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099 智勇双全

099 智勇双全

        一向气氛比较轻松愉悦的班级,自从黑板上留下了梅鸿玉的墨宝之后,就彻底变了模样。

        下午一共四节课,而自从第一节公开课过后,整整一下午,班级里都死气沉沉的。

        樊梨花每次下课擦黑板的时候,也不敢去擦掉最右边的诗句。

        废话,谁敢擦?

        别说杨春熙了,怕是那演武场之神·斯华年都不敢擦!

        对于学生们的表现,杨春熙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样下去可不行,梅校长的威压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往好听了说叫做锻炼学生们的抗压能力,但是往不好听了说,这就是拔苗助长。

        杨春熙倒是相信这些孩子们的实力和潜力,必然能摆脱束缚,但是架不住杨春熙的“慈母”属性,看着学生们沉闷的模样,她是真的有点心疼。

        自己家的孩子,她板起脸来训斥的时候,都是强装出来的,更何况......

        “怎么了嫂嫂?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么?”下课之后,荣陶陶看着闷闷不乐的杨春熙,好奇的询问道。

        “嗯,没事。”杨春熙站在讲台上,一边收拾着书籍,心中也是叹了口气,她还没安慰学生呢,荣陶陶反而来关心她了。

        下意识的,抱起书籍的杨春熙,扫了一眼黑板侧面的文字。

        荣陶陶也是看了一眼就转移了视线,小脑瓜里想了又想,道:“梅校长可真是个强大的魂武者,留下的墨宝,都能震慑住一众宵小。”

        闻言,杨春熙笑着白了荣陶陶一眼,哪有这么骂自己的?

        荣陶陶心中一动,试探性的说道:“要不我把它擦了?”

        “不,先别擦,我去找梅校长,毕竟给授课带来影响了,一个斯华年已经给你们带来足够的压迫了,不用再增添压力和动力了。”杨春熙摇了摇头,带着荣陶陶离开了教室。

        “啊?”荣陶陶面色古怪,道,“校长如此威严么?擦黑板,还得你亲自去找他,得到他的允许?”

        杨春熙一手揽着荣陶陶的肩膀,道:“你还小,在你的心中,对于强者的划分还很模糊,以后,你在这条路上走得越远,就会越懂得敬畏。

        哪怕是抛开魂武者这一层面,他毕竟是我们学校的校长,其他人求一份墨宝都求不到呢,我们怎么能擅自擦掉。”

        “你也别去了,这事儿包我身上。”荣陶陶突然开口说道。

        “嗯?”杨春熙微微挑眉,随即想到了什么,也努力板起了脸,“你想偷偷摸摸的擦掉?不许淘气!”

        “放心吧,我不擦,我哪敢擦。”荣陶陶咧了咧嘴,凑到杨春熙耳边,悄声道,“我的实践课教师是夏方然。”

        杨春熙:“......”

        是的,荣陶陶的实践课教师是夏方然,那个张口老梅头,闭口梅老鬼的夏方然......

        从夏方然的身上,倒也印证了梅校长之前的那句话:用方天画戟的,就没有一个安分的......

        也就是在荣陶陶说出“夏方然”名字的那一刻,杨春熙突然间摆脱了年龄的禁锢,仿佛回到了高中时期,和同学搞小动作、一起恶作剧的时光。

        嗯,夏方然,是个好老师,的确很适合背黑钅......呃,擦黑板。

        一众学员们返回宿舍休整一番之后,结队前往了食堂,杨春熙似乎没什么胃口,并没有下楼。

        荣陶陶作为小饿鬼,和大饿鬼斯华年可是等不及,迅速前往食堂,大口大口的吃了足足六菜一汤,恰得饱饱的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前往超市,买了几兜子零食,返回了演武场。

        又到了夜晚训练时间,18点整,夏方然蹲在一块演武场地旁,一边看着高年级学员比试,一边等着荣陶陶的到来。

        自从夏方然被调到三关之后,杨春熙全权接手了孙杏雨、李子毅和荣陶陶,无论是长枪还是短剑,杨春熙的武艺刚好全面覆盖了小情侣的武艺。

        这也导致了出现荣陶陶这种格格不入的家伙。

        而这几天才归校的夏方然,也单独带走了荣陶陶,变成了1对1授课。

        看着蹲在演武场地边边的夏方然,荣陶陶嘿嘿一笑,计上心头,手里拿着两颗小淘气,来到了夏方然的身旁,刚要说什么,却是听到夏方然又在骂骂咧咧了。

        只见夏方然蹲在演武场边,气质非凡的他,做出来的亚洲蹲也很接地气,口中嘟嘟囔囔的:“打的什么东西呦,那能抬腿吗?

        就知道闷头往前冲,以退为进都没学过吗?就这还达尔学院呢,初中生都比你强!你在学校这两年怕是睡过来的吧?”

        演武场上,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大二学员都快哭了,也不知道是心理承受能力不行、亦或者是体力消耗太大,甚至连动作都变形了。

        看到这一幕,夏方然气得浑身发抖!

