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097 凭什么?

097 凭什么?

        从校医院出来的荣陶陶,深深的舒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而后拿出了手机。

        他敲击着手机屏幕,发出了一条信息:“嫂嫂,你在演武馆么?”

        不一会儿,杨春熙的信息便回了过来:“在三楼,我的宿舍,怎么?”

        荣陶陶:“我有事儿想和你谈谈,当面说。”

        杨春熙:“过来吧。”

        由于杨春熙是少年班-魂班的导员兼文化课教师,她也早早的搬进了演武馆居住,只不过她的宿舍在三楼。

        荣陶陶急急忙忙的赶了回去,心中想着措辞,迅速来到了演武馆,来到了杨春熙的门前。

        “咚咚咚~”

        “进。”门后,传来了杨春熙的声音。

        荣陶陶打开了门,却是愣住了。

        与斯华年寝室格局相同的房间内,在房门正对面的办公区域中,杨春熙正和一名老者坐在沙发上,看到荣陶陶进来,杨春熙笑着招了招手,道:“来,淘淘,给你介绍个大人物哦。”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那名老者。

        这个老人干瘦干瘦的,满头白发,脸上充满了褶皱,看起来年纪很大,他的右眼是闭着的,从那微微凹陷下去的眼皮能看出来,他似乎...根本就没有右眼。

        从那右眼眉毛处到右脸颧骨处,一道长长的疤痕划过,看起来有些可怕。

        “咕嘟。”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如此鲜明的特征、如此长相,荣陶陶已经知道这位老者是谁了。

        岁寒三友·梅鸿玉!梅校长!

        杨春熙脸上那明媚的笑容,与梅鸿玉校长那一副严肃、甚至有些死气沉沉的面庞,显得差别格外大。

        杨春熙轻笑道:“这位是梅校长,快问好,少年班的一切事宜,都是梅校长授权安排的,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梅校长帮助、照顾了你很多。”

        荣陶陶立正站好,态度端正:“梅校长好。”

        “你好,荣陶陶。”梅鸿玉坐在沙发上,双手拄着木质拐杖,轻轻地点了点头,仅剩的一颗眼球中,透露着一丝丝阴沉的死气,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他的声音异常嘶哑,声带几乎处于不发声的状态,甚至需要荣陶陶仔细的侧耳倾听,才能听到梅校长的话语。

        也不知道...他这辈子,到底经历了多少风霜......

        每一处肉眼可见的伤痕,也许都是他数十年扎根于雪境大地所获得的“荣誉勋章”。

        “解救松魂危机,理应有所关照。”梅校长那嘶哑的声音,听得荣陶陶有点牙酸肉疼。

        杨春熙道:“梅校长这次亲自来这里,就是看看少年班的学员们生活、学习状态如何,一会儿我们下午上课,梅校长会在后面听课,你可要好好表现哦。”

        “嗯嗯,一定。”荣陶陶连连点头。

        “对了,你来找我什么事?”杨春熙好奇的询问道。

        “这......”荣陶陶却是卡壳了,他想找杨春熙私聊来着,没想到却是碰到了前来视察的校长。

        杨春熙适时的给荣陶陶解了围,道:“如果是学习、生活上的困难,可以直接说,我帮不了你,校长还能帮你呢。如果是私事的话,那我们可以晚点聊。”

        这次杨春熙让荣陶陶上来,也是梅校长想要私下里见见荣陶陶。

        此时此刻,荣陶陶除了是徐风华的儿子之外,他还是解决了松江魂武大学危机的功臣。

        甚至对于全体人类魂武者来说,荣陶陶都是功不可没的。

        这不是开玩笑,荣陶陶直到现在还没意识到,他体内的那一瓣莲花,对于人类魂武者到底意味着什么,对于整个华夏又意味着什么。

        荣陶陶不仅仅是得到了莲花,雪境魂兽更是失去了一样至宝。

        此消彼长之下,人类的获利是毋庸置疑的。

        而且在雪境魂兽的手中,九瓣莲花的作用不仅仅是拥有强大的战斗功能,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象征,一个“号令群雄”的物品。

        当然,这莲花在人类手中就没什么号令群雄的作用了,不被雪境魂兽围攻、杀戮就不错了......

