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06 已经是了

106 已经是了

        “好。”听到荣陶陶的话语,高凌薇当即步步后退,手中的方天画戟悄然破碎,却是见她双手一挥,一片冰霜洒下。

        下一刻,一柄雪制长弓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吸收魂力。”

        身傍一瓣莲花的荣陶陶,只有在自己吸收魂力的时候,才能够福泽旁人。

        就在荣陶陶极力吸收魂力的那一刻,雪花狼群更加凶猛的攻势已经来了!

        果然,那一声诡异的狼嚎,是全面进攻的号角!

        高凌薇眼眸一凝,拉弓搭箭,长弓瞬间变成了一轮满月:“做你该做的,剩下的,我来!”

        大包大揽·高大薇?

        “好!”荣陶陶同样回了一个字,也努力的将脑海中梅鸿玉那张犹如枯树皮的老脸赶走。

        “嗖~嗖~嗖~”

        出现了!

        人体描边大师!

        一支又一支锋利的雪色箭矢,擦着荣陶陶的身影轮廓,急速射出,穿透着从各个角度偷袭扑来的雪花狼。

        她还有这一手?

        之前从学校里出发的时候,高凌薇倒是说过,她练的是戟、刀、弓。

        看来她并未说谎。

        而荣陶陶的战场就是实打实的正面战场了。

        只见他手中的方天画戟舞的密不透风,与之前强势进攻的高凌薇完完全全就是两种套路。

        贴、顺、抹、带!

        这一手借力打力、看得高凌薇心花怒放!

        这就是她的战友,这就是与她捆绑了命运的人!

        雪花狼是什么级别?

        大都是普通级~优良级的雪境魂兽,而荣陶陶又是什么级别?

        他不过是个魂卒罢了。

        身为魂尉的高凌薇,能孤守一方,镇住场面,这是理所应当的。

        而身为魂卒的荣陶陶,竟然也能受得住这足足5、6米宽的洞窟,这就不得不说他的技艺水平,以及独特的战斗风格了。

        在后方雪夜惊巨大眼眸的照耀之下,荣陶陶的身影被染上了一抹深蓝色泽,一片霜雪弥漫之下,他的动作更显梦幻......

        “好!”高凌薇美眸明亮,爆喝一声,拉弓如满月、箭矢似流星,掺杂着浓郁的魂力,一身的冰霜层层扩散,美不胜收。

        同样用方天画戟的高凌薇,似乎在此时此刻才真正意识到,当年温侯为什么能虎牢关前一挑三了。

        虽然同为执戟之人,但是在实战的路数上,两人还真是大相径庭。

        高凌薇是纯粹的碾压式进攻、一往无前的冲锋选手,而荣陶陶永远是技巧取胜、防守反击,尤其是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之下,他的防守效率简直惊人!

        哪怕是骄傲到极致的高凌薇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换做她是一个魂卒,在这样相同的情况之下,她可能真的守不住这洞口。

        一打一,绝对不是荣陶陶的强项。

        一打多的话...荣陶陶竟然就突然进化为战神了?

        “会说话你就大点声嗷!”肾上腺飙升的状态下,气血冲头,荣陶陶越打越兴奋,也展现出了比平日里更不要脸的一面......

        不可否认的是,荣陶陶虽然是正面战场,与敌人短兵相接,但是他确很舒服。

        嗯...很可能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体验如此酣畅淋漓的战斗。

        因为两人的技艺相同,所以高凌薇知晓他的弱侧在哪里。

        尤其是在时刻改变姿势的战斗形态下,荣陶陶又手持的是双杆长柄武器,所以他所谓的“弱侧”也是在时刻转变的。

        但身后的高凌薇,用她那急速射出的箭矢,完全补足了荣陶陶每一秒钟的弱侧所在。

        从各个刁钻角度偷袭而来的雪花狼,悉数被高凌薇逼退、射穿,给荣陶陶减缓了极大的压力。

        “趴下!”高凌薇突然一声娇喝,原本每次拉弓搭弦仅有一支箭矢的她,仿佛开了大招一般!

        指缝间的雪制箭矢再不是一支,而是变成了三支。

        一次射击,三支箭矢,倒也不算什么,关键是她射速快啊!

        “嗖~嗖~嗖~”

        一片片箭矢挥洒而出,高凌薇一人,竟然射出了一支弓箭小队的效果!

        仅有5、6米宽的洞口,被一片箭矢狂轰滥炸,别说雪花狼了,就算是雪狮虎来了,恐怕也得避让三分!

        原本高凌薇并不敢这样大肆进攻,身为魂武者,必须要学会精打细算,一份魂力要掰成两半来用。

        但随着战斗展开,在荣陶陶体内的莲花瓣的福泽之下,高凌薇切身感受到了恐怖的魂力吸收速度,她也终于无法忍耐,放肆逞凶!

        “呜~”

        “嘶......”

        “呃,呜呜呜~”一阵阵哀嚎与呜咽声响起,不畏生死、汹涌前扑的雪花狼群,在地形的限制之下,竟然硬生生被高凌薇给击退了......

