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超品命师在线阅读 - 第205章 考核

第205章 考核

        怪谈阁!

        当苏晨按照指示的方向走到这家店的店门口的时候,眉头皱了那么一下。

        这家店并不在街道的店面上,而是在一个四层楼的街铺的三楼,二楼是公寓酒店,四楼是电影院,而三楼便是这怪谈阁。

        一般像这类在二三楼的,都是以培训机构为多的,比如一些艺术班或者舞蹈班的,所以苏晨便是有些好奇,但这个怪谈阁明显不是做这些生意的。

        “这是什么店啊。”

        张国正看着是一头的雾水,因为这店铺门口挂着的是几张类似于恐怖照片的海报。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苏晨当先一步踏进店门,和一般店面进去就是前台不一样,这里踏进去之后,没有一个人影,只看到了一些古怪的雕塑摆件,这些雕塑都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而墙上挂的画也都很诡异,其中有一副画上面画着的是一只鲜红的眼睛。

        “这不会是个鬼屋吧。”

        “大舅,你还知道鬼屋啊。”

        苏晨有些诧异,自家大舅这么古板的老师,竟然还知道鬼屋这种新奇的东西,还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你以为我就是那种顽固不灵的人啊,我还组织过班上学生去鬼屋玩过。”

        张国正给了自己外甥一个白眼,苏晨悻悻的笑了笑,而跟在身后的魏军则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张老师,我儿子会是在这里吗?”

        “我不敢保证,但可能性应该不小吧。”

        苏晨继续往里面走,再走是一条回廊,回廊的墙上是深灰色的风格,墙上每隔一米挂着一个画框,画框里的图案同样是带着黑暗压抑风格。

        就在苏晨穿过走廊之后,一个穿着黑色长袍带着黑色帽子的女生出现了。

        “你好,欢迎光临怪谈阁,你们是要入会吗?”

        女孩年纪不大,大概也就二十来岁,皮肤白皙,不过是那种不健康的白,就如同一个许久没有见过太阳的人的那种惨白。

        “不是,我们是来找人的。”

        苏晨还没有回答,张国正就先一步回答了,而听到是找人,女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淡淡答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是会员是不能入内的。”

        “可我们是……”

        张国正还要说,不过苏晨却打断了自己大舅的话,笑着问道:“如果我要入会的话有什么条件,是不是交钱就可以了。”

        “我们这里不收会员费,要想成为我们这里的会员,必须通过我们的考核才可以。”

        女孩摇了摇头,她的回答让张国正和魏军夫妻有些疑惑,现在开店还有不收钱的吗,那这店还怎么开的下去,连房租都交不起吧。

        “好的,我愿意尝试一下。”

        听到苏晨的话,女孩没有说什么,带着苏晨朝着前面走去,然后左转进了一个类似于密室一样的房间。

        密室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盏昏暗的灯光,女孩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试卷递给了苏晨,说道:“这上面有几个题目,只要对了三道题就算是通过第一关考核了。”

        苏晨接过试卷,这上面一共有五道题目,张国正一看试卷便是立刻说道:“做题目肯定是我擅长啊。”

        女孩看着张国正把试卷拿过去看也没有阻止,似乎是不在乎这题目是谁做的,然而不过看了第一道题目,张国正就傻眼了,努嘴道:“这都是什么题目啊。”

        第一道题的题目叫做:诅咒之死。

        我有一个仇人,他比我强大太多了,我想杀死他,但却没有办法,后来,我通过各种渠道,知道有一种诅咒可以杀死诅咒的人,后来我找到了这种诅咒。

        那个诅咒记录在一本书上,翻开来,里头开头第一句话就是:“若按照本书中所记载的步骤实施,便可成功的咒杀你所希望的对象,但是若步骤有出一点错,那么这个咒杀令便会反噬到施咒者身上!

        即便如此你仍要继续吗?

        废话!

        就是因为我有个绝对饶恕不得的仇人,所以才费尽千辛万苦拿到这本诅咒真书的,我开始阅读并实行其书上的指令:

        “1、请先闭上你的眼睛,专心回想你想要咒杀的对象的脸。”

        那家伙的脸……我想忘也忘不了的,立刻回想他的面容特征,再来是什么呢?

        “2、接着请仔细的想像该如何咒杀他的方式。”

        我立刻把脑海中所有能想到的痛苦死法都回想一遍,再来呢?

