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28 松柏·红妆

128 松柏·红妆

        一周的时间转瞬即逝,大年二十九这天,荣陶陶和高凌薇在杨春熙的带领之下,和一群归乡的松江魂城平民,组成了一支五十人的团队,向松柏镇行进。

        正常的社会中,都会有一班一班的列车,而在这冰雪覆盖的雪境之地,却是有着一班一班的“马车”。

        虽然地处一墙之南,但在荒郊野岭中,依旧存在着危险性,所以人们想要从松江魂城返回松柏镇,还是需要魂武者护送的。

        荣陶陶操控着雪夜惊,来到了与高凌薇并肩前行,时不时看向身后一个个马车,很有一种奇妙的感觉,笑道:“感觉我们像是古代侍卫一样,将士骑马,文官坐在马车里?”

        高凌薇轻轻地“嗯”了一声,却是闭上了眼眸,深深的吸了口气。

        高凌薇的肩膀上,雪绒猫模仿能力很强,学着主人的样子,同样闭上了那湛蓝色的大眼睛,仰起头,深深的吸了口气。

        连带着,荣陶陶脑袋上的云云犬也仰头吸气......

        今天的天气很好,非常难得,甚至连云云犬都愿意待在外面。

        风很小,中午时分的冬阳也很暖,很适合赶路。

        她小声道:“我在松柏镇过了三次除夕,知道每年都会有大量的人赶回松柏镇过年,今天倒是第一次执行护送任务。没想到,整个松江魂城都要被掏空了。”

        从大年29开始,一班一班的“马车”,送走了一批又一批赶回松柏镇团圆的平民。

        荣陶陶暗暗点头,一想到高凌薇给他描述的盛大庆典,他就觉得有些可惜,因为魂班之中,唯有两人出来了。

        斯华年的确是演武场的神,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权威。

        但享受特权的同时,斯华年也被牢牢的“钉死”在了演武馆,有很多刻苦训练的大学生没有返乡,斯华年依旧要为他们提供加速修行的福利,这也导致了其他魂班少年们,纷纷留在了演武场。

        不过他们一起过节,气氛应该也会很好。

        众人一路向南,也感觉到越来越暖。

        虽然只有短短五十公里的路途,但是这温度却是呈阶梯式上升的,直至众人抵达松柏镇,荣陶陶有一种感觉,这里恐怕要比松江魂城高起码3~4度!

        “哦!!!”

        “呜呼~到家啦!”

        两个多小时后,一阵阵的欢呼声响起。

        荣陶陶还在马背上默默修行魂法,听到这样兴奋的欢呼声,忍不住扭头望去,却是看到一个个马车上,人们的脑袋从车门、车窗上露出来,正看着远处的哨卡欢呼。

        荣陶陶转过头,目光放远,看向远处,耳边尽是人们兴奋的声音......

        “二叔,上家吃去啊,哈哈,我寻思你也是老光棍一个,这几天就跟家住着,咱一起过节吧?”

        “小兔崽子,搁这埋汰你叔呢?什么叫光棍一个,我挣了一年的钱,这次回来就是要给你娶个二婶!”

        “噗...咳咳.....”

        “哈哈哈哈!!”

        在阵阵的哄笑声中,荣陶陶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视线中,遥远的道路中央,正有一座哨卡,甚至说是小型营地也不过分。

        道路两旁是茂密的青松翠柏,四季常青的树木之上还挂着霜雪、压在枝头,仿佛是在迎接归乡的旅人。

        “啧啧......”荣陶陶忍不住一阵啧啧称奇,这一路走来五十余公里,野外的树木可谓是漫山遍野。

        但是以哨卡为界限,再向南望去,密密麻麻的青松翠柏,连绵不绝,无比繁茂,一条条树枝上带着些许积雪,构成了一幅完美的画面。

        横亘在路中央的营地中,几名军官迈步上前,做出了停下的手势。

        一辆辆马车依次通过,荣陶陶颇为好奇,这进城的手续简直比入关都要繁琐,又是询问、又是安检,又是盖章的......

