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16 霜美人

116 霜美人

        轰隆隆一声巨响,魂力翻滚,气浪滔天!

        荣陶陶连滚带爬的跑进了洞窟,这里的地面没有霜雪,踩在真实的土地上,心中这才安稳了不少,他也急忙播下了1号键。

        电话当即接通,速度快的可怕。

        “对!1墙西北方向,之前郑谦秋教授来这里的那个洞窟,你说13号洞就13号洞吧,这里有个叫萧自如的,夏方然教师让我通知你们来支援。”

        “是的,萧自如,什么松魂四礼...卧槽!”

        荣陶陶心中一惊,就说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

        传说中的松魂四礼·烟?

        像这样的名字,重名的人应该不多?

        而且,对方能把夏方然逼迫成这样,必然得是个顶级魂武者?

        但是那堂堂松魂四礼,为什么沦落到这般田地?

        虽然在学校里没见过,但也没听说过,他在一墙这里当野人啊?

        荣陶陶还没挂断电话,就感觉身后不对劲儿。

        他急忙转身,却是看到夏方然犹如炮弹一般,直接被轰进了洞窟之中!

        荣陶陶心中急切:“夏教?”

        他急忙伸手一捞,但到底还是反应慢了一些,并没有抓住从身旁倒飞过去的夏方然。

        只见那夏方然衣衫凌乱,狼狈不堪,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来。

        他一手捂着小腹,面色极为难看,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我去尼玛,这是什么级别的魂校!几年不见,竟然强成这个逼样?”

        荣陶陶的面色无比凝重,知道师徒俩这是遇到茬子了!

        夏方然可是松江魂武顶级教师,外面的那个萧自如,到底是有多强?

        夏方然虽然平日里骂骂咧咧,但一般都不涉及真正的脏话,而在刚才,夏方然真的是属于“破口大骂”了。

        “嗖~嗖~”

        而回应夏方然的,却是一支又一支旋转飞来的狂歌戟。

        夏方然手执方天画戟,连连舞动,点破了一杆又一杆雪制飞戟。

        我的天......

        荣陶陶被这射速震惊了!

        尤其是洞内有篝火照明的情况下,那旋转飞来的短戟,更是清晰的映入了荣陶陶的眼帘。

        要不你直接拿AK扫射吧?你确定你只有两只手,而不是八只手?

        这到底是单身几十年的手速?

        哪怕是夏方然方天画戟舞动的再怎么密不透风,但依旧有数支飞戟刺穿了夏方然的防线,向洞内急速袭来!

        荣陶陶当即抽出了腰间的大夏龙雀,直接在眼前甩了个刀花。

        “叮~”

        飞戟与大夏龙雀碰在了一起!

        荣陶陶只感觉虎口一阵发麻,即便是那飞戟一触即碎,但荣陶陶依旧被这力道恐怖的飞戟,向后击飞而去......

        “噗通”一声,荣陶陶重重趴落在地,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手掌传来了阵阵酥麻的感觉,这是什么级别的力量?

        夏方然眼看事情不对,他猛地伸出手,五指摊开,置于身前。

        雪境魂技·寒冰屏障!

        唰......

        无数霜雪自他手掌中喷发而出,短短的两三秒钟,一面厚厚的冰墙,竟然已经成型,自夏方然手心处为中心点,向四周迅速蔓延。

        要知道,这洞窟口起码宽五米,高三米,但转眼之间就被一面厚厚的冰墙给挡住了。

        “叮!叮!叮!”

        一连串飞戟击打在冰墙上的声音响起,声音清脆,不绝于耳。

        后方的荣陶陶眼前一亮,这魂技不错,看起来防御力十足。

        夏方然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喘着粗气,一手按着厚厚的冰墙,另外一只手捋了捋自己凌乱的分头,终于是长长的舒了口气:“呵......”

        雪制飞戟击打在冰墙上的声音,突然消失无踪。

        本是无比激烈的战场,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

        夏方然转头问道:“电话打了吗?”

        荣陶陶知道这种级别的战斗,根本不是自己这种小喽啰能够参与的,他一脸乖巧的点了点头:“电话打完了,雪燃军说马上就来支援!”

        同一时间,一道高大的人影,出现在了冰墙的另外一侧。

        无穷无尽的威压,透过厚厚的冰墙,传入洞窟之中。

        尽管夏方然抵挡了大部分,但从他身旁漏进来的恐怖气息,也将荣陶陶震慑的不轻!

