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103 大薇说得对!

103 大薇说得对!

        虽然荣陶陶天赋异禀,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给出奇迹。

        从松江魂城到百团关大概50公里的距离,在雪夜惊的疾驰之下,不足一小时,师生三人就已经赶到了百团关。

        而直到众人来到那巨大的城门前,荣陶陶依旧没能“凌空”学会魂技·寒冰径。

        这一次入关,远比上一次要麻烦得多。士兵们严格审查之后,这才放师生三人进入其中。

        “呵......”荣陶陶吐出了一口白雾,又看到了熟悉的画面。

        高墙之内,没有狂风呼啸,鹅毛大雪洋洋洒洒。

        漆黑的夜色下,这座古代城池显得如此静谧,到处洒满了星星点点的光芒,在莹灯纸笼的映衬下,古香古色,韵味十足。

        也不知道...在一个月前的那天夜里,这百团关经历了一场怎样可怕战斗。

        这一次,夏方然没有让学生们单独行动,而是带着荣陶陶去了马场,将荣陶陶的雪夜惊寄存在其中之后,又带着二人去了宿舍楼。

        荣陶陶原本还挺开心,以为能安安稳稳的睡一觉,却是不想,夏方然带他来这里,只是为了换衣服......

        10分钟后,一身戎装的荣陶陶走了出来,让他感到诧异的是,高凌薇作为一个女孩,换衣服竟然这么快?

        看着那身穿雪地迷彩、脚踏沉重军靴,飒爽英姿的高凌薇,荣陶陶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她在学校里也穿着这身。

        寒冷的雪境,限制了女孩们的发挥。

        她们有着大好的青春年华,却连女孩子的漂亮衣服都没法穿。

        荣陶陶已经在暗暗地脑补高凌薇穿裙子的画面了,白裙、红裙...诶?

        荣陶陶突然发现,高凌薇很适合演古装戏,这要是披上一件红色的大氅,再想想她骑上雪夜惊,那大衣、长发随风飞舞的画面,那绝对美到爆炸!

        “啪~”夏方然一手轻轻拍了拍荣陶陶的后脑勺,道,“小子,我跟你说话呢。”

        “啊?”荣陶陶急忙回过神来,“干啥呀?”

        这破老师,简直耽误我欣赏女朋友。

        宿舍门口前,夏方然指着脚下的雪地迷彩三级包,道:“一包给你带的糖,三包雪燃军配发的物资,你们怎么背?”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他算是明白了,夏方然这是不打算自己背包了。

        就这装的满满四个包裹,背起来之后别说战斗了,徒步走成问题。

        高凌薇突然开口道:“夏教,我的本命魂兽在此次历练中,是否可以使用?我去物资配发处要个驮鞍?”

        夏方然想了想,一脸的不乐意,道:“既然是你的本命魂兽,那就是你实力的一部分,当然是可以使用。但我不想让你使用。”

        高凌薇:“......”

        话说到这里,夏方然索性就摊牌了,道:“荣陶陶,你想办法,一个人背四个包,走。”

        说着呃,夏方然招了招手,示意高凌薇跟上,便迈步往前走了。

        荣陶陶:???

        “夏阴阳!你这是欺负人昂!”

        夏方然:“训练体力,是修行的一部分。在忍辱负重下成长,是修心的一部分。”

        忍辱负重?

        你挺萌的!

        这词儿用得好,又忍辱,又负重,绝了!

        荣陶陶一脸为难的看着四个巨大的包裹,抓着书包带,一手两个书包,急忙向前追去。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夏方然这要是再让我把手臂摊平,我就变成少林武僧的训练日常了。

        当师徒三人从宿舍楼走到北门的时候,荣陶陶已经感觉手臂发酸了。

        荣陶陶是习武之人,而且属于很刻苦的那一类,所以在体力层面上来说,是同龄人中比较优秀的,但是这几个包裹实在是有点沉,估计要不了多久,荣陶陶就得把包拖在地上走了。

        “咔嚓咔嚓......”

        巨大的城门开启,一股寒风席卷着霜雪,透过门缝,“呼呼”的向里面吹着。

        夏方然一马当先,顶风冒雪,走了出去。

        荣陶陶暗暗叫苦,步伐艰难的向前移动着,高凌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落后了一步,身影挡在荣陶陶的身前,为他遮挡了些许的风雪。

        “你有没有在手臂颤抖,甚至握不住方天画戟的状态下,参与战斗?”前方传来了夏方然的声音。

        “咔嚓!”

