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超品命师在线阅读 - 第49章 入洞

第49章 入洞

        林若生的手下用着钻井机器正飞快的作业,在场其他人则是陷入了沉默,相互之间谁也没交谈,就这么默默的盯着这不断扩大的洞口。

        全场众人,唯独霍煜勇脸上不断露出心疼之色,因为林若生的这些手下打洞的时候极其粗暴,那些泥土不知道掉下去了多少,如果下面真的有什么文物的话,估计都被这泥土给毁掉。

        “我们这些先祖真的是厉害,竟然可以建造出来一座山,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也许是感受到了气氛有些沉默,林若生一脸感慨,古时候可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工具,要堆积出来一座山,那得搬运无数的泥土过来,最重要的是还得保证山底下木屋不被泥土压垮。

        说句不夸张的话,放到现代,以现代人的技术水平,把一座山给掏空建造一个秘密基地啥的不算什么,但是先造一座木屋,在制造一座山将木屋给盖住,现代的技术手段都一定可以做得到。

        更何况按照林家先祖所说,为了保密,当时各家只派了一个人参与这项工程,这就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这世上有些东西本来就不能按照常理来认识,好了,洞打通了,该轮到我们了,两位道友,是你们来还是我来?”

        木华目光看向苏晨和刘善喜,苏晨摇了摇头,刘善喜则是从随身带的物品中拿出了一把遮阳伞,将伞打开恰好盖住那洞口,随后手伸进怀里,从那里摸出了一个纸鹤。

        “天地有万物,万物藏于纸,一纸孕一物,一物听我令!”

        刘善喜口中念诵了几句口诀,而后朝着手掌上的纸鹤吹了一口气,纸鹤便是飘起,盘旋着朝着洞内飞去。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其他人是好奇不已,苏晨却是眸子一凝,他大概知道刘善喜学的是什么术法了。

        纸灵术!

        纸灵术因为一个门派而出名,这门派叫纸灵派,这是一个很特殊的门派,这一派自身战斗力不高,但却可以借助纸制造出实力强大的存在,其中最常见的便是纸人,苏晨曾经听田老头说过,纸灵门这一派修炼到极致,所创造出来的纸人堪比道教的神兵神将。

        苏晨不认为刘善喜是纸灵门的弟子,因为按照田老头所说,这一派几乎凋零死绝了,但天下所有扎纸之术确实是源于这一派。

        纸鹤很快便是消失在黑黝黝的洞口中,不过木华也没有就在这一旁看着,随着他手中铃铛挥动,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黑袍人。

        这黑袍人脸上带着面具,全身都被袍子所笼罩,外人看不出,但苏晨和刘善喜很明显的知道,这黑袍人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具尸体,之所以这么装扮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毕竟在场的还有不少普通人。

        对于木华来说,在场的人如果要说对祖屋最了解的那肯定是刘善喜了,刘善喜的那只纸鹤到底只是寻路的还是有其他作用,他都得防着一首,当下在他的指挥下,那黑袍人也是直接是跳入了泥洞中。

        深不见底的泥洞,黑袍人就这么跳下去,一旁的陈欣一双灵动的眼睛是瞪的老大,这人难道不怕死吗,就算不死,这么深就直接跳下去也会摔断腿啊。

        刘善喜和木华做完之后,都将目光看向了苏晨,说白了这一次一来是为了探索下面的情况,二来这也是相互对对方手段和实力的一种了解。

        “看来不露一手的话,到了下面,这两位估计就会起其他心思了。”

        苏晨迈步走到了那泥洞边,陈欣也是跟了过来,边走还紧张兮兮的说道:“苏晨,你要干什么,你可别做傻事啊,我看过不少盗墓小说,说这坟墓刚打开,里面会有毒气涌出来,不能靠的太近。”

        “这下面又不是古墓。”

        回了陈欣一句,苏晨探头看了眼那泥洞,说实话他巴不得这下面有古墓有尸气,对于修炼喜神术来说,尸气那就是补品一样的存在。

        “给我拿九支香来。”

        苏晨朝着林若生说了句,而林若生则是看向了木华,当看到木华点头后,这才吩咐手下拿来九支香。

        “香插三柱,一柱问天,一柱寻地,问的是吉时吉辰,寻的是福地福穴。”

        九支香,苏晨给分为了三柱,前面两柱都直接是丢进了泥洞中,手上还拿着一柱,半响后,手上这一柱香给插在了地上。

        “开山破穴诀,看来苏小兄弟在风水一行造诣也不浅啊。”

