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21 就这?

121 就这?

        这边的裁判斯华年刚刚吹响比赛结束的口哨声,场上的吃瓜小达人孙杏雨就已经按捺不住了!

        “诶?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孙杏雨扑腾着小短腿,虽然刚经过剧烈的打斗,但却一点儿都不觉得累,她一边叫喊着,一边挤进了人群。

        身后,李子毅急急忙忙的跟了上来,场上,只留下了一个呆呆的樊梨花,和三个神情沮丧的武班学员。

        斯华年微微皱眉,歪头向场地边缘看去,当她发现夏方然也在场边的时候,不由得松了口气,觉得有教师在场,就不会出什么问题。

        但随后,斯华年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夏方然...好像才是这场“灾祸”的源头?

        无论怎样,斯华年都吹响了口中的哨子,开口道:“少年班三组晋级决赛圈的团队确定,分别是魂班1队、2队和3队。半小时后,开始循环赛,确定最终排位,各队注意休息。”

        “好的老师。”场上,唯一乖巧站着的樊梨花,对着斯华年规规矩矩的鞠了一躬,这才走下场去,心中颇为好奇,那边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挤不进去人群,只能在外面点着脚尖观瞧,却也什么都看不见,正当樊梨花暗自懊恼的时候,却是见到人群突然散开,夏方然带着荣陶陶和武班的一组学员走上了场。

        斯华年微微皱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她的眼神不可避免的看到了荣陶陶,而后,她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看到这样的一幕,周围的学生们都傻眼了......

        她笑了,她竟然笑了?

        妈妈,你的儿媳妇真的笑了,她好美呀......

        少年班的武试持续了整整一周了,斯华年当然不愿意看这种低级别比赛,更不愿意当裁判,她怎么可能给学生们好脸色?

        “活着呢。”斯华年看着走到面前的荣陶陶,微微扬头,打了个招呼。

        荣陶陶咧嘴笑了笑,道:“托您的福,凑合活着呢。”

        “呵,我看你是快了。”斯华年哼了一声,转头看向了夏方然,道,“怎么了,夏教?”

        夏方然来到斯华年身旁,道:“这几个小子质疑咱徒弟,我一听就不乐意了,必须让淘淘给他们上一课!”

        斯华年:“......”

        夏方然:“少年班的都知道,荣陶陶师从我夏方然,但这几个小鬼竟然还敢这么指着鼻子挑衅,那我能乐意么?对了,这些学生知不知道荣陶陶的刀艺师从你?”

        斯华年却是微微皱眉,没有上套,只是开口道:“荣陶陶的情况特殊,还是别与人类学员比试了吧。”

        “没事,杨春熙都跟我说了,荣陶陶控制的很好,不会出事儿的。另外,咱俩不在这里守着呢嘛。”夏方然压低了声音,道,“我是不能让他受半点委屈,尤其是无妄之灾,反正我看不下去,以后也不好交代。”

        斯华年:“......”

        学生们之间的口角,有什么不好交代的,说白了,你就是想看戏?

        严格意义上来讲,斯华年与夏方然不一样,她更喜欢虐菜,有一种奇怪的恶趣味,如果可以的话,她倒是想亲自下场......

        可惜她是裁判,被梅鸿玉死死的按在了这个位置上。

        斯华年面色为难,道:“他刚出院吧?”

        夏方然:“这才是更看技巧的时候,正好你也开开眼,看看这小子这几个月进步几何。

        顺便也给你们魂班的李子毅、陆芒都提个醒,我看那俩小子有点飘了,自以为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行吧,既然你说他控制的很好,那就看看吧,劳烦夏教盯着点。”说着,斯华年吹响了口哨,道,“决赛之前加试一场,至于为什么加试一场...因为,嗯...夏教喜欢看。”

        因为夏教喜欢看?

        学生们面面相觑,这理由...嗯,不愧是演武场永远滴神,说惯着谁就惯着谁!

        这夏教也是牛批,斯华年这么给面子的。

        “行了,就这样,决赛三组抓紧时间休息,你们双方什么意思,3打1?”斯华年又发现了事情的不对,荣陶陶明显是一个人,高凌薇并没有归校。

        荣陶陶咧了咧嘴,道:“1V3是我的强项,来吧,少打一个都没意思。”

        “切,小鬼。”斯华年笑着瞪了荣陶陶一眼,转头看向了武班的少年,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好了!斯教!”

