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22 乖巧恶魔

122 乖巧恶魔

        焦腾达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乡音暴露:“芽儿呦!好凶哦~”

        赵棠也是一脸的跃跃欲试,虽然魂武生涯经历了极其严重的打击,但他那战斗狂魔的属性却是丝毫不减。

        对于荣陶陶这个人,赵棠并不算特别熟,入学那阵,他就曾前往学员宿舍邀战,但却被宿管大妈拿着扫把赶跑了......

        随后来到少年班,两人之间甚至还没有说过话,荣陶陶便和高凌薇一起出去历练了。

        真是没想到,荣陶陶的实战水平竟然有如此水准!

        赵棠那英武的面庞上写满了战意,道:“不错,速度虽然不快,但是节奏很好,动作行云流水。细节上虽然还有些问题,但是在这少年班里,应该算是一流的了。”

        听得出来,赵棠对荣陶陶的整体评价很高,但却也仅限于“少年班”这个层面。

        一旁,陆芒突然开口说道:“他的速度可以更快,应该是刚出院,调整到最佳状态。而且,他的刀艺,是入学之后才学的,比不上戟法。”

        赵棠:???

        他显然是以西北冠军的眼光在审视荣陶陶,称得上是降维打击,他自认为评价的还算中肯,这......

        他好奇的转头看向陆芒,这小子还会维护人?

        相处两个多月了,陆芒甚至连话都很少,平日里沉默的很,这......

        如果说这边的反应还算正常的话,李子毅那边已经彻底爆炸了!

        他承认荣陶陶很强,但是孙杏雨兴奋的直跺脚,抱着樊梨花的胳膊,一直赞叹着荣陶陶好厉害,可是让他难受的很。

        场上,荣陶陶看着被迅速抬去校医院的纪庆袂,也是撇了撇嘴。

        在所有人的眼神注视之下,荣陶陶收刀入鞘,和站在一旁的斯华年、夏方然打了个招呼,便挤开人群,向演武馆走去。

        说是“挤开”,其实是围观的学生们自动让开的。

        这个世界,到底还是靠实力说话的。

        起码在此时此刻,围观的学生们,对于荣陶陶的实力非常认可,闲言碎语少了不少。

        ......

        直至中午时分,循环赛的结果出来了,石楼石兰到底还是有人数的劣势,在两人尚未镶嵌额头魂珠之前,双人组的优势还难以展现,也在此次的决赛圈中垫了底。

        第二队是李子毅的团队,哪怕是有大神樊梨花压阵,但他们依旧是稍逊一筹,因为......

        赵棠的存在,真的是降维打击!

        来到少年班的赵棠,的确是一身魂力尽废,但是他的武艺还在,经验还在,战场嗅觉更在!

        要知道,赵棠可是比少年们大了足足3岁,又是堂堂西北冠军......是经过无数次比赛考验过的,官方认证的2010届西北王。

        输给赵棠所在的队伍,倒也不算丢人。

        荣陶陶没看比赛,打过那嘴臭的纪庆袂之后,他就赶回了演武馆内,回到了斯华年的寝室里吃吃喝喝,然后洗澡睡觉了。

        荣陶陶也是没想到,这一觉,竟然睡到了下午六点,而且他还是被饿醒的......

        “醒了?”荣陶陶刚一睁开眼睛,就听到远处办公区域,传来了一道美妙的嗓音,很是慵懒。

        荣陶陶努力支起身子,歪头看向了沙发位置,房间里没开灯,漆黑一片,啥也看不到......

        “我任由夏教胡闹,插入了一场比赛,你心里没有不舒服吧?”斯华年的声音再次传来,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

        “那哪能呢,我哪敢呀~”荣陶陶看似一脸乖巧的开口说着。

        “唔~”一声呜咽,吓了荣陶陶一跳,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荣陶陶急忙打开了床头灯,借着昏黄的灯光,却是看到远处沙发上,斯华年仰躺着,那一双手掌中,还“蹂躏”着云云犬。

        可怜的小家伙,只能任她欺凌把玩、揉揉捏捏,甚至连跑都不敢跑,更别提幻化成云雾了。

        荣陶陶当时就不乐意了,立刻下床,快步走向了沙发:“诶,你干什么呢,怎么欺负人呢?”

