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10 灾厄雪绒

110 灾厄雪绒

        高凌薇迅速返回了洞口处,急忙道:“里面真的有一只魂兽。”

        荣陶陶的呼吸微微一滞:“你说啥?”

        高凌薇:“魂兽,外形如猫。它并没有攻击我,反而态度不错,我喂了它一颗小淘气,你先把云云犬收起来,以免发生意外。”

        荣陶陶当场炸裂!

        他竟然和一只陌生的魂兽,在一起足足生活了三天?而且竟然没有察觉?

        云云犬,是我错怪你了,果然,你才是狗,我不该质疑你的本领......

        高凌薇一边将云云犬递给荣陶陶,一边开口道:“我在书本上没学到过这种雪境魂兽,很可能是一个月前的暴风雪,把这类稀有物种吹到这里的。

        虽然我不愿意求助夏老师,但目前看来,我们还是让夏教过来看看比较好。”

        “你没学过?不认识?”荣陶陶愣了一下,经验如此丰富的高凌薇都没学过,那必然是珍稀物种,的确有呼唤夏方然的必要,对了......“你刚才说,那生物外形如猫?”

        “对。”高凌薇当即点头。

        荣陶陶心中一动,急忙道:“什么猫,布偶?”

        “嗯?”高凌薇也是愣住了,人类社会的宠物猫种类庞杂,能精准说出布偶的名字,荣陶陶显然是认识这种生物的,她急忙说道,“对,几乎和布偶猫一模一样,你认识?”

        卧槽!!!

        荣陶陶只感觉眼前发黑,一个词汇脱口而出:“灾厄雪绒?”

        “灾厄雪绒......”高凌薇皱着眉头,细细的品味着这个特殊的名字。

        思索之间,却是发现了荣陶陶向远处望去的眼神。

        高凌薇扭头向后看去,却是看到那浑身雪白、毛发蓬松的小家伙,竟然迈着优雅的猫步,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

        但是小家伙的表现显然很犹豫,一副想接近却又不敢,想亲近却又怕生的模样。

        荣陶陶傻傻的看着小家伙,喃喃自语着:“是了,是灾厄雪绒了,和史书上记载的一模一样。”

        高凌薇心中念头急转,想了又想,她还是从包裹中翻出了一个红烧肉罐头,手指穿过拉环,轻轻的拉开。

        低温之下,肉罐头内的猪油早已凝固。

        高凌薇直接将罐头扣在了手上,拾着厚厚的“肉油饼”,咬了一口之后,这才将红烧肉罐头放回了罐头盒内,顺手放在了地上,同时将罐头盒向前推了推。

        这显然是一个深思熟虑之后的举动,一方面是勾引小家伙出来,另一方面,她见识过小家伙吃糖果的速度,所以才开启了被冰冻的红烧肉罐头,似乎是准备拖延时间。

        荣陶陶当即转身,冲洞窟外面喊道:“夏教!灾厄雪绒!这里有一只灾厄雪绒,你快进来!”

        下一刻,一个“雪人”瞬间出现在了洞口处。

        一身霜雪的夏方然,开口第一句话,却是把荣陶陶给问懵了:“灾厄雪绒是啥?”

        荣陶陶:???

        你怎么当上的松魂教师?你?不是在三墙内授课二十载吗?你......

        夏方然口中问着,眼神却是定格在了不远处。

        这是一个体长50cm左右的娇小生物,外形如猫,颜值高的可怕。

        那湛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流光溢彩。

        它有着一身雪白的绒毛,毛发松弛而柔软,尾巴蓬松,颈部甚至还有一圈雪绒毛编织而成的围脖。

        “喵~”灾厄雪绒对着高凌薇轻轻地叫唤了一声。

        荣陶陶小声道:“现在看来,它起码有些智商,也并不暴躁易怒。你看看能不能和它打好关系,暂时安抚住它,对我们有利无害。”

        高凌薇也没有拒绝,拿起了罐头盒里的肉油饼,缓步上前,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探手向前。

        灾厄雪绒来到高凌薇的脚边,仰起头,伸出粉嫩的小舌,舔了起来:“嘤~”

        夏方然一脸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竟然发现自己真的不认识这个物种,便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漆黑的小砖头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高凌薇敏锐的发现了情况异常。

        灾厄雪绒的确是在乖巧的舔舐食物,但是它似乎对荣陶陶和高凌薇两人并不戒备,反而对夏方然戒备异常!

        而灾厄雪绒那一双湛蓝色的大眼睛,右眼一直盯着眼前的油肉饼,而左眼...那一只竖瞳,竟然偏移了正常的视野方向,向左上角移去,死死的盯着那边打电话的夏方然。

        两只眼睛,看着不同的方位,甚至释放出了完全不同的情绪!

        这样的画面,真的有些惊悚......

        高凌薇心中暗暗惊叹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投食,一边小声询问道:“这个灾厄雪绒,实力怎么样?”

