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53 满载而归

153 满载而归

        一个月后,夜晚时分,百团关城墙之前。

        七人六骑,押送着三名罪犯,敲开了百团关的大门。

        开启城门的士兵们,业务娴熟的接手了罪犯,而那戴着各式动物面具的人,也驱使着战马,向关内走去。

        “啊......”荣陶陶带着猫脸面具,坐在高凌薇的身后,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可算是回来了。”

        一个月前,荣陶陶对百团关还没有特殊的情感,而此时,对于荣陶陶来说,百团关就意味着绝对的安全。

        平日里餐风露宿的他们,精神时刻紧绷着,唯有一周回一次百团关居住的时候,才会踏踏实实的休息一夜。

        前方,那戴着炫酷龙头面具的人,笑着说道:“这就受不了了?好歹我们隔三差五就回来一次,要是没有你们仨,我们日常巡逻,根本不回来。”

        十六年一遇的特大号暴风雪,的确给三关之内带来了大量的魂兽资源,而后天空放晴的日子里,一众宵小一直憋在家中,等待时机。

        自从一个月前,那场风雪降临了之后,该冒头的人,也纷纷冒了出来。

        这一个月来,荣陶陶一直跟着十二小队在一墙的城墙根下巡逻。

        不得不说,这城墙可是真的长!

        整整一个月,荣陶陶去过最东边、最西边的城墙,也并未到达城墙的尽头处,也只是看到过一些小型的城关,进过一些临时补给点。

        带着羊头面具的荣阳开口说道:“明天,百团关就要对社会历练者重新开放了,我们这一阶段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荣陶陶总觉得,哥哥应该是哪里得罪了卯兔,她给大家的面具质地很好,也很精美。

        但是这羊脸面具,实在是有点太传神了?    上面长着俩个打着卷的犄角?    那面瘫羊脸的表情更是惟妙惟肖,荣阳带上这面具?    就像是西方某些恶魔的化身似的......

        “嗯?    我们也算是帮助一墙守卫军,给社会历练者们创造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卯兔开口说着?    转头看向了三个小家伙,“听说?    学弟学妹们要开学了?”

        “嗯。”高凌薇轻轻点头?    “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们的照顾。”

        “谢什么谢,以后都是战友。”卯兔嘿嘿一笑,那可爱的笑声,倒是很配她那可爱的兔脸面具。

        “未羊?    明天一早?    你就送他们几个返校吧。”付天策说着,也转头看向了荣陶陶,道,“那证件,你可别拿出去招摇过市?    老子可丢不起那个人!”

        “咋可能呢~”荣陶陶咧了咧嘴。

        “大薇,你看着点他?    别让他胡闹。”付天策却是补充了一句,再次往荣陶陶心上扎了一刀。

        “好的?    付队,您放心。”高凌薇连连点头。

        自从荣阳和付天策说过荣陶陶的成长计划之后?    付天策也是顺水推舟?    推了荣陶陶和高凌薇一手?    权当是结个善缘。

        当然,也不全是善缘,付天策知晓高凌薇为什么来雪境之地,也知道她的目标,就是要加入抓捕偷猎者的部队。

        所以,未来如何,且走且看吧。

        而付天策之所以这么怼荣陶陶,也只是开玩笑而已。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荣陶陶展现出了良好的战士素养,称之为令行禁止也不为过,对其他几个队伍成员,除了感激,更是恭敬,让人越看就越是欢喜。

        跟你关系好,才和你开玩笑,要是跟你关系不好,谁搭理你?

        比如说,那一直被无视的陆芒。

        嗯...就很难受。

        倒也不是付天策和陆芒感情不好,主要是陆芒太过沉闷了一些,简直跟丑牛一个风格。

        值得一提的是,荣陶陶和高凌薇是有军官证的,也已经正式入伍,一个月内的所执行的所有任务,统统记录在案,但陆芒什么都没有。

        呃......

        这就是对实力、对潜力的最真实写照。

        这个世界并不完美,也不是如想象中的那般运行。

        按照常理来说,弱者,应该得到更多的支援和帮助。但实际上,在这世界里,强者反而会得到更多的关照。

        而且你越强,别人就对你越是关注,无论是情感还是资源,倾斜的也就更多......

        相比如陆芒来说,荣陶陶和高凌薇显然是属于更强的人,甚至是已经兑现了潜力与天赋的人,在同龄人之中,也是处于金字塔尖的存在。

        一旁,一向沉默的丑牛,嘴里突然蹦出来一句话:“你们走了,怕是这在一墙里悠闲巡逻的日子,也就没了。”

        “呵呵,寅虎小组和巳蛇小组都快要炸了,怎么,你还想在这一墙根下晃悠?”付天策却是笑了,看了一眼丑牛。

        丑牛扶了扶牛脸,没有再搭茬,只是在分别的路口处,非常难得的对着荣陶陶摆了摆那粗糙的大手:“下次再见,记得变强一些。”

        “好嘞~”荣陶陶掀开了猫脸面具,对着丑牛露出了一张爽朗的笑脸。

        此时,荣陶陶面容依旧稍显青涩,毕竟这还是个16岁的青年。

        但相比于一个月前的他来说,此时,在这城墙根下枕风宿雪一个月的荣陶陶,已经有了一丝士兵应该具备的气质了。

        他本就处于身体爆炸成长的年龄段。

        在执行任务、刻苦训练之下,那眼神刚毅了些许。

        而在终日24小时疯狂补充营养的情况下,他的身体的确壮实一些,也长高了一点点。

        “嗯。”丑牛摆了摆手,和队员一起,跟三个小家伙分别。

        事实上,荣陶陶和高凌薇已经有资格入住士兵宿舍了,但是为了照顾陆芒,俩人并没有搬走......