        凭借着一本孤零零的学生证,荣陶陶倒是很顺利的进来了。

        杨春熙突然开口道:“到地方了,你俩不用跟在我身边了,先进城去逛逛吧,我还得帮着学校教师,安顿这些学生们。”

        很多松江魂武的学员也是慕名来这里过年,学校也给他们提供了集体宿舍,看来杨春熙有得忙了。

        “诶?”荣陶陶眨了眨眼睛,看向了杨春熙。

        “去吧,玩去吧。”身侧,杨春熙笑着说道,“保持电话畅通。”

        “驾!”高凌薇一声轻喝,双腿轻夹马腹,率先冲了出去,漆黑的马尾在脑后飞扬,她转过头,看了荣陶陶一眼。

        “来了~”荣陶陶急忙策马前行,追了上去,一边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终于将静音的手机改变成了响铃模式。

        哇,舒服~

        荣陶陶从未想过,摆脱斯华年阴影的这一刻,竟然是如此舒服!

        原来,手机也是能响的!

        太?神奇了,荣陶陶都快忘了手机有这项功能了!

        “我们去哪?”荣陶陶开口喊道。

        “汪汪!”那一脑袋天然卷儿上,云云犬同样叫道。

        高凌薇扭头看着荣陶陶,道:“我先带你去我的母校看看?你不是没上过高中么,参观参观?”

        荣陶陶:“......”

        扎心了嗷!

        道路两侧茂密的松柏环绕下,高凌薇与荣陶陶一前一后,策马前行......

        短短5分钟后,终于进入了镇子的荣陶陶,嘴巴渐渐张成了“O”型。

        这才刚进镇子第一条街,荣陶陶就看到了一片人头攒动的景象。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多人了。

        如此浓郁的生活气息,与大学校园的氛围完全不同。

        “靠右。”高凌薇胯下的白马速度缓了缓,贴着道路右侧行进,汇入了骑马的人群之中。

        由于雪夜惊温顺通人性、平稳且识途等等特点,再加上天气与环境特殊的缘故,雪夜惊早已成为了松柏镇的主要交通工具。

        在这里,租赁马匹的马坊,一向都是生意特别火爆的,毕竟在风雪交加的夜晚,雪夜惊算是平民们出行的刚性需求。

        荣陶陶四处的张望着,初入城镇,就遇到如此大型的市集,一片人声鼎沸,的确是他没有想到的。

        尽管这里算是商业街,但是松柏镇的整体建筑都不高,大都只有1~2层,很多建筑也是砖瓦外形,颇具古香古色的韵味。

        “诶,烤地瓜诶。”荣陶陶突然开口道。

        高凌薇转头望去,也看到了一处卖冻货的门前,有一个老奶奶,正坐在一个烤红薯炉旁,炉子上还放着几个热气腾腾的红薯。

        高凌薇笑着看了荣陶陶一眼,策马右拐上了人行道,在树旁翻身下马。

        雪夜惊还有一点好处,就是不用“锁车”,也不用扫码还车,人行道上的树木旁,就是停放雪夜惊的公共区域。

        高凌薇看着身侧的荣陶陶翻身下马,便一手按着他的肩膀,调转过来,面对着雪夜惊,道:“再看看这张脸,一会儿你可别被其他人骑走了。”

        说着,高凌薇轻轻的抚了抚雪夜惊的马脸,带着懵懵的荣陶陶走向了烤红薯摊。

        他有太多太多的生活细节需要学习和融入了,尤其是这松柏镇的整体构造风格是古香古色的,真的是让荣陶陶觉得回到了古代世界。

        万幸,卖烤红薯的老奶奶接受手机扫码付费,将荣陶陶又拽回了现实......

        两人一人捧着一个热腾腾的烤红薯,骑上雪夜惊,一边吃着,一边跟着人流前行。

        第一个路口向北拐,豁然开朗,没有了集市人们的摩肩接踵,两人行进的速度快乐许多。

        两人足足向北走了五条街,几乎来到了松柏镇的北侧边缘地带,高凌薇喂着怀中的雪绒猫,这才停在了一个巨大的校门前。

        松柏镇魂武高中。

        几个烫金大字,竖向贴在一株苍天古木之上,立在学校大门的右侧。

        门卫的小窗口突然被拉开,一个老大爷笑呵呵的摆了摆手:“丫头,回来了!”