        “准备好了!”以纪庆袂为首的武班三名学员,自信满满的说道。

        刚才夏方然已经答应他们了,如果他们胜利,就给他们一次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再次挑战石楼和石兰。

        但不是一场定胜负,而是三局两胜,也就是说,石楼和石兰之前已经赢了一局,纪庆袂需要连扳两局,才能改变出线结果。

        明知夏方然是荣陶陶的师父,夏方然这样承诺,必然是有鬼,但是纪庆袂当即抓住了这次机会,无论怎样,夏方然身为堂堂松魂四季,绝对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食言。

        手段什么的,无所谓,风评什么的,更无所谓,最重要的是结果!

        纪庆袂要的,就是结果!

        斯华年看了一眼纪庆袂的团队,心里也清楚,这是石楼石兰那的小组第二的团队,险些出线。

        虽然石楼石兰只是双人组,但配合默契,又是曾经的长安城第一初中生,刀法凌厉,极为悍勇,这三人能和石家姐妹拼数十个回合,当然也是极其优秀的。

        要知道,他们虽然是武班学员,但毕竟也是少年班的学员,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诶!卷卷!”石兰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她挤出了人群,拿着一把大夏龙雀,小跑进入了场地。

        “谢了。”荣陶陶将大夏龙雀横跨在腰间,刚才约战定下来之后,荣陶陶便拜托石兰去武馆内拿刀具了。

        “客气,加油!怼死他们!”石兰开口说着,非常不客气的看了纪庆袂一眼,一副鄙夷的模样,这才转身离去。

        趁着机会,夏方然突然开口说道:“李子毅!陆芒!”

        “到!”“到!”

        李子毅和陆芒从围观的学员群体中出列,高举着手。

        陆芒甚至心中隐隐有些兴奋,难道是让我去帮帮荣陶陶么?

        一向沉默寡言、甚至是有点高冷的陆芒,心中只有三个大字:“我!愿!意!”

        毫无疑问,陆芒跟荣陶陶,那真就是过命的友情。

        早在入学考试的茫茫雪原里,焦腾达提出可以舍弃伤残的陆芒,以换的队伍的机动性,从而取得更高的分数。

        那时的荣陶陶想都没想,一口回绝,并且也明确表示会保护陆芒的安危。自那以后,两人的情感,就已经定下了基调。

        陆芒还想着与荣陶陶并肩作战,帮衬一下他,免得被对面武班的欺负了,结果......

        结果夏方然对着陆芒和李子毅说道:“好好学,好好看!”

        陆芒:“......”

        李子毅:???

        就...就很气!!!

        现场黑压压一片人,你就这么点名让我好好学,好好看?李子毅当场裂开了呀!

        “噗...哈哈哈哈......”身侧,传来了孙杏雨忍俊不禁的笑声,她看着李子毅那憋闷的模样,实在是有点忍不住。

        霎时间,李子毅的脸,憋得更红了......

        “嘟嘟!”斯华年吹响了口哨。

        比赛开始!

        虽然这松江魂武依旧是天黑状态,但是演武场上,可谓是灯火通明,一个个巨大的探照灯将这里点亮如白昼,再加上校内的风比较小,所以很适合比斗。

        纪庆袂等人没觉得如何,毕竟他们天天都在校园里,而对于时长出没于风雪中的荣陶陶来说,这样的战斗环境,简直是太舒服了!

        唰!

        纪庆袂和两个队友当即蹲下身,在地上那薄薄的积雪中,幻化出了各自的武器。

        荣陶陶下意识的就要召唤武器,却是心中一动,同样蹲下身,在地上“捡”着武器。

        夏方然和斯华年的面色古怪,事实上,魂班的少年们都面色古怪,因为...早在荣陶陶没有出去历练之前,他就已经能自己制造霜雪了。

        “你装你吗呢?少年班都传遍了,你的魂法已经二星等级了!”纪庆袂在右侧,手执雪制长剑,和落于左侧、同样执剑的女队友沈冰,同步率惊人,甚至连步伐都一致,杀向了荣陶陶。

        后方那身材稍显高大的陈泓博,也是拎着一杆雪制长枪,稍稍落后两人半步,三人成v字形,向荣陶陶杀去!

        “你再说一遍!?”荣陶陶面色阴沉了下来,从薄薄的积雪中抽出了一杆方天画戟,不退反进,反而向着纪庆袂杀了过去!

