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096 解药

096 解药

        人和人相处总要有个过程。

        所以,荣陶陶第二天去探望高凌薇的荣陶陶,并没有实施自己的计划。

        好吧,他就是怂了。

        不过在第三天的时候,荣陶陶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毕竟高凌薇对他的态度很不错,她似乎很欣赏荣陶陶,只是并不怎么表达。

        这天中午,荣陶陶打了三份教师食堂的饭菜,来到了校医院,轻车熟路的来到了401A室,那里,已经有着嗷嗷待哺的高凌薇,以及一个蹭饭女孩-甘琳。

        自从荣陶陶打了教师食堂的饭菜之后,甘琳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开始了享受美食的日子。

        荣陶陶熟练的召唤出来云云犬,一手递给了甘琳,顺便也让她喂狗狗。

        “嘻嘻。”甘琳满脸开心的接过了云云犬,一手抓着巴掌大的小奶狗,在空中上下摆动着,带着云云犬玩云霄飞车。

        而云云犬却并不恐高,也根本不害怕,甚至还很开心......

        飞?

        云云犬还能怕飞?它本就是云朵构成的。

        讲道理,如果甘琳手掌上下颠簸的快一些,云云犬那大耳朵扑扇的再快点,就很有踩点蹦迪的效果了。

        荣陶陶来到床边,发好了盒饭,三人组狼吞虎咽着。

        即便是病号薇,吃饭的速度也不慢,荣陶陶觉得她是时候出院了,恢复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这个松魂四季·冬真的是有两把刷子。

        据高凌薇说,每天早上,董教都会用海祈之芒,帮她治疗一下伤口,这业务能力和业务素养真是没得挑。

        作为饿鬼,荣陶陶吃的最快,风卷残云一般,将空空的饭盒扔到了垃圾箱里,顺便去卫浴间洗了洗手,回到病房里的时候,高凌薇还在吃饭,而甘琳则是给云云犬喂了一块小排骨。

        “唔~”云云犬幸福得眯着黑溜溜的小眼睛,美得很~

        荣陶陶坐在高凌薇床边,看了一会儿这美好的画面,这才手肘拄着床铺,手掌撑着脸蛋,小声嘀咕道:“我都十六岁了,还没牵过女孩子的小手手,好想知道是什么感觉。”

        “噗......”甘琳刚喂完狗,才扒了一口饭,就扭头喷了出来。

        高凌薇吃饭的动作微微一僵,眼神似有似无的扫了荣陶陶一眼,却没有其他的反应,再次默默吃起饭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甘琳忍不住一阵大笑。

        荣陶陶:“......”

        好一会儿,在甘琳时不时的笑声中,两人终于吃完了饭,甘琳拿起两人的饭盒,向垃圾桶走去,而高凌薇......

        坐靠着床头的高凌薇,手掌搭在了床边,歪过头,那一双美眸静静的荣陶陶,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似乎还有一丝丝挑衅的意味。

        嗯?

        荣陶陶不由得微微挑眉。

        高凌薇低眼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抬眼看了看荣陶陶。

        荣陶陶当即伸出手,动作很快,却也小心翼翼,拇指和食指碰到了她的手指,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指肚。

        哇,好软。

        “呵,就这点儿出息。”高凌薇随口说了一句,也看到了刚扔完饭盒、转过身来的甘琳。

        看着荣陶陶玩闺蜜手指的这一幕,甘琳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你你......”

        我怎么不出息了?

        你瞧谁不起呢?

        荣陶陶内心很不乐意,手掌探前,直接抓住了高凌薇那白皙的手掌,而且还是双手握住的。

        软软的,凉凉的,有点舒服的。

        “可恶啊!”甘琳跺了跺脚,事实上,她内心的真正活动是:我的男朋友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出现!?高凌薇这种只知道战斗的狂魔,竟然都能有男朋友,我呢?我不比她更像个人?

        “狗狗给你,我去午睡。”甘琳垂头丧气的说道,将云云犬放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摇头叹气的就走了。

        甘琳走后,房间里倒是安静了不少。

        那一头天然卷儿上,云云犬好奇的歪了歪脑袋,黑溜溜的小眼珠盯着眼前的女孩,也不知道它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

        荣陶陶摆弄着她那纤长的手指,捏着她的手指肚,但说实话,还是云云犬那小爪爪的肉垫捏起来感觉更好。

        高凌薇探过另一只手,将荣陶陶脑袋上的云云犬拿了下来,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

        她...竟然捏了捏云云犬那小爪子的肉垫,似乎是在寻找荣陶陶的感觉。

        这一幕,差点把荣陶陶给乐死,最怕的就是反差萌......

        “对了。”

        高凌薇:“怎么?”

        荣陶陶:“不谈比试,只谈训练,我想我们很适合在一起,共同训练,共同成长。”

        高凌薇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我从未觉得我的技艺高于你,我只是占了身体素质的便宜。仅仅第一次切磋,你就教会了在面对强敌的时候,弱者应有的战斗方式。”

        荣陶陶:“......”

        您可真会说话!

        就您这样的,还能找到男朋友?

        哦,对,是我追的你,那没事了......