        “3、最后请睁开眼睛。”

        提问:谁死了。

        “这是无稽之谈嘛,哪里有这样的诅咒。”张国正说道。

        “这是题目,一切都按照题目的假设进行的,只需要给出答案就可以。”女孩解释道。

        苏晨看完题目笑了笑,答道:“诅咒的那个人死了,被诅咒的人还活着。”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答案?”女孩问道。

        “因为那诅咒的人第二步和第三步的顺序弄反了,一个人在思考和想象的时候,是会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的。而按照这诅咒之书上的记载,只要有一个步骤错了,那诅咒之人就会死亡。”

        苏晨的回答让得女孩笑了笑,指着第二题说道:“恭喜你答对了第一题,现在可以答第二道题了。”

        第二道题目:日记。

        1904年8月,我在家中发现了一本可疑的日记。

        先说明下,我家是6年前结婚的时候妻子挑的屋并购入的住宅,不过我妻子已经在前年和两个女儿一同在船难中丧生,两个女儿虽然在其两日后被冲上不同的两个海岸边,但还是没被救活。

        前几天,因为要改造妻子的房间所以请了木工师傅来,结果他交给我一本说是在妻子房间天花板内发现的日记本。那本日记确实是妻子的笔迹没错,翻开看了看:

        7    /    15:从今天开始我就要老公你一起生活了。(那天是我跟妻子的结婚纪念日啊。)

        9    /    21:尽管如此,我还是不会离开老公你的。

        12    /    9:这是因为你才有了现在的我。

        2    /    23:就快了喔!

        2    /    29:你能够明白了吗?

        提问:男子在看完妻子的日记后,为何恐慌的逃离了。

        看完这道题目,苏晨皱了下眉头,而一旁的张国正却是立刻答道:“我知道答案了,时间上有错误,首先男子是在1904年发现的这本日记,而他妻子和女儿是在两年前也就是1902年死亡的,另外这房子是在1898年购买入住的,那么从日记里的第一条信息可以推断出,第一条日记是1898年的7月15写下的。”

        作为一个小学老师,张国正教过数学也教过语文,其中对于闰年是很敏感的,因为这是小学的课本内容,看到这题目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便是想到最后那个2月29号的日期有问题。

        像一般小学数学问题中,如果是考和闰年有关的,都会出现一个2月29号,然后通过这个去推断年份,这是他教书多年的职业习惯了。

        “从1898年到1904年,只有一个闰年,就是1904年,而2月29号只有闰年才会有,他妻子在1902年就死了,怎么会在1904年写下日记,那男子的估计觉得自己遇到鬼了,所以才跑了。”

        张国正觉得自己这个解释很正确了,然而女孩却只是摇了摇头。

        “这不正确吗?”

        张国正有些不解,而苏晨这个时候则是开口了。

        “那男的妻子并没有死,从题目中可以看出,这男的妻子应该很有钱,因为是妻子挑选的房子并购入的,这句话就是证明。”

        苏晨看着女孩,随后继续说道:“男子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遇到了船难,两日后,两个女儿的尸体被冲上了岸但唯独妻子的尸体始终不见,所以并不能确定他妻子已经是死了。”

        “这个题目很容易让人把注意力给放在2月29号这个日期上,但却忽略了第四篇日记,而第四篇日记写的是:这是因为你才有了现在的我。”

        张国正听到自己外甥的话,仔细看了眼,而后疑惑问道:“这句话没有问题啊,这妻子说的是遇到他老公后的情况吧。”

        “大舅,那如果换一个方面来理解呢,假如这个船难是个阴谋,是这男的想要害死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呢?”

        苏晨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女孩,而张国正听到苏晨这个解释,突然有些不寒而栗,浑身寒毛都竖立了起来。

        “女子船难中侥幸逃生,但可能因此毁了容,她很爱自己的老公,哪怕是这样都不愿意离开自己老公,可又不愿意让自己老公见到自己现在的容貌,所以便是躲在了家中,而第四篇日记应该是妻子发现了船难的真相,是自己老公一手设计的,她要向自己老公复仇,这才有了最后的两篇日记。”

        “这个故事的完整解释应该是男的并不爱他的妻子,只是喜欢他妻子的钱,所以才设计了船难,可妻子侥幸没有死,躲在家里发现了真相之后要向男子复仇。”

        说完这些,苏晨目光看着女孩,而女孩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几分,最后啪啪啪鼓掌起来。

        “恭喜你,通过了我们的第一关考验,剩下的三道题不用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