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63 结伴?

163 结伴?

        听到女儿的惊诧声音,南诚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而这边,荣远山也是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轻声道:“记着一个月前,我和你说过,那名拥有星辰碎片的魂将么?”

        荣陶陶眼前一亮,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南诚的方向。

        荣远山细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荣陶陶这才恍然大悟,虽然父亲对待外人都很客气,但是他与这名女子聊天之时,却是带着一丝尊敬。

        难怪,原来这个女人竟然是一名魂将!?

        她...好和蔼呀。

        虽然是传说中的魂将级别,但却没有高高在上的模样,刚才和荣陶陶谈话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架子,相比较之下,反倒是她的女儿,高傲的很。

        荣陶陶心中也犯嘀咕,她女儿再强能强到哪里去?还能比她妈妈厉害?

        在母亲严厉的目光之下,短发小姐姐终于翻身下马,对着荣远山点了点头:“荣叔叔。”

        虽然伪装出来的态度还算恭敬,但是个人就能看出来,她很不情愿。

        “哼。”南诚冷哼了一声,转头看向了荣远山,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愁容,与正常的母亲无异,“平日里娇惯坏了,又疏于管教,实力没多少,二代的臭毛病却是一个不差,全都沾染上了,你家孩子怎么样?”

        “啊,哈哈。”荣远山打了个哈哈,开口说着,“我这孩子也是淘气的很,多亏我现在还能打得过他,哈哈。”

        荣远山当然是捡不好听的说,他要是说自己家孩子独立、自强、上进、善良的话...那不是往南诚的伤口上撒盐么?

        “男孩嘛?    淘气点好?    又是魂武者,就该开朗活泼一些。”南诚好像是终于找到可以倾诉的对象?    没办法?    到她这个级别,的确很难要求自家孩子与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

        “哼?    这小子倒是活泼。”荣远山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    “你也知道?    我和我妻子都很忙,这孩子自己在雪境那边,和一个高年级学员组了队,今年就准备参加全国大赛?    所以我才把他叫过来?    进入星野旋涡里修行几个月。”

        “哦?看起来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儿,呵呵。”南诚笑看着荣陶陶,道,“你才大一,而且还是少年班?    这么早就想着证明自己了?”

        南诚倒也是个妙人,正常情况下?    她是长辈,又是至高无上的魂将大人?    随口提点荣陶陶两句,让他耐心等两年再参赛的话?    倒也无可厚非。

        但此时?    南诚的话语中?    却是带着三分调侃、七分好奇,似乎很喜欢这种心气很高的后辈。

        南诚话语的出发点也很有趣,她并未把荣陶陶当做普通的魂武学员,而是把他与自家的女儿归为了一类人,都是魂将之后,生来便含着金钥匙出生,那你也必须拿出与之相匹配的成绩来。

        荣陶陶咧嘴笑了笑:“我原本也没这么急着参赛,但是上学期,梅校长去我们少年班讲了一次话,在黑板上写了一句诗,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

        我也实在是难受,就想着拿点成绩,给学校添添彩,以后再遇到梅校长,也好抬得起头来。”

        闻言,南诚笑问道:“是梅鸿玉老先生么?”

        荣陶陶点了点头,道:“对,就是梅校长。他在黑板上写了一句‘须知少时拏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说是不想等我们三、四十岁再拿出来激励我们,现在就送我们。”

        荣陶陶说着,似乎还想起了那一行字的恐怖气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南诚轻轻颔首,道:“看来,他对你们少年班的期望很高。你呢?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实力,足够去和全国最顶级的大学生们一较高下了么?”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一幅颇为自信的模样。

        对于他自己来说,是自信,但是对于外人来说,那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呵。”一旁伫立的少女,看到荣陶陶这幅自负的模样,忍不住冷哼出声。

        南诚还没等训斥,荣远山却是一巴掌拍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笑道:“你先过了校内选拔赛再说吧,哈哈,有自信是好事,学两手星野魂技,回去对阵雪境学员,看看能不能占些便宜。

        别说全国大赛了,你要是能出现在关外排位赛的舞台上,目前而言,就算对得起梅校长对你的预期了。”

        荣陶陶却是不乐意了,在外人面前贬低孩子,似乎是华夏家长的通病,美其名曰谦虚。

        荣陶陶当即开口道:“其实我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了,就算我不参赛,也能挺胸抬头的面对他。”

        “哦?”

        “哦?”这一次,却是轮到两位的父母异口同声了。

        显然,他们都知道那威名赫赫、镇守一方的梅鸿玉校长,似乎也都清楚梅校长的脾气秉性。

        “真的呀,上次雪原归来,他还特意送了我一幅字呢,亲手写的。”荣陶陶想了想,道,“诶,说实话,那幅字给我的压迫感太强了,等我这次回去之后,我给你邮过来吧。”

        荣远山愣了一下,道:“我要你的字干什么?那是校长专门送你的。”

        荣陶陶:“咱俩不是一个姓么?”

