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13 三墙?

113 三墙?

        翌日清晨。

        在这漆黑的环境下,没有所谓的清晨,荣陶陶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太阳了,甚至很久都没有见过自然光亮了。

        据说在北欧的部分地区,每年也总有几个月的极夜现象,没有太阳光亮,人们却还要正常的工作生活,这也导致了那些地区患有抑郁症的人特别多。

        自今年进入极夜以来,松江魂武大学的学生退学的特别多,想来,也是承受不住这种压抑的环境。

        这仿佛没有尽头的寒冷与漆黑,的确很折磨人。

        但你只要走出松江魂城,一路向南,你就可以看到太阳,也能感受到温暖,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喜欢吧。

        嗯,因为掉了一根头发丝就黑化的那种猛男除外......

        荣陶陶显然是没有时间抑郁的,他的生活足够精彩,他的伙伴也足够耀眼。

        可惜了,“小太阳”此时的光芒无法再刺眼了,从烈烈夏日里的炎阳,彻底化身为冬日里的暖阳,耐心的陪伴着一猫一狗玩耍。

        此时的高凌薇,盘腿坐在地上,一边修习着魂法,一边照看着云云犬和雪绒猫。

        盘腿坐姿之下,云云犬和雪绒猫各自占据了她的一个膝盖,纷纷仰着头,看着头顶飘摇飞舞的白灯纸笼。

        它们之间似乎有什么约定,虽然闪烁着光芒的雪花有很多,但是它俩应该是都在盯着其中的一片。

        两个小家伙的小脑袋也是左右摇晃着,动作出奇的一致,口中还“汪汪”的叫着......

        猫不像猫、狗不像狗,倒也是一番奇景。

        努力吸收魂力、修行魂法的高凌薇,时不时还会看向远处。

        荣陶陶就站在不远处,腰后横跨着大夏龙雀,一次次的出刀收刀,不厌其烦。

        那认真且刻苦的模样,看得高凌薇心里痒痒的,她也很想训练技艺,只是很可惜,她不能动。

        毕竟...身旁还坐着一个暗中观察的郑谦秋呢!

        郑教授虽然面容苍老、头发全白,但是该熬夜也不含糊,一直就这么盯着霜夜雪绒,时不时还会让高凌薇与霜夜雪绒互动一番,尽最大可能去了解霜夜雪绒的特性。

        夏方然却是解放了,和几名雪燃军在洞口处点燃了篝火,优哉游哉的吸收着魂力,享受着荣陶陶带给他的福利。

        这样枯燥无聊、却又安闲的日子,足足持续了三天。

        直至第三天夜晚,荣陶陶的内视魂图中,终于再次传来了一则消息:“刀法精通,二星·初期(潜力值:5颗星)”

        荣陶陶心中一喜,由于洞窟比较小,所以三天以来,他只是纯粹的出刀与收刀,并没有训练其他的手法,但刀法精通依旧晋升等级了!

        毫无疑问的是,荣陶陶出刀、收刀的速度快了不少,但由于他的技艺增长是缓慢的、是循序渐进的,所以此时的他,并未有突然之间突破了什么“桎梏”的感觉。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荣陶陶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转头看向了洞内,道:“该吃饭了,我去拿点。”

        “嗯。”高凌薇点了点头,历练突然间被打断的她,也是颇为无奈,此时的她,没有了被雪花狼围攻狩猎的警惕,吃的也都是雪燃军送来的物资,感觉就像是度假一样。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但是高凌薇已经有点受不了了。

        “是个成大事的人。”一旁,郑谦秋突然开口说道,显然是在说离去的荣陶陶。

        这几日,郑教授不仅仅在观察霜夜雪绒,也在观察了荣陶陶。

        一个能把简单的动作反复打磨、不觉半点枯燥,更是不分昼夜刻苦训练的学员,单单看这一份心性,就比一般同龄人好太多了。

        “是的,他是我的队友。”高凌薇轻声道,心中,竟然隐隐升起一股自豪感。

        “人们都说物以类聚,所以,你也是这样的人?”郑谦秋开口说着,缓缓的站起身来,拍了拍有点酸麻的腿。

        高凌薇小声道:“郑教授过誉了。”

        郑谦秋:“霜夜雪绒的习性,我观察的也差不多了,接下来,我得麻烦你件事儿。”

        高凌薇:“教授您说。”

        郑谦秋开口道:“16年一遇的暴风雪,给这三墙之内带来了无数珍奇生物,既然你此时可以看穿茫茫风雪,我打算暂时征用你,和我在雪境大地中搜寻那些罕见、稀有的雪境魂兽。”

        高凌薇:“......”

        作为松江魂武大学的学员,面对教师的这种请求,高凌薇不该拒绝。

        退一万步讲,作为一名华夏人,帮助郑谦秋观察雪境魂兽,编纂书籍,造福后人,高凌薇也不该拒绝。

        只是...高凌薇真的坐不住了!