        荣陶陶开口道:“人类不知道它的具体实力等级,不过这个物种被命名为‘灾厄雪绒’是有其道理的。

        灾厄,意味着凡它出现,必有悲惨的大事发生。”

        “嗯?”高凌薇微微挑眉,眼前小家伙这萌萌的外表非常具有迷惑性,与灾厄这种词汇,根本不搭边。

        雪境旋涡中魂兽种类庞杂,时至今日,也没人敢说见过所有的雪境魂兽。

        而灾厄雪绒这种生物,从未被任何魂武者吸收当过魂宠。

        你甚至无法在人类社会看到它的身影,与其说它稀有,倒不如说它是传说中存在的物种。

        荣陶陶想了想,开口解释道:“由于一些原因,我特别关注北方雪境的战争史,我也是在史书中,看到过关于灾厄雪绒的一两句记载。

        这种生物,只在雪境大军入侵地球的时候出现过少数几次,在北方雪境大地这漫长的岁月里,除了数得上号的大型战斗之外,它从未出现在人类魂武者的视野之中。

        灾厄一词也由此而来。

        就像是人类社会对黑猫的偏见一般,看到它,几乎就等同于见到了厄运将至。

        由于灾厄雪绒出现次数极少,也从未被驯服过,所以其实力到底几何,人类魂武者并没有最终定论。

        但毫无疑问的是,它的象征意义应该更大一些。

        至于名字中的“雪绒”就比较好理解了,就是在形容它那如雪绒般美丽的毛发......”

        说着说着,荣陶陶傻傻的抬起头,看向了一旁打电话的夏方然。

        别吧......

        别是雪境大军又要入侵吧?

        这小家伙,应该是一个月前那场特大型暴风雪遗留下来的产物吧?

        对!一定是这样的!你可别闹昂!

        当然,你们要是再想给我送一瓣莲花过来,我倒也不介意......

        高凌薇开口道:“竟然还有这种寓意,你发现了么?它对待咱俩的态度,似乎与夏老师不同?”

        呃......

        荣陶陶挠了挠头,啥意思,偷吃了三天食物,偷出感情来了?

        看到小猫安静进食的一幕,荣陶陶心中一动,他悄悄的迈步上前,又从包裹中拿出了一个红烧肉罐头,轻轻打开,放到了灾厄雪绒的身侧。

        果然,灾厄雪绒对于荣陶陶的接近,并没有什么太过激烈的反应。

        就在荣陶陶放下罐头的时候,他顺势摸了摸灾厄雪绒那雪白的毛发。

        霎时间,内视魂图中传来了一则信息:

        “发现魂兽:雪境·霜夜雪绒(精英级,潜力值:6颗星)。

        魂珠魂技:

        1,瞳享:释放出一条肉眼不可见的魂力丝线,与特定的目标连接,与其共享视野。(精英级,潜力值:6颗星。)

        2,霜夜之瞳:巧妙的运用冰雪属性的魂力,改造双眸为霜雾形态。与雪境环境融为一体的霜夜之瞳,能看穿漆黑夜色与茫茫风雪。(精英级,潜力值:6颗星)

        现阶段魂槽已满,无法吸收为魂宠。”

        荣陶陶的嘴巴已经张成了O型......

        我去!潜力值6颗星!?

        都?赶上我了?

        66666......

        1普通,2优良,3精英,4大师,5王者,6传说,7史诗,8神话!

        如果培养的好,它最终会成为传说级的雪境魂兽?

        拥有如此潜力的魂兽,竟然还如此温顺!?这都不应该拿来当魂宠,而是应该拿来当本命魂兽!

        这不明摆着就是给潜力低下的人类魂武者准备的吗?

        每一年,有不计其数的父母,为自己家孩子资质低下而犯愁,苦寻天赋高的本命魂兽,试图拽自己家孩子一把。

        但天赋越高的魂兽,往往意味着性情高傲,极易噬主,最终也会将人类魂武学员变成一只人型魂兽。

        看看这霜夜雪绒的温顺模样,这得卖多少钱?

        也别说什么帝都几套四合院了,毕竟它还带着超神一般的魂技呢!

        看穿黑暗与霜雪?

        虽然不是进攻型魂技,但这尼玛......

        “喵~”灾厄雪绒...不,应该称之为霜夜雪绒被荣陶陶的手指摸到,似乎是有些不太开心。

        但却并没有什么过激行为,只是对着荣陶陶叫了一声,而后它便继续仰起头,舔着高凌薇手中拾着的肉油饼。

        它吃东西的小模样很有趣,将那冻僵的肉油饼舔得软软之后,便小口小口的咬下来,在口中“咯嘣咯嘣”的咀嚼着。

        “你怎么了?”高凌薇一边喂着小猫,一边扭头看向了荣陶陶,也发现了他的异样。

        荣陶陶傻傻的摇了摇头,满嘴跑火车:“没,没怎么,它摸起来很柔软。”

        事实上,此时荣陶陶真正的内心活动是......

        我怎么了?

        我裂开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