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超品命师在线阅读 - 第146章 度人经

第146章 度人经

        “大白,你是不是担心我,所以才来找我的。”

        黄沙中,秦言曦一脸激动的将刚从沙坑中爬出来的大白给拎了起来,而后直接是抱在了怀里。

        “吱吱!”

        大白一脸的不情愿,一双爪子伸出来,在半空中挥舞着,似乎是在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它不是自愿来的,它是被坑的。

        “大白,你真是太好了。”

        秦言曦甜甜一笑,好像没有看懂大白表示的意思,大白很是人性化的翻了一个白眼,算了,这女人太蠢了,没法沟通。

        “大白,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找不到这神殿的入口。”

        听到秦言曦的话,大白的眼珠子骨碌碌转动看向了四周,当它看到左侧古庙的时候,那眼珠子都直了,脖子缩了一下,而当看到右边那莲花道台的时候,更是彻底的缩成了一团。

        “大白你怎么了?”

        大白的表现让得秦言曦疑惑,有些不明白大白这是怎么了,那古庙和莲花道台有那么的恐怖吗,她怎么没有感觉到。

        “吱吱。”

        大白叫唤了几声,然后从秦言曦的怀中跳了下来,二话不说,一对爪子便是对着地上的黄沙猛刨,那姿势比狗都要专业。

        秦言曦就看着黄沙不断的从大白的爪子下抛出,不过一分钟的时间,竟然就被大白挖出了一个半米多深的坑,这坑还不小,可以让她一个头钻下去。

        很快,大白的身影就看不到了,秦言曦只见黄沙不断的从洞里飞出。

        十来分钟后,整个洞口已经是很深了,而且洞口也很宽阔,大白的身影从里面钻了出来,朝着秦言曦招了招爪子。

        “让我进去吗,好!”

        秦言曦也没怕洞会踏,跟着大白钻进了洞里,虽然从洞里抛出的黄沙,她猜到了这洞会很深,可在洞里三分钟都没有爬到底,她的心里还是有些诧异的,大白这洞挖的有那么深吗?

        “吱吱!”

        在前面带路的大白停了下来,回头冲着秦言曦叫唤了几声,似乎是在提醒着什么,而后身影便是在前面消失了。

        秦言曦不傻,知道大白这是提醒她,前面应该有状况,所以她放慢了爬行的速度,等爬到大白先前在的地方,才发现在下方有一个大洞,大白刚好是挖通了这个大洞。

        洞很大,下面倒不是很深,秦言曦看到下面大白的身影了,当下转换了个方向,先让腿下去,紧接着往下一跳。

        砰!

        感受到腿部传来一阵反弹力,秦言曦往前面踉跄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稳住了身形。

        “大白,这是什么地方?”

        稳住了身形之后,秦言曦一边打量四周,一边朝着一旁的大白问道。

        “吱吱!”

        大白爪子指着前面,秦言曦顺着目光看向了前方,这一看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在她的前面是一排台阶,台阶倒是不长,但在那台阶上方,则是有着一扇青铜大门,不过这门是关闭着的,而在门前,则是立着一道身影。

        一道跟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穿着一身盔甲,好像古代战士一样。

        秦言曦看到这个,想到了大神在信封里留下的纸条,当下鼓足勇气朝着大殿门口走去,而在她踏上台阶的时候,那如雕像的穿着青铜盔甲的战士有了动作。

        咻!

        那战士手中的青铜长枪挥舞了起来,横戈在了台阶上,那声音让得秦言曦心跳加快,眼皮跳动了好几下,但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走。

        “您好,我是来自于七老村的。”

        离着台阶顶端,也就是那盔甲战士还有五个台阶的时候,秦言曦开口了,她怕自己靠的太近的话,还没等自己话说出来,就被这战士一枪给刺穿了。

        说完话,秦言曦就站在原地看着那盔甲战士的反应,半响后,这盔甲战士终于是有了动作,手中的长枪收了回来,又保持了原来的姿势。

        看到这一幕,秦言曦松了一口气,踏上台阶也不敢看那盔甲战士,直接是走向了那扇青铜门,而后用力一推。

        青铜门看起来厚重,但让秦言曦诧异的是,她竟然推开了,就感觉推得不是铜门,而是一闪泡沫门一样。

        门推开,秦言曦第一眼便是被里面一个巨大的鼎给吸引住了,这个鼎很大,占据了里面殿堂一大半的面积,上面则是刻着许多铭文,那铭文她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要昏厥过去了,当下连忙转移开视线。

        “吱吱吱!”

