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093 重点

093 重点

        当陆芒搀扶着荣陶陶,来到二楼寝室的时候,只见到斯华年半跪在地上,已经将高凌薇的部分身体冰封了。

        高凌薇的面色极为难看,定定的看着天花板,她的右侧腰部、大腿小腿和脚面,都已经凝结成了霜雪。

        “不用担心。”斯华年看到荣陶陶出现在门口,当即开口说道。

        她一手中白芒闪烁,手掌贴着高凌薇的右腰处,一手示意了一下茶几上的电话。

        孙杏雨急忙跑了过去,拿着电话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斯华年手中的治愈魂技·雪祈之芒一刻未停,另一只手已经拨通了电话。

        几秒钟之后,斯华年开口道:“董教?在校医院么?麻烦快些来演武馆二楼,有个重伤学员。”

        斯华年挂了电话,也看到陆芒扶着荣陶陶,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不由得开口询问道:“怎么回事?”

        荣陶陶一手扶住了额头:“我...不知道,那花朵不受我的控制,擅作主张,攻击了高凌薇。”

        听到这句话,一直气定神闲的斯华年,反而面色凝重了下来。

        高凌薇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但是斯华年却并不在意,她仿佛已经见惯了这种级别的伤,很清楚这名学员一定能救回来,但是......

        斯华年:“花瓣自主进攻了?”

        荣陶陶双肘拄着膝盖,声音有些懊恼:“嗯......”

        斯华年轻轻地叹了口气,这孩子还真是命途多舛。

        如果一切如荣陶陶所说,那个一直不受控制的九瓣莲花,会凭借自身喜好、随意自主进攻的话...那么荣陶陶这个孩子,从此以后,就告别“切磋”,告别“比试”了。

        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但这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

        真不愧是输出类型的九瓣莲花!

        脾气是真的炸!

        斯华年看着荣陶陶衣衫破碎、鲜血淋漓的模样,不难想象,在刚才的战斗中,荣陶陶被压制的到底有多惨。

        如果...斯华年心中暗暗想着,如果魂兽入侵那夜,松魂三礼+一季没有及时守护在荣陶陶身旁,任由荣陶陶被一群群的雪境魂兽围攻撕咬的话,那么这一瓣莲花,会不会也自顾自的出现,然后大杀四方?

        又或者...荣陶陶会死的很惨,莲花的一切行为只是按照其自身喜好?

        房间中陷入了一片沉寂,大概30秒左右,一道修长的人影、风风火火的走进了师徒二人的寝室。

        斯华年示意了一下躺在地上的高凌薇,道:“来了,董教。”

        焦腾达看到来者,却是咧了咧嘴角,不愧是斯华年,真有排面,一个电话,校医院的主管教师半分钟就赶到。

        松魂四季·冬!

        董东冬!

        来人穿着一身白大褂,戴着金丝边眼镜,白白净净的,一副斯斯文文样子,很有当斯文败类的潜质。

        董东冬半跪在地,虽然江湖贺号为“冬”,但声音却很温柔:“怎么回事?”

        斯华年:“肾脏部位、大腿、小腿、脚掌被莲花瓣刺穿。”

        闻言,董东冬眉头微微皱起,稍稍不满的看着斯华年,道:“怎么下手没轻没重?”

        斯华年当时就瞪了董东冬一眼:“不是我的花儿。”

        董东冬:“嗯?”

        他推了推金丝边眼镜,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荣陶陶,这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也看到了荣陶陶的伤势,道:“你去帮他吧。”

        说着,董东冬对房间中其他几个小魂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放心,没事。”

        说着,董东冬的手掌按在了高凌薇的腰部,确切的说,是按在了斯华年凝结的霜雪之上。

        “咔嚓!”

        一声轻微的碎裂声响,只见高凌薇那被冰封的皮肤表面,裂出了道道碎纹。

        而董东冬的手中,光芒闪烁,一片水珠弥漫,顺着那寒冰的碎纹,点点水珠涌入其中。

        海洋魂技·海祈之芒!

        比雪祈之芒品质更高、治疗效果更好的一项魂技。

        “都出去吧,抓紧时间训练。”斯华年开口说着,几小魂对视了一眼,也纷纷担忧的看了沙发上的荣陶陶,这才不情不愿的离去了。

        陆芒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快步走了出去。

        斯华年坐在荣陶陶身侧,一手撕开了他腰间破烂的衣衫,看着那被炸的血肉模糊的伤口,一手中光芒闪烁,直接按了上去。

        “嘶......”荣陶陶被冻得一个哆嗦,身体瞬间坐直。

        斯华年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道:“以后,你别参加任何切磋比试了。”

        荣陶陶:“啊?这......”

