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46 总会来

146 总会来

        “差不多了,淘淘,见好就收吧。”一旁的松树之上,在那茂密的树枝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荣陶陶仰头望去,却是看到带着黑色头套的荣阳。

        荣阳开口道:“再向前走,就快进入二墙的范围了。付队答应你的,毕竟是返回一墙的途中,路上遇到的魂兽随便挑。而不是让你往二墙走。”

        付天策不好出来当恶人,这是派荣阳来了?

        这个节点选择的也很不错,就在荣陶陶刚刚吸收完精英级·雪之怒的时候,也算是给荣陶陶一定的甜头了。

        荣陶陶自知理亏,毕竟他们是直奔着二墙来的,这一路上,不仅杀了一些雪花狼,而且还收获了一枚冰晶松鼠的魂珠,以及两枚雪之怒的魂珠。

        他嘿嘿一笑,开口道:“啊,我知道我们跑反了。等会儿,我们马上掉头往南走,刚才我答应陆芒了,给他挑一把剑。”

        “嗯。”荣阳沉吟片刻,道,“这样吧,我去挑一把剑,你和高凌薇现在回去与陆芒集合,向百团关方向行进,路上遇到什么魂兽再说,可以么?”

        啧啧,到底是亲哥,真是惯着我......

        荣陶陶点了点头,道:“这么急着回去,有任务?”

        荣陶陶还想着再在这里厮混两天呢,没想到,这就被叫停了,不过此次的收获颇丰,倒是让荣陶陶心里舒坦了不少。

        荣阳:“倒是没有,但是这十二小队有自己的任务范畴,并不是你的私人保镖。

        一直跟随你,一方面是付队的命令,另外一方面,丑牛也想看看你们的战斗能力如何。现在已经检验过了,丑牛对你很是欣赏,咱们差不多就这样吧。

        丑牛和卯兔与咱们不同?    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嗯?    行。”荣陶陶也明白,让这几个大神屈尊来当保姆?    的确是不太合适?    他们都是特殊兵种,也都是强大无比的魂武者?    谁都有点脾气,只是在付队的命令下?    无条件执行罢了。

        荣阳都说亲自去给陆芒挑一把剑了?    那荣陶陶也不可能再说什么了。

        跟这群士兵处好关系,以后什么魂珠没有?更何况,高凌薇现在还等着付天策送来的额头处魂珠呢。

        “我们回去?”荣陶陶看向了高凌薇。

        “好。”高凌薇当即点头,没有二话。

        两人小心翼翼的向松林深处走去?    在雪绒猫的帮助下?    找到了看着雪夜惊的陆芒。

        看到两人回来,陆芒心中一喜,脸上却没什么表示,只是仔细的检查着荣陶陶身上是否有伤痕:“回来了。”

        “嗯。”荣陶陶随口说着,却是仰头向松树之上望去?    “付队?付队在么?”

        “怎么了,小鬼?”另外一棵树上?    传来了付天策的声音。

        “我们准备回去了。”荣陶陶笑着摆了摆手。

        “呦呵?”付天策愣了一下,事实上?    刚才荣陶陶的猜测有误,荣阳过去劝说荣陶陶?    还真的不是付天策指派的。

        付天策一手扒着树枝?    好奇的向下方看去:“小鬼?    这种机会可是难得,四个保镖跟着你,守护你的安全,让你在这里撒野,你这就打算回去了?”

        “啊,我们小队收获不少啦!”荣陶陶仰着头,笑道,“我和大薇现在,一身的魂珠全都是精英级的,很理想了,十二小队也很久没休息了吧,我们现在返回一墙吧。”

        “哦?”另外一棵树上,卯兔好奇的望了下来。

        她不知道荣陶陶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也许是和未羊有关,但无论如何,小家伙这样的决定,却是真的让她解放了。

        一旁,仰躺在树枝上小憩的丑牛,也是默默的睁开了眼睛。

        付天策笑看着荣陶陶,也意识到了荣阳和他说了什么,便开口说道:“行,咱们回去。”

        要说做人,还得是你荣阳啊!

        小伙子可以,识大体,有眼力价。

        ......

        夜晚时分,百团关内,再次飘起了雪花。

        由于荣陶陶三人的身份特殊,还不是正规士兵,所以无法和十二小队一起,入驻士兵宿舍。

        此时的百团关还未对外开放,所以提供给社会历练者的宿舍楼中,一片空空荡荡,唯有荣陶陶三人组入驻了。

        也不知道是宿舍管理者为了方便管理,亦或者是不拘小节,总之,三人是居住在同一间房的。

        荣陶陶倒是有这样的经历,入学那阵,他是和李子毅、孙杏雨合住的。

        “咔哧...咔哧......”荣陶陶嘴里咀嚼着方糖,盘腿坐在床铺上,一手中拿着一个短柄重锤,正仔仔细细的研究着。

        这锤子呈半透明状,也很坚硬。

        但如果不上手去触碰,只是远远观瞧的话,很容易让人以为是“果冻”制成的......