        荣陶陶趴伏在地,抬头看着前方的画面,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这...这是什么啊?

        我本以为你是高喊“看我神威、无坚不摧”的嘉文四世,结果你突然给我来了一句“来自寒冰血脉的怒火”?

        我的乖乖,果然!

        提斥候诚不欺我也!

        有时候,时间会静止下来,而你能做的,只有观望......

        ......

        细密的箭雨之下,凶悍的雪花狼群终于被逼退。

        “嗷呜~~~!”

        随着茫茫风雪中传来的一声嚎叫,这些试图冲闯洞窟的雪花狼,纷纷叼着同伴们的尸体,迅速退去,身影没入了茫茫风雪之中。

        后方,传来了高凌薇的话语声:“你呢,会说话么?”

        随着身后的爆炸输出终于停下,荣陶陶也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扭头看向了高凌薇。

        呦呵?

        你是小孩子嘛?幼不幼稚啊...在这讨要夸奖?

        “嗯嗯,我家大薇真棒呢~”荣陶陶点了点头,嘴里嘟嘟囔囔着,颇具夏阴阳的风范。

        “呵。”高凌薇嘴角微扬,“你也可以大点声。”

        看着在战斗状态下,咄咄逼人的高凌薇,荣陶陶忍不住摆了摆手:“行了行了,都知道你是我家的了,等历练回去之后,我借校园广播喊行不行?发微博@全世界......”

        高凌薇:???

        我是让你把“我家”大点声么?

        荣陶陶向洞口外看了看,忍不住好奇的询问道:“它们还会打扫战场?”

        高凌薇冷哼一声,道:“畜生,不过是拿走同伴的尸体,当做食物罢了。”

        话音刚落,高凌薇似乎是意识到,自从战斗开始之后,自己语气一直比较冰冷。

        她伸手揉了揉脸蛋,声音也柔软了下来,虽然不至于达到温柔的程度,但起码恢复了些许正常,轻声道:“做得好,刚才我们配合不错,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荣陶陶却是迅速拽回了洞口处的几匹雪花狼尸体,生怕资源再被夺走,一边开口道:“那你可得努力,强者才有话语权,总有一天,我会篡位,成为指挥的。”

        高凌薇随意的笑了笑,道:“求之不得。”

        喜欢挑战的她,贯穿了生活与战斗的方方面面,欣然接受了荣陶陶的战书。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对了,你的弓箭技艺,我也想学。”

        “教你,无妨。”高凌薇虽然有意识的在缓解自身的语气态度,但是刚刚经历了此等大战的她,的确很难快速的调整好状态。

        荣陶陶心中一喜,这么好的技艺,高低给我也整一个!

        高凌薇想了想,继续开口道:“只是这种程度的射箭速率,对魂力的消耗太大了,如果它们再坚持一会儿,我也该拿着方天画戟上了。

        即便是你有莲花瓣,吸收魂力的速度比我更快,但我起码是魂尉,魂力远比你更加浑厚,目前的你,很难做到我刚才那般。”

        荣陶陶点了点头:“嗯嗯,你教我就行。”

        既然高凌薇手中的长弓是由冰雪制作的,那么她对弓箭技艺的理解也绝对不低。

        此时的荣陶陶恐怕还真就学不了弓箭技艺,起码他得真的有一把弓,刻苦钻研过后,才能随手制作出来弓箭。

        荣陶陶的刀法技艺已经来到了一星·巅峰,但是他依旧无法通过雪之魂,制作出来雪制的大夏龙雀,这是很现实的事情。

        两人收拾了一下战场,戒备的心却从未放下。

        雪花狼群虽然暂时停下了疯狂进攻,但由于两人的可视距离很近,他们根本找不到雪花狼的踪影,只能听到远处那一连串此起彼伏的狼嚎声音。

        戒备半晌,荣陶陶开口询问道:“这就是你说的第二阶段?”

        “差不多是了。”高凌薇终于恢复了平静,道,“不要放松,这才是真正战斗的开始。

        在这种环境之下,我们不可能出去杀戮雪花狼,而它们时刻可能会进攻我们。”

        荣陶陶当然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他和高凌薇仅仅两人,哪怕是物资充足,要不了多久便会筋疲力尽。

        荣陶陶:“所以?”

        高凌薇:“享受此刻的每一分、每一秒。”

        荣陶陶:“啊?”

        高凌薇:“我甚至希望雪花狼群一直围猎我们,让我们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荣陶陶:“......”

        丫真是个疯子......

        高凌薇缓缓地跪坐在洞窟门口,一双眼眸,望着外面的茫茫风雪,轻声道:“这就是一墙与校园的区别。

        最终,我们要当的不是一个参赛选手,而是要从一名学员,成长为一名战士。不是么?”

        闻言,荣陶陶心中的腹诽消散无踪。

        在雪夜惊眼眸的照耀下,跪坐在洞口的高凌薇,身上染着一抹深蓝。

        那如梦似幻的色泽,映衬着她那一双坚毅的眼眸,在荣陶陶的脑海中,勾勒出了一尊完美的战士雕塑。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差距吧。

        战士,你已经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