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超品命师在线阅读 - 第318章 谁先谁后?

第318章 谁先谁后?

        这个意外,超出了当时孙振国一行人的认知。

        那一批盗墓贼,在被关起来的第二天出现了意外,一共九个盗墓贼,全都变成了鸡。

        变成了鸡不止是他们变成了鸡的形状,而是这些人一直是和两只脚全都方在了地上,跟鸡的姿态一样,嘴里还发出鸡一样的咕咕咕的叫。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是,最关键的是这些人的行为举止和羊一样之后,整个状态都变了,监狱的铁栏直接是被他们给拆掉了,监狱根本就拦不住他们了。

        七个变异的人逃出了监狱,在孙振国看来,肯定是会引起轰动,上面绝对会调动大队人马来逮捕这些人,可让孙振国绝对疑惑的是,整个县城没有任何的动静,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就好像并没有发生过这种大事情。

        不过就在孙振国疑惑不解的时候,有人找到了他,像他索要那块铜牌,孙振国自然是不肯给,因为他心中笃定,这铜牌上的文字很有可能是国内没有被发现的某个文明或者是某个国度的文字。

        那时候的孙振国在考古界和古文界身份地位已经是不低了,他不愿意交出来,一般是没人会强迫他的,可让孙振国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上面便是有人找他谈话了。

        谈话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希望他交出那铜牌,可那个时候孙振国的脾气也倔,这也是知识分子的通病,他就是不上交,哪怕会因此被停掉所有研究和工作。

        面对着倔驴一样的孙振国,上面也是没有办法了,直到后面来了一个人,跟孙振国在办公室谈了两个多小时,孙振国才把那铜牌上交出去了,上交出去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孙振国可以参与到这铜牌的研究项目中。

        “这个项目在当时被叫做山羊项目,代号是417,而我则是负责研究这铜牌上的文字到底是什么含义,而这个项目研究了足足十二年,最终我们发现了一个很恐怖的结论。”

        孙振国讲述的故事吸引了办公室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开口打断孙振国的话,苏晨脸上也是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小子,你不是很能猜吗,那你猜猜我们得出了什么结论?”孙振国并没有直接解答众人心中的疑惑,反而是卖了一个关子朝着苏晨问道。

        “十二年嘛?”

        苏晨思考了片刻,嘴角微微上扬:“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和生肖有关系。”

        “你……你怎么知道的?”

        孙振国脸上有着震惊之色,要知道这个结论可是他们花了十二年才研究出来的,可现在竟然被这年轻人一眼给说出来了。

        “你是不是知道我们研究的项目?”

        “没有,我是第一次遇到这铜牌。”

        苏晨摇了摇头,他会有这样的猜测,就是因为孙振国提到了十二年。

        这铜牌目前出现了两次,一块在狗身上,一块在鸡身上,狗和鸡这两者要能联系到一起的地方不多,在结合十二年这个特殊的时间段,他才想到了十二生肖。

        “你小子够聪明的。”

        听了苏晨的解释,孙振国看向苏晨的目光倒是有着欣赏之色,随即继续说道:“这铜牌确实是和十二生肖有关系,根据我们的研究,这块铜牌上刻的字,其实就是一个生肖本身所对应的字。”

        “那次发现的铜牌,上面的字是代表着鸡,而这块铜牌如果没猜错的话,代表着就是狗字。”

        “狗字?老师,我没看出这字和狗字有任何一点相像的地方啊。”

        张大年听完自己老师的话,盯着铜牌上的字好一会,国内文字因为都是从象形文字开始的,所以很多字和所代表的物种有一点相像之处的,直到后面文字逐渐成形了,才脱离了这一点,以规定的偏旁部首来代指某些事物。

        “你啊,就是这一点不会变通,我说这个是狗字,只是因为它代表着这方面的意思,这就跟原始人用绳结记事一样的,不同的结绳方式代表着不同的意思,这意思和我们后人用相应的字代替是一个道理。”

        “这铜牌上的字,应该就是代表着这条狗的身份,我们把它认作是“狗”字没问题。”

        孙振国对自己这学生很不满意,古文研究必须要融会贯通,有时候还要举一反三,毕竟古人都已经是作古了,有些古文字,就得靠他们自己去推,只要推的有道理就没问题。

        “孙教授,这些闲话我们就不说了,我想知道的是这铜牌有什么作用,还有这些铜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些动物身上。”苏晨问出了他关心的问题。