        荣陶陶想了又想,道:“还真是学习上的事。”

        “哦?”杨春熙微微挑眉,道,“怎么了?修习魂技遇到困难了?”

        荣陶陶抿了抿嘴,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不是,玉龙馈赠我已经学会了,我...嗯,我的意思是,我和我的队友有点格格不入。

        他俩是练枪、练剑的,而我是练戟、练刀的,根本练不到一块去。

        而且由于莲花的缘故,我的魂法等级更高一些,我和他们修习的魂技也不同。

        除了文化课之外,我甚至都不和我的队友们在一起,我......”

        闻言,杨春熙也是犯了难。

        身为半个荣家人,杨春熙很清楚荣陶陶的成长环境。

        杨春熙也是万万没想到,即便是在这天才云集的少年班内,荣陶陶依旧是最特殊、甚至是出色的那一个,而特殊与出色,往往意味着孤独。

        就像荣陶陶练的是方天画戟,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堂堂松江魂武大学甚至找不出一个合适的方天戟教师......

        荣陶陶的确是学刀了,但那是苦于没有教师,所以只能去跟斯华年学刀。

        初中时期的荣陶陶,就是这么孤独着过来的,现在来了松江魂武少年班,却依旧孤独......

        荣陶陶也不是没伙伴,魂班的少年们感情很好,尤其是经历了魂兽入侵之后,他们之间更是产生了深厚的战友情感。

        只不过,能和荣陶陶一起训练的,似乎真的没有。

        而在出现了莲花瓣不可控这一致命情况后,荣陶陶更不可能和任何人对练了。

        杨春熙越想就越难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梅鸿玉的声音嘶哑,开口道:“你想要两个合适的伙伴,与你共同成长。”

        荣陶陶抿了抿嘴,道:“不,一个就够。”

        “哦?”梅鸿玉看着荣陶陶,这孩子的回应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梅鸿玉可是老人精,如果荣陶陶只说“一个就够”,那就是客气回应,但荣陶陶说的是“不,一个就够”,这意味着......

        这孩子已经有了目标?而且是一个很确定的目标。

        联想到前几日演武场发生的事故,梅校长面无表情的开口道:“高凌薇。”

        荣陶陶面色一窘,这...这什么啊?这就猜出来了?

        我才说第一句,你把答案都给我交了?

        杨春熙也是有点懵,千算万算,没想到荣陶陶竟然这么刚!

        她急忙道:“高凌薇可是关外冠军学员、全国季军,是2010届的新生代表,大一学生。”

        荣陶陶点了点头,面色认真的看着杨春熙,道:“是的,而且她还是个魂尉,魂法也在前几天晋级了三星。同龄人中,我真的找不到使用方天画戟,并且能和我一起训练的伙伴。”

        梅鸿玉哑然失笑,当然,他的笑声是真的哑......

        第一次,这个面色严肃、面容消瘦的老者露出了笑容。

        杨春熙当即瞪了荣陶陶一眼,示意他闭嘴,急忙看向了梅鸿玉,道:“梅校长,孩子还小,不懂事,想什么就说什么,您别在意。”

        “咚!”