        斯华年眉头微微皱起,这个纪庆袂的确说话带些脏字,但应该不是有意在骂娘,只是顺嘴而已。

        但是这种事情,与你有意无意并没有关系,关键是听的人反应如何!

        荣陶陶,显然已经给出了自己的反应!

        “叮!”

        一声脆响,借着长杆兵器的优势,荣陶陶一个马步向前,猛地刺向阵型右侧的纪庆袂!

        纪庆袂立刻格挡,再次开口道:“你这人耳朵是不是不好使?!还是真听不懂中文?我!说!你!装!你!吗!呢!”

        嘴上骂的欢,纪庆袂的作战态度却很认真,似乎...这也是他的战术?为了让荣陶陶愤怒,失去理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出现任何结果,他真的要自己负责了。

        纪庆袂三人组阵型不变,荣陶陶刺出长戟的一刹那,面前左侧的女队员沈冰,果断执剑前刺!

        荣陶陶却是根本没搭理她,甚至直接弃戟前冲?

        就在他前冲的一瞬间,不仅躲过了沈冰刺来的长剑,他那腰侧横着的大夏龙雀,已经反握出鞘!

        快!

        太快了!

        纪庆袂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却是听到了“叮”的一声!

        v字阵型里,落于后方的陈泓博眼疾手快,竭尽全力,长枪猛地拦在了纪庆袂的身前。

        大夏龙雀与雪制长枪交织在一起,荣陶陶的眼神却依旧死死盯着纪庆袂!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荣陶陶上头的时候,他却突然后撤了?

        眉头紧皱的夏方然,这才心中舒缓了一丝,看来,荣陶陶并没有气血灌...卧槽!

        夏方然还以为荣陶陶恢复正常,准备以守待攻、另寻机会的时候,却是看到荣陶陶一个撤步,只为躲避沈冰劈砍而下的长剑,而后......

        荣陶陶猛地抬起左手,一发雪爆球就轰了出去!

        “呯!”

        荣陶陶不仅将沈冰轰了出去,那刚刚抬起的左手,甚至不仅在汇聚雪爆球,更是洒下了一片冰霜!

        左手雪爆炸裂的同时,荣陶陶的左手竟然直接从那片冰霜里捞出了一杆方天画戟,而后瞬间甩了出去,直逼沈冰!

        “啊!”

        “这......”场上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倒飞出去的沈冰,虽然在空中无法控制方向,但却反应奇快,急忙执剑劈砍,硬生生将那投掷而来的雪制方天画戟给劈碎了。

        她的额头也瞬间浮现出了一层冷汗...太惊险了!

        这还是比斗吗?

        凶狠到这种地步?

        荣陶陶的雪爆根本没有后坐力,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很清楚,这是优良级·雪爆的标志。

        而那喷薄而出的霜雪,更是魂技·玉龙馈赠,那是二星魂法才能修习的魂技。

        觉醒了才半个学期,他已经是魂士了吗?

        其实...在正常人的世界里,魂法这种东西,远比魂力更难修炼。

        然而,荣陶陶虽然还只是个魂卒,但是他的魂法·雪境之心,却已经是二星·巅峰了!

        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荣陶陶撤步、前冲,简简单单的一退一进,毫无半点停滞。

        而他的左手爆、左手投掷,一切都是左手,瞬间解决了左侧沈冰的侵扰,但关键是...

        荣陶陶的右手也没闲着!

        右步前进的同时,弓步侧身对敌的荣陶陶,右手反握大夏龙雀,恶狠狠的刺向了纪庆袂,口中吐出了一个字,响彻演武场:“来!”

        “挡一下!”纪庆袂豁然色变,抬剑格挡的同时,脚下连连后退,切身感受到死亡气息的他,竟然疯狂的向后退去,阵型都不要了......

        显然,纪庆袂与刚开战的时候心态完全不同,此时的他,竟然只想与荣陶陶距离拉开的更远一些,越远越好。

        嗯...他倒也不算被彻底吓傻,起码他的手中,开始汇聚起了雪爆球,应该算是最后的遮羞布?

        后方的陈泓博又立功了!

        “做梦!”陈泓博怒喝一声,借着长枪的优势,一枪恶狠狠的将那刺出的刀刃拍落向下!

        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枪尖点地,枪杆斜拦在荣陶陶的面前,荣陶陶借着刀刃被枪头拍下的力道,本就是弓步侧身对敌的他,竟然顺势一个翻转?

