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20 公开处刑?

120 公开处刑?

        三天后,上午时分,演武场中一片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不仅少年班魂班、武班的学员们都来了,这场考试,也引来了一些高年级的在校生围观。

        毕竟平日里少年班都在演武馆生活,又是给匹配了顶尖名师指导,这些高年级的学生们,也想见识见识少年班魂班的真正实力。

        值得一提的是,本届少年班比武考核,最终获得第一名的小组,是有机会去挑战松江魂武·大一年级的学员们的。

        学校之所以设置了这种跨级别的挑战,无非就是想要让少年班的学员们遭受迎头一击,让他们保持着一颗谦卑的心,不要骄傲自大罢了。

        当然,这些都跟荣陶陶没啥关系,毕竟他是免试的......

        他只是偷偷摸摸的潜入,看着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室外演武场地,在人群中穿梭,探头探脑的向场内观望着。

        呦呵?

        刚好赶上孙杏雨、李子毅、樊梨花一组,正在对阵另外一组少年,荣陶陶并不认识,只是觉得有点眼熟,应该是武班的学生。

        “呀~卷卷来啦!”一道清丽的嗓音突然响起,荣陶陶好奇的望了过去。

        说实话,荣陶陶不高不矮,大概175的样子,在这人头攒动的演武场中,属于被埋没在人潮里的那种。

        谁呀,这么有眼光?

        一下就找到了整个演武场里最强的那个人?

        荣陶陶心中好奇,却也看到了一张兴奋不已的面庞。

        石兰拉着姐姐的手,挤开人群,快步走了过来。

        顿时,好多学生的注意力从场上转移,纷纷看向了荣陶陶的方向,毕竟...相比于荣陶陶来说,这对儿双胞胎姐妹的确是太耀眼了。

        不仅仅是她们的外形条件,更可怕的是她俩的战斗力!

        荣陶陶并不知晓,石楼和石兰,可是以双人组的身份,面对一群三人组的对手,一路杀进了决赛圈。

        姐妹俩默契十足、攻势凌厉至极,杀得昏天暗地,那叫一个神挡杀佛!

        看得这群大一、大二的学员们一愣一愣的......

        本次少年班期末武试,一直是小组淘汰赛的形式,最终决出来三支小队进入决赛圈,然后开启循环赛。

        此时,石楼石兰已经进了决赛圈,这就意味着她们已经锁定了魂班的名额,下半学期,她们依旧会是“水果捞”的一员。

        “怎么样?老师说你又重伤入院了,你没事吧?”冒冒失失的石兰,一巴掌就想要拍在荣陶陶的肩膀上,结果却是被一旁的姐姐石楼给拦住了。

        “诶?”石兰好奇的看向了姐姐。

        石楼瞪了石兰一眼,歪头示意了一下荣陶陶的方向,道:“你也说了他重伤入院,现在最好对他轻拿轻放。”

        “奥奥,也是。不过看他这状态,恢复的不错呀,嘿嘿,脸色很好呢...”石兰嘿嘿一笑。

        荣陶陶这三天吃得好、睡得饱,的确调整过来很多,有了第一瓣莲花做基础,这供养第二瓣莲花的日子,还算是比较顺利的。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狱莲比罪莲更“懂事”一些。

        狱莲不仅懂事,而且在它的囚禁之下,罪莲也安稳了很多......

        石兰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狭长的美目一亮,在兜里掏了掏,拿出了两颗水果硬糖,急忙扒开糖纸,送到了荣陶陶的嘴边,“喏,快吃。”

        荣陶陶:???

        一边说着,石兰甚至还一手架住了荣陶陶的肩膀,一副生怕他被风吹倒的模样。

        后方,杨春熙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摇头笑了笑,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虽然荣陶陶与大家聚少离多,但是却也一直融入在少年班的集体之中。

        只要荣陶陶待在演武场的范围内,她倒是不需要担心荣陶陶孤独的问题了。

        荣陶陶也不矫情,低头叼起她手心里的水果硬糖,一边咀嚼着,一边面色古怪:“我看你姐这一身的杀气,你俩这是刚刚比赛完毕?”

        “对呀!我俩赢啦!唔呼~”石兰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兴奋的握紧了拳头,扒下来的糖纸也被她攥在手心里。

        荣陶陶的面色更加古怪了,道:“你们俩上场比赛,兜里还带着糖果?”