        斯华年的面色严肃:“起码在你能控制九瓣莲花之前,你最好还是不要与任何人比试了。对于其他学员来说,太危险了。”

        “嗯,好的。”听到这句话,荣陶陶无奈的点了点头。

        一旁,手中水珠弥漫,给高凌薇疗伤的董东冬却是开口道:“没有实战,对魂武者的成长很不利。”

        董东冬似乎聪明的很,并不知晓具体情况的他,通过斯华年的话语,再结合荣陶陶的实际情况,便猜出了个大概。

        “的确。”斯华年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八点之后,我去找梅校长谈一谈吧,找一个解决方案。”

        董东冬继续道:“好解决,可以通过真正的实战、生死战来代替比试切磋。

        雪境大地,最不缺的就是魂兽,尤其是现在,魂兽遍地都是。”

        闻言,荣陶陶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里显然看出来想法不同了。

        董东冬人很好,给少年天才提供了继续成长、修行的方案,而斯华年,却是有点担忧。

        学校封校这么久是有原因的,外面的确到处都是雪境魂兽,华夏已经组织了大批量兵力清理了,但是狂风暴雪+极致黑夜的雪镜套餐,的确是让人伤透了脑筋。

        这该死的自然环境,成为了雪境魂兽的天然保护色,这雪境之地,也成为了偷猎者团队攫取利润的大乐园。

        外面,实在是太危险了。

        经历之前的入侵事故之后,学校抽调回来了不少教师,死守大本营,为的就是保护学校。

        要知道......荣陶陶等人日子过得还算悠哉,但是对于松江魂武大学来说,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已经被推上了风口浪尖!那么多优秀的学员葬身于此,松江魂城已经成为了人们口诛笔伐的对象。

        在这个节骨眼上,学校在带着孩子们出去历练,如果再出现伤亡的话......不用想,等待松江魂武的将会是怎样的一场“****”。

        “如果可以,伤好了之后,我陪你去。”躺在冰冷地上的高凌薇,突然开口说话了。

        闻言,荣陶陶面色一喜,急忙向高凌薇看去。

        倒不是因为高凌薇的这句话,而是因为高凌薇说话了!

        她说话了!

        是不是代表她脱离危险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刚才强忍着疼痛,极力控制自己的高凌薇,此时此刻在董东冬的帮助下,状态已经好了很多了。

        那点点水滴、丝丝水流,包裹着浓郁的魂力,也带着一丝丝治愈效果,从伤口处渗透进入她的身体,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帮助。

        “那个,抱歉啊。”荣陶陶迟疑了一下,开口道歉。

        “为什么道歉?”高凌薇依旧看着天花板,轻声道,“既然是战斗,不仅有输有赢,也可能有生有死,而且在战斗开始前,我明确表示过,我会很认真。”

        一时间,荣陶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高凌薇:“我也的确很认真,如果没有你最后的抵抗,躺在这里的会是你。所以你无需道歉。”

        荣陶陶任由斯华年摸着腰子,还是开口道:“那花朵不受我的控制,真的是意外,我保证。”

        高凌薇轻声道:“战斗中永远充满了未知的因素,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更何况,它似乎不是运气,而就是你的一个进攻手段。

        起码在生死战中,公平这种事情是最不该考虑的,武者要的只有胜利,只有活着。”

        说着,高凌薇一手吃力的撑着地面,稍稍抬起上身,看着那满脸愧疚的荣陶陶,她犹豫半晌,还是开口说道:“我比你多练了足足三年,比你多了无数战斗经验,这不公平。

        我借着身体素质的优势,借着魂技熟练的优势,一路碾压你,这也不公平。

        我输了,我会面对。就像你我这次战斗,你明知不敌、却没有半点胆怯与退却,你也在勇敢面对。

        我们是一类人,都是执戟之人。像你战斗之前说的那样,我们不需要台阶,也不需要安慰。”

        虽然口中说着“不需要安慰”这样的话语,但高凌薇的这一连串话,却是在实打实的安慰荣陶陶。

        差点把同学杀了这种事,嗯......

        高凌薇的一番话语,听得斯华年和董东冬暗暗点头,无论是她那端正的态度,还是她那似有似无的安慰,都配得上她过去的辉煌履历。

        太多的人有着一身的荣耀,将自己高高的架起来,行为举止大变,而此时此刻的高凌薇,不仅是一名武者,更是一个开解心结的友善同学。

        只不过,她开解心结的方式有些特殊,一切话语的基础,似乎都是围绕着方天画戟展开的。

        “差不多了,我带她回校医院再处理一下,静养一周两周就没事了。”董东冬笑着说道,一手穿过她的脖颈,一手穿过她的腿弯,将高凌薇抱了起来。

        “听到重点了么?”斯华年突然看向荣陶陶,开口说道。

        荣陶陶:“啊?”

        斯华年没好气的说道:“她养伤,校医院,1~2周。”

        荣陶陶反应了好一会儿:“啊...啊!知道了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