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超品命师在线阅读 - 第296章

第296章

        这个村子叫瞿家村,因为村子里的人都姓瞿。

        关于古代墨子的姓氏来历有许多种说法,墨子名为墨瞿,所以有一种说法便是墨子姓瞿。

        这个村的人虽然和墨家有关系,但却不是墨子的后代,这个村子准确的说是墨家仆人的后代,而且最早也不姓瞿,是后面改姓的。

        墨家是研究机关之术的,一般来说机关对普通人都是生效的,但有时候也需要考虑一些特殊的情况,比如制造一个地宫,那么地宫入口到底该留多大的孔,才不会被人给破解进去。

        这就需要去试验了,而墨家人在这方面是很严谨的,不仅是让正常人去试验,而经常让一些身体和常人不同的人去尝试,比如那些天生软骨的,再比如侏儒此类的。

        所以墨家在最辉煌的时候,曾经收过许多的仆人,这些仆人都是身体有异样的,而这其中就有这村子的祖先一族。

        瞿家的祖先也许是基因或者血脉上存在问题,每隔一代便是会出现一些畸形的孩子,这些畸形的孩子在普通人家肯定是活不下去,但对于墨家来说恰好合适。

        于是瞿家人便是成为了墨家的世代仆人,但后来随着墨家出现了一次变故,墨家人开始销声匿迹,这瞿家人也就失去了墨家的庇护。

        一开始瞿家人靠着从墨家学来的机关之术,整个家族日子也过得不错,可恰恰就是因为机关之术的原因,瞿家人遭到了权贵的追杀,最后整个家族迁移到了这山村里逃难。

        瞿家就这么在山村里安居下来了,但摆在他们面前的一个最难的问题,就是该如何繁衍生息让瞿家一代代传下去。

        毕竟没有哪个人家会愿意给女儿找一个畸形或者是智障的丈夫。

        一开始瞿家靠着祖上的积蓄,还能花钱从别处买媳妇,但随着在这贫瘠山村待的时间越来越长,瞿家先祖留下的财产也都败的差不多了,再也没有女人愿意嫁到瞿家村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当时的瞿家村村长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从外面抓女儿来,后来随着国家解放,瞿家人不敢乱抓人,于是变成了骗或者从人贩子手里买。

        地窖,是民国时候瞿家村那位村长建造的,从那以后每一任的村长都是由这家人担任,这一家牢牢把控住了整个村子里的人,不让他们轻易离开村子,每一个村民都被他们带入地窖,然后拉上贼船无法下来,只能听令于他们这一家。

        实际上,这种病以现代的医学水平是可以治疗的,这一任的村长也是知道,但他不允许村子里任何人去医院看病,因为他这一家已经是习惯了在村子里呼风唤雨,拥有至高无上地位的生活。

        如果一旦让村民们知道这种病可以治好,整个村子就会慢慢散掉,村长的威望也会降低,这是他不能忍受的。

        看完这些资料,苏晨表情有些复杂,觉得有些可悲可笑,一个村子的,就被一个人给掌控着,一代代的坠落邪恶的深渊。

        苏晨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个玉盒上,这玉盒的东西和瞿家无关,这玉盒是墨家的东西,当年墨家遭遇了某个变故,遣散了许多仆人,但墨家为了感谢这些仆人世代为他们家族做出的贡献,给每一家仆人都送了一样宝贝。

        这玉盒里面藏着的便是墨家送给瞿家先祖的宝贝。

        这些古籍里并没有提到玉盒里具体是什么东西,苏晨把玉盒拿在手上,结果却没有找到开阖的地方。

        “墨家留下的东西每一样都有着机关之道,如果没找到机关的话是打不开的。”

        苏晨可以毁掉这个玉盒,但以他对墨家机关术的了解,墨家机关术一般都是有着自爆程序的,墨家设计的机关,一旦被人强行暴力打开,都会启动内部自毁程序。

        这盒子里面苏晨估计大概率墨家也留了这么一手,显然这是墨家怕给瞿家的宝贝被其他人给抢夺去。

        把玉盒给揣到怀里,确认了这密室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苏晨把那几本古籍拿在手上走出了密室。

        “你们真的是苏晨的朋友?”

