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19 甜蜜的负担

119 甜蜜的负担

        “呃......”荣陶陶口中发出了一道虚弱的申银声,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却是闻到了隐隐的消毒水气息。

        这味道,他倒是很熟悉,这里是哪来着?

        这是...校医院?松江魂武大学的校医院?

        好家伙!

        我直接好家伙!

        昏过去之前还在一墙之北、在雪原中亡命逃窜,而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松江魂武大学了?

        这个病房,是我的复活点嘛?

        这是我第几次在这里醒过来了?

        “嘤~”一声撒娇似的呜咽声响起,床边,云云犬看到主人醒来,它“扑腾”一下站了起来,凑到荣陶陶的脑袋边儿,伸出那粉嫩的小舌头,不断的舔着荣陶陶的脸蛋。

        “呃,痒......”荣陶陶不自然的歪了歪脑袋,但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让荣陶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荣陶陶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却是看到右手边正上方的输液架上,挂着熟悉的蓝色营养液。

        下意识的,荣陶陶努力向左手边,他原本是在找人,却是没想到,他的左手背上,竟然也在打针?

        左手正上方,同样有一个输液架,也同样挂着一袋营养液......

        双倍的剂量!双倍的快乐?

        “你醒了。”

        就在荣陶陶发懵的时候,床边传来了一道女性嗓音,声音很是轻柔。

        荣陶陶本就虚弱,一听这声音,身子骨更是软绵绵的了。

        “嫂嫂?”荣陶陶极力转过头,但实在是浑身乏力,动作缓慢。

        杨春熙当即站起身来,探前身子,低头看着荣陶陶:“身体感觉怎么样?那莲花瓣......”

        对!

        莲花瓣·狱莲!

        荣陶陶顾不得许多,微微皱着眉头,仔细感受着体内的莲花瓣。

        呦呵?

        摸清楚状况的荣陶陶,不由得心中一惊。

        原本,他只有一瓣罪莲的时候,那瓣花朵在他的体内肆意横行,随意游荡,荣陶陶也根本没办法阻止。

        而此时,新加入了一瓣狱莲之后,这两瓣莲花,竟然连接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V”形,正老老实实的待在他的丹田部位。

        荣陶陶微微挑眉,狱莲把“熊孩子·罪莲”给管教好了?

        那我可真是谢谢您,以后可别让罪莲这家伙再四处乱跑了......

        “怎么?”杨春熙俯下身,双手咱在荣陶陶的脑袋两侧,紧紧盯着荣陶陶的眼睛。

        “呃,没事,它们相处的很融洽,很好。”荣陶陶皱了皱鼻子,杨春熙落下来的长发,搭在了他的脸上,有点痒。

        杨春熙心中一松,这才伸出手掌,轻轻的抚上了荣陶陶的面颊:“才来松江魂魂武大学半年,你已经两次重伤入院了。”

        “嗯。”荣陶陶舒服的闭上了眼睛,蹭了蹭杨春熙那柔软的手掌,道,“这哪算是重伤,这可是福利,最多算是甜蜜的负担。”

        杨春熙:“......”

        这小子,是不是话里有话?

        “对了,夏方然呢?”荣陶陶急忙询问道,“夏教怎么样了?”

        杨春熙却是笑了:“你觉得他怎么样?”

        荣陶陶懵懵的说道:“我不知道啊,吸收了莲花瓣之后,我一直浑浑噩噩的,就记着他一个劲儿的喊我起床,怕我睡死过去,还趁机打我屁股,贼疼......”

        “夏教好着呢,又发现了一个好苗子,现在跟着李烈教师那一组,时常给赵棠同学开小灶。”杨春熙笑着捏了捏荣陶陶的脸蛋,侧身坐在了床边,“你饿不饿?”

        “这个夏方然,移情别恋?渣男!之前还要跟我殉情呢,现在掉头去找别人了?”荣陶陶忍不住撇了撇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询问道,“我睡了多久?”

        杨春熙:“你身体恢复的情况,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得多,这是你昏睡过去的第16天。

        上次你吸收莲花瓣,睡了将近一个月,我们都以为这次你会睡得更久,看起来,你之前吸收过一次莲花,有过那一次经验,身体能适应一些了。

        夏方然说了你对莲花瓣的理解,也说了它们各自有性格,这方面,我们也和斯华年求证了,的确是这样的。

        也许...你新吸收的这一瓣莲花,不像之前的那瓣不管不顾、不负责任,也许这新的莲花瓣刻意收敛了很多,并不想伤及你的性命。”

        闻言,荣陶陶的面色倒是古怪了起来,是这样么?