        “啊,你好。”高凌薇脑子一懵,只是觉得这个门卫有些面熟,作为松柏魂武高中的风云人物,学校里的人都认识高凌薇,但高凌薇却不认识所有人。

        “我看到你考上了松江魂武,你的照片还在优秀学员照片墙上挂着呢,你可是我孙女的榜样啊,哈哈。”

        高凌薇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

        “喵~”雪绒猫糊了一嘴的烤红薯,粉嫩的舌头舔着小嘴,好奇的歪着脑袋,看向了门卫大爷。

        “很多学生都回来了,但高中的学生们今晚才放假,学校目前不允许入内参观,你可以明天再来。”门卫大爷礼貌开场之后,终于说出了目的。

        想来也是高凌薇在这里声誉极高、威名赫赫,门卫大爷的态度也很好,没有直接冷面驱赶。

        “嗯。”闻言,高凌薇的面色难免有些失落。

        门卫大爷想了想,却是向北面指了指:“那地方你们比我熟。”

        “嗯,对!”高凌薇突然眼前一亮,道,“谢谢。”

        “呵呵。”门卫大爷摆了摆手,拉上了小窗户。

        高凌薇调转马头,继续向北:“走。”

        荣陶陶好奇的跟了上来:“去哪啊?”

        “北面小山有个小公园,公园上有一座纪念碑,从下至上,一共303个台阶,高中时候,我们总是在那里蛙跳。”高凌薇眼中满是回忆的神采,笑道,“那里很高,能俯瞰整个高中校园。”

        两人一路向北山行进,在一个很是静谧的小公园里,也看到了那仿佛直通天际的台阶。

        303个台阶,其实不算很高,但是山坡很陡,加上周围的青松翠柏环绕,那纪念碑的顶端,隐约在树丛中浮现,真像是立在了天上似的。

        冬日里,北方的太阳下山很早,此时才四点多,便已经日渐西垂,橘红色的阳光映衬着树林,一副夕阳西下的模样,美不胜收。

        “走吧。”高凌薇收回了雪夜惊,“将你的雪夜惊放在这里就可以了。”

        说着,她从荣陶陶的头顶拿下了云云犬,一手轻轻抹着云云犬的小嘴,上面糊满了烤红薯的碎屑。

        “唔~”云云犬舔着高凌薇探向嘴边的手指,以为又有什么好吃的呢......

        登山的路途中,荣陶陶倒也看到了走下台阶的年轻人,看起来,都像是来到这里看俯瞰母校的。

        与两个女学员擦肩而过后,荣陶陶一边登着台阶,一边笑道:“你在这里可是名人呐,这些年轻人看到你都是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嘀嘀咕咕的。”

        高凌薇却是不搭茬,而是开口道:“这座碑纪念的是松柏魂武高中的一位校长,名为萧立。

        上个世纪80年代,是他力排众议、克服诸多困难,一手创立了松柏魂武高中,将雪境高中生的修行地点,足足向北推进了三十余公里。

        也是从那时起,北方雪境的高中生们,整体水平才慢慢的追赶上来,也才有了你今天见到的繁华的松柏镇。

        后来,萧校长因为积劳成疾,在校医院内病逝,享年73岁。

        学校为了纪念他,就在这学校的后山里建了一个小公园,也立起了一座纪念碑。”

