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23 斯小灶

123 斯小灶

        食堂中的师徒二人,点了一大桌子菜,那叫一个风卷残云,吃得不亦乐乎。

        直到饭菜统统下肚,两只饿鬼这才恢复了些许理智。

        玻璃窗后的厨师大叔都看傻了,吃个饭跟打架一样,这就是传说中的魂武者吗?

        爱了爱了......

        斯华年优哉游哉的喝着温水,开口说道:“这学期就算是结束了,你准备离校么?”

        荣陶陶:“怎么可能呢,我这有莲花,而且还是两瓣,不得待在你身边,求庇护么。”

        “嗯。”斯华年点了点头,她提出这个话题,就是为了让荣陶陶假期的时候不要乱跑,但毕竟是过年期间,你不让任何人回家都说不过去,这可是华夏的传统。

        既然荣陶陶明确表示不走,斯华年也就无需多费口舌,开口说道:“魂班的人都不走。”

        荣陶陶:“啊?”

        斯华年:“你不在的这些日子,他们一个个拼了命的修行,气氛不错,良性竞争,他们都表示在这里过年,不回家了。”

        “哦,我明白了,吃到你的甜头了呗。”荣陶陶恍然大悟,之前放假的时候,那几个同学还趁着假期去修行海洋魂法,准备全面发展。

        但是入驻了演武馆之后,斯华年提供的加速修行福利实在是太过梦幻,孩子们也就不可能再去其他地方修行了。

        “好话到你嘴里都变了味。”桌下,斯华年一脚踢在了荣陶陶的小腿上。

        “嘶......”身为魂武者,知道踢哪里疼,又不会受到严重的伤。

        小腿胫骨!

        她那鞋尖处还包裹着一丝魂力,荣陶陶只感觉小腿正面撞到了石阶上,生疼!

        看着表情不满的斯华年,荣陶陶一边揉着腿,一边转移话题道:“老师,你的莲花有追踪功能么?”

        “没有。”斯华年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嗯......”荣陶陶揉着腿,默默的点了点头。

        斯华年似乎想起了什么,道:“我没听过夏教的汇报,春熙倒是在旁边,她前一阵子跟我透露过一些,你觉得,这次你遇袭是有预谋的?”

        “对。”荣陶陶果断点头,“因为我无法使用莲花,也就不清楚它们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之前在雪原里的那一战,那个超级魂兽霜美人,明显就是冲着我来的。

        我很确定,她就是奔着我体内的莲花瓣来的,她显然知道我有莲花瓣。”

        斯华年眉头微皱,联想到之前那狱莲的做派,心中微微一动,道:“每瓣莲花都有不同的功效,你所谓的狱莲,除了囚禁空间之外,是不是还有追踪的功效?”

        荣陶陶:“嗯?”

        斯华年:“起码它刚才看到我的莲花瓣时,第一时间就冲了出来。

        它想要重逢也好、想要囚禁也罢,暂且不问它的目的,总之它的行为,就是在寻找同类。”

        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边仔细的思考着,一边下意识的夸奖道:“你怎么这么聪明......”

        无意之间,他竟然找到了和斯华年正确相处的方式,又或者说,他找到了和所有女人融洽相处的方式。

        女人这种生物,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只需要三样东西:氧气、食物和赞美。

        如果可以的话,前两样她们也不想要,嗯......

        斯华年的脸色好看了不少,道:“待你晋升魂尉期之后,实力全方面有质的飞跃之后,如果能使用狱莲,也许你真的能找到其他莲花的方位?”

        荣陶陶心中一喜,果断点头:“完美!”

        这世界上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荣陶陶,就是那个偷花的贼......

        荣陶陶继续询问道:“你在这雪境之地生存了这么久,那个霜美人为什么没来找你呢?”

        斯华年:“我怎么知道,一切都是推断而已,还是得靠你自己,听说你已经是魂卒巅峰了?”