        “啊,对呀!必须带!”石兰煞有介事的眨了眨眼睛,“两周前,斯教可是特意叮嘱我们,让我们所有魂班的学员,平日里都带着糖果、巧克力之类的,就是为了你。

        以后你要是想吃了,找谁要都行,这是斯教给我们下达的命令。

        谁兜里要是没有小零食,就会被赶出演武馆,去学生宿舍居住。”

        荣陶陶:“......”

        斯华年!永远滴神!

        他吃着水果硬糖,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哪有那么夸张,一会儿我跟斯教聊一聊。”

        斯华年的确是有点反应过度了,不过想想也是,一瓣莲花都把荣陶陶折腾成那个熊样,这突然又多了一瓣,按照正常的理解,他对食物的需求应该更高。

        但真实的情况却是,虽然荣陶陶对营养的要求极大,但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巨大。

        说到底,那瓣新加入的狱莲...似乎把那放肆的罪莲给禁锢住了,现在这两瓣莲花都很是安稳,还算是有分寸,并不会合力将荣陶陶的身体瞬间掏空。

        “反正你以后要是想吃零食,找我就行,我时刻给你备着,嘻嘻。”石兰挠了挠头,嘿嘿的傻笑着,可惜了她那高冷的容颜了,匹配到了这么一个主人......

        显然,石楼和石兰,对荣陶陶除了有同学情感之外,还掺杂着一些对救命恩人的情感在里面,如果能帮助到荣陶陶,她们很乐意去做。

        “谢谢。”荣陶陶转移话题道,“战况怎么样啦?咱们的同学都晋级了么?”

        “嗯,这次比武取前三组,进行循环赛,我和兰兰这一组,还有焦腾达那一组都晋级了。”石楼双手交叉在身前,看着远处的演武场,道,“这是最后一场,如果孙杏雨她们也晋级,那么下学期,我们魂班的人员就不会有任何调动了。”

        荣陶陶心中大定,开口道:“我听说是淘汰赛,就怕咱们班的提前遇到。”

        姐姐石楼笑着说道:“不会的,因为我们本就是魂班学员,算是种子小队,所以被分别放在了三个组,淘汰也是小组内淘汰,在小组出线之前,是不会碰到彼此的。”

        “对了,卷卷,你怎么办呀?你不参加考试,没有成绩......”石兰一脸担心的看着荣陶陶,询问道,“你要去武班了么?”

        荣陶陶急忙说道:“啊,没事,学校给我免试了,我不参加排名,也不会挪地方,依旧在魂班。”

        石兰当即松了口气:“哦哦,那就好,那就好......”

        “呵,要么说你是二代呢,免试,啧啧......”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突兀的从身后传来。

        虽然演武场中很是热闹,但是身后的那道声音,音量可是不小,不是小声嘀咕,而是故意大声说给荣陶陶听的。

        荣陶陶眉头一皱,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了一个寸头少年。

        在他的身侧,还有一男一女,两位同伴。

        荣陶陶面色不善:“你说什么?”

        寸头少年目光直视着荣陶陶,开口道:“我说你有关系,有背景!可以超脱学校规则,不需要考核,直接留在魂班!怎么?你听不懂中文?”

        这少年的声音是如此的洪亮,一番话语落下,周围的人迅速安静了下来,纷纷转头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当时就懵了!

        这个比...真刚!

        寸头少年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少年是知道荣陶陶有背景,有关系的,但是寸头少年依旧这么说了。

        而且还是大声说的,让周围所有人都听到了!

        而寸头少年身侧的一男一女,不仅没有阻止,反而也是一脸恼怒的看着荣陶陶,似乎认为这个世界非常的不公平。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纪庆袂啊。”石兰一脸嫌弃的看着那寸头少年,“又菜话又多,怎么,我把你们组打下去了,你不服?”

        “哼。”名为纪庆袂的少年冷哼一声,扫了石兰一眼,却也不搭茬,而是再次看向了荣陶陶,“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荣陶陶看着这个什么“庆妹”,开口道:“这是学校决定的,我因为重伤入院,在校医院躺了半个月,昨天才醒过来。”

        纪庆袂开口道:“那是你的问题,不是别人的。你要是个男人,就大胆点承认你考核不及格,甚至连分都没有!

        无论因为什么,你自己受的伤,就该为这样的结果负责,别说什么学校决定的。

        按你这么说,以后我们要是担心被踢出武班,担心自己成绩不好被退学,我就在期末考试的时候故意受伤呗?”

        “诶,你这嘴臭家伙......”石兰当时就不乐意了,换成旁人也就算了,但对方骂的可是荣陶陶,石兰迈开长腿就要上前。

        荣陶陶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拦在石兰身前,却是被石兰带着向前一个趔趄......