        此时,他体内的那两瓣莲花倒是的确很安稳,在丹田位置待着,一动不动。

        杨春熙询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殉情?”

        荣陶陶回过神来,不由得哼了一声,道:“啊,当初在莲花骨朵空间里的时候,夏方然说要给我陪葬来着......”

        听到这句话,杨春熙的脸上不仅没了笑容,反而是心疼的要命。

        荣陶陶只是一个魂卒,却已经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生死战,这可不是模拟出来的,不是学校故意考核的,而是真真正正在刀尖上摸爬滚打的生死战。

        一次疏忽,一个慌神,一个错误的决定,甚至是一个细节的改变,荣陶陶可能都已经死了。

        斯华年说的对,荣陶陶,的确有着上将之资。

        刻苦的训练,一般的学员都能做到,顶级的松江魂武大学里,最不缺的就是努力的天才。

        但是在生与死之间,每一分每一秒的考验与磨炼,却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住的。

        夏方然虽然自持身份,也很嘴硬,但是从他上报情况的字里行间,能够清晰的看出来......

        就是这个小小的魂卒,在恰当的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决策,坚强果敢、悍勇自信,这才让师徒二人从那莲花骨朵中逃出生天。

        这种履历,就算是把大三、大四学年里最精英的学员拉出来比较,荣陶陶都绝不落于下风。

        这还仅仅是从生死考验的程度来讲,如果说对人类的贡献的话......

        也就只有松江魂武的教师们,才有资格和荣陶陶来比较了。

        这短短半年的时光,荣陶陶给出的答卷,一次比一次惊人,也一次比一次惊艳。

        “别这么看我。”荣陶陶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去,努力用额头碰了碰身旁摇晃着尾巴的云云犬。

        小家伙虽然被忽略了,但并没有哭闹,而是是一直摇晃着尾巴,等待着荣陶陶陪它玩耍。

        “汪汪!”发现荣陶陶脑袋贴了过来,云云犬那尾巴摇成了螺旋桨,差点把自己给摇飞起来......

        “呵......”杨春熙收敛了一下情绪,探手抱过了云云犬,安抚着过于兴奋的小家伙,生怕吵到荣陶陶,柔声开口道,“梅校长特意告诉我,等你醒过来、身体恢复之后,去他的办公室一趟,他想见见你。”

        闻言,荣陶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张如老树皮一般死气沉沉、布满褶皱的脸。

        似乎是意识到了荣陶陶内心的抵触,杨春熙轻笑着转移话题,道:“再有不到半个月就过年了,你准备在哪里过年?”

        荣陶陶:“呃......”

        在哪过年?回家也是他自己过啊,在哪不一样?

        杨春熙轻声道:“跟我和你哥一起过吧,前提是你哥有假期,如果他没时间,那就咱俩过年。”

        “好呀!”荣陶陶眼前一亮,道,“你会包饺子吗,前几年我都是买速冻的。”

        杨春熙探前手臂,揉了揉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柔声道:“不会,但我可以学。”

        “那倒是没必要,哈哈。”荣陶陶打了个哈哈。

        “饿不饿?”杨春熙掏了掏兜,拿出了一个巧克力棒。

        荣陶陶连连点头,杨春熙手指扒开包装纸的声音,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了。

        杨春熙拾着巧克力棒,送到了荣陶陶嘴边,道:“你和其他病人不一样,也许我现在应该给你订一份营养餐。”

        “咔嚓。”荣陶陶一口咬了下去,嚯~

        巧克力、牛奶、坚果...这一口咬下去,这辈子还要啥啊?我连我女朋友长啥样都能忘了。

        “诶?对了......”荣陶陶咀嚼着巧克力,抬眼看向了杨春熙,道,“大薇回来了么?”

        杨春熙伸出手指,将落在荣陶陶嘴边的花生碎拨进了他的嘴里,道:“大薇,高凌薇?”

        荣陶陶:“唔......”

        “还没回来,但郑谦秋教授传回来消息,她状况很好,表现的也很不错,放心吧。”杨春熙笑着说道,“怎么,想你的小女友了?”

        荣陶陶却是摇了摇头,道:“说实话,多亏她跟雪燃军去了三墙,要是她也在洞窟里,夏教还真不一定能守得住我俩。那个什么萧自如,简直太凶......”

        “嘘......”杨春熙拿着巧克力棒,当成了手指,抵在了荣陶陶的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荣陶陶微微挑眉,心中很是疑惑。

        怎么?