        荣陶陶:“嗯嗯。”

        斯华年:“这进度还算可以,在魂班也不算差,但你又睡了这么久,再不努力的话,会被其他学员落下的。”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魂力方面的确有压力,毕竟你驻守演武馆,比我的花瓣带来的增幅更大,但是魂法方面,累死他们都追不上我!”

        “呵。”斯华年看着荣陶陶自信的模样,虽然心中欢喜,喜欢这样自信的学员,但总觉得他欠揍,就又用鞋尖踢了荣陶陶小腿胫骨一下。

        “嘶......”荣陶陶倒吸了一口凉气,你?别可着一个地方踢啊,不会换个地方?

        好家伙,你跟我在这儿打桩呢?

        斯华年:“魂法级别怎么样了?”

        荣陶陶疼得龇牙咧嘴:“二星...二星巅峰了吧,感觉快突破了,应该是巅峰。”

        你给我等着!斯华年!我也就是打不过你,让你再猖狂两年,你等以后的嗷!

        三十年河...嗯,算了算了。

        荣陶陶向左侧移开了一个座位,低头看了看斯华年的长腿,便再次向左侧移了一个座位......

        斯华年一脸好笑的看着荣陶陶,道:“行了,别串座了,走,演武场。”

        荣陶陶:“我还是回寝室吧,吃饱了,有点犯困。”

        “惯的你一身臭毛病。”斯华年道,“我都没说困,你困?”

        荣陶陶无奈的说道:“斯教,我有俩花儿,你只有一个。”

        “嗯,先复盘一下今天上午的战斗,你学点东西,再去睡。”斯华年倒也没反驳,却也没有改变主意。

        复盘比赛?

        荣陶陶微微挑眉,这倒是新奇,他习武这么久,倒是从来没复盘过。

        嗯,好吧,他也没参加过什么比赛。

        师徒二人来到了演武场,与白天时候的人声鼎沸相比较,此时的演武场冷清了许多,但也有大部分场地被占据着,学员们打的也是如火如荼。

        斯华年:“能召唤出来龙雀么?”

        荣陶陶点了点头:“可以,就是没有方天画戟那么精美。”

        经过了雪原苦练,荣陶陶的刀法此时是二星·中阶,倒是能通过魂技·雪之魂来召唤大夏龙雀了,只是相比较于方天画戟而言,雪制大夏龙雀的档次低了一些。

        “嗯,来。”斯华年点了点头,“记得那个高个男学员么,持枪的那个。”

        “记得。”

        斯华年:“你反握刀,劈向纪庆袂。”

        荣陶陶努力回想着上午的动作,弓步扎下,右手反握刀,劈砍而去,道:“我被高个男生格挡住了龙雀,然后撤身,雪爆轰女生......”

        荣陶陶一边退步,复刻着当时的动作:“轰飞了女生,我再次上前,弓步前刺......”

        “停。”斯华年突然开口,站在陈泓博的位置上,手执长枪,直指荣陶陶的鼻尖,道,“他手握长兵,你凭什么弓步前刺?”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他当时被我的雪爆震慑住了嘛,我轰飞了那个女的,他吓了一跳,根本没反应过来。”

        斯华年点了点头:“他没反应过来,是他心理素质差,如果他反应过来了呢?”

        荣陶陶咧了咧嘴,道:“场上的形式瞬息万变,我哪能算到每一步,就是趁着侧身弓步的机会,就前刺纪庆袂了。”

        斯华年:“你就是上头了,不用掩饰,你就不该有这样的动作。

        说是不能算好每一步,但你在开局的时候就设下霜冷荆棘,然后一步步推着纪庆袂,向霜冷荆棘埋伏的地点逼去。

        你有计算的能力,在战斗之前,甚至你的脑袋里已经有了大框架,有了完整的作战计划。

        所以在战斗中的小细节,你需要着重打磨,这样才能配得上你的智谋和计策。”

        荣陶陶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斯华年:“继续,纪庆袂要了援助,让你躲过一劫,让陈泓博抵挡你的攻势,而非进攻。”

        荣陶陶点了点头,弓步侧身前刺,向前再次迈步,斯华年手中的长枪瞬间落下,挡住刀刃的同时,枪尖点地、枪杆斜着拦在了荣陶陶身前。

        荣陶陶道:“我趁着刀刃被拍向下的力道,后背倚着枪杆翻了过去。”

        斯华年:“你还敢倚着我的枪杆,我为什么不能把你掀翻出去?让你双足离地,在空中无处借力,彻底陷入被动?”

