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超品命师在线阅读 - 第363章 柯家的秘密

第363章 柯家的秘密

        讲个故事?

        苏晨的这句话让得现场众人都有些发愣,在这种场景下,适合讲故事吗?大家在这里是听你说故事的吗?

        “玄学界存在数千年的时间,多少曾经辉煌过的家族门派后来衰败,甚至在时间的长河中湮没,所以,对于各大家族和门派来说,如何让自己家族长盛不衰,是所有高层都要思考的重要问题。”

        苏晨目光环视全场,他的话让得现场这些人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因为苏晨说的是实话。

        在玄学界,三流势力想的是如何存活,而二流势力想的是怎么提升实力踏入一流势力行列当中,而对于一流势力来说,他们需要思考的就不是短期的辉煌了,而是如何让门派和家族长盛不衰。

        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的沉寂对于这些一流势力来说都不算特别大的问题,就拿天师府来说,封山二十年,天师府损失一些气运,但还不至于伤及到根基,哪怕天师府新一代领军人物叶笙歌被毁掉了。

        因为只要给天师府二三十年的时间,依然可有再次培养出来一个叶笙歌级别的天骄。

        但对于一些二流势力来说,他们就不允许出现断层和青黄不接的情况,一旦青黄不接,对于二流势力的打击是巨大的,这也是许多二流势力对自己培养出来的年轻弟子会精心护佑的原因。

        整个玄学界,一流势力就那些,大家也都存在了上千年之久,虽然相互之间有摩擦,甚至还有争斗,但都保持着一个底线,这种争斗其实更像是用来对年轻弟子的一种磨砺。

        年轻弟子们因为师门家族间的仇怨,互相看不对眼进行战斗,刚好可以给这些门派检验一下谁才是天骄弟子,让得他们可以精心培养。

        一流势力门派在挑选天骄弟子的时候,不只是看天赋的,还要检验该弟子的智慧、性格包括气运这些多方面的因素,说白了吧,就跟养蛊一样,只有最后脱颖而出的才算是真正的天骄弟子。

        这是一流势力的情况,他们有资本也有底气让那些天才弟子出去参与战斗甚至可能丧生,但对于二流势力来说,他们就舍不得了,因为他们年轻弟子中天资卓越的并不多,万一丧生了,那就等于是要断层了,真正的青黄不接了。

        另外,二流势力反倒是玄学界里面争斗最激烈的,一般仇家都众多,因为他们需要掠夺更多的修炼资源,来让高层和天才弟子们的实力得到提高,可二流势力又不敢动一流势力所掌控的那些资源,就只能是和其他二流实力争夺了,是真正想要灭掉对方的生死争夺。

        在这种背景情况下,二流势力的天才弟子们,自然也就是对手会重点下手对付的对象,为了让自己的天才弟子不被暗杀,这些二流势力便是想了一个主意。

        “推出假的天才弟子,隐藏真正的天才弟子,我相信诸位应该都听说过这种事情的发生。”

        苏晨的话让得在场的人点了点头,而柯振南在听到苏晨这话之后面色却是变化了一下。

        “柯家,也差不多存在了上千年了,这么多年下来,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争斗,斗争经验肯定是不会少的,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的就让人给废掉自己家族的天才弟子,这一点,你们难道就没有疑惑过吗?”

        苏晨的质问让的现场的人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先前他们没有往这方面去想,现在一想这事情还真是有些蹊跷。

        柯家存在近千年了,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争斗,历代也有不少天才弟子被对手给暗杀,有着这么丰富的战斗经验,对于天才弟子的保护绝对是很完善的。

        柯武作为柯家第三代领军人,也是柯家的未来,柯家不可能不安排长辈保护,就算没有在明面上,也会在暗中保护,又或者给提供一些保命的手段。

        “我当初废掉他的时候,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什么厉害的手段,我当时都有些纳闷,柯家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就是这么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蠢货吗?”

