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58 帝都行

158 帝都行

        三月三,帝都城。

        国际机场中人来人往,一个背着书包的青年,跟着大批的人流,一路走出了出口。

        霎时间,一股股的暖流扑面而来,街道上大都是穿着单衣、短袖的人,这让还穿着羽绒服的荣陶陶,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真的是温暖如春,气候宜人。

        “呵......”荣陶陶深深的吸了口气,却是闻到了一丝烟味,转头望去,却是见到一旁的垃圾桶旁,到处都是刚下飞机之后,吸烟、借打火机的旅客......

        如果是在一个世纪以前,三月初的帝都城,不会是一副如此春暖花开的景象,恐怕寒冬的尾声尚未散去,天气依旧寒冷。

        但是自从星野旋涡出现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那永远温暖如春的星野旋涡,就仿佛一个巨大的恒温空调,让帝都城一直这般温暖,即便是在数九隆冬,这里的温度也大都在零上,见不到几次雪花飘落。

        荣陶陶的目光放远,也看到了遥远的天边,那一个巨大的星野旋涡。

        “妈妈,你看!哇......”一个小女孩惊慌失措的叫喊道,“那里的天漏了个大窟窿,我们得快去找女娲。”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笑着望了过去,身为游客的母亲也抱起了孩子,轻声安慰着。

        事实上,早在飞机上的时候,荣陶陶就看到了那巨大的旋涡,很震撼,也很恐怖。

        如果那旋涡直直的坠落下来的话,怕是能将下方那座宏伟的城市,统统淹没。

        “哎......”荣陶陶轻声赞叹着,拿起了手机,对着遥远的天边,照了一张照片。

        在北方的雪境之地,荣陶陶待了半年有余,却是连二墙都没进去过?    也就别提什么雪境旋涡了。

        而来到这帝都城?    却是轻易的看到了星野旋涡的模样。

        一层层的白云成顺时针流转,绕着旋涡的边际?    缓缓移动着?    时不时,人们还会看到从其中坠落而下的渺小身影?    如果走近一些的话,看起来会更加的震撼吧。

        “淘淘。”一旁?    突然传来了一道男性嗓音。

        荣陶陶转头望去?    也看到了那穿着休闲西服、白衬衫、黑皮鞋的中年男子。

        好在他没有扎领带,否则的话,也太正式了一些。

        荣远山迈步上前,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儿子?    脸上也隐隐带着一丝赞赏?    一手轻轻的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道:“你长高了一些,也更成熟了一些。”

        闻言,荣陶陶努力挺了挺胸膛,结果没啥大用。

        父亲和哥哥荣阳几乎一样高?    都有185,荣陶陶比他俩矮了半个头。

        关键是体型上的差距?    看起来有点大,毕竟荣陶陶还是个16岁的青年?    身子骨有点单薄。

        荣远山帮着荣陶陶拎起了书包肩带,道:“先把大衣脱了吧。”

        一边说着?    荣远山还向荣陶陶身后望去?    笑着点了点头。

        “嗯?”荣陶陶转头望去?    人来人往的出口,倒还真有2、3个人与父亲视线交错,微微点头,便各自离去了。

        “你认识他们?”

        荣远山笑看着眼前的傻小子,道:“这都是一路护送你来的人。”

        “奥。”荣陶陶褪下了羽绒服,荣远山打开书包,本想将衣服放进里面,却是发现里面装着满满的糖果和巧克力棒。

        之前他听杨春熙说,荣陶陶作为莲花瓣的宿主,有非常明显的低血糖症状。而现在,荣远山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家儿子怕是“病”得不轻......

        “走,我们先回酒店,换身衣服,饿了吧?”荣远山调侃似的问道。

        “饿是常态。”荣陶陶跟在父亲的身后走着。

        挺好,父亲依旧高大,身影也不佝偻。

        两人坐上了一个商务车,荣远山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看着副驾驶的儿子,又是大半年没见,说实话,气氛还是稍微有点尴尬的。

        几次,荣远山都是欲言又止,而荣陶陶则是望着窗外倒退的街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荣远山终于开口,询问道:“我听说,你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伙伴,也是将门之后。”

        将门之后!?

        荣陶陶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了父亲:“高凌薇是将门之后?”

        这回轮到荣远山错愕了,道:“你不知道么?你的小朋友,是去年拿关外冠军的那个吧?”

        荣陶陶:“对呀。”

        荣远山点了点头:“那就没错了,她的父亲曾是一名雪燃军的军官,衔级也不低,后来因伤退役了。”

        荣陶陶微微皱眉:“她倒是没跟我说过......”

