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14 罪·莲(求订阅!)

114 罪·莲(求订阅!)

        洞口处,篝火劈啪作响,映衬着高凌薇那稍显愧疚的表情。

        在她的面前,荣陶陶神情复杂,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高凌薇伸出手,按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轻声道:“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嗯。”荣陶陶发出了一道鼻音,最终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高凌薇要走了,跟雪燃军离开。

        荣陶陶觉得自己命很苦,真的。

        一切的计划,统统都赶不上变化快。

        又或者说......任何事情,一旦涉及到雪境之地,统统都会变得复杂且不可控。

        他曾经的入学考试,由7天变为3天。那整整两个月的暑假授课计划,又缩短至短短2天。

        想要在安安稳稳的学校上课,结果还赶上了暴风雪夜、雪境魂兽大军入侵,荣陶陶又睡了近一个月。

        现在,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合适的同伴,又有名师指导,来这一墙之北闭关修炼,结果这才持续了一周多的时间,历练计划就再次被打乱。

        高凌薇,被雪燃军征用了......

        原因,自然是她吸收了神宠·霜夜雪绒。

        想到这里,荣陶陶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觉得,这世界上真正与他契合的只有一个词:孤独。

        看到荣陶陶的模样,高凌薇的心中不是滋味,她不喜欢抛弃队友这种事情,哪怕只是短暂的分离,但现在,她无能为力。

        对于高凌薇来说,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就在刚刚,高凌薇还请求郑谦秋,让荣陶陶加入搜寻珍贵魂兽的团队,一起行动。

        但现在,她无法再任性了,因为这是雪燃军发来的求助。

        高凌薇扫了一眼洞口处等待的雪燃军,再次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轻声道:“一旦完成任务,我会立刻归来,我保证。”

        “嗯。”荣陶陶点了点头,“那你小心点。”

        “你掌握好训练时间,劳逸结合,记得按时补充营养,别太累了。”高凌薇露出了一丝调侃似的笑容,倒退了两步,深深的看了荣陶陶一眼,便转身离去了。

        “哒哒哒......”

        马蹄声越来越远,最终没入了白茫茫的风雪之中。

        雪燃军、郑谦秋和高凌薇都走了,据说他们要去三墙之北,据说,有一支强大的偷猎者团队,已经与雪燃军在三墙之北周旋了很久了。

        而霜夜雪绒的出现,似乎给雪燃军提供了一个突破口。

        洞窟之中,夏方然看着倚在洞口、望着外面茫茫风雪的荣陶陶......

        夏方然心中也是颇为无奈,他迈步上前,一手揽住了荣陶陶的肩膀,道:“雪燃军与松江魂武大学密切合作了数十年,互帮互助,相互扶持。我们学校有责任,也有义务给雪燃军提供支援。

        之前,雪境大军入侵地球的时候,学校的教师基本都被抽空了,悉数来到这三关帮忙驻守,你是知道的。”

        “嗯呢。”荣陶陶点了点头。

        夏方然想了想,继续道:“她走了,我来当你的队友。”

        “这可是你说的。”荣陶陶突然转过头,看向了夏方然。

        “嗯?怎么?”夏方然微微挑眉,看着荣陶陶那一脸决绝的模样,总觉得这小子要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荣陶陶当即点头,道:“既然是队友,你就得参战,我们有责任保护好对方。”

        “嗯......”夏方然面色古怪,沉吟片刻,道,“那我就给你再减减压,你不需要保护我,我单方面保护你就行。怎么?你想走出洞窟,往北走?”

        “不,这洞窟很好,很适合我歇脚。”荣陶陶竟然直接迈步向外面走去。

        夏方然心中一怔,道:“你想干什么?”

        荣陶陶随口说道:“打架,闲得也是闲着。”

        荣陶陶咬着嘴唇,脑海中,尽是高凌薇之前那歉意、愧疚的模样。

        你为什么要感到愧疚?

        明明是我太弱,没资格和你们去三墙之外,你为什么要愧疚?

        要道歉,也应该是我。

        荣陶陶随手一挥,从那寒风之中捞了一些霜雪,随即点亮开来。

        飘摇的白灯纸笼被寒风吹散,却又很快聚在一起,驻留在荣陶陶的头顶。

        “嘘~”他二指抵在舌下,向着那茫茫风雪,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夏方然面色错愕,看着荣陶陶的背影,想了又想,夏方然还是没有把荣陶陶拽回洞窟。

        想打,那就打吧。

        对着墙壁抽刀、收刀了一个多星期,也该和正儿八经的敌人练一练了。

        夏方然迈步前行,身体飘了起来,伫立在半空之上,低头看着荣陶陶,道:“我可没兴趣欺负雪花狼,我也不会动手。

        累了、伤了,你就自己爬回去,以洞口为界限,只要你能进入洞口,身后跟着任何魂兽,我都给你赶跑。”

        “好!”荣陶陶当即点头,举手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呵。”夏方然向空中飘去,看着下方风雪中那逞强的身影,不由得摇头笑了笑。

        但凡换成任何一个魂卒期的学员,就这样孤身一人站在雪原中当诱饵,主动邀战雪花狼群的话,夏方然必然把那学员拎回洞窟,扔墙角使劲儿踹,顺便骂骂咧咧的补上一句:“你?是不是找死?”