        看到苏晨的举动,其他人还是一头雾水,但刘善喜和木华两个人脸上有着忌惮之色,他们也懂一些堪舆知识,知道苏晨刚刚施展的是堪舆中的开山破穴诀。

        一般地师,会根据山川地势来寻找风水宝地,然后又根据天干地支确定破土挖穴的时辰,但万一哪里出了纰漏,可能就会导致结果偏差,严重的还是伤及到地师自己。

        所以这个时候便是有地师创造了开山破穴诀,先是确定了位置和时辰之后,再点香问天,是对是错,可以从香燃烧的情况得到反馈。

        “姐,我发现苏晨怎么变得跟一个神棍一样。”陈欣在苏晨烧香的时候,走在自己姐姐旁边,小声嘀咕着。

        陈捷却是没有回应自己妹妹,一双妙目落在苏晨身上,记忆中苏晨是那种性格内向却积极向上的人,什么时候懂得这些了?

        几秒钟之后,苏晨和刘善喜、木华三人的表情便是变得难看起来,因为那插在地面上的三支香断了,整整齐齐的断裂,就好像有一把刀劈掉了一样。

        “三香齐断,这是不祥之兆。”

        苏晨表情也变得有些凝重,而随后刘善喜却是轻呼了一声,面色难看朝着苏晨和木华说道:“我那纸鹤失去感应了。”

        纸鹤失去反应,禅香断掉,苏晨和刘善喜目光都投向木华,木华也是拿出铃铛摇晃了起来,半响后他的面色比苏晨和木华还要难看。

        “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说的是他的那具炼尸,而相比起苏晨和刘善喜来说,炼尸等于是他的心血,绝对不能轻易出现意外。

        “两位道友,老夫要下去一趟了,我就不信一个祖屋还能闹出多大名堂。”

        木华的话苏晨和刘善喜是不相信的,走到这一步已经是证明了,瓦西坝的这座祖屋当初建造的时候,绝对不只是那么简单的为了保留香火和祖宗宝贝,这其中必然还有其他秘密存在。

        在眼下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按兵不动观察段时间,但木华等不住了,那具炼尸是他耗费了大半心血炼制出来的,他绝对不允许那炼尸在下面出事。

        木华想要下去,苏晨和刘善喜自然不会无动于衷,这祖屋之内有什么三人都不确定,但如果只有木华一个人下去,里面的宝贝可全都归属于他了。

        想到这里,苏晨也是一咬牙决定下去了,富贵险中求,田老头他们也说过,踏入玄学界,本身就意味着要开始面对无数的危险和未知,但风险越大也就代表着收获越大。

        苏晨不愿意放弃,刘善喜就更不会了,为了寻找这祖屋,他们刘家三代人都待在村子里没有出去,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祖屋的入口,他都恨不得第一时间进去。

        经过一番商议,最终决定让八个人进去,苏晨三人是肯定的,另外就是林若生这边也派了三个人,都是身强体健的青年男子,至于另外两个人则是木华的两具炼尸。

        虽然林若生是跟木华合作,但是他这种人老成精的人,对于木屋同样有自己的目的,所以准备派遣自己的心腹跟着下去。

        “苏晨,你要下去啊,这太危险了吧,我觉得你还是不要下去了。”

        陈欣听到苏晨要下去,虽然她觉得苏晨很讨厌,可小时候苏伯伯一家对自己很好,苏伯伯又就这一个儿子,要是出了意外,苏伯伯他们该多伤心。

        “你这是关心我?”苏晨有些诧异,自从那事情发生后,这丫头不是一直很讨厌自己吗?

        “我关心你个锤子,我是怕苏伯伯他们伤心,毕竟你是家中独子,苏伯伯他们这个年纪了,也不可能再练个小号了。”

        看着陈欣说话时候,那小虎牙还咬了咬红唇,苏晨笑了笑,自己敢下去,还是有一定倚仗的。

        那边,林若生已经是叫人给弄好了吊绳,木华和刘善喜等人身上已经是绑好绳子了,苏晨也是走过去将绳子给扣在腰间,而后六人两尸便是依次下洞。

        “姐,你怎么不劝劝他啊,你要是开口的话,苏晨肯定不会下去的。”

        看到苏晨的身影进入洞口并且消失,陈欣说这话的时候,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语气中带着埋怨之意。

        陈捷依然是没有回答自己妹妹,因为她已经是察觉出,眼前的苏晨已经是和她以往所见到的苏晨有些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