        荣陶陶顿了顿,开口道:“那你以后来演武馆跟我一起训练吧,我们约定好时间。”

        高凌薇并没有多想,直接点了点头。

        荣陶陶一脸烦恼的模样,道:“我在我的小组有些格格不入,我的队友是一对儿小情侣。他们练枪、练剑,而我练刀、练戟,根本练不到一起去。

        而且我的魂法也比他们高,学的东西也不一样,导致现在我们连日常训练都不在一起。

        我甚至感觉...我根本就没有队友,还是一个人。”

        高凌薇轻轻地点了点头,天才也是分等级的,像荣陶陶这样的人,在他的同龄人中,似乎很难找到合适的队友,所以他才把目光锁定在她的身上。

        荣陶陶继续道:“我查了查,世界魂武体系发展到今天,组队的模式有很多,虽然三人组是主流模式,但是双人组也有一定的生存空间。

        很多单位部门、警队部队,甚至包括我们学校,都有这样的组队方式。

        而你,也才被分组不到一个月,暂时还可以调整。你说过,我们的战斗方式是互补的。”

        事实的确如此,但是一般双人组出现,大多数都是石楼石兰这样的双胞胎,而且还大概率是额头处开了魂槽的双胞胎。

        在这样的情况下,其他组员很难跟上双胞胎的节奏,反而碍手碍脚,拖累双人。

        仅从学校生涯、学员比赛等层面来说,双人组的竞争可不比传统的三人组轻松,甚至可能更难一些。

        因为那些个双胞胎个顶个的默契,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又有额头魂槽加持。非双胞胎组合想要在“泥潭”中杀出成绩,可谓是难上加难。

        闻言,高凌薇愣了一下,这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荣陶陶竟然发出了双人组的邀约?

        怎么组?跨学年组队?

        嗯,这个说法倒也不准确,毕竟正常的四年制大学,与少年班的项目不是一个类别的,但是......

        荣陶陶:“我尊重你的想法,所以提出来了。”

        高凌薇微微皱眉,她不太确定荣陶陶是真的打算走双人组路线,还是想要和她多待在一起。亦或者...是两个方面都有。

        从主流的三人组“转业”到相对小众的双人组,这可是大事。

        起码对于高凌薇这种极度渴望荣誉的人来说,她的学业生涯与之前预期的道路,将会完全不同。

        而她的对手风格将会有极大的改变,而她的命运,也将和荣陶陶捆绑在一起。

        高凌薇沉默良久,细细思索了半天,突然开口道:“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方天画戟。”

        灵魂拷问!

        荣陶陶沉吟片刻,认真道:“我喜欢你身上...一切方天画戟给予你的性格和特质。坚强、英勇、骄傲,自信。”

        高凌薇轻轻捏着云云犬的肉垫,这种评价,对执戟人不可谓不高。

        正如同荣陶陶敢去追这光芒万丈的关外冠军、全国季军一样,武器对他的影响真的很大。

        但凡换做另一个人,也许会对高凌薇产生想法,但却有自知之明,并不会付之行动。

        而荣陶陶不仅行动了,即便是面对再大的困难,甚至是第一次已经失败,但他也并不气馁,只是给出了四个字:总有一天。

        高凌薇看着荣陶陶,道:“你想好了,这不是儿戏,甚至是改变命运的一次决定。”

        总体而言,越是小众的东西,圈子就越纯粹。

        而与其他小众圈子不同的是,仅针对于魂武者职业,敢于冒险闷头往双人组里扎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整体水平极高,大神辈出。

        毕竟荣誉才是至高无上的目标,没人会在乎你日夜苦练的努力过程。想要另辟蹊径,在这条道路上取得成绩,都是有三两三、才敢上梁山的双人团队。

        高凌薇不知道荣陶陶是否向往着学员荣誉,起码对于高凌薇来说,这是一条艰难的路。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问道:“你为什么来雪境?”

        高凌薇轻声回应:“变强。”

        荣陶陶:“在哪里都可以变强,为什么是松江魂武,为什么是雪境之地呢?”

        这一次,高凌薇却是没有开口回应了。

        她只是低垂着眼帘,一手轻轻的柔顺着云云犬的绒毛,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天真烂漫的云云犬,不清楚女孩的心事,它只是觉得很舒服,幸福的眯起了眼睛,口中轻声的呜咽着:“唔~”

        病房中陷入了一片沉寂,高凌薇逗弄着云云犬,良久,她轻声道:“你为什么来这里,我能猜出来个大概。”

        “就是你想的那样。”荣陶陶毫不隐瞒。

        荣陶陶继续道:“我找到了同类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伙伴,我想和她一起成长,共同变强,变得很强很强。

        在那以后,我想和她走出松江魂城,想和她一起穿过北方的层层风雪,跨过北面那三道城墙。

        我想站在那大名鼎鼎的龙河岸边,站在那雪境旋涡的正下方,看看那故事开始的地方。”

        这一刻,高凌薇突然知道了,什么叫做眼神有光。

        荣陶陶的双眼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这就是他来雪境之地的目的,这似乎...也是他生命的意义。

        这不是一个空喊的口号,而是一个正在执行、且坚定执行的目标。

        高凌薇那一直任由荣陶陶摆弄的手指,突然微微用力,按了按他的手掌。

        她轻声道:“总有一天?”

        荣陶陶面色严肃,重重的点了点头:“总有一天!”

        真正的相伴,如果只是单方面的追求与维系,将很难长久。年轻的容颜终将逝去,柜子里的金钱也有变多变少的那一天。

        唯有相互吸引的品质,似乎才是这茫茫生命路途中的唯一解药。1603367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