        巨大且沉重的城门紧紧关闭,三人组的面前,是漆黑一片,高墙之上那燃烧的火把,根本不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光亮。

        听着夏方然的问话,荣陶陶开口回应道:“经常。”

        夏方然:“......”

        老子本想用独家训练方法让你更进一步,结果这是你玩剩下的?

        高凌薇手掌摊平,一片冰雪弥漫,白灯纸笼徐徐上升,在她的头顶盘旋飞舞着。

        一片漆黑的环境中,终于有了一丝光亮。

        荣陶陶也召唤出了自己的白灯纸笼,随即开口回应道:“我师父原来怼我怼得狠,我的武器被敲掉是常事,捡起武器的过程,免不了被一顿揍,然后我的武器再被敲掉,我再捡,再挨揍......”

        “呵呵,你师父倒也是个妙人,所以你很熟悉手臂无力、酸麻、颤抖的状态。”夏方然召唤出了莹灯纸笼,笑道,“你也知道在那种状态下,该怎么调整,如何应战。”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道:“不过自从学会了雪之魂、可以自己制作兵器了之后,我的路数改变了一些。对于我来说,也许雪之魂才是核心魂技。”

        夏方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是看向了高凌薇,道:“你呢?你熟悉那种状态么?”

        高凌薇:“熟悉。”

        夏方然:“......”

        高凌薇开口道:“在松柏魂武高中的时候,大多数训练过后,都是同学给我搀扶回宿舍的,我很少有自己回宿舍的时候。对我而言,训练就是要通透,力未竭,便不算数。”

        夏方然微微挑眉,他授课二十载,什么样的学生没见过?

        今天,他知道,自己的确是遇到茬子了......

        夏方然看着高凌薇那一脸认真的模样,他突然笑了,道:“陶陶。”

        荣陶陶:“啊?”

        夏方然:“多亏你有一瓣莲花,限制了你与同学切磋对练。”

        荣陶陶一脸的不解:“否则?”

        夏方然:“否则你俩能从早打到晚,每次的结果我都能预测到,要么力竭,要么大伤。”

        荣陶陶面色一窘,就他目前这个水平,想跟高凌薇战到力竭,当然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就只剩下“大伤”了!

        夏方然突然开口道:“丑话说前面,这次为期三个月的历练过程之中,我不会给你们俩当斥候。

        如果遭遇魂兽偷袭的话,我不仅不会提醒你们,我还会第一时间脱离战场,不给你们提供任何帮助。

        当然,如果在战斗中,我发现你们哪里表现不好,我会提点一二。

        这一次,我是纯粹的教师,而不是保镖。”

        “好!”高凌薇一双美眸炽热,喜欢挑战的她,就爱这一口!

        之前,她特别想和荣陶陶对练,就是想要真正的“生死一线”,想要真正的战斗。

        对于这世界上的任何一名武者来说,真刀真枪的战斗,才是迅速提高的最佳途径。

        但荣陶陶被严格限制了与同学切磋,高凌薇也只能悻悻作罢,而此时夏方然的授课方式,恰好遂了高凌薇的心意。

        看到了高凌薇的反应,夏方然满意的点了点头,带这种学生就是舒服,比那些只知道哭天喊地、叫苦连天的学生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高凌薇有了明确的回应,夏方然自然看向了荣陶陶,问道:“记住了吗?”

        哪成想,荣陶陶似乎根本没把夏方然的话语当回事,敷衍似的回应着:“啊啊,听到啦听到啦。”

        荣陶陶一边说着,一边快走了两步,来到高凌薇身侧:“高中时候,你每天都是同学扶你回寝室的?男的女的?”

        高凌薇:“......”

        夏方然心态崩了呀!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不该在车里,应该在车底......

        高凌薇轻声道:“甘琳。”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嘿嘿,那我以后可得对她好点儿,等我变强了之后,天天把她打残,然后扶她回宿舍,把你曾经欠下来的人情都还了。”

        高凌薇一脸的古怪,这小子是什么脑回路?

        人情还能这么还?

        “诶?夏教呢?”荣陶陶看了看四周,突然发现夏阴阳莫得了?

        不是说有危险才离开吗?现在就走了?

