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18 亡命

118 亡命

        漆黑的夜色下,那八瓣虚幻、一瓣实体的莲花骨朵,安安静静在伫立在雪地中,散发着幽幽的香氛。

        霜美人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尤其是在她放肆使用狱莲之后,身子骨虚弱得很,这也让她在举手投足之间,自带着一股病美人的风情。

        只见她缓步走到莲花瓣前,虽然步伐有些虚浮,但脸上却写满了得意。

        她缓缓伸出虚幻线条的手掌,在一层层冰霜的扩散之下,那手掌勾勒出了冰霜的轮廓,探向了青莲骨朵。

        突然间!

        霜美人脸上的得意之色瞬间消失无踪,表情僵硬了下来,那一双眼眸突然瞪大,寒冰手掌竟然颤抖了起来!

        “咔嚓!”刚才裹上霜雾的冰霜手掌,不知为何,忽然就破碎了开来。而那冰霜手掌破碎之后,她那本该是虚幻线条的身体,竟然也露出了肉身?

        只见她露出了白皙的肌肤,甚至连身上披着的虚幻大氅,也变成了实体的雪制大氅。

        “呵......”霜美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手捂着胸膛,哆哆嗦嗦的跪坐在地,面色惨白,表情更是难看至极。

        心脏明明还在,但是...为什么突然感觉缺了一块似的?

        好像,有什么极其重要东西,突然间就弃她而去......

        “呯!”

        一道轻轻的爆破声响,在她的面前,那青莲花骨朵消失无踪,而之前存在于莲花骨朵之中,那两个宛若蚂蚁大小的人,也是突兀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失去了青莲花骨朵,也就没有了所谓的“莲花空间”一说,荣陶陶和夏方然,再次变回了正常大小,仿佛凭空出现一般,很是诡异。

        却是见到荣陶陶的状态,几乎与霜美人一模一样,甚至连动作都惊人的一致。

        他同样一手捂着心脏,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呼吸急促,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只不过,与霜美人不同的是,他是心脏里得到了什么东西,而不是心脏里缺失了什么东西。

        夏方然衣衫破烂、一身的鲜血淋漓、模样极惨,但却比荣陶陶更加清晰,他当即看到了一旁默默伫立的萧自如。

        而那萧自如,视线也在第一时间锁定了夏方然!

        松魂四礼VS松魂四季!

        第二回合?

        第二回...个屁!

        夏方然之前可是被花瓣暴雨袭击,现在可谓是遍体鳞伤,他强忍着钻心的疼痛,一把捞起了地上的荣陶陶,连滚带爬的向远处跑去。

        萧自如当即抽出了背后的短戟,恶狠狠的向夏方然的方向投掷而去。

        千万不要觉得这种进攻很简单,这可是致命的!

        声势再怎么浩大,都不如一支深深插进敌人心脏的飞戟!

        夏方然,真神将!

        在严重受伤的情况之下,竟然凭借着极其丰富的经验,用几乎相同的旋转身体方式,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萧自如的致命一击。

        萧自如的进攻当然不会就此停下,就在他有所动作的时候,却是突然被身侧的美人给打断了。

        萧自如急忙向霜美人望去,他那一直面无表情的脸,竟然露出了些许担忧的神色?

        “呃...呃...啊....啊啊啊啊!!!”失魂落魄的霜美人终于回过神来,她一手捂着心脏,一手抓着已然幻化成实体的雪色长发,疯狂的叫喊了起来。

        再没有了蛊惑人心的醉人声线,有的,只剩下了凄厉的惨叫声。

        “呀呀呀呀呀!!!”霜美人那本该倾国倾城的容颜,因为愤怒至极而变得无比扭曲,状若癫狂。

        无法容忍!不可原谅!

        那可是到了嘴边的猎物,甚至已经被她收入莲花牢狱之中!

        结果呢?猎物们不仅逃了出来,甚至还把她的莲花牢狱一并夺走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霜美人面目狰狞,努力想要站起来,但虚弱的身体却是让她脚下一软,再次栽倒在地。

        萧自如急忙上前,将霜美人搀扶了起来。

        霜美人连推带搡,向萧自如身侧的雪夜惊走去,声音凄厉:“追!追!!!”

        然而,胯下的马匹才奔跑没多久,霜美人仿佛突然间看到了什么,那阴厉的表情一阵阵变幻,胳膊当即缠绕在了萧自如的脖子上:“停......”

        作为雪境魂兽,她的视距远比人类魂武者要高。

        霜美人死死咬着牙,看着前方那纵马狂奔的夏方然,恨不得寝其皮、啖其肉,却也不得不停下了追逐......

        而早早逃离出去的夏方然,也已经召唤出了本命魂兽·雪夜惊,此刻正在雪中飞速疾驰。

        鲜血淋漓的他,一身的伤口密密麻麻,触目惊心!在马匹急速的前行之下,殷红的血液透过被撕烂的衣衫,洒满了身后的雪地。

        在夏方然的身前,荣陶陶横趴在马背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地面,眼前一阵阵发黑。

        脑海中,还回荡着内视魂图传递的信息:

        “吸收!九瓣莲花·狱莲!奖励潜力值1点。目前可用潜力值:2。”

        “晋级!雪境之心·二星巅峰!”

        ......

        为什么只进阶了一个小小的段位,上次吸收罪莲的时候,魂法可是从一星高阶,一路怼到了二星中阶......