        萧自如这名字不让提?

        他有多大的谱啊?

        荣陶陶暗暗腹诽的同时,丹田内那连接在一起,呈“V”型的两瓣莲花,其中那一瓣罪莲,突然就要窜出来!

        结果罪莲却是被狱莲牢牢的粘着,硬是没让它浮出荣陶陶的身体,又给拽回了丹田位置......

        荣陶陶当时吓了一跳!

        什么玩意?

        这狱莲到底是心肠好、愿意帮着自己?还是狱莲天生癖好如此,就喜欢囚禁别人?

        囚瘾挺大啊?

        这是囚不着别人,开始囚同类了?

        不对!情况不妙!

        狱莲要是一直这样,死死的禁锢着罪莲,那罪莲以后还会出来陪我玩耍、帮我杀敌么?

        杨春熙的声音压得很低:“不是不让提,是最好别在这里说。董教随时都可能进来探查你情况。

        当年,他俩都是学校外派、驻守三墙的教师,在三墙那边发生了一次意外,最终董教带着学校的人马回来了,萧教却没回来。

        我并不知道具体的过程,那次出任务的人们三缄其口,董教回来之后,消沉了很久,最近这两年才缓过来。”

        闻言,荣陶陶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里是雪境之地,也许...每一个活下来的人,都背负着自己的故事。

        杨春熙继续道:“董东冬暂时还不知道你和夏教遇到萧自如的事情,你别说漏嘴了。”

        “好的。”荣陶陶乖巧的点了点头。

        杨春熙却是一脸的愧疚:“抱歉,他伤害了你。”

        荣陶陶咧了咧嘴:“你道什么歉呐,这里又没你的事儿,那夏教还救了我呢,我还得谢谢你呗?我...唔......”

        杨春熙手中的巧克力棒,再次塞进了荣陶陶的嘴里。

        荣陶陶一脸不满的看着杨春熙,你投个食,至于这么粗暴么?

        呃...真好吃!

        再给我整一个~

        荣陶陶像个大爷(yé)一样躺在床上,享受着杨春熙的投食,她倒也算是雨露均沾,把荣陶陶不小心落在嘴旁的残渣碎屑,统统都喂给了云云犬。

        云云犬可是魂兽,而不是真正的宠物犬,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吃巧克力的问题。

        直到三根巧克力棒下肚,荣陶陶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唇,道:“嫂嫂,你不用这么陪着我,你也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吧?要不你回去歇着吧吧。”

        “没事,我在那睡。”杨春熙示意了一下一旁的沙发。

        这算是一个高级病房,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校医院的四楼,房间里环境很好,有床有沙发,还有独立的卫浴间。

        荣陶陶面色古怪,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沙发,还真是苦了杨春熙了。

        他不由得开口询问道:“你这些天都没有课么?一直这么守着我?”

        杨春熙笑着回应道:“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这两周都是考试周,年级榜重新排位。你知道,学校曾承诺过的,在期末考试中,如果学员表现优异,武班的学员也能调来魂班。”

        一听这话,荣陶陶顿时蔫儿了,嘿嘿一笑:“奥,考试啊,考试好,呵呵,考试好。”

        杨春熙调侃似的看着荣陶陶,道:“上周笔试阶段已经过去了,魂班的考的都不错,成绩没有落下的。笔试都没问题的话,武试就更没问题了。”

        “武试?现在他们在比武?”荣陶陶愣了一下

        杨春熙:“对,现阶段,就是分组比武切磋。”

        荣陶陶当即来了精神,努力支起身子:“扶我起来,我爱考试,我爱学习......”

        杨春熙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荣陶陶,你爱什么你爱,一听笔试就蔫了,一听打架就来精神了?

        你这情况打什么打?说白了,不就是去看热闹去的么?

        杨春熙一手按在了荣陶陶的胸膛上,直接把他按回了床上,道:“梅校长说了,你和高凌薇今年免试,不会掉落武班去的。”

        荣陶陶弱弱的开口道:“那我也想去看看我的同学们......”

        好久不见,也不知道我们水果捞战队,都成长到什么水平了。

        杨春熙笑道:“现在是小组赛阶段,没什么看头。你又是刚醒来,身故虚弱得很,还是先静养两天吧。

        三天后是决赛,那个时候,我放你去看看。放心吧,你的同学们问题应该不大......”

        ...

        推荐两本好友的书,大西瓜的《峡谷之巅》,奉义天涯的《警探长》,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两联更,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