        在村长家的前厅,清清三女举着木棍,一脸惊慌的盯着站在门口的几个男子,因为这些人,除了领头的那位看起来还文雅一些,其他的都是五大三粗一脸横肉,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姑娘,我真的是苏大师的朋友。”

        李轩有些无奈,他让彪子找到了万宁山的位置后,第一时间便是带着人赶到了这里,可等到他到这村子的时候,只看到了倒在了地上的村民,还有眼前这几位女孩,最关键的是这几位女孩一直用看坏人一样的眼光看向他。

        自己可是著名企业家慈善家,长得那么温文尔雅像是坏人吗?

        好吧,自己身后彪子带的那些人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什么好人,但彪子他们已经是洗心革面了,总得给人一个改正的机会吧。

        好在的是,这份尴尬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苏晨出现在了前厅。

        “李总,你怎么来这里了?”

        苏晨看到李轩的时候有些诧异,但随即便是明白了,当下莞尔一笑,这李轩对自己的事情确实是挺上心的,不过李轩不知道的是,如果连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麻烦,他就算是带再多的人来都没用。

        “苏大师,我接到你的电话,怕你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所以就带着彪子几人过来看看了。”

        李轩解释,而清清几女看到苏晨真的和眼前这些人认识,也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苏晨带着李轩还有清清几女又一次前往地窖,而在路上清清把这村子里的情况简单的给说了一下,一听到村子里人的畜生行径,哪怕是彪子这些人都是一头的怒火。

        “吗的,这村子里的人都没有人性,苏大师,要不然我给废掉这村子里的人。”

        “废掉?这些人的下场现在并不好过。”

        苏晨微微一笑,李轩等人脸上都露出疑惑之色,但苏晨并没有过多解释,等到再次打开地窖之后,李轩等人终于是知道苏晨为什么这么说了。

        地窖里,此刻充满了血腥味,原本倒在地上的那些村民没有一个身躯是完整的,每一个人都好像被什么野兽给撕咬了一样,有的甚至连肠子都被掏空了。

        这一幕看的清清三女面色苍白,她们虽然觉得村子里的人可恶死不足惜,可到底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反倒是彪子一行人还稍微好点,毕竟当年也是拿着刀狂砍一条街的主。

        整个地窖,那茹姐的尸体依然是在笼子里,苏晨看了一眼,眼睛眯起,半响后移开了视线,将地窖里七八个石室给打开了。

        这些石室打开,里面都是一些一脸傻笑的男孩,最大的有三十多岁了,最小的只有三岁。

        这些人,便是瞿家智障的一代,这些孩子这辈子都不能离开地窖,和被抓来的女人配种后生下下一代,这就是他们活着的价值。

        “李总,你就负责把这些人给带出去吧。”

        看着这些孩子,苏晨叹了一口气,整个瞿家如果说最无辜的,那就是这一批孩子了。

        “嗯好。”

        李轩点了点头,当下彪子几人便是将石室内的孩子都给接出来,这些孩子也不反抗,只是痴痴的傻笑着。

        而也就在这些孩子走出石室的时候,笼子里茹姐的尸体突然动了几下,这动作并没有逃过苏晨的视线。

        “冤有头债有主,这些孩子是无辜的,你可以报仇,但不能伤及无辜。”

        苏晨这话听着李轩等人是莫名其妙,而原本还微微抖动的茹姐尸体,在苏晨这话说完之后又陷入了沉寂。

        “走吧,都出去吧,这里到时候我会安排人过来清理的。”

        对于村子里的事情,苏晨已经是想好了,到时候就交给道盟来处理,也只有道盟才能够把这事情给处理干净了。

        不过就在苏晨刚走出地窖没多久,在村子口此刻出现了六七道身影。

        “好重的煞气,果然如鸿文兄说的那样,这村子里不简单。”说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而在他边上的则是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男子。

        “当初我第一次来到这村子的时候便是觉得这村子有些不对劲,只是当时被事情缠身无法一探究竟,没成想这才过去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这村子里果然是出了鬼孽。”

        陆鸿文的话让得身后跟着的三男一女四位年轻人脸上动容,鬼孽啊,他们也只是听说过,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呢。

        “鬼孽凶性残暴,不过好在我们发现的早,而且有鸿文兄在,拿下一只鬼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齐兄缪赞了,这鬼孽最厉害的是它的成长性,要是再晚那么三五个月,我也只能避而远之。”

        几人说话期间,也是走进了村子,而在村子里的苏晨在这些人踏入到村子里的那一刻,眼中有着诧异,随后脸上浮现若有所思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