        夏方然施展出来的寒冰屏障虽然很厚,但却也晶莹剔透,其中更无杂质。

        在洞窟内篝火的映衬之下,墙壁另一侧,那高大的身影缓缓伸出手掌,隔着厚厚的冰墙,与夏方然掌心对着掌心。

        这是什么神仙画面,这么传神的嘛?

        夏方然当即骂骂咧咧的开口:“萧自如!老子用你在这跟我心心相印?你......”

        话音未落,却是看到在冰墙另外一侧,那高大的身影背后,竟然又闪出了一道人影。

        毕竟隔着一道冰墙,荣陶陶分辨不出来,那曼妙的身影到底是从萧自如身后出来的,还是从萧自如的体内浮现出来的。

        夏方然的面色猛的一僵,张大着嘴,堪堪的说不出话来,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却是见那道纤瘦曼妙的身影,如蛇一般扭动着妖娆的身躯,缠绕着萧自如的高大身影,从背后揽着萧自如的脖子,嘴唇探到他的耳侧,仿佛是在轻声说着什么。

        下一刻,与夏方然隔墙贴着手心的萧自如,五指猛地张开!

        唰......

        却是见到那本是由夏方然制造的厚厚冰墙上,瞬间凸起了五根不大不小的冰柱。

        那冰柱并不锋利,而是呈不规则的多面柱体,倒是和寒冰径踩出来的冰花柱体很是相似。

        雪境魂技·寒冰牢狱!

        夏方然豁然色变,猛地向后退去,急忙道:“再打!电话再打!”

        “啊。”荣陶陶急忙再次拨通了电话。

        “咔嚓,咔嚓......”也就是在夏方然掌心离开冰墙的那一刻,那厚厚的寒冰屏障,瞬间炸裂开来!

        急速后退的夏方然,转身向洞内跑去,一手捞起了荣陶陶,夹在腋下,继续向洞窟内部跑去。

        “喔~”荣陶陶一声轻呼,扭头看向了身后,却是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满脸霜雪的野人男子,以及......

        以及在他的身侧,有一个时隐时现的曼妙身影。

        虚幻线条!?

        兜帽、大氅,竟然统统都是虚幻线条勾勒出来的?

        她...好美啊。

        虚幻线条构成的长发,随着冰霜气息,一圈圈的向外扩散着,摆动着一个优美的旋律。

        那张极致妩媚的脸蛋,与她的身段一样妖娆。

        每每有冰霜从头顶扩散而下,她那虚幻线条构成的身体,都会染上一层霜雪,而后转瞬即逝,如此循环往复,竟是如此的美丽、神秘。

        荣陶陶惊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诡异的生物?竟然是呈虚幻线条状态的?

        不对,那她刚才怎么可能有影子?这转瞬即逝的霜雪外壳,可是不足以投射出影子的。

        “别理她,荣陶陶,不管她和你说什么,都别理她!”夏方然大声提醒道。

        见鬼!

        这种地方怎么会出现霜美人?

        雪境大军入侵地球多少次了?在过去的数十年中,雪境军与雪燃军之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战斗,林林总总加起来足有上千余次!

        哪一次出现过霜美人的身影?

        这可是连雪境大军都请不来的“大佛”,精神类魂技极为诡异,性格又极端孤傲,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类人型的雪境魂兽,大都拥有水准线以上的智慧,而且也大都是群居生物,正因为智慧足够,所以懂得趋利避害,懂得团结生存的道理。

        但是霜美人实力惊人,性格孤傲,又是天生的王者,所以很难与同类合群。

        这也导致这一种族内部毫无凝聚力,只能去奴役其他物种,各自为王。

        这种双人组合怎么会出现在这一墙之内?雪境旋涡才是他们大展身手的主战场。

        来一墙游玩?这不是降维打击么?

        夏方然一边奔跑,一边抢过了荣陶陶手中的电话,直接喊道:“1墙西北,13号洞窟。除了萧自如,还有一只霜美人!听好了是霜美人,不是霜佳人!”

        “轰隆隆!”

        被夏方然架在腋下的荣陶陶,身子随着夏方然的飞奔而上下颠簸,还没等细细思索,就听到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

        只见夏方然歪着脑袋,用侧脸和肩膀夹着手机,一手夹着荣陶陶,另一只手中,竟然还汇聚出了一颗颗旋转的雪爆球,疯狂的向墙壁砸去!