        云云犬被斯华年按在手掌之中,那黑溜溜的小眼睛,透过斯华年的指缝,看着外面的世界,也看着前来营救自己的主人,不由得一声呜咽:“嘤~”

        “你醒了之后,倒是可以换个人欺负了。”斯华年任由荣陶陶将手中的云云犬抢走,坐起身来,双臂摊开搭在沙发屏上,抬眼看着一脸不满的荣陶陶。

        荣陶陶难受的很,一边安慰着云云犬,揉顺着它的毛发,一边说道:“我也没招惹你啊?”

        云云犬终于敢破碎成雾,直接融入了荣陶陶的身体。

        它本来是出来陪主人、趴在主人的枕边一起睡觉的,结果睡着睡着,恶魔来了,它就被抱走了,然后被揉捏了一个多小时......

        身子...身子不干净了,呜呜......

        “坐。”斯华年拍了拍身侧的沙发。

        荣陶陶没好气的坐了下来:“咋了?”

        斯华年歪着脑袋,看着荣陶陶,道:“你又吸收了一瓣莲花。”

        荣陶陶:“求生,不得已而为之。我也知道身体可能承受不住,但没办法,我不能和夏教死在那莲花空间里。”

        “嗯。”斯华年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却是开口道,“你身体恢复的速度,远比我想象的更快,最开始,我以为两瓣莲花会摧垮你。

        上午是时候,看到你生龙活虎的样子,我倒是放心了不少。”

        荣陶陶对着斯华年竖起了大拇指:“你可真厉害昂!别人家教练看到伤愈复出的学员,都是陪他进行康复性训练,你可倒好,直接给我扔比赛场地上去了......”

        “呵呵。”斯华年的笑容有些肆意,道,“夏方然陪伴你更久,当然比我更了解你,他说你行,你当然行。”

        荣陶陶:“......”

        斯华年:“他还说,你学会了控制那瓣莲花。”

        荣陶陶当即骂骂咧咧的说道:“他懂个屁!”

        话音刚落,荣陶陶身子一僵,体内的丹田处,罪莲又一次蠢蠢欲动,但却依旧牢牢的被狱莲禁锢着。

        斯华年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笑声骄纵的很:“呵呵,这话我给你记着,以后当面跟夏教说。”

        荣陶陶大手一挥:“那还用你传话?我当面就跟他说过!”

        嗯,虽然当时荣陶陶没有确切的说出来,但是夏方然非常清楚的领略了荣陶陶的意思,并且也抄起了平底锅......

        斯华年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道:“那你现在怎么还活着?”

        荣陶陶抿了抿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颇为严肃的说道:“可能是因为我的实力比较强吧。”

        斯华年:“......”

        荣陶陶转过头,借着远处昏暗的床头灯,看向了斯华年那漆黑的眼眸,道:“我不是能够控制那瓣莲花,我是找到了让它出来帮我的窍门,成功率还算可以,但并非是必然成功的。”

        斯华年来了兴致:“哦?跟我讲讲?”

        荣陶陶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说道:“现在我知晓,每一瓣莲花,都有自己的性格和特质,我之前的那一瓣,是个狂妄、自负的主儿。

        我可以通过共情的方式,引起它的注意,给它提供一些专有的情绪,符合它的心意之后,它可能就会出来帮我一起杀敌。

        注意,是可能出来帮我,我不是真正的控制了它。”

        “嗯。”斯华年默默的点了点头,似乎也想起了自己的莲花。

        荣陶陶想了想,道:“我把这瓣莲花,命名为罪莲,我觉得它罪孽不小,出手既伤人。而后夺来的这瓣莲花,我命名为狱莲。”

        斯华年:“怎么讲?”

        荣陶陶摊了摊手,道:“牢狱的狱,它的功效我和夏教体验过,我俩也被它灌进了莲花骨朵制成的牢狱空间之中。

        而且现在...我恐怕使用不了任何一瓣了。”

        “嗯?”斯华年微微挑眉,“为什么?”

        荣陶陶面色为难,开口道:“现在我体内的两瓣莲花,连接在了一起,每每罪莲想出来玩耍的时候,都会被狱莲死死的拽住,牢牢的囚禁在身旁。”

        斯华年懵懵的眨了眨眼睛,竟然展露出了一丝不该拥有的萌态:“呃?”

        荣陶陶确认的点了点头:“我刚才说了,我没能力控制罪莲,只能用共情的方式引它出来,现在...我是彻底无法引罪莲出来了,因为狱莲拖住了它,把它囚禁在了我的丹田位置。

        而且我认为,我的身体之所以能承受得住,能这么快醒来,应该也是狱莲的帮助,我对营养的需求的确增加了,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狱莲的特性......