        是高等级的魂法,进阶所需求的“经验值”成倍增加么?

        亦或者是上次吸收莲花瓣属于头一遭,初次改进魂法之心,所以对魂法的加持幅度极大?

        这一次,自己已经受到了莲花瓣的滋养,所以再吸收同类别的莲花瓣,加持幅度没有那么大了?

        荣陶陶还在暗暗思索中,却是忍不住嘶吟出声:“呃...啊......”

        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那两瓣莲花纠缠在一起,它们好像认识,但却似乎是因为分离的太久,彼此之间很是陌生。

        两瓣莲花就在荣陶陶的体内肆意游走,相互试探着,缠绕旋转着,像是在友好的打招呼......

        莲花瓣友好寒暄无所谓,却是苦了荣陶陶!

        荣陶陶吸收了新的一瓣莲花,身体迅速被抽空,头脑一阵阵的眩晕,浑身乏力,很是虚弱。

        他之所以没有现在就昏过去,是身体即将爆炸的恐怖感觉!

        这种濒临爆炸的感觉,让他真的是一动都不敢动。

        那两瓣莲花游走到哪里,荣陶陶的身体就“肿胀”到哪里,仿佛随时都可能把荣陶陶的身体爆开一块。

        这滋味,嗯...就很神奇。

        “坚持,坚持一下,荣陶陶!你刚才那股子狂妄的劲儿呐?啊?给老子展现出来,别昏过去!”夏方然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带着一股鲜血,直接拍在了荣陶陶的额头上。

        “那是我想昏过去的么...我...我饿了......”荣陶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彻底变成了软脚虾,跟霜美人没什么区别。

        当然,霜美人远比荣陶陶更加强悍,给她一点时间,她还是能够站起来的。

        在身体层面上,霜美人比荣陶陶恢复的更快,但是心灵层面......

        那位倾国倾城的北方佳人,怕是要被活生生给气死了!

        “喝!老子的血有的是!统统都给你喝!你给我撑住!”夏方然的左手掌,本就被豁开了一个大口子,原本都已经凝结出霜雪,冰封伤口了,但听到荣陶陶这句话,他碾碎了霜雪,左手直接按在了荣陶陶嘴上。

        荣陶陶:???

        夏方然,你?是真男人!

        我今天算是彻底服你了......

        事实上,夏方然也很服荣陶陶,他是从来没想过,身为堂堂松魂四季,有朝一日,竟然被一个孩子给救了......

        荣陶陶努力扭开脸,磕磕巴巴的说着:“没事,夏教,我上次吸收...莲花,也...晕了,不用担心...我...一睡不醒......”

        荣陶陶话音未落,在远处的风雪之中,鞭传来了一阵呼声:“夏教!是夏教吗?”

        夏方然眼前一亮,大声喊道:“我在这里!后面还有个霜美人,都小心点!”

        说话间,夏方然策马狂奔,与一队雪燃军擦肩而过。

        雪燃军当时就懵了,夏方然从团队中穿过的同时,洒了他们一身的鲜血......

        什么情况?受了皮外伤,用霜雪覆盖伤口,暂时做简单的处理,这是雪境魂武者的常识。

        夏方然这等级别的高手,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样的小技巧?后面的敌人到底追得是有多凶,夏方然甚至连抽空冰冻伤口的工夫都没有?

        夏方然常年在三墙范围内授课,又是松江魂武大学外派、驻守三墙的急先锋,可谓是威名赫赫,士兵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夏方然如此狼狈?

        就因为那传说中的霜美人?

        一众人马心中骇然,当即列开架势,派出几名士兵护送夏方然的同时,大队人马也是严阵以待。

        雪燃军的将士们神情无比凝重,面对着茫茫风雪,等待半晌,却是没有看到半点追兵的身影。

        在哪?

        霜美人在哪?

        夏方然却是不管不顾,在几名士兵的护送下,疯了一般的向百团关跑去......

        “荣陶陶,荣陶陶?你睡个屁你睡,你给老子起来,清醒点!”夏方然一巴掌拍在荣陶陶的屁股上,骂骂咧咧的说道。

        “诶呀你别扒拉我......”迷迷糊糊之中,荣陶陶嘟嘟囔囔的小声说着。

        “你睡,我让你......”

        “夏教,请不要乱动。”两侧,同样策马狂奔的雪燃军士兵们,探着身子,手掌上白芒覆盖,一直努力在给夏方然治愈伤口。

        夏方然总是这样乱动,被雪祈之芒治愈的伤口尚未愈合,那被霜雪冰封的伤口也被撕裂开来了。

        夏方然急得不行,道:“有吃的吗?什么吃的都行,我徒弟要饿死了!”

        雪燃军彻底懵了......

        饿?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都要流血而亡了,还关心自己徒弟饿不饿?

        你可真是松魂好教师嗷!

        “啪!”夏方然一巴掌又拍在了荣陶陶的屁股上,“5分钟,我保证给你扔雪燃军的食堂去,你醒醒!

        鱼香肉丝、锅包肉、拍黄瓜、炒花生米,再来二两小酒...啧......”

        夏方然说着说着,自己反倒是先咽了一下口水......

        ...

        推荐好友的一本书《精灵掌门人》,很不错的宝可梦文,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

        另外,今日四更,17点和20还有。正在写,努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