        夏方然牌挖掘机!

        哪里不通炸哪里!

        夏方然硬生生将这天然洞窟开了个后门,带着荣陶陶闯了出来。

        一片片的碎石滑落而下,悉数砸在了师徒二人的身上。

        “唏律律~”雪夜惊一声嘶鸣。

        走出洞窟的那一刻,夏方然直接召唤出了雪夜惊,他抱着荣陶陶跃了上去,双腿一踢马腹:“驾!”

        看得出来,夏方然是真的把荣陶陶当成宝贝了,他将荣陶陶横着按在了身前的马背之上。

        他甚至趴伏下身,用身体护住了荣陶陶,同时对着雪夜惊大喊道:“去百团关!”

        荣陶陶第一次见到夏方然如此惊慌,纵然心中升起了一万个疑惑,身体又被强行横着按在马背之上,但他也一直乖乖的服从命令,生怕给夏方然添麻烦。

        碎裂的马蹄声在耳边响起,夏方然再次拨通了电话,声音急切,语气非常的不客气:“没有精神类魂技的士兵就别来送了,我确定这是一只霜美人,先请示你们领导!

        我身边还带着一个学员,不能盯梢,8分钟,我就能到百团关门前,驾!”

        一边说着,夏方然还急促的催动着胯下骏马,那如临大敌的模样,甚至让荣陶陶想起了当初雪境大军入侵松江魂武的夜晚。

        “嗖~”

        一支极速旋转的雪制短戟,突兀从背后袭来。

        夏方然面色一惊,猛地一手拍在马背上,瞬间收回了本命魂兽,他整个人腾空而起,在风雪中肆意闪转腾挪。

        夏方然,真神将!

        一手捞着荣陶陶的他,竟然完成了一个艺术体操一般的动作,在空中旋转了足足两周,任那飞戟与自己擦肩而过。

        夏方然再次落下的瞬间,本命魂兽悄然出现,他再次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之上。

        唰......

        一朵巨大的青莲,突然在他的后方不远处绽放开来!

        有趣的是,那巨大的莲花,唯有一瓣是实体,而其他八瓣莲花,都是闪烁着淡淡莹芒的虚幻线条。

        “荣陶陶!!!”

        荣陶陶:“怎么了夏教?”

        夏方然怒声喝道:“心里别骂了!把你的莲花收起来,保存体力,别饿晕过去了!”

        荣陶陶心里一懵,急忙喊道:“我没用莲花啊?它在在我体内呢......”

        夏方然:???

        荣陶陶心中惊愕,努力扭过头看去,身后不远处,还真有一朵巨大的青莲绽放开来?

        就在此时,积雪覆盖的大地,突然陷落了下去。

        “唏律律!”雪夜惊一声慌乱嘶鸣,不知道为什么这普普通通积雪之下,竟突然之间没有了土地?

        脚下竟然变成了深渊!

        而就在那下方的深渊之底,无数虚幻的莲花瓣正幽幽的绽放着,本该具备高洁气质的青莲,却仿佛散发着幽幽的毒香,迷人心魂......

        夏方然面色阴沉,再次收回了雪夜惊,迅速向空中飞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荣陶陶的脑海中,传来了一道娇媚的声音:“孩子,你拿了我的东西,把它还给我好么?”

        “咕嘟。”荣陶陶面色惊愕,什么意思?

        你怎么知道我有一瓣莲花?是这一个半月以来,那些与我过招、逃跑的雪境魂兽告诉你的?

        又或者...你的莲花瓣有追踪效果?

        “啪!”夏方然夹着荣陶陶努力前飞,一巴掌拍在荣陶陶的后脑勺上,道,“记住我的话,无论她跟你说什么,别理她,守住本心!”

        就尼玛离谱!

        守住本心?怎么守?

        关乎生死存亡,荣陶陶急忙喊道:“你别给我中心思想,你给我确切的解决办法!”

        “左耳听右耳冒不会吗?要不你就背古诗,背课文!现在就给我背!”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夏方然骂骂咧咧的喊道:“晦气,换一个!”

        然而荣陶陶还真就“守住本心”了,不仅不搭理脑海里作祟的霜美人,甚至连夏方然也没搭理,那叫一个一心只读圣贤书!

        “今天下三分...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夏方然:“默背!默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