        “废话!”荣远山笑骂道,“怎么?你不想姓荣了?”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我的意思是,梅校长给我写的那幅字,是一个‘荣’字,你也能用。下面还有四个小字注解。”

        荣远山心中一动:“嗯?”

        荣陶陶:“荣耀的荣。”

        闻言,荣远山眼前一亮!

        好高的评价!

        这种话,赠给一名学员?

        而且还是梅鸿玉赠的?亲笔书写?

        毫不夸张的说,这种人的字,那的确是能留着当传家宝的。

        那可是堂堂松江魂武大学的校长,镇守华夏边境数十年的大能!

        荣远山心中恍然,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荣陶陶和夏方然九死一生、从雪原逃亡归来,也从霜美人那里硬生生夺走了一瓣莲花。这事儿之后,梅校长才赐的墨宝。

        九瓣莲花,对于雪境、甚至是对于整个华夏而言,那都是极其重要的存在。

        一旁,南诚听着也是啧啧称奇,忍不住对荣远山说道:“看来,虽然你们俩工作繁忙,但这孩子还是很争气的,很得学校赏识。”

        不可避免的,南诚忍不住转头,扫了自家女儿一眼。

        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

        再看看你!

        女儿颇为不屑的瘪着嘴,扭头看着远方的星空与草原。

        “溪溪今年也要参赛,如果你们俩足够努力的话,说不定能在大赛上碰到。”南诚轻声叹了口气,话语的意思是鼓励,但她的语气却是有些犯愁。

        荣陶陶:“南阿姨,我参加的是双人赛,怕是和她碰不到。”

        “嗯,那的确是碰不到,怎么样,和你的队友相处的还可以?”此时此刻,南诚不再是一名威名赫赫的大魂将,就是一个发愁的母亲。

        荣陶陶不明所以:“挺好的呀。”

        南诚顿了顿,道:“你的队友,知道你的母亲是魂将么?徐女士,可是比我更有威名,甚至被写入了教科书中。”

        荣陶陶沉吟片刻,道:“嗯...我队友知道的,怎么了?”

        南诚好奇道:“那你的队友,面对你的态度如何?”

        荣陶陶挠了挠头,心中满是大薇那英挺的剑眉,以及那眉宇之间隐隐的飒爽与潇洒之意。

        “我们相处的很好,她比我年级高,实力也强一些,对我很照顾的。”

        南诚点了点头:“那就好,碰到这样的好队友,一定要珍惜。我家女儿那些个队友...哎......”

        南诚一副一言难尽的模样,看向了自家女儿:“都是谄媚之徒,围着她、捧着她,唯她马首是瞻。这次你闯祸也算是好事,这几个月,让学校给你找两个正直的队友,你也少跟那些溜须拍马的人在一起。”

        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南阿姨,她闯什么祸啦?”

        闻言,荣远山吓了一跳,急忙拽了拽荣陶陶的胳膊。

        人家魂将和颜悦色,那是她自身素质高,你不能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那是她自家的事儿,用得着你过问?

        南诚看到了荣远山的动作,却是摆了摆手,道:“平日里被我娇惯坏了,也被一群溜须拍马之徒惯坏了,一言不合,在课堂上把队友打的头破血流,要是演武场还好说,关键是在上文化课,影响很不好......”

        荣陶陶却是笑了,道:“那证明她实力强呀,魂武学员嘛,谁还没动过手,受过伤。”

        “哼,实力强?人家也不敢还手啊。”南诚目光严厉的看着女儿,“别说学生了,老师也不怎么敢教训你吧?”

        女儿努了努嘴,却是没有出声。

        荣陶陶已经懵了!

        他猛地转过头,看向了荣远山:“凭啥人家魂将的孩子,别人都不敢碰她一根手指头,我的那些老师,怎么挨个踹我,都不带犹豫的?”

        荣远山:“......”

        “呵呵。”出乎意料的是,那一直沉默不语、而且心中不屑的女孩,听到荣陶陶这句话,竟然忍不住嗤笑出声。

        荣远山面色古怪,道:“可能...嗯,你是男孩吧。”

        “男孩怎么了,男孩就不是人了吗?男孩就不能被娇惯吗?气死我了,男孩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啪~”

        荣远山一巴掌呼在荣陶陶的后脑勺上,看向了南诚,道:“你看到了,他能有多淘?跟我都敢这么说话。”

        荣陶陶捂着后脑勺,一脸委屈得看着荣远山。

        南诚也是笑了笑,心中一动,道:“这俩孩子,应该能有一些共同话题,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一听到南诚放话了,荣远山心中微微一动。

        南诚是不是魂将无所谓,关键是她体内有一颗星辰碎片!可以加速荣陶陶的魂法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