        但是,这事儿发生在荣陶陶的身上,夏方然竟然觉得很是合理?

        是他的技艺高超么?

        还是他身傍一瓣莲花?

        亦或者...他是魂将之后?理应如此?

        一向活得还算明白的夏方然,竟然有点发懵,这个问题,真的把他自己给问住了。

        因为他觉得这些原因,似乎都不足以让他放任荣陶陶去单独面对雪花狼群。

        但事实情况却是...夏方然竟然发现,自己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教师应有的决策。

        空中的夏方然暗暗思索,而在下方,吹出一声声口哨、挑衅全世界的荣陶陶,也从风雪中捞出了一杆雪制方天画戟,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上次被雪花狼围攻,已经是一周前的事情了,中间经历了很多,起码雪燃军赶到了这里,也不知道那些雪花狼是否还固执的围在洞窟周围。

        亦或者是它们发现没有机会,早早就离去了。

        “嘘~”荣陶陶再次吹了一声口哨,声音尖利,没入了风雪之中。

        随着寒流的侵袭,荣陶陶努力催动着冰雪之心,一边借着九瓣莲花的帮助,迅速填补着魂力。

        可怜的大薇,虽然你去了三墙之外,但你的修行速度会减缓不少吧?

        离开我,可真是你的不幸呢~

        “嗯?”夏方然耳朵动了动,转过身来,却是看到不远处,有两头雪花狼蹑手蹑脚的前行。

        人类一旦出了洞窟,这群雪花狼,还真是按捺不住了。

        夏方然虽然比荣陶陶看得更远,但是他毕竟不是高凌薇,当他发现雪花狼的时候,这群猎手已经距离荣陶陶不算太远了。

        要不要提醒荣陶陶一下呢?

        嗯...还是提醒一下吧,毕竟是自家的徒弟。

        夏方然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突然飞了过去,落在了雪花狼的背后,进而猛地伸手向前一抡,大声喊道:“背后!”

        呼......

        霎时间,一片寒风吹荡开来。

        两头雪花狼,竟被夏方然释放出来的狂风吹得七零八落,而且还是飞向了荣陶陶的方位!

        做好事不留名的夏方然,当即脚下一弹,再次跃上了高空......

        荣陶陶急忙转过头,却是刚好看到两头雪花狼飞了过来,他当即抡起方天画戟,猛地向天空中刺去!

        “呯!”“呯!”

        两颗雪爆球在雪花狼口中炸裂开来,在后坐力的帮助下,两道身影纷纷一侧飞开,当即躲开了荣陶陶投掷而来的战戟!

        “呜!!!”一声狼嚎从背后响起,从那风雪之中,一道雪白的身影窜了出来!

        荣陶陶猛地转过身来,腰间的大夏龙雀瞬间出鞘,辚辚作响。

        呲!

        荣陶陶反手握着大夏龙雀,那锋利的刀刃,对着扑咬而来的雪花狼横向抹过,瞬间撕裂了对方那本就张开的血盆大口。

        噗......

        鲜血淋漓。

        由于雪花狼扑得太近,当大夏龙雀横抹过它的大嘴之后,那瞬间被撕裂开来的头颅,竟然溅了荣陶陶一脸的鲜血。

        如果它没有扑得这么猛,那大夏龙雀反而不会撕裂它的头......

        “背后!”夏方然的声音再次传来。

        荣陶陶心中一惊,浓郁的血腥味萦绕鼻尖,他一手抹着眼睛,却是顾不得许多,睁着一只未被血液浸染的眼睛,急忙迈步横移。

        下一刻,一道雪影出现在荣陶陶之前的方位,凶狠无比的扑在了地上。

        “吼!”雪花狼趴伏在地,对着荣陶陶龇牙咧嘴,口中一颗雪爆球迅速汇聚。

        荣陶陶长戟猛地刺了出去,雪花狼脚下一弹,轻盈闪避,却似刚好中了荣陶陶的圈套。

        那长戟,本也没打算刺穿雪花狼的头颅,只见那战戟的井字形突然竖起,贴着雪花狼的头颅,猛地向身侧一带!