        也许是真把松江魂武大学当自己家了,看着自家出品的玩意,竟然是如此的水准,夏方然真的快吐血了。

        “老师老师,晚上好!”荣陶陶一脸乖巧的来到夏方然身旁,蹲了下来,将一块小淘气送了过去。

        一大一小,两个亚洲蹲出现了,就在打斗激烈的演武场边边儿,画风很是清奇。

        “嗯,来了。”夏方然没好气的拿起小淘气方糖,他已经知道了荣陶陶的具体情况,所以并不阻拦荣陶陶吃零食。

        甚至荣陶陶现在有“免死金牌”,哪怕是在授课过程中,但凡他想吃糖,夏方然也绝不阻拦......

        荣陶陶小声道:“对了,夏老师,只教我一个人多没意思,我给你再找个徒弟啊?”

        “嗯?”夏方然转头看向了蹲在身旁的荣陶陶,一脸的好奇。

        说实话,刚刚看完其他学员的比试,现在再看到荣陶陶这张脸,夏方然突然间就舒服了不少。

        天下的乌鸦果然一般黑!

        任何一个老师,对待学霸和学渣的态度,绝对是不同的。

        夏方然也是乐了,道:“怎么?嫌学校给我的任务量不够,你小子也开始给我揽活儿了?”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放心吧,保准入得了您的法眼!我给你找的二徒弟,那可是高凌薇!”

        夏方然微微挑眉:“谁啊?”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夏阴阳这是真的刚从三墙回来,啥都不知道。

        不过讲道理,就夏阴阳这个层次,不知道小喽啰们也很正常。

        荣陶陶道:“她是关外冠军,全国季军,用方天画戟的,比我可强多了,而且风格跟你更接近,都是英勇霸道的主儿。”

        “呦呵,你小子是越来越会夸人了呢。”夏方然咬碎了方糖,道,“收徒我倒是能做决定,但是关外冠军?她不是少年班的?”

        荣陶陶:“啊,大一的,贼强!”

        “哦!我想起来了!”夏方然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我说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呢,是不是前几天被你打进医院的那个女孩?”

        “呃......”荣陶陶尴尬的笑了笑,道,“误会,都是误会。”

        夏方然哼了一声,道:“她就是你的小女朋友呗。”

        荣陶陶:“嗯......嗯!”

        夏方然点了点头:“没问题,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你让她来旁听吧,协调好她自己的课程,别耽误她正常上课就行。”

        荣陶陶小声道:“她跟我已经成了双人组了,学校已经定下来了,以后我俩应该一直跟着您。”

        “哦?”夏方然一脸的惊讶,看着荣陶陶,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还以为你要走单人线,想着把你培养成单挑王呢!

        你这路子倒是野,在同龄人中找不到匹配的队友,硬是从大一学年里掏来了一个?

        学校也同意了?”

        “嘿嘿,嘿嘿。”荣陶陶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夏方然撇了撇嘴,冷哼一声:“哼,要不说你叫荣陶陶呢,还真就能让你掏着一个。

        不得了不得了,刚上少年班就在这呼风唤雨,以后恐怕我都得仰仗你呢~”

        夏阴阳又上线啦!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一股子阴阳怪气,听得荣陶陶舒服得很。

        荣陶陶仿佛已经习惯了夏方然的说话风格,一天听不到“呢”,荣陶陶还真是浑身难受呢~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今天梅校长来演武馆听课了。”

        “哼。”夏方然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道,“你们可是老梅头的心头肉,你见过哪一届学员,被四季和四礼围着团团转?”

        这倒是实话,荣陶陶点了点头,却是说道:“梅校长还给我们留下了墨宝,你想看看么?”

        “不去,看那玩意干啥?”夏方然撇了撇嘴。

        荣陶陶道:“压迫感贼强,我们这些学生,都不敢抬头看黑板了。”

        夏方然:“那就擦了呗。”

        荣陶陶幽幽的开口道:“你敢擦啊?”

        夏方然:“你说啥?我不敢?”

        荣陶陶:“那你试试?”

        夏方然瘪着嘴:“我擦那玩意干啥,我又不是你们文化课教师,占得又不是我黑板的地方。”

        荣陶陶:“......”

        见过怂的,今天,荣陶陶见到嘴硬且怂的了......

        夏方然站起身来,道:“站起来,上课,人家孩子青春期的时候跟长辈都没话说,你怎么嘴这么碎?”

        夏方然看着荣陶陶一脸为难的模样,不由得笑出声来,道:“你傻啊,不会换一块黑板?

        把现在这块黑板贴教室后面,给授课老师看,诶,不对,你们授课老师是杨春熙......

        嗯,实在不行就找个房间供起来,你们看不着就得了呗。”

        “嚯~不愧是夏教,智勇双全昂!”荣陶陶当即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少拍马屁,站起来训练!”夏方然笑骂道,一脚踢在了荣陶陶的屁股上。

        荣陶陶一个趔趄,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从风雪中捞出了一杆方天画戟。

        夏方然:“先热热身,来1000下前刺!现在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