        陈枫经过苏晨的提醒,也是觉得有一些不对劲,这柯武实力并不强,柯家高层竟然就这么放心柯武一个人在外面行走,有些不符合常理了。

        “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不少势力为了不让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会在明面上推出一个天才弟子,但那个天才弟子不过是个靶子罢了,真正培养的天才弟子则是被他们隐藏在了暗中,只有等到那位天才弟子实力足够了,才会对外透露出真相。”

        苏晨虽然没有指名道姓说柯家,但在场众人都听出他话语中潜在的含义了,意思就是说,柯武其实并不是柯家真正重点培养的年轻一代领军弟子,而是推在明面上来挡枪的。

        “你少放屁,我儿子就是我柯家年轻一代中实力最强的。”柯振南还没有开口反驳,先前被苏晨给拍飞的柯岩就先忍不住了,小武是他的亲生儿子,也是自己父亲做疼爱的孙子,就是他们柯家第三代的核心。

        “三叔说的没错,小武在我们这一代中实力和天赋都是最高的。”

        “什么明的暗的,根本就是你胡乱猜测的,你又没有证据。”

        柯家的许多年轻人也是纷纷开口,在他们看来苏晨分明就是在胡言乱语,爷爷对柯武有多疼爱是有目共睹的,每年年底族会的时候,柯武是他们这一代唯一可以坐到主桌上和长辈们坐在一起。

        在整个柯家,柯武都是公认的族长继承人了,所以他们根本不认可苏晨的猜测。

        “我确实是没有证据证明你们柯家存在着一个暗中的天才,但我想以你们这位柯家家主的眼力和实力,不可能连是不是自己的亲孙子都认不出来吧。”

        “你胡说!”

        柯武的母亲开口了,因为苏晨的话是说她出轨了,小武不是柯家的血脉,可她根本就没有做这种事情,小武就是她和自己丈夫生的。

        “小武是我和我丈夫的孩子,是我怀胎十个月辛辛苦苦生出来,你身为道盟麒麟子,身份如此尊贵,却故意抹黑我这么一个妇人,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柯武的母亲神情悲愤,在场的人都看出来这是真情流露,一时之间看向苏晨的目光充满了鄙夷。

        你堂堂道盟麒麟子,实力又那么的强,就为了抹黑柯家,把一个无辜母亲给卷入其中,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可耻了,也对不起这个身份。

        “先别急着悲愤,我可没说他不是你两生的。”

        苏晨神情平静,目光扫了一眼柯振南,当看到柯振南有要开口的趋势,直接是不给柯振南机会,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丈夫可不是柯家的血脉,或者准确的说不是主家血脉。”

        哗!

        随着苏晨这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因为苏晨这话等于是说柯岩不是柯老爷子的亲生子。

        “你……你污蔑我不成,又污蔑我丈夫和我公公。”

        “是不是污蔑,你问问你这位公子不就知道了,而且现在科学那么发达,是不是亲生的,做个亲子鉴定就可以了,就算嫌这个麻烦,玄学界还有许多辨认血脉的办法,我相信你们柯家也会有,做一次辨认不就知道了。”

        苏晨神情坦然,看着众人有些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目光,下一刻更是直接加码了,把柯振南给逼的没有了退路。

        “如果最后证明他们两个有亲生血缘关系,你们柯家可以指定我做三件事情,不管什么事情,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照办不误。”

        嘶!

        苏晨的这句话再次引起了现场一片哗然,实在是因为苏晨这句话太震撼了。

        任意吩咐做三件事情,这样的承诺对柯家的诱惑太大了,因为苏晨的成长空间不可限量。

        有道盟的鼎力支持,又有田家在后面撑腰,加上苏晨自己展露出来的天赋和实力,只要不出意外,未来绝对是玄学界顶尖的。

        这种送上门的好事,换做他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拒绝,除非,柯岩真的不是柯老爷子亲生的。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汇聚在了柯老爷子身上,然而柯老爷子却只是阴沉着脸,并没有对苏晨的话做出回应。

        “难道真的被苏晨给说中了?”