        除了洗漱、上厕所之外,高凌薇甚至都很少挪动地方,跟坐牢没什么区别。

        虽然魂力和魂法修为没有落下,甚至修行的速度更快,但是她对于荣陶陶如此刻苦的磨练技艺,真的是眼馋得很。

        郑谦秋似乎非常了解高凌薇的心理活动,开口道:“在搜寻的过程中,你也可以进行历练,就当我不存在即可,只是发现你没见过的生物之后,需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说着,郑谦秋给高凌薇提供了一个几乎无法拒绝的提议:“雪原中群居的生物比较多,大都是常见的雪花狼之流。

        我们直接去雪林之中,那里隐藏的生物恐怕不少,当然,对于现阶段的你来说,可能也会更加危险一些。

        我们总体前进的方向是向北,如果我觉得你实力还算不错,我可以带你进入二墙之北。”

        高凌薇眼眸一亮,当即开口询道:“二墙之北!?”

        郑谦秋却是面色严肃的摆了摆手,道:“那得看你的小队整体实力如何了,如果不行的话,我只能单独带你进二墙,甚至是三墙,但得把荣陶陶留在这一墙之北,让夏老师带他。”

        高凌薇:“......”

        历练计划,就这么泡汤了。

        几天前,她与荣陶陶配合,抢占洞窟地盘,与雪花狼斗智斗勇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她喜欢那样的战斗,也享受那样的生活,只不过,突如其来的魂宠,打乱了一切计划。

        高凌薇也深知自己这个魂宠的价值,哪怕是郑谦秋不征用她,在此作业的雪燃军也很可能会征用她......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情况,高凌薇倒是不用愁未来的饭碗了,雪燃军必然会极力争取她加入部队。

        高凌薇倒是不抵触,恰恰相反,她之前的目标,还就是毕业之后加入雪燃军,努力进入那个抓捕偷猎者的特殊部队!

        如果没遇到荣陶陶,高凌薇也许真的会愿意现在入伍。

        但是......

        她答应了荣陶陶,要和他一起成长,站在那最高的舞台上,走上那华夏之巅。

        与荣陶陶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高凌薇都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并不是时间加深了情感,而是荣陶陶的做法,让高凌薇无比的欣赏。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单单说过去几天内,荣陶陶那枯燥至极、乏味至极的训练,在旁人眼中看来,也许无聊透顶,但是在高凌薇眼中看来...他的每一次出刀、每一次收刀,都让他距离目标更近一些。

        那种一点一点向成功迫近的感觉,对于她来说,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幸福感觉。

        也许,刻苦的魂武者比比皆是,但既然已经对荣陶陶许下了承诺,那为什么要打破,再去与其他人相遇呢?

        “好的,教授,吃过饭,我们就去雪林吧,荣陶陶成长速度很快的,适应能力也很强。”高凌薇转头看向了郑谦秋,轻声道,“有您和夏教帮助,我相信,二墙之北...我和他也能一起去得。”

        郑谦秋看了高凌薇一眼,严肃的表情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

        高凌薇一手抱着雪绒猫、一手抱着云云犬,起身向外走去,却是刚好赶上拿着罐头回来的荣陶陶。

        “诶?你能走动啦?”荣陶陶颇为好奇的说道。

        “郑教授说,吃过晚饭,带我们去雪林历练一番,顺便寻找一下稀有的雪境魂兽。”高凌薇将云云犬放到了荣陶陶的头顶,笑着说道,“要是能给你找到一个强大的魂宠,那就更好了。”

        “啊。”荣陶陶咧了咧嘴,道,“我才是魂卒,就能用一个魂槽。”

        高凌薇:“把荆棘霜花的魂珠爆了就行。”

        荣陶陶:“这可是我哥送我的,这可是他第一次送我魂珠。”

        高凌薇:“我还是第一次送你魂宠呢。”

        “嗯,倒也是......”荣陶陶摸了摸下巴,颇以为然的说道。

        诶?不对呀!

        八字还么一“丿”呢,她怎么就送我魂宠了?

        糟糕,

        她是不是趁机把我的人性给问出来了?

        可恶,这该死的女人......

        当然,你要是真给我找一个潜力值七星、八星的神宠,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吧~

        一旁悄悄路过的郑谦秋,并未打扰两个学生,但显然是听到了两人的聊天内容。

        对于高凌薇的话语,郑谦秋内心很是认同......

        不得不说,这两个孩子,的确很是幸运。

        一个月前,那16年一遇的狂风暴雪,给这三墙之内带来了数量极多的雪境魂兽,此时此刻,这里的魂兽资源丰富的可怕!

        搞不好...在高凌薇特殊的魂宠帮助下,这个荣陶陶,还真就能获得一个极其强大的雪境魂兽。

        “郑先生!”一道声音从洞口处传来。

        郑谦秋快步走了过去,询问道:“怎么了?”

        雪燃军士兵压低了声音,开口道:“之前我们把灾厄雪绒的情报上报给......”

        郑谦秋一脸的严肃,纠正道:“霜夜雪绒。”

        士兵当即点头,也不争辩:“是的,霜夜雪绒,上面知道了它的能力,刚才传来消息,要求我们立刻动身,去三墙之外......”

        听着士兵的话语,郑谦秋面色愈发的凝重,最后,他忍不住转过头,看向了远处的高凌薇与荣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