        “呯!”

        另外一只扑来的雪花狼,与长戟带来的雪花狼轰然相撞,雪爆球瞬间炸裂开来!

        半空中的夏方然,忍不住眼前一亮!

        荣陶陶能守住5、6米宽的洞口,夏方然认了。

        但是在这雪原之中,四面八方都是雪花狼的情况下,这小子还真能坚持住?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他能坚持多少秒呢?

        授课二十载的夏方然,仿佛突然间找到了教学的乐趣?

        荣陶陶根本没有理会两个轰炸分开的雪花狼,而是急忙躲开,不敢有半点松懈。

        果然!

        两匹雪花狼接踵而至!

        被围攻,就必须面对这样的情况,荣陶陶根本无法在原地驻留片刻。

        弹步移开的同时,荣陶陶右手执戟,已然抡了出去,锋利的侧方半月牙刃扫在了一头雪花狼的身上,直接抡飞向了风雪之中。

        “吼!!!”

        充满兽性的嘶吼声突然从左侧传来,而荣陶陶右手抡开着戟,那腰后横跨的大夏龙雀,刀柄也在右侧......

        他急忙再次撤步...“呯!”

        雪花狼口中的雪爆球轰然炸裂!

        翻涌的气浪,炸的荣陶陶胸膛衣衫破裂,他直接被掀翻了出去,身体在雪地里翻滚了无数圈,足足5米才停了下来。

        一片雪花弥漫,雪地中也拖出了一条长长的雪痕......

        仰躺在雪地里的荣陶陶,强忍着疼痛感,再次向空中支起了方天画戟,做出了防御的姿态,左侧却是传来了雪花狼奔跑的声音。

        短短的几个回合,雪花狼似乎也找到了荣陶陶的弱点,左侧!

        荣陶陶急忙探出左手,一颗雪爆球迅速成型,但速度...终归是慢了一些。

        快点,再快点!

        速度,生与死之间的竞速!

        不求这雪爆完全成型,只需一次击退的效果,哪怕是轻微击退也好,我不该就这样离场!

        荣陶陶只感觉整个世界都缓慢了下来,雪花狼那一张血盆大口,无限的接近他的手掌,势必要将那手臂撕咬下来......

        “呯!”

        雪爆球轰然炸裂!

        雪花狼瞬间就被轰飞了出去,而本该同样被轰飞的荣陶陶,却是依旧躺在原地,并未有任何移动?

        “晋级!雪境魂技·雪爆,优良级!”

        半空中,已经准备好出手的夏方然也是愣住了,无后坐力的雪爆?

        这可是普通级进阶优良级的标志。

        这小子领悟“巧用三分留七分”的道理了?这么快?

        不愧是老子的徒弟嗷!

        就是这种态度!就是这种成长速度!

        那几个大二的废物,这两年的确是睡过来的!

        如此低等级的战斗,竟然给夏方然看燃了!他忍不住一声一声赞叹:“好!”

        荣陶陶猛地坐起身来,一手探出,面对着眼前白茫茫风雪中再次窜来的雪花狼,又是一发优良级·雪爆!

        速度奇快,效率惊人。

        “呯!”

        荣陶陶终于从雪地里站了起来,再次捞出了一杆雪制方天画戟。

        好?

        当然好,必须好!

        “嘿!”荣陶陶脸上染着几近凝固的狼血,伴随着一道充满血腥气息的闷哼,他手执方天画戟,猛地一个弓步前刺。

        这一步,也是他自面对雪花狼群以来,第一次向前迈出的步伐......

        也正是这一刺,一瓣诡异的莲花瓣,缠绕着戟杆,旋转着飞舞而出。

        恍惚之间,荣陶陶仿佛知道这瓣任性的青莲花瓣,到底在什么时候才会出现了。

        不是生死一刻间渴望苟活,也不是无所畏惧的一往无前。

        而是狂妄,是自负!

        荣陶陶也终于知道,它为什么叫“罪莲”了。

        事实上,如果当初雪境大军入侵校园的时候,荣陶陶早点进入演武场,见到冰魂引青年如何使用罪莲的话,恐怕荣陶陶早就琢磨清楚该如何使用这瓣罪莲了。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冰魂引,面对着堂堂松魂四礼,可是无比狂妄的说出了一句话:“所有人,都得死!”

        这句话不仅仅是在说松魂四礼,他针对的,可是整个松江魂武!

        而此时的荣陶陶之所以摸清了些许门道,是因为......

        因为此刻面对狼群围攻的他,与当初高凌薇一脚踩向他头颅的那一刻,有着几乎相同的心理。

        客场?围攻?强敌?

        那又怎样?

        我,怎么可能会输!?

        ...

        后面还有,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