        他背倚着长枪杆,整个人竟然翻了过来!?

        如此一个惊人而又迅速的动作,陈泓博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倚着枪杆、翻过身来的荣陶陶,意味着他与陈泓博无限地接近。

        “呯!”

        双脚落地的同时,荣陶陶左手一扬,手中的雪爆球瞬间爆炸,直接将陈泓博轰飞了出去。

        荣陶陶甚至都没看陈泓博,左手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冰霜挥洒,同样的恶狠狠甩出了一杆方天画戟,直逼倒飞而去的陈泓博!

        他手中做出所有动作的同时,他的那一双眼睛,依旧死死盯着纪庆袂,前冲的步伐,没有丝毫的停滞。

        仿佛这世界上,从没有人,能阻碍他前进的脚步。

        什么叫行云流水!什么叫赏心悦目!

        荣陶陶面色阴沉:“现在,是你的问题了!”

        远处观战的夏方然,面色极为精彩,他本以为荣陶陶会用方天画戟以守待攻的套路,给李子毅、陆芒好好的上一课。

        却是万万没想到,荣陶陶,没有半点防守的意思,一个人,竟然硬生生的压着三个人打!

        纪庆袂脚下猛地一停,终于止住了后退的步伐,手中的雪爆球能量汇聚到最大!

        “啊啊啊啊啊!”纪庆袂愤怒的叫喊着,猛地拔脚向荣陶陶冲去,面色扭曲,面目狰狞,“你他马给老子炸啊啊!”

        “呲!”

        突然间,那一往无前、急速前冲的纪庆袂,身体猛地一停,在他的右脚踝处,竟然被缠绕上了三条荆棘?

        薄薄的积雪之上,三条带刺的荆棘,悄然伸展开来!

        雪境魂技·霜冷荆棘!

        荣陶陶咧了咧嘴,你真以为,我开局蹲下、双手按在雪地里,是为了制造雪制方天画戟?

        纪庆袂前冲的势头戛然而止,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完全超乎了他的意料,被捆绑住右腿的他,冲势和惯性却还在,整个人面朝着地面,重重拍了下去。

        然而...他的手中,可是有一个汇聚了好久,凝聚了好多能量的雪爆球!

        “呯!!!”

        雪爆球轰然炸裂,纪庆袂直接被炸向了空中!右脚踝处紧紧缠绕的霜冷荆棘,硬生生被拉拽出地面半米,却死死的捆绑着纪庆袂,不让他再向空中飞去。

        被拉扯住的纪庆袂在半空中一个停顿,然后重重落了下来!

        荣陶陶却是一直在前冲,脚步从未停下,手中的大夏龙雀,直接刺向了纪庆袂的大腿。

        纪庆袂被炸的晕晕乎乎,七荤八素,突然感觉右侧大腿出传来了一阵剧痛,那锋利的大夏龙雀,就这么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大腿。

        贯穿!

        “啊!!!”纪庆袂顿时痛呼出声。

        “嘶......”

        “我的天,卧槽......”演武场边,霎时间传来了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此时的荣陶陶哪会去管别人?

        我说送你去见董东冬,就必须送你去!

        躺一个月够吗?

        够不够孩子?

        我觉得还是不够!

        荣陶陶那贯穿纪庆袂右大腿的大夏龙雀,猛地横划出来,一片鲜血迸溅开来、而荣陶陶却并未收手,大夏龙雀再次向纪庆袂的左大腿刺去!

        “呲!”

        “啊啊啊啊......”本就浑浑噩噩的纪庆袂,在剧烈的疼痛之下清醒了不少,痛苦的挣扎了起来,不断的扭曲、翻滚着身子。

        “嘟嘟!嘟嘟!”斯华年立刻吹响了口哨。

        荣陶陶扫了一眼身侧,如果说此时的陈泓博还坐在地上、没时间前来援助的话,那么之前那被轰飞的沈冰,却是傻傻的站在原地,她是被这凌厉的攻势吓懵了,根本就没敢来支援......

        就这种队伍,还想踩着我往上爬?

        荣陶陶咧了咧嘴,抽出了染血的大夏龙雀,点点鲜血,顺着刀尖,滴滴落在了雪地里。

        他垂着手臂,手握龙雀,刀锋一竖,用那细长的刀身轻轻拍了拍纪庆袂的侧脸,开口道:“就这?”

        ...

        四更毕,写得真是头昏眼花,尽力了,求兄弟萌月票支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