        “诶呀。”石兰急忙转身,架起了荣陶陶的肩膀,一旁,姐姐石楼看着莽撞的石兰,忍不住踹了石兰屁股一脚。

        呃......

        真是亲姐!大庭广众之下,真就这么踹?不给妹妹留点面子的嘛?

        荣陶陶其实休养的还算不错,并不是特别虚,只是这石兰太暴躁了一些......

        荣陶陶站稳身子,道:“你敢这样站在我面前质问我,所以我才跟你解释两句,否则我都懒得搭理你。

        但我也只能解释到此,我不可能因为你的三两句话,就去违反学校的决定。

        你觉得不公,自己去学校反应,跟我,你撒不着火!”

        “可以!这个主,我能定!”突然间,一道熟悉的男性嗓音传来。

        荣陶陶都懵了,不用转头,他就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

        保准儿是夏方然!

        果然!夏方然挤过人群,来到了双方面前,笑呵呵的扫了荣陶陶一眼,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道:“魂武者,既然遭受到了质疑,那就要反抗回去,哪有吃闷亏的道理?”

        荣陶陶:???

        你这夏老鬼,倒是真把我豁得出去?

        我?睡了足足16天,在床上又躺了3天,今天才出院!!!

        夏方然嘿嘿一笑,阴阳怪气的说道:“话说回来,荣陶陶之前入学考试的时候,不是排名全年级第二嘛?

        我估计着,学校就是觉得他实力太强了,所以不用跟一群臭鱼烂虾比武吧?”

        “嗡......”演武场边顿时一片哗然,议论声音四起!

        前来观赛的高年级学长学姐们,面色极为精彩,疯狂吃瓜,他们突然发现,场下发生的事儿,远比赛场上的更加精彩......

        “我当然知道他是第二名!”寸头少年纪庆袂蛇随棍上,开口道,“我们不敌石楼石兰,那只是我们缺少了一点运气罢了,我们整体实力不比她俩弱!

        如果我们干翻了第二,那就证明我们也有进入魂班的实力!我们也能入驻演武场,享受修行的福利!

        如果我们赢了,老师们应该再给我们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而不是让我们等到下学期期末!”

        纪庆袂的一番话语,也让学生们知道他为何如此做派了,演武场是定时定点开放的,而在演武馆内学习、休息的魂班少年,无形中就比其他学员多了一份福利。

        为了入驻演武场,这个少年不择手段,倒也可以理解。毕竟,他是为了修行,为了前途。

        如此违反学校规定,公开质疑,也不知道纪庆袂日后会不会有好果子吃。

        但可以确定的是,此时的纪庆袂什么都顾不得,年少的他,心中念着的,只有这一座修行圣地!

        “呦呵?行啊,小伙子心气十足,我喜欢!”夏方然嘿嘿一笑,又看向了荣陶陶,拱火道,“你说话呀,咋啦...断网了?还是闭麦了?”

        荣陶陶的心中升起了一万个问号,夏方然可是知道自己有一瓣莲花的,这不明显是在玩火吗?

        伤了人怎么办?

        夏方然这是认准了我能调整好心态,不放莲花出来吗?这......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荣陶陶眉头紧皱,不得不开口道:“单挑?”

        纪庆袂:“单挑?凭什么单挑?学校的考核是按照小组来对垒的!”

        荣陶陶:“我的队友没来。”

        纪庆袂当即回怼道:“我说了,那是你的问题!你该自己负责,而不是超越学校原本制定好的规定!”

        你......

        荣陶陶突然抬起头,看着步步紧逼的纪庆袂,火也是蹭蹭的往上窜:“行,这是我的问题!”

        纪庆袂:“你说对了!就是你的问题,有什么疑问吗?不要什么事儿都赖到别人头上!”

        荣陶陶面色少见的阴沉了下来,点了点头:“可以!一切都是我的问题!

        但你给我记住了!

        战斗过后,你要是重伤住院,那可就是你的问题了!”

        纪庆袂耸了耸肩膀:“行啊,我跟你不一样,我认啊!”

        “少BB,一会儿赛场上见吧!我还就把话放在这了!今天不送你去见董东冬,我直接退出魂班!”荣陶陶骂骂咧咧的说着,像极了某位名师,“老子在外面救魂校性命的时候,你还在宿舍里穿小裤衩睡大觉呢!”

        一旁疯狂看戏、疯狂吃瓜的夏方然,面色微微一僵......

        ...

        20点还有一章,写了一大半了,看这架势,预计得5500~6000,正在努力写,尽量写得精彩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