        荣陶陶点了点头,也不再开口,默默的跟着高凌薇上台阶。

        303个台阶,步步而上,荣陶陶也看到了那高高的纪念碑上,印刻着简简单单的两个大字:英雄。

        塔状的高大纪念碑上只有两个大字,没有注解,没有人名,也没有雕塑之类的。

        高凌薇站在纪念碑前,瞻仰了半晌,这才转过身去,来到石质围栏前,看向了自己的母校。

        山下,整个松柏魂武高中尽收眼底,教学楼、食堂、宿舍楼、演武场,以及那些在夕阳下,刻苦训练的孩子们。

        这些,的确是她的青春。

        荣陶陶怀抱着云云犬,打量着四周,而就在他走到纪念碑一侧的时候,视线中,却是看到了北方的松柏林里,伫立着一道高挑的身影。

        夕阳之下,一片橘红色泽浸染着松柏树林。

        而那个女子,却是穿着一袭红衣大氅,宛若嫁衣。

        那漆黑的长发在微风中轻轻飞舞着,留给了荣陶陶一个背影。

        “这......”荣陶陶傻傻的眨了眨眼睛。

        一片静谧之中,他小心翼翼的向右侧行走了数步,脚下的石砖变成了雪地,待他进入了树林边缘,这才看到了那女人的侧脸。

        她的侧颜很美,表情却很忧郁。

        那被冻得惨白的手掌毫无血色,按在身侧的树木上,她的眼眸空洞,正默默的望着北方。

        她的视线,仿佛能穿过这不算茂密的松柏林,看到北方那些归乡的游子。

        荣陶陶怔怔的看着这一幕,突然有那么一瞬间,他明白了什么叫“望眼欲穿”。

        不知过了多久,高凌薇走到神情呆滞的荣陶陶身旁,顺着荣陶陶的视线,好奇的向树林边缘望去,随即面色一僵。

        记忆在一瞬间被开启,如果不是在这里见到这个女子,高凌薇都已经忘了她的存在了。

        陈老师,松柏魂武高中的实践课教师,她是几年前才成为高中教师的,也是这里很特殊的存在。

        由于她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她很少带学生,也很少上课,而是总在这里驻足,一等就是一天。

        高凌薇每每来此,总是能看到她伫立在林边的身影。

        如此静谧的环境中,荣陶陶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甚至有些刺耳。

        “大雪封门再送财神,烈火烧不尽心上的人......”

        这一首东北民谣,是荣陶陶给杨春熙设置的特殊来电铃声,早在半年前与嫂嫂首次相遇的时候,他便专门设下了。

        荣陶陶急忙从兜里翻着手机,而铃声也固执的响着。

        身侧,突然传来了高凌薇的声音:“陈...陈教,你好。”

        一瞬间,荣陶陶身体一僵,只感觉浑身上下汗毛直立,仿佛被什么人视线锁定了一般。

        荣陶陶顾不得许多,急忙掏出手机,却是听到了远处那红衣女子清冷的声线:“别接。”

        “咕嘟。”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却是看到远处松柏林旁,那女人眼眶泛红,静静的看着荣陶陶,确切的说,是看着荣陶陶刚刚掏出来的手机。

        铃声也固执的响着,清晰异常。

        “塞北残阳是她的红妆,一山松柏做伴娘......”

        “呵。”女人深深的一声叹息,眼眶中升起了一层雾气,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很勉强,很沮丧,“他说,他会回来的,让我在这里等他。”

        “锣鼓声声正月正,爆竹声里落进一地红,家家户户都点上花灯......”

        高凌薇迈开一步,挡在了荣陶陶的面前,道:“接。”

        荣陶陶当即接通了电话,并未贴在耳边,却也听到了杨春熙隐隐的声音:“淘淘,你们在哪呢?该回来了,我在......”

        女人仰起头,抹了抹通红的眼眶,带着隐隐泪痕的脸上,那极为勉强的笑容,看着让人心碎不已。

        而她只是默默的转过身,一手按在那冰凉的树皮上,再次望向了北方,不再言语。

        “走。”高凌薇握住了荣陶陶的手腕,带着他步步后退。

        高凌薇很警惕,但那红衣女子却是伫立在夕阳下,站在松柏旁,一动不动,静静的等待着。

        直至两人退到了纪念碑前,遮挡住了那一抹红色的身影,高凌薇这才松了口气,却也快速带着荣陶陶转身走下了台阶。

        “整整三年,这是我第一次听她开口说话。”

        “她在等家人么?”

        “你见过的。”

        “嗯?”

        “萧自如。”

        ...

        三更,12,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