眉,睁开眼帘,稍稍不满的看着雪绒猫,却是被光亮吸引,再次拿起了手机。

        终于,那人有了回应。

        “这就去理发,爸爸要带我去吃大餐,犒劳我。”

        高凌薇想了又想,手指轻点屏幕:“嗯,去吧。”

        “你最近怎么样,听说夏阴阳天天欺负你?”

        “夏教对我的教导很用心,我的戟法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一个月收获不小。”

        “就他?你可别闹了,他会教学么?不都靠学生自己悟吗?”

        “他是最顶尖的教师,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是最顶级的。

        他让你自己悟,可能是觉得你基础好,而且与他方天戟的路数不同。”

        “好嘛......”

        聊着聊着,又是一张照片发了过来,是在理发店里,荣陶陶坐在椅子前,拍摄的是眼前的镜子。

        荣陶陶:“看到后面的三个托尼老师了么?”

        “嗯?”

        “仨老师旁边,有个西装革履的中年帅大叔。”

        “怎么?”

        “那是咱爸。”

        高凌薇面色一怔,紧接着,却是脸颊微红,下意识的白了一眼照片上那举着手机的人。

        可惜,她这样难得一见的女孩姿态,却是出现在一片寂静的宿舍之中,并没有任何人看到。

        荣陶陶:“嘿嘿,我说我要染个头,我爸说只要我敢染,他就敢把我的头剁下来。”

        “黑色吧。”

        “你看那托尼老师的奶奶灰,是不是挺好看的?”

        “黑色。”

        “哦......”

        “我睡了。”

        “那晚安,祝你梦里有我!”

        “呵。”高凌薇嘴角微扬,手机锁屏,扣在了枕边。

        侧卧在床上的她,随手抱过了雪绒猫,在脸颊上左右蹭了蹭,蜷缩着身体,合上了双眸。

        也许,会有吧。

        ......

        星光小镇中,荣陶陶理了一个熟悉的发型,脑袋两侧的头发剪短,上面那一头天然卷儿还在。

        事实上,当托尼老师准备对荣陶陶头顶的头发动手的时候,云云犬自顾自的飘了出来,死死守护着自己的狗窝,那叫一个嘤嘤狂吠!

        看得托尼老师们啧啧称奇,最终在荣陶陶的帮助下,只是把上方的头发剪短了一点,确保了云云犬狗窝的舒适度。

        “走吧,吃大餐。”荣远山揽着荣陶陶的肩膀,走出了理发店。

        父子俩在这星光遍布的小镇中行走着,而荣远山的脸上,满是笑意。

        “啥情况?你咋这么开心?”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

        “对你还算是满意。”荣远山难得的当面夸奖了一次荣陶陶,“无论是你的武艺,还是你的办事方法。”

        荣陶陶好奇道:“什么办事方法?”

        荣远山哑然失笑,道:“叶南溪毕竟是魂将的孩子,你下手可是不轻,有点骨气。”

        “呵呵。”荣陶陶一声呵呵,嘴里嘟囔了一句,“这话说的,谁还不是魂将得孩子呢~”

        荣远山一脸的笑意:“也就你敢下这么重的手了,而且还是当着她母亲的面。”

        荣陶陶砸了咂嘴,道:“她就是被惯坏了,打得少。

        我当年也有这趋势,后来被魔鬼师父抽了两年的屁股,硬是给抽回来了。”

        父子俩一边聊着,也走进了一家川菜馆。

        星野小镇依托星野旋涡而建,一天24小时人声鼎沸,游客与历练者来来往往,也让这里变成了不夜城,餐馆大都营业到凌晨。

        鱼香肉丝、辣子鸡、麻婆豆腐、水煮鱼,再配上两碗米饭!

        呀~活活美死!

        干就完了嗷!

        高凌薇是谁?不知道!

        就在荣陶陶风卷残云做干饭王的时候,荣远山却是面色古怪的看着手机,开口道:“一会儿你态度好点。”

        荣陶陶:“什么态度好点?”

        荣远山:“南诚女士带着孩子也出来了,我告诉了她地址。”

        荣陶陶愣了一下,问道:“她们不是在旋涡里休养呢么?”

        “叶南溪毕竟是个魂尉,抗击打能力还可以,现在缓过来不少了,听说你在这里吃饭,南诚女士就带着她过来了。”

        荣远山继续道:“这样也好,非战斗环境下,气氛也能好一些。

        你俩一起吃个饭,交流交流感情,省着再上战场的时候,观念思路不统一。”

        “行吧,无所谓。”荣陶陶一边扒着米饭,一边嘟囔着,“那啥,再给我来两碗米饭,快点快点,孩子饿坏了......”

        在红烧肉面前,女人什么的,先往后稍一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