        “我突然觉得苏晨说的是真的了,如果苏晨不是有绝对的把握,又怎么会开出这样的价码,因为这要是输了,那他就变成柯家的打手了。”

        ……

        人群的议论,让得柯家人也都将目光看向了柯振南,倒不是他们也相信了苏晨的话,他们只是疑惑,家主为什么不做出回应。

        “你不敢跟我赌的,因为你知道他不是你的儿子,所以这个你疼爱的孙子,也不是你的亲孙子,你之所以对他疼爱有加,不过是为了隐藏你真正当做继承人来培养的孙子,没猜错的话,在你众多孙子中,有一位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的孙子吧。”

        苏晨面带玩味之色看向柯振南,他会知道柯岩不是柯振南的儿子,是在来之前,盟主交给他的关于柯家的资料里面所记载的。

        道盟是负责处理玄学界人和世俗普通人之间纠纷的,玄学界人遇到这类事情有些会告知道盟来处理,但有的就不一定,所以道盟各地的分部,对于辖区内玄学界势力都暗中进行了调查,柯家也不例外。

        只不过这种事情道盟是不会承认的,只是在暗中进行,这也是为什么秦山会跟苏晨说,陈枫的事情他们道盟没法插手。

        道盟一旦插手的话,那势必就会暴露暗中调查柯家的事情,容易引发玄学界其他势力的不满,甚至很有可能联合起来向道盟施压,所以道盟不能出面来处理。

        按照盟主给他的资料,苏晨甚至可以清楚的说出柯振南所藏的那个孙子是他大儿子所生的第二个儿子,在出生当天便是被秘密给带走了,而后换来了一个死婴来瞒天过海。

        这事情,整个柯家只有两个人知道,那就是柯振南和去抱走婴儿的柯家老三。

        婴儿最终去了哪里,道盟没有记载,当时监视的只是道盟的一位执事,面对柯家三爷,也是不敢跟着太紧,以免暴露了踪迹。

        “罢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老夫也就不隐藏了,你说的没错,老三确实不是我的儿子,老三是我一位朋友的孩子,我那位朋友遭逢变故意外离世,那个时候-朋友的妻子已经是身怀六甲了,后来分娩时候又遭遇难产,在临走前嘱托我照顾老三。”

        “老三是我朋友的唯一血脉,我把老三带回了家,为了怕小岩在柯家受到歧视,所以就把老三给挂在了我的名下,而这么些年,老三虽然不是我亲生儿子,但我对老三视若己出,和对老大老二没有任何的分别。”

        柯振南承认了,现场所有人却是没有多少震惊的,因为在柯振南犹豫的那一会,在场的人就知道苏晨说的应该是真的了。

        “父亲!”

        柯岩脸上有着失落之色,但随即脸色又变得严肃起来,认真说道:“虽然我不是父亲亲生的,但父亲对我对小武跟亲生的没有任何区别,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挑拨离间了吗?”

        柯岩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苏晨说的,而他的话也引起了现场不少人的共鸣。

        虽然说柯岩不是柯老爷子亲生的,但柯老爷子对柯岩跟对亲生儿子一样,所谓生而养之,断头可还;未生而养,百世难报。

        “我挑拨离间吗,我只是想再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儿子会遇到我兄弟可不是巧合,会找上我兄弟想要杀人越货也不是巧合,这些可都是你这位养父设计好的。”

        苏晨想到过柯振南会承认,他既然要让柯振南后悔,就不可能让柯振南这么轻易的把事情给搪塞过去。

        “我知道你会问我有没有证据,那我就告诉你,我当然有证据,证据就是你儿子身边的守护者在那个时候突然消失,证据就是你可以问问你儿子,是谁怂恿他,让他做出毁约并且杀人的事情来的,一问,什么都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