        梅鸿玉手中的拐杖轻轻敲了敲地面,他摆了摆干枯如老树皮的手掌,制止了杨春熙的话语。

        他那孤零零的眼睛,再次看向了荣陶陶,道:“看起来,你像是一个有准备的人。

        我是否可以认为,你与高凌薇在私下里已经商量妥当,她也已经答应了你。”

        荣陶陶轻轻的点了点头。

        “用方天戟的,就没有安稳的。”

        梅鸿玉随口说着,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让夏方然带上高凌薇也好,毕竟她的带队教师也不是用戟之人,此时的高凌薇,也只能自己摸索武艺的道路。

        夏方然作为松江魂武唯一的顶级方天戟教师,只带一个荣陶陶,倒也是暴殄天物。

        归根结底,选择使用这种武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在华夏传统的冷兵器中,魂武者们最爱的是刀剑枪,这三样冷兵器稳居前三甲,松江魂武有很多够资格的教师。

        但是方天画戟...这种仪仗队用的华丽之物,想要真正在实战领域出彩,对使用者的要求还是比较高的。

        房间中陷入了一片沉寂,荣陶陶渴望的看着梅校长,他从未如此的想要成功,

        在他过去的年少时光中,从未找到过真正合适的伙伴,这一次,他找到了,也就不想再松开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荣陶陶紧张的眼神注视下,梅鸿玉再次看向了荣陶陶,哑声道:“如果我答应你,你又能承诺我什么。”

        荣陶陶:“我,呃,我......”

        荣陶陶磕磕巴巴,想了又想,刚才高凌薇明确表示,大学生所能获得的至高荣誉,她都想要染指。

        她喜欢挑战。

        荣誉,就是她的人生目标,所以......

        荣陶陶开口道:“我可以尝试着和高凌薇一起,冲击一下双人组的大学生荣誉。”

        闻言,梅鸿玉微微颔首,哑声道:“松江魂武,倒是很久没拿过全国冠军了。”

        事实的确如此,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帝都的星野之境,魔都的海洋之境,远比雪境培养学员的效果更好,更安全,效率也更高。

        人家星野魂武学员甚至能进入星野旋涡中修行,你们雪境学员行吗?人家每秒钟吸收的是多少星野魂力?旋涡中的浓度哪是其他区域能比得了的?

        更何况,学生生源质量也有本质上的差距,高凌薇能当松江魂武大学2010级的新生代表,那她差不多就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一个,而她也只是个全国季军,剩下的人呢?

        甚至她夺得全国季军的队友,统统都去了魔都海洋魂武大学......

        梅鸿玉继续道:“这次事故,让学校陷入了负面舆论的旋涡,拿些荣誉,也许能改变一下学校在社会上的舆论风向。”

        荣陶陶咬了咬嘴唇,一向自信的他,竟然也犯了难。

        他倒是敢说“总有一天”,也绝对有这个自信,但问题是,梅校长想要改变舆论风向,那就代表着他说的是最近一次的比赛。

        而且梅鸿玉一开口就是“冠军”,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么?

        荣陶陶最缺的就是时间,他名义上是大一,但实际上才是高一!

        看着荣陶陶犯难的模样,梅鸿玉的面色严肃了下来:“你没有信心。”

        荣陶陶咬了咬牙,直接全盘托出了心里话。

        梅鸿玉听着荣陶陶那很有条理的叙述,倒是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但是说出来的话语,却是和他的态度截然相反:“你与所有人不同,你有一瓣莲花傍身。”

        荣陶陶:“嗯......”

        梅鸿玉:“松魂四礼之中,烟、酒、茶皆为四十岁以上。

        唯独糖,今年只有27岁,只因她拥有一瓣莲花,拥有着难以想象的修行速度,所以能和大她十余岁的魂武者并称松魂四礼。”

        闻言,荣陶陶点了点头。

        梅鸿玉:“她可以跨越十数年的年龄差距,你为什么不行,你比她差?”

        说着,梅鸿玉那充满褶皱的老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犹如老树精突然现了人形:“你比任何人差?”

        年少的心,最怕激!

        就算明知道是激将,荣陶陶也心甘情愿的接受!

        事实上,此时此刻的荣陶陶已经燃起来了!

        梅鸿玉那低沉且嘶哑的话语声,竟然比炸药桶都要炸!震荡着荣陶陶的心魂!

        是啊,TNND!

        我为什么不行!?我凭什么不行!?

        1603425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