        “呵呵。”荣远山笑了笑,道,“这样相处也挺好,纯粹。”

        “奥,对了,我师父呢?”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

        “我请了假,别人也就别想有假了。”荣远山哈哈一笑,道,“来的时候,她还特意叮嘱我,让我查看一下你的方天画戟技艺,到底有没有荒废。”

        “诶,老爸。”荣陶陶突然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道,“你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呀?我只知道你是个士兵。之前我哥也不跟我说他是干什么的,现在,他已经统统都告诉我了。”

        “嗯,我听说你加入了雪燃军,加入了十二小队,到了一定程度,你也该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了。”荣远山笑了笑,道,“我的工作倒是没什么惊险刺激的,相当于一支特殊的警卫部队吧。

        我们小队,专门保护一位老先生。你把我想象成保镖就可以了。”

        “保镖?”荣陶陶微微挑眉,好奇道,“那个老先生恐怕级别很高吧?起码我师父那么强的人,都给人家当保镖。”

        荣远山:“......”

        “是不是?”

        荣远山调整了一下情绪,道:“是的,其实我们守护的人,不能简单的用级别来评断,自从各大漩涡降临之后,华夏能有今天这样相对安稳的环境,其中就有这位老先生的功劳。

        这种人,称得上是国之重器,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给他提供一个安全、安稳的环境,安享晚年,然而他依旧在工作,我们也不得不跟着他东奔西走。”

        “难怪...你这么忙......”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还能那么轻易的给我搞来云云犬。”

        “呵呵。”荣远山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开口笑道,“还是你的面子大。”

        荣陶陶:“啊?”

        荣远山:“我说要安排你修习星野魂技,老先生二话不说,亲自给我放的假,让我陪你三个月,我现在想回去,也进不去那个院门......”

        荣陶陶:“呦呵?您也被抛弃啦?那咱俩可是有共同话题了。”

        荣远山:“......”

        “好小子,见面没五分钟,就开始话里话外怼我了。”荣远山哈哈大笑着,不过这样也挺好,省着尴尬。

        “我师父可是夏方然,传统手艺不能丢。”

        荣远山:“松魂四季·夏?”

        荣陶陶:“对呗......”

        “对于方天戟,他在雪境之地倒也能排的上名号。”荣远山点头道,“我听说,你的第二瓣莲花,是在他的帮助下拿到的?”

        “夏教可是真神将!虽然比较质疑我的能力,但是在被追杀的过程中,他从未想过抛弃我,即便是死,都想着护着我。”荣陶陶的话语也严肃了下来,道,“我其实之前跟他没有过多的情感,那天晚上,他是真的给我惊到了。”

        荣远山:“他可是当了二十多年的实践课教师,手下庇护的学生无数,你怕是最让他头疼的一个了吧?”

        “应该算是吧,霜美人,再加个松魂四礼·烟当奴仆,那给我俩追的,玩了命的跑,到底还是被莲花给囚禁了。”说着说着,荣陶陶又饿了,转身向后座,从书包里抓出来一把糖。

        看着疯狂吃糖的孩子,荣远山忍不住叹了口气。

        谁能想到,短短半年时光,这个初入魂武生涯的孩子,已经身傍两瓣莲花了。

        雪境至宝·九瓣莲花,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却是让一个孩子拿了两瓣。

        “这世界上不仅雪境有至宝。”荣远山突然开口道。

        “啊?”

        荣远山:“星野旋涡中,也曾出现过一件至宝,而且是以碎片形式呈现的,我们不知道具体有多少碎片。

        但毫无疑问的是,那碎片不占据魂槽,也会融入魂武者的体内,并且为魂武者提供修行加速的效果。”

        荣陶陶咀嚼着小淘气,忍不住眨了眨眼睛:“你见过?呈碎片形式?”

        跟雪境的不一样?不是花朵形式?

        “见过人,也见过那碎片。”荣远山开口道,“那个人拥有一块星辰碎片,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她也依靠这块星辰碎片,迅速崛起,成为了一方魂将,声名赫赫。”

        说着,荣远山看向了荣陶陶,道:“我似乎看到了你未来的模样。”

        荣陶陶咧了咧嘴:“不好吧,人家拿着碎片好好的,我去抢过来,那多不好啊,君子不夺人所好。

        斯教还要把她的莲花瓣送给我呢,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咱荣陶陶是谁啊?啊?那也是新丹溪十里八乡有名的俊后生,咱长着人样,那就得干人事儿。”

        荣远山:???

        我们讨论得是一个问题吗?

        荣陶陶小声道:“另外,我要是真把人家大魂将的碎片给抢了,你能扛得住对方一拳头么?

        别让人家一巴掌给你拍碎喽,这事儿你兜不住,还是得找你媳妇儿来护着我......”

        荣远山的嘴角尴尬的抽了抽,我媳妇儿要是来,那个魂将怕是也兜不住,魂将和魂将之间也是有差距的,而且可不比魂校之间的差距小!

        即便一个是雪境魂武者,一个是星野魂武者,在绝对的实力之下,逆着属性也能给对方怼碎了......诶?

        不对,怎么就突然聊到抢劫了?

        我也没说让你抢人家星辰碎片啊?

        荣远山当即回过神来,道:“我的意思是你要好好努力!你有两瓣莲花!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啊。”荣陶陶嚼着小淘气方糖,“知道了知道了,你吼那么大声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