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11 松魂四季·秋

111 松魂四季·秋

        一旁,夏方然终于开口说话了:“1分钟左右,雪燃军就会赶到,你刚才说的是哪本史书中记载的?”

        荣陶陶面色稍稍有些尴尬,道:“野...野史。”

        由于母亲的缘故,荣陶陶的确是过于关注北方雪境大地的战争史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书都看,正儿八经的东西没学会多少,却也留下了一个“涉猎广泛”......

        夏方然倒也不在意,雪境旋涡开启了足足60年,由于暴风雪常常侵扰的缘故,人类的视线受阻,在这样天然的“恐怖故事制造场地”,当然留下了各种各样的鬼神传说。

        他开口道:“灾厄雪绒,这名字起的倒是有点意思。”

        短短的一分钟时间,高凌薇手中那被冻僵的油肉饼已经进了灾厄雪绒的肚子,在它不断撒娇的情况下,高凌薇已经拾起一旁的肉油饼,继续投食了。

        “来了。”夏方然突然开口说道。

        闻言,荣陶陶转过头去,却是看到3名雪燃军战士,以及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中老年男子走了进来。

        那名男子的衣着与士兵们格格不入,当然是最显眼的。

        “我当是谁,原来是夏老师带学员在此历练。”一身笔挺中山装的男子开口说道,面色严肃,理了理被风吹乱的白发,顺势清理了一下身上的霜雪。

        出乎荣陶陶的意料,一向阴阳怪气的夏方然,竟然没有开口回怼,而是笑着说道:“郑先生,别来无恙。”

        荣陶陶都惊了。

        夏方然这个家伙,甚至连梅校长都“老头”、“老鬼”的叫,来者是何许人也?为何夏方然如此恭敬?

        郑姓男子看起来接近60岁的样子,一副不苟言笑的学者模样,他捋了捋苍白的头发,开口询问道:“目前这一阶段,雪燃军严令禁止任何人出入三墙范围,夏老师是怎么带学生进入这里的?”

        “啊,我的面子可没有那么大,呵呵。”夏方然笑了笑,道,“老梅头和雪燃军接洽的,估计也是许诺不少,才允许学生来此历练。”

        “哦?”郑先生微微挑眉,一脸疑惑的看向了蹲在地上的两个学员。

        一墙之北,谁都能来,社会人士也可以在这里历练,但你得分什么时候!

        在目前这个时间段内,北方大地刚刚经历过三城之役,三墙范围内全境封锁,军方在此集中作业,想要百团关再次对社会开放的话,恐怕要等上几个月。

        那么问题来了,这两个学生是什么来头?

        为何受梅校长如此青睐?甚至拉下一张老脸来求雪燃军?

        高凌薇依旧在给霜夜雪绒喂食,不敢起身,但是面色恭敬:“郑教授好,很荣幸见到您,我是松江魂武大学20...嗯,少年班学员高凌薇。”

        教授?

        荣陶陶倒是没喂食,有高凌薇打样,他也站起身来,开口道:“教授好,我是少年班学员,荣陶陶。”

        郑姓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眼荣陶陶,确认道:“荣陶陶?”

        荣陶陶:“是,是我。”

        “难怪。”郑姓男子那严肃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缓解,不再过问,低头看向了地上悠哉进食的小猫,“果真是灾厄雪绒。”

        荣陶陶心中一喜,终于来了个识货的了!

        他向一旁退开一步,来到了夏方然的身侧,悄声道:“郑教授是我们学校老师么?”

        夏方然咧了咧嘴,一手揽着荣陶陶的肩膀,掰过来他的脑袋,小声道:“堂堂松魂四季你不认识?郑谦秋。

        你学的教科书,《雪境魂兽大全》就是他编纂的。以后,你还会学到更多他主编出版的教科书。”

        荣陶陶:“......”

        他见过学校官网上各大名师的头像照片,但是这个松魂四季·秋,真人与定妆照的差别实在是有点大。

        苍老了许多,甚至连头发都全白了。

        嗯......白了总比秃了好。

        “小家伙倒也不怕人。”郑谦秋解开了中山装领口的扣子,缓缓的蹲了下来,轻声道,“自从暴风雪开始那天,我便赶到了这里,也在这三墙之待了一个多月了,倒也见识了各种各样新奇的雪境魂兽,今天,我算是又开了一次眼。”

        说着,郑谦秋跪倒在地,甚至趴伏下身,侧脸贴着地面,并不在意脸和衣物被弄脏。

        他小心翼翼的绕着霜夜雪绒跪着爬行,目光紧盯着雪绒小猫,仔仔细细的观摩着,轻声道:“丫头,别动,继续喂......”

        高凌薇当然是一动都不敢动,化身为一台没有情感的投食机器......