        毕竟荣陶陶答应陆芒了,来这里修行不比演武馆慢,如果荣陶陶去士兵宿舍居住,那陆芒可就要傻眼了。

        ......

        第二天清晨,结束了一个月军旅生活的三人小队,怀揣着满满的收获,在荣阳的护送之下,一路马不停蹄,返回了松江魂武大学。

        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校门口处,正有大批返校的学员,熙熙攘攘的,尤为热闹。

        与校门卫沟通过后,荣阳护送着几人,迅速来到了演武场。

        不出意外,他们也看到了刻苦训练的学生们,也刚好看到了焦腾达正在向赵棠讨教技艺。

        焦腾达看到几人,急忙热情的招手,尤其是看到陆芒的时候,更是笑道:“呀哈~我的高冷男神回来啦!”

        陆芒骑在马上,对着焦腾达微微扬头示意,也的确是高冷男神范儿十足。

        赵棠倒是颇为好奇的看着陆芒,这年轻的孩子,一个多月没见,气质大变......

        他这年不是在松柏镇过的么?怎么,生存条件这么艰苦吗?

        不对,这副模样,像是去墙外历练去了,但是百团关不是这几天才开放的么?

        赵棠满脸的疑惑,再看向高凌薇和荣陶陶,心中也有了些许猜测。

        这仨人...怕是开小灶去了!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荣陶陶等人虽然没有再碰到星野魂校那样级别的偷猎者,但是却也在一墙根下抓捕了足足4伙偷猎者,在摸清对方的实力过后,付天策也有意培养年轻的战友,陆芒也都有参战。

        说到底,切磋比试与生死战,是完全不一样的战斗。

        一个活跃在擂台上的魂士,与一个在生死间摸爬滚打的魂士,是完完全全的两种状态。

        再加上终日的守夜、盯梢、巡逻,在危机环境下对身体和精神意志的磨炼,这些可都是学校给不了的。

        四人组迅速走进演武馆,还没等上三楼杨春熙的办公室,便在二楼,被一个飘着仙气儿的宿管大妈给拦住了。

        “你这年节过得倒是舒服,足足过了一个多月。”斯华年站在楼梯口处,双手负后,一袭白衣,长发披肩,低头看着迈步上来的几人。

        而她的目光,也定格在了荣陶陶的身上。

        “斯教好呀!”荣陶陶急忙拿过背后的包裹,从里面掏出了一根巧克力棒,一边扒开包装纸一边送了上去,“斯教尝尝这个,巧克力奶油坚果,这一口咬下去,今生再无烦恼,对象是啥都能忘喽~”

        “哼。”看着眼前贿赂自己的学生,斯华年大大方方的一手拿过巧克力棒,咬了一口,咔哧咔哧的咀嚼着。

        她另一只手,也按在了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儿上,左右摆了摆他的脑袋,颇为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的面庞。

        “呃......”荣陶陶被这一双美目看得有点心慌,小声道,“斯教,您过的挺好的哈?”

        “好...咔哧...过得不错...咔哧咔哧。”斯华年抓了抓那软趴趴的天然卷儿,似乎在寻找熟悉的手感,这才一脸舒服的转身离去,远远的飘来了一句话,“一会儿来我这里报道。”

        荣阳却是对着斯华年的背影说道:“劳烦斯教您多费心了。”

        “咔哧。”斯华年摆了摆手,头都没回。

        “好家伙,都是堂堂魂校,你咋没人家那种高手风范?”荣阳阳扭头看向了荣阳。

        “他要是斯教的性格,也找不到我呀。”上方的楼梯处,突然传来了一道美妙的嗓音。

        众人抬头望去,却是看到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丽人,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温婉恬静,正看着众人。

        确切得说,是看着荣阳。

        “行了,我知道你们安全归来了,散了吧。”杨春熙对着几个小家伙摆了摆手。

        荣阳迈步走上了楼梯,顺势对着荣陶陶点了点太阳穴。

        哥俩已经有了足以跨维度沟通的能力,甚至可以在特定的情况下,看到对方的视角、操控对方的身体,那所谓的分离,也就不存在了。

        脑海中,也传来了哥哥的一句话:“一会儿我离开,就不和你打招呼了。”

        荣陶陶回应道:“奥,那个啥,你把感官共享开开呗?我听听嫂嫂都跟你说啥......诶?”

        荣陶陶挠了挠头,发现自己怎么也联系不上荣阳了,沟通的桥梁直接被切断了。

        好家伙,这就给我屏蔽了?

        我们不是说好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吗?

        看着荣陶陶表情僵硬,高凌薇询问道:“你怎么了?”

        荣陶陶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呵,草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