        嗯,总之它应该是个好花,并不像罪莲那样肆无忌惮,并没有把我的身体抽空。”

        斯华年的面色颇为古怪,却是没想到,两瓣莲花组合之后,竟然会有这样的化学反应。

        她沉默半晌,道:“事实证明,你真的很得莲花青睐,这很神奇,你竟然真能从雪境魂兽手中将莲花瓣夺走,一次是幸运的话,两次,便不是了。”

        说着,斯华年摊开掌心,在那白嫩的手心之上,突兀的浮现出了一瓣青莲,散发着幽幽的光芒:“也许......”

        斯华年的话语猛地一停,却是看到狱莲带着罪莲,突兀从荣陶陶小腹中浮现了出来!

        “诶!诶!”荣陶陶吓了一跳,急忙双手去抓,“你把莲花瓣收回去!”

        斯华年反应极快,当即收回了莲花!

        而狱莲带着罪莲,就像是一只蝴蝶一样,扇动着两片“花瓣翅膀”,硬生生的闯过了荣陶陶的手,飞到了斯华年的面前。

        狱莲似乎心有不甘,很想把斯华年的那一瓣莲花也给“囚禁”起来。

        散发着莹莹光芒的“蝴蝶”,就这样扇动着翅膀,绕着斯华年的手掌飞舞着,像是在寻觅着什么东西,画面甚是诡异,却也极为梦幻。

        “咕嘟。”斯华年咽了口唾沫,一动都不敢动,她一只手就能轻易控制住荣陶陶,根本就没把荣陶陶放在眼里,但是对于这种极具自主性的莲花瓣,斯华年却是不敢轻举妄动......

        雪境至宝·九瓣莲花,不仅威名赫赫,其诡异而又强大的能力,那绝对是实打实的。

        “你别动昂!别动!我控制不了它俩,它俩要是真炸了,咱俩都得交代在这里!”荣陶陶急忙说道。

        斯华年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乖巧,连连点头。

        恶魔突然变成了乖宝宝,这样的画面,在荣陶陶的眼中看来,竟是如此的美好......

        那一夜,荣陶陶站起来了!

        他真正做到了,让传说中的松魂四礼·斯糖糖,连大气都不敢喘!

        ......

        由罪莲和狱莲构成的“花瓣蝴蝶”,扇动着翅膀轻盈飞舞,花瓣闪烁着点点莹芒,在昏暗的房间中,美丽的一塌糊涂。

        它绕着斯华年的手掌久久不散,甚至最后停在了她的掌心之上,驻留良久,这才心有不甘的飞了回去,没入了荣陶陶的体内。

        看到这一幕,斯华年终于松了口气,但也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能让松魂教师如此胆战心惊,荣陶陶恐怕也是第一人了......

        “说真的,淘淘,既然这莲花瓣对你如此青睐,就代表着九瓣莲花这种至宝,与你有着极大的缘分,虽然我们目前看不出来,你到底哪里特殊,但事实摆在这里。”

        斯华年开口说着,转过头,目光注视着荣陶陶的眼睛,道:“等你以后实力更强,身体素质更好了之后,我应该把我的这一瓣莲花赠送给你。”

        “啊?”荣陶陶当时就懵了,这份礼物实在是太过贵重,哪有送礼送雪境至宝的?这不开玩笑嘛?

        这可不是什么魂宠、魂珠之类的,这可是九瓣莲花!

        这可是“国宝”级别的东西,能祖祖辈辈、世代继承下去的宝物。

        “不行不行。”荣陶陶连连摇头,“君子不夺人所爱!只夺兽所爱...嗯......”

        斯华年却是开口道:“九瓣莲花极具灵性,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始终认为,它们既然选择跟随你,一定是有其寓意的,你也不用拒绝,以后再说吧。”

        说着,斯华年伸出手,报复似的,使劲儿揉了揉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儿,道:“我饿了。”

        荣陶陶被揉的摇头晃脑,回了一句:“啊啊,知道了,走,吃饭,咱吃饭去......”

        你以为就你饿?我不饿?

        仅仅在吃饭这个层面上,这一大一小两个吃货,可谓是一拍即合,没有二话,半点时间都不愿意耽搁,直奔学校食堂而去......

        松江魂武,

        你们的饭桶,回来了!

        ....

        三更,12,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