        铜牌上的字是什么意思,正如孙振国所说的那样,就看自己的理解了。

        “这铜牌,我们把它称之为生肖牌,按照我们的推测,可能国内总共有十二块生肖牌,对应着十二生肖,不过这么多年来,我们只发现了一块,这是第二块。”

        “这生肖牌到底是谁弄出来的,目前我们还没有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应该是在秦朝以前,所以你知道这条小黄狗活了多久了吧。”

        孙振国目光看向小黄狗,就跟看宝贝一样,让得小黄狗往苏晨的怀里缩了缩,而其他人听到孙振国的话,一个个看向小黄狗的眼神充满了震惊。

        这条小黄狗,活了差不多两千多年,怎么看都有些不像啊。

        “孙老,难道没有这种可能吗?这铜牌虽然是秦朝以前的,但可能是后代的人把铜牌给挂在了这些动物身上。”吴童说出自己的猜测。

        “吴家小子,你能想到的问题我们会想不到的,当时我们这个项目组,集合了各个行业的精英,分析了可能的情况,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们也考虑过,但事实证明这个可能性是没有的。”

        孙振国毫不留情的话让得吴童脸上有着悻悻表情,好在吴童也知道这位老爷子就是这样的性子,倒也不会太生气。

        “既然你们见到了这块铜牌,也算是知情者,我也就不瞒你们了,当初那只鸡死后的第二年,就有人提出了可能跟生肖有关系,于是我们对生肖属鸡的人进行了调查,最后得出了一个恐怖的结论。”

        苏晨听到这里表情变得认真起来,因为他知道最重要的信息来了。

        “我们一开始调查了一千位生肖属鸡的人,这一千位分别来自于不同的行业,有公司老总、企业高管、公职人员甚至还有一些社会底层的,结果是这一千个人当中,有八百三十六位走下坡路,生活事业不顺。”

        “因为这个结果,我们又一次扩大了观测对象,这一次观测了一万位,结果也是惊人的相似,从这个数据我们推断出,全国生肖属鸡的,运势都受到了影响,而这一切就是因为那只鸡死了的原因。”

        孙振国的话让得在场除苏晨以外的人全都目瞪口呆,这也太夸张了,就因为死了一只鸡,全国生肖是鸡的人都受到了影响,全国十几亿人口,平均划分的话,那就是一亿多人啊。

        几个盗墓贼吃了一只鸡,影响到了一亿多人的身份,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

        “我们项目组的人在发现了这个结论之后,便想要进行改变,想着是不是可以把铜牌挂在一只鸡身上,可我们试验了上万只鸡,这些鸡在铜牌挂上去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失去了生命。”

        这就是孙振国为什么会说不可能存在后面有人再把铜牌挂在其他动物身上的原因,他们已经是用实验证明了不可能了。

        一万多只鸡,全国各地甚至国外其他地方的鸡,可以说只要被人类所发现的过的品种,甚至连野鸡都尝试,可最后都证明行不通。

        “那这些生肖属鸡的人就一直这么的倒霉下去?”苏晨好奇问道。

        “一开始我们也觉得是这样,当时还十分的担忧,不过等到过了十二年,又到了鸡年那一年,我们发现这些生肖属鸡的人运势再慢慢变得好转,开始恢复了正常。”

        这个结果让得孙振国等人松了一口气,不过也正因为恢复了正常,整个项目到此也就结束了,项目组的所有人员签订保密协议后,便是回到了各自所在的单位。

        “其实我知道关于铜牌的研究并没有结束,但因为这已经是超越了我们普通人的科学认知,所以上面才选择停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上面应该是把这个研究转身交给了你们这一类吧。”

        孙振国目光看向了苏晨,苏晨没有给孙振国答案,如果说上面真把这事情交给了玄学界人,那最有可能的就是道盟了,毕竟道盟是和俗世联系最多的。

        当然了,苏晨也相信上面肯定是有属于自己的修炼力量的,道盟在上面人眼中只是一个合作伙伴而不是自家人。

        不过苏晨心中还有一个疑惑,那就是铜牌和戴着铜牌的这十二生肖动物,到底哪个更重要?

        这些生肖动物是因为带上了铜牌才有了影响所属生肖的人的运势的作用,还是因为有这种作用被古人给发现了戴上了之后戴上了铜牌。

        谁先谁后的顺序,这个顺序很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