        事实证明,这个锤子的确很愤怒,一旦离手,它就会寻觅进攻的目标。

        但是这样的愤怒尚在可以控制范围内,它并未失去理智,而且出乎意料的是,它竟然还很听话?

        荣陶陶手握着那半透明的锤柄,看着锤子内部闪烁的暗金色泽,越看就越是欢喜。

        而在荣陶陶的面前,雪绒猫和云云犬纷纷蹲坐在床上,两个小家伙仰着头,一脸好奇看着荣陶陶手中的锤子,似乎也被这金闪闪的物件吸引了心神。

        荣陶陶左手拿起了锤子,身子探出床铺,对着不远处的窗口防线扔了过去。

        “嗖~”

        喵喵锤直接冲了出去,而在那锤柄之上,还牵着一条肉眼不可见的魂力丝线,但荣陶陶作为施法者,却是能切身的体验、并且控制那丝线的长短。

        荣陶陶猛地一收手,飞出去的锤子当即定格在半空中,又飞了回来。

        “啪!”荣陶陶一把握住了倒飞回来的短柄锤,忍不住一声赞叹,“好家伙,悠悠球!?”

        这骚操作可是有得玩了。

        荣陶陶松开了锤柄,左手晃了晃,在他刻意缩短牵扯丝线的情况之下,锤子围绕着他的手掌,一圈圈的飞着。

        这肉眼可不见的丝线很有趣,它并不会将荣陶陶的手掌缠住,反而会透过荣陶陶的肉身,毫无阻碍的肆意转动,且这丝线的另一端,也会一直紧紧捆绑住锤柄。

        靠着宿舍门口的一号床铺上,陆芒猛地坐了起来。

        荣陶陶吓了一跳,急忙转头看去,却是看到陆芒面带喜色,强压着心中的兴奋,道:“我好像要晋级,有一种魂力胀满的感觉,似乎是要突破桎梏。”

        荣陶陶也是心中一喜,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

        荣陶陶一直是处于吸收魂力的状态的,在体内的莲花瓣功效之下,陆芒吸收魂力的速度也是奇快。

        陆芒当即盘起了腿,重重点头:“嗯!”

        早在白天和荣陶陶同行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修行魂力与魂法的加速福利。

        陆芒不是没来过一墙之北,也知道这里的修行速度几何,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可以确定的是,荣陶陶所言不虚,并未欺骗他。

        而此时,临门一脚的他,终于也要进入魂士期了!这样一来,雪花狼的魂珠就可以安排上了!

        当然,雪之怒魂珠还不行,回来的时候,荣陶陶给了陆芒一枚雪之怒魂珠,但那是精英级的魂技,陆芒暂时还无法使用。

        “哗啦啦......”

        荣陶陶正细细观察陆芒的时候,房间内的卫浴间中,花洒的声音渐渐消失。

        不一会儿,高凌薇穿着雪燃军配发的“病号睡衣”走了出来,那小脸红扑扑的,没有了战场上的英气勃勃,也增添了一丝柔美气质。

        她一手拿着白色的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长发,看向了陆芒的床铺。

        感受着那一股股的魂力波动,高凌薇心中恍然,这小子,怕是正在突破魂士期。

        她有意的放缓了脚步,也收回了目光,却是发现三双眼睛正悄悄的盯着她。

        “呵呵。”高凌薇有些忍俊不禁,迈步来到了荣陶陶的床前,侧身坐了下来。

        “汪~”云云犬摇着尾巴,看到女主人出现,兴奋的原地跳了跳。

        一旁,雪绒猫也学着云云犬的样子,摇晃着毛茸茸的蓬松长尾,吐出了粉嫩的小舌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汪~”

        “嘘......”高凌薇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做出了噤声的手势。

        她一手一个,抱起了云云犬和雪绒猫,放到脸颊处,亲昵的左右蹭了蹭。

        荣陶陶:“......”

        高凌薇将两个小家伙放到怀里,这才歪头看向了荣陶陶,哑声做出了几个口型:“他在进阶魂士?”

        荣陶陶点了点头,看着她那红润的脸蛋,像一只熟透的水蜜桃,诱人极了,很有咬一口的冲动。

        应该...会很好吃吧?

        高凌薇收起了趿着拖鞋的双脚,转过身,盘腿坐在了床上,正面荣陶陶。

        她一手抱着两个淘气的小家伙,一手指了指自己的右眼,又指了指荣陶陶得眼睛。

        荣陶陶:“......”

        该来的,总会来!

        他之前的确想体验一下高凌薇施展的冰晶恶颜,但高凌薇说,很可能会给他留下心理阴影。

        呃,大薇如此美好的形象,最好还是一直保持下去吧,你要是真幻化出来一副厉鬼的形象,那我以后......

        高凌薇再次做出了口型,一副探寻状:“冰晶恶颜,你之前说想见识见识?”

        荣陶陶迟疑了一下,一手指了指耳朵,又摆了摆手,哑声道:“我听不清,听不见。”

        “呵。”高凌薇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容,搂紧了怀中的云云犬和雪绒猫,而她右眼的瞳孔,突然泛起了一丝暗红色的光芒,速度奇快,一闪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