        郑谦秋爬到了侧面,盯着霜夜雪绒那宛若玻璃珠一般的美丽眼睛,开口道:“看来,它并不抵触你。

        但除了你之外,它戒备其他所有人。你发现了么,它的竖瞳在跟着我转。”

        高凌薇轻轻点头:“嗯......嗯。”

        确切的说,是霜夜雪绒的一只眼睛在跟着郑谦秋转动,另外一只眼睛,依旧盯着嘴边的油肉饼。

        郑谦秋抬起头,看了一眼雪燃军,又看了看一旁的夏方然。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洞窟内静悄悄的,甚至连外面雪花狼的声音都消失了,恐怕已经被雪燃军给赶跑了。

        郑谦秋思考半晌,道:“丫头,有魂槽么?尝试着吸收它为魂宠,我必须要上手,但它很可能会逃离。

        雪燃军在三墙范围内搜索了一个多月,清理、搜寻魂兽,却依旧漏了这个小家伙,这也表明,这种生物应该是速度奇快、逃亡隐匿能力极强。”

        “嗯?”高凌薇面色一怔,这......

        郑谦秋:“怎么,没空余魂槽?”

        说着,郑谦秋面色沉了下来,喃喃道:“爆珠的话,动静太大,容易惊扰到它。”

        高凌薇倒是有魂槽,她刚刚进阶魂尉期,多出来足足三个可利用魂槽。

        在魂武世界体系中,魂卒期可以使用1个魂槽,魂士期又能增加2个可利用魂槽。

        而到达魂尉期之后,在之前的基础上,又会多出来3个可利用魂槽。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魂槽总数量为6,那么你在魂尉期,基本上就可以使用自己的所有魂槽了。

        “咳。”荣陶陶轻咳一声,引起了高凌薇的注意。

        他轻声道:“吸收,听教授的话,别犹豫。”

        看到荣陶陶认真的眼神,高凌薇想了又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你有空余魂槽?”郑谦秋当即明白了高凌薇的顾虑,便开口道,“认主只是让它稳定下来,便于我们人类研究。

        它很稀有,从过去历史记载中,它几次短暂的露面情况来看,这种生物可是转眼就没影。

        你放心,以它目前体内的魂力波动来判断,它至少是精英级的生物,而且远未达到身体巅峰,必然还有进一步成长的可能。

        通过魂力汇聚的方位来看,它的魂技应该是眼部魂技,有很大概率是瞳术,错不了。

        它不会拖你的后腿,反而会让你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荣陶陶:???

        这都是什么啊?

        你也有内视魂图?不对啊,你到现在也没碰霜夜雪绒啊?

        这个松魂四季·郑谦秋......跪着爬了一圈,把霜夜雪绒的大概实力和魂技类别都看明白了?

        神了卧槽!

        你跟我在这鉴宝呢?

        荣陶陶在心中暗暗惊叹,而那边的高凌薇,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郑谦秋教授做出如此决定,一方面是这小猫神出鬼没、很容易逃离,而且它又不抵触高凌薇,所以才让她吸收,以供研究,而另一方面......

        郑谦秋不仅仅是要研究这类生物,他更是看中了这个魂兽的强大实力,在此等形势之下,索性顺水推舟,将魂兽送给了自己学校的学生-高凌薇。

        郑谦秋不知道高凌薇是谁,但他却知道荣陶陶是谁。

        很明显,是那个女人的儿子......

        高凌薇能和荣陶陶组队,而且在这个戒严的时间段内,又被夏方然领着,出现在这里,她必然是松江魂武大学重点培养的对象。

        换句话说,也就是梅鸿玉校长重点培养的学员。

        郑谦秋一个看似简单的决定,背后却有着诸多深意。

        这么看来,这位外表严肃的老学究,心思恐怕也是多得很。

        郑谦秋继续打消着高凌薇的顾虑,道:“既然你们知晓它的名称,我就当你们听过关于它的传说奇闻。

        不必担心‘灾厄’的问题,那只是毫无根据的推测,不是每一本史书都是严肃的。

        以我的推断,它之所以伴随着大型战役出现,是因为雪境旋涡之中,普通级别的暴风雪,无法将这种灵动的生物吹进地球。

        也只有最高等级的暴风雪,才会让这一物种出现在地球。而最高级别的暴风雪,往往也会被智慧型雪境魂兽所利用,当做是入侵地球的保护色。

        我并不认为灾厄雪绒象征着什么寓意,真要说有什么象征的话,那也只是单纯的表明暴风雪级别的高低。

        等我把它研究明白之后,我亲自给它起个名。

        高凌薇同学,不管你通过何种方式将它留住,总之,你没有让它第一时间逃匿。你的贡献不小,到时候,你可以参与进来,一起为它命名。”

        高凌薇:“......”

        我用何种方式将它留住?

        我根本就没留过它,是它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跟我和荣陶陶一起生活了三天......

        此时的高凌薇很是困惑。

        对于灾厄雪绒隐匿的水平,她有着切身的体会,但让她想不通的是,这个小家伙几乎算是主动被发现的,而且是大摇大摆的站出来的。

        它甚至没有半点戒备和警惕?

        不仅如此,甚至在它现身之后,也没有展现出来半点敌意,反而是轻车熟路的开始撒娇?

        高凌薇心中一动,联想到之前她护着云云犬,将其从灾厄雪绒面前抱走的时候,灾厄雪绒那一脸黯然的小模样。

        难道说......

        这几天,在小队没有察觉的情况之下,灾厄雪绒一直在暗中观察,也看到了两人对待云云犬的方式?

        宠爱、守护、陪伴。

        从这一方面来说,云云犬的确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