        荣陶陶一脸难受的说道:“诶呦我的斯教啊,他跟你能一样嘛......我翻的速度多快?这动作多么出其不意?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斯华年挥散了手中的长枪,道:“这就是你的问题,赌。”

        荣陶陶:“呃......”

        斯华年:“我希望你的每一次进攻,都是‘阳谋’。

        我希望你的敌人,明知道你要干什么,却不得不顺着你的节奏走,甚至是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的被你杀死。

        我不希望你的进攻是耍小聪明,赌对方反应不过来。

        这样的风险很大,这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扮猪吃虎的比比皆是。如果你用这种态度战斗,早晚会翻船。”

        荣陶陶心中恍然,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明白了,斯教。我能说两句么?”

        斯华年:“可以。”

        荣陶陶:“其实我平日里的风格不是这样的......”

        斯华年:“因为纪庆袂的嘴很脏?”

        荣陶陶挠了挠头,却是开口道:“一直以来,我都是以弱小的身份,以下犯上。

        无论是你们对我进行授课,还是我这次去雪原历练,我打的永远都是比我强的对手,或者打的是敌数众多、形式对我不利的战斗。

        这次对战,虽然对手数量多,但我很清楚,我的技艺和魂法,都高于他们,所以...我今天的风格与平日里不一样。”

        “嗯。”斯华年倒是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从夏教的反应看来,你说的是准确的。

        你今天的表现,与他预想中的表现完全不符,他那表情就像是不认识你一样。

        但你不要转移话题,正面回应我的疑问。”

        荣陶陶抿了抿嘴,没有回应。

        斯华年轻轻地叹了口气,道:“算了,回去睡吧。”

        荣陶陶突然抬起头,道:“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你说对了,我就是上头了。

        他跟我说‘你装你吗呢’,所以我下了重手,刺穿了他的大腿,两次!

        而且是横着把刀从他腿中撕出来的。”

        看着荣陶陶如此严肃的模样,斯华年的嘴角竟然微微扬起,道:“所以在你第一次刺穿他大腿、甚至横着撕扯出来之后,他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但我并没有响哨,而是任你继续。”

        荣陶陶:“......”

        斯华年:“她是一个所有人都应该尊重的女人,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哪怕是口头禅,都必须有意识的去收敛。”

        荣陶陶轻轻地点了点头。

        斯华年面色也严肃了下来,道:“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有牵绊,都有珍视的人或物。

        随着你越来越强,未来,你必然会碰到各式各样的对手,甚至是敌人。

        记着,活下来的,才是胜利者。

        而为了胜利,一个年少的学员都会不择手段,更何况你以后遇到的敌人?

        如果几句话就可以让你上头,让你的战斗风格大变,心态受到影响,那么敌人就成功了,你也很可能会战败,甚至是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

        你还年轻,还有犯错的机会,现在知道,并不晚。”

        斯华年上前一步,一手按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道:“我不是在批判你,换位思考的话,如果是我,也许也会表现不佳。

        只是作为你的教师,我对你提出的一点期许。

        希望日后,你在任何战斗中都能保持心态,都用自己最熟悉、最擅长的风格和方式,应对你的敌人,这样一来,你的生存几率才会更大。”

        荣陶陶沉思半晌,重重的点了点头:“谢谢你,斯教。”

        斯华年轻轻的“嗯”了一声,道:“去睡吧,把石楼和石兰叫下来。”

        荣陶陶微微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斯华年:“我会记住今晚您对我的教导的。”

        斯华年却是一手抓着荣陶陶的脑袋,直接调转了他的身体,面向了演武馆的方向。

        随后,她一脚踹在了荣陶陶的屁股上:“我让你去叫石楼和石兰!磨叽什么呢?”

        荣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