        大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大殿,那一双大眼睛带着贪婪之色看了眼大鼎,不过很快便是收回了,随后爪子指了指大鼎。

        “那里有东西吗?”

        秦言曦知道大白的意思,可这鼎这么大,她该怎么上去。

        “对啊,我可以看看大神留给我的信封啊。”

        到现在为止,秦言曦才只打开了四个信封,还有两个信封没有看,当下拆开了第五个信封。

        第五个信封打开,里面同样是一张纸条。

        “如果你已经看到了在你面前的那一座大鼎,把你手指咬破,把血液滴在这大鼎上,不用滴多,三滴就可以了,滴完血液之后就在大鼎有缺口的那一处等待,等待一刻钟的时间。”

        看完纸条,秦言曦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头,把手指放在嘴里咬了好几下,但始终是没能够把手指头给咬破。

        下不了这个狠手,所以她实在是无法理解,那些咬舌自尽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大白,要不你来帮我吧。”

        秦言曦目光看向了大白,自己下不了狠手,那就只能假手他人了。

        大白听到秦言曦这话倒是不客气,直接是跃过去,对着秦言曦的手指便是一爪抓了过去,秦言曦的手指头瞬间出现一道血痕。

        这牲口下手可是一点都没有留情。

        如果苏晨在这里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明白,这是大白再报复。

        这牲口聪明的很,知道自己会被丢到这里来,完全是因为苏晨的缘故,更知道苏晨对秦言曦有多在意,所以秦言曦算是受了无妄之灾。

        秦言曦没想明白这些,她还以为大白就是这样的,当下拧着眉,将手指上的血给滴在了大鼎上,虽然苏晨只让她滴三滴,可她不确定自己这三滴是不是足够,多滴了几下后才停止。

        滴完血液之后,秦言曦直接是用拽着袖角止住伤口,然后围着大鼎转圈,最后让她找到了苏晨所说的大鼎缺口的地方。

        那是一个巨大的缺口,这让秦言曦想到以前上学时候学到的关于古代鼎的姿势,古代鼎最早其实就是用来喝酒的,所以会有一个缺口。

        站在大鼎的这缺口下面,秦言曦默默等待,她是背对着大鼎的,因为她不敢看大鼎上的这些铭文。

        正因为是背对着,所以秦言曦并不知道此刻这大鼎在吸收了她的鲜血之后出现了变化,原本古朴无华的大鼎,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光芒,如果秦言曦回头看的话,就会发现那道红色的光芒实际上就是她的鲜血。

        因为铭文是刻在大鼎上的,是凸出来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鼎的表面出现了凹凸两面,她的血液正是顺着这些凹进去的线条在流转。

        如同走迷宫一样,这道红光走遍了整个大鼎的所有凹进去的线条,最后落入大鼎上方消失不见。

        随着红光消失在大鼎内部,没一会,一本书籍从大鼎内部飘出,不远处的大白看到这本书籍的时候,眼睛瞪得老大,一副跃跃欲试想要跳过去的样子。

        可最后大白还是按捺住了没动,而那书籍在大鼎上方漂浮了大概三分钟,最后顺着大鼎的缺口落下。

        啪!

        这书籍直接是砸在了秦言曦的头上,秦言曦反应过来,伸手一捞,便是把这书籍给抓在了手上。

        “度人经?”

        拿稳书籍,当看到这书籍封面上的字的时候,秦言曦愣了一下,这不是一些和尚和道士才会念诵的经文吗?

        带着疑惑,秦言曦想要打开这书籍,可结果却发现翻不动,这书籍就好像是被一体的,根本无法打开。

        “吱吱吱!”

        就在秦言曦还在尝试打开这书籍的时候,大白却是吱吱出声了,而且表情变得着急起来,目光不时看向大鼎,仿佛那里要有什么恐怖的怪物出现。

        “是有危险吗?”

        秦言曦不傻,大白的表情说明了一切,想到这里她也不犹豫,立刻拆开了第六个信封。

        只是当她看完第六个信封里的纸条后,俏脸有着奇怪的表情,妙目看向了大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最后一个信封里面的信息不多,只有那么一句话。

        “把大白丢进那口大鼎里。”

        很简短的一句话,但秦言曦却觉得大神的这个要求比先前五个信封的要求都要难,因为她从大白的表情已经是看出了,大白对大鼎很畏惧,大鼎里面可能有什么危险的存在。

        把大白给丢进去,那岂不是害了大白吗?

        她虽然想要通过测试,可却也不想用大白的生命安危来完成自己的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