        荣陶陶当即扔下包裹,瞬间从半空中捞出了一杆方天画戟。高凌薇同样身体紧绷,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高凌薇显然比荣陶陶的反应更快,在此等恶劣的环境之下,两人的视距不过五米。

        然而就在距离高凌薇五米左右的位置,当地下突然凸起了一个小小的雪包之时,高凌薇已经出手了!

        她手持一杆长长的方天画戟,弓步上前,恶狠狠向地底刺去。

        “呲!”

        雪戟刺进雪地之中,却是传来了一声刺耳的鸣叫声“吱~”

        小小的雪包突然翻腾了起来,荣陶陶急忙上前,再向下刺去的时候,却是看到那小小雪包一溜烟的逃走了,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自始至终,它都没有露出过本来面目。

        高凌薇手持长戟在雪地中拨了拨,却是看到了一条被刺断的长尾。

        那尾巴通体雪白,染着点点殷红的血迹。

        “应该是雪地龙,攻击力不是很强,但却很阴险,常年藏在雪地中狩猎。”高凌薇开口说道。

        荣陶陶对着茫茫风雪喊道:“夏教,没事了,出来吧。”

        然而夏方然并没有回应,仿佛从未出现过似的。

        高凌薇想了想,道:“如果每次出现情况,夏教就突然离去的话,也算是对我们另外一种方式的提醒。”

        荣陶陶点了点头,道:“倒也是,估计他一时半会不会搭理我们了。”

        高凌薇沉吟片刻,提议道:“我们得先找个落脚的地方,一个月前的那场暴风雪,给三关内带来了充沛的魂兽资源,如果没有落脚点,我们恐怕一天都坚持不下去。”

        荣陶陶想了想,开口道:“之前我们少年班在这里考核的时候,我就找到过一个山洞,不过那是在雪林里,我们不该去吧?”

        “嗯。”高凌薇轻轻颔首。

        此时不同以往,一个月前,那16年一遇的特大号暴风雪,给这里带来了大量的魂兽。而被暴风雪洗礼过后的雪林,魂兽数量必然极多。

        高凌薇开口道:“对,不该去,我们此时的首要任务是生存,扎下脚跟之后才能历练,还是去我之前的落脚点吧。”

        高凌薇在高中的时候,曾在学校的组织下,多次进入一墙之北训练,而高中魂武教师的首要任务,就是保障学生们的生命安全,所以对于这里的环境地形,高凌薇算是比较熟悉,知道很多落脚点。

        荣陶陶一脸的乖巧:“好,听你的。”

        两人稍加沟通之后,高凌薇直接召唤出了本命魂兽-雪夜惊。

        既然夏方然已经离去,并且有意加大了两位学员的生存难度,那么此时两人的思路就应该是保持身体状态,以应对各种情况,并且尽可能快的找到落脚点。

        雪夜惊那深蓝色的眼眸,倒是比白灯纸笼的照明度高多了。

        高凌薇身子轻盈一跃,骑上了马背,随即俯下身,探手向荣陶陶:“上来。”

        荣陶陶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但却示意了一下地上的四个包裹。

        可恶啊,出关之前,还真就应该去物资发放处要一个驮鞍。

        高凌薇:“雪之魂,扁担。”

        荣陶陶眼前一亮!

        对呀!

        沙僧呀!

        “大薇说得对呀!”荣陶陶再次召唤出了雪制的方天画戟,戟尖挑着两个包,戟杆挑着两个包。

        起~

        荣陶陶扛着“扁担”,一手抓住了高凌薇那冰凉的手掌,小心翼翼的跳了上去。

        体型巨大的雪夜惊,别说是坐两个人了,坐四个都不在话下。

        荣陶陶将方天画戟横在身前,按在了马背之上,将武器两侧挂着的包裹都收到马背的侧方,顺势从包裹侧兜里拿出了一个指南针。

        荣陶陶就像是抓萤火虫一样,在头顶处飞舞的白灯纸笼里捞了捞,将几片亮莹莹的雪花握在手心,借着光亮,看了看指南针,对着前方的高凌薇问道:“哪个方向?”

        高凌薇:“西北。”

        荣陶陶一手按着高凌薇的肩膀,轻轻向左前方转了转:“走。”

        高凌薇一手扶着雪夜惊的马项,向左侧偏移,双腿一夹马腹:“驾!”

        “哇喔~”突然前冲的雪夜惊,让荣陶陶身子猛地后仰,他急忙伸手环住了高凌薇的腰......

        ...

        四千两百字,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