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超品命师在线阅读 - 第267章 沐颜

第267章 沐颜

        欧洋现在很慌!

        我很可能变成一个傻子,怎么办,在线等,急!

        这就是现在欧洋的状况。

        作为从小体弱多病受欺负的他,好不容易现在变得很正常人一样了,可以开始享受肆意的人生,过上正常的富二代该过的生活了,他不想就这么快结束啊。

        别的富二代都是美女嫩模,他却是当了十几年的和尚,酒更是一滴不碰,搞得不少女生还以为他性取向有问题。

        “晨哥,咱两是兄弟啊,从小我就认你当大哥,因为我小时候就看出晨哥你的不凡了,所谓三岁看大七岁看老,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晨哥非凡人。”

        “不然以我欧洋的优秀,又怎么会轻易认一个人当大哥?就是因为我笃定了晨哥你是天生神人,知道晨哥你将来会是我的救星,而我也愿意为晨哥鞍前马后,死而后已。”

        “欧洋,你少贫嘴了,苏晨不会见死不救的。”

        陈欣有些看不下去了,打断了欧洋的话,因为不止是欧洋这家伙不要脸,苏晨这家伙竟然也不要脸,还一脸享受表情听着欧洋的马屁话。

        “救你不是不可以,毕竟你也算是我当年收的小弟了,不过你要把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不允许有任何的隐瞒。”

        听了苏晨的话,欧洋一脸为难的表情,尤其是看到陈欣也站在这里,犹豫的问道:“看片的事情也要说吗?”

        “呃……你随意,不过要是有好资源,你可以说个链接,我也给一些人(shuyou)谋福利。”

        “欧洋你又在胡言乱语个什么,算了,我不管你们两个了,我去那边了,你们两个就慢慢交流探讨。”

        在“交流探讨”四个字上,陈欣加重了口音。

        “故意把陈欣给气走,我倒是好奇你是有什么秘密不能让她知道。”

        苏晨笑吟吟的看着欧洋,欧洋那点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不过是想要支开陈欣,而他也是配合着欧洋说这么一番话。

        “其实我也不是想要支开她啊,但晨哥你是知道的啊,咱们男人从小孩到现在青春阶段,有许多事情都不能跟女生说的,一说那形象全没了。”

        “行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说正经的,就从你这病快好时候说起。”

        前世苏晨并不知道欧洋得的是什么病,因为欧洋比陈捷和陈欣姐妹还要离去的早,记忆已经是有些模糊了,但这一世再次见到欧洋的时候,他才发现欧洋会体弱多病是有原因的。

        “我离开村子之后,身子也很是虚弱,家里人给我准备了许多营养补品可惜效果都不大,直到后来我上大学的时候,遇到了沐颜,她跟我说,她老家也有和我一样情况的,不过她爷爷有办法可以治好我的病。”

        “沐颜?”

        “嗯,沐颜是我大学同学,她来自于南疆那边,一开始我对她的话是不怎么相信的,不过她给我配了一个药方让我去煎药,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可没想到喝下去之后,身体真的好转了。”

        “不过沐颜告诉我,她只能治标,我的病要想彻底痊愈,还是得要跟她回她老家一趟,去找她外婆,这病只有她外婆才能够彻底根治,而且有些草药也只有她们那里的深山里才有。”

        “我爸妈这么多年来一直渴求的就是治好我的病,听我说了这事情后,立刻就要带着我和沐颜去找她外婆,不过沐颜说她外婆脾气比较古怪,除了上门求医的病人外,任何生人都不见,最后就只有我和沐颜去了她的老家。”

        苏晨眯着眼睛没说话,示意欧洋继续。

        “我和沐颜去了她老家,也见到了她外婆,在那里待了一个月,每天吃一碗沐颜外婆给煎的中药,一个月后沐颜外婆说我的病已经是彻底根治了,就让沐颜带着我离开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你有在当地逛逛没,那地方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是苏晨第一次开口询问,欧洋想了下回答道:“逛了啊,不过那就是一个小村子,而且位置很偏僻,村子里的人也不多,年轻的都出去了,大多数都是留守老人了,也听不懂普通话,我就没怎么和这些村民聊天。”

        “你仔细回想一下,那个村子里有没有男的?”

        “怎么可能会没有男的,要是没有男的,那这村子……”欧洋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不过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好像真的没有看到有男的。”

        “对,我可以确定,是没有见到男的,当时我还好奇问了沐颜,沐颜告诉我,村子太偏僻,年轻人待不住都离开了,而且村子周围的山林多野兽毒虫和毒瘴之类的,村子里的男人进山采草药打猎很多都丧命在了山林中。”

        “不过现在想想还真的是有些不对劲啊,那山林再怎么危险,也不可能男人们都死掉,而且山林那么危险,完全可以不进去的啊。”

        苏晨看到欧洋后知后觉的模样,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那女孩明显是说谎了,而且还是一个很容易就被戳穿的谎言,偏偏欧洋这家伙就信了。

        “晨哥,你也别说我傻,那个时候对于我来说,我最大的渴望就是能够治好身体,其他的都是不重要的。”

        欧洋看出苏晨的嘲讽眼神,表情认真的解释了一句,苏晨盯着欧洋半响,最后叹了一口气,因为他明白欧洋的意思了。

        对于欧洋来说,他受够了病弱的身子,现在可以治好病,就如同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个可以撑住身子的物体,不管这物体是一根稻草,还是一条毒蛇,甚至是一具尸体,但是在那一刻,在溺水的人眼中这些都是一样的,是可以救命的。

        “你那位女同学外婆的脖子上,是不是挂着一个月牙一样的吊坠,形状应该和虫草有些类似。”苏晨再次发问。

        “我记不清了,沐颜她外婆每天都是穿着厚厚的衣服,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沐颜说这是因为村子里毒虫比较多,这样可以防止被毒虫爬到身上叮咬肌肤。”

        听到欧洋的回答,苏晨心里其实已经是大概有了答案了,不过他还需要最后验证一下,因为如果他真的猜对了,那欧洋的事情可就没那么好办了。

        “你那位同学现在在哪呢?”

        “她回老家了。”

        “回老家了?”苏晨皱了下眉头,说道:“你给她打个电话。”

        “打电话啊……”欧洋的表情有些为难,这让苏晨有些好奇起来,不知道这家伙犹豫个什么。

        “晨哥,你是说沐颜害得我,这会不会搞错啊,沐颜她对我很好,也从来没有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

        听到欧洋这话,苏晨明白了,这家伙应该是和那沐颜之间有某种特殊的关系了。

        “怎么,你喜欢她?”

        “嗯,我喜欢她。”

        欧洋也不遮掩如实承认了下来,同时解释道:“我家庭背景虽然优渥,但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没有什么朋友,就算那些愿意和我交朋友的,也都是冲着我的钱来的,只有沐颜不一样,她是真的为了给我治病,后来我爸妈想要给她和她外婆一点回报都被她给拒绝了。”

        “她是这些年来,第二个走进我心扉里的女孩,我想要和她在一起的,所以晨哥,你可以一定要搞清楚。”

        苏晨没有理会欧洋的深情款款,而是好奇问道:“那第一个走进你心扉的女人是谁?”

        “这个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就不说了。”

        “打电话吧,放心,没有绝对的把握我是不会拆散你好不容易得来的姻缘的。”

        有了苏晨这句保证,欧洋这才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没一会电话接通,一道清冷的女子声音从手机中传出。

        “欧洋,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我这不是想你了吗,你这一次回老家待了那么久,我思念成疾啊。”

        “好好说话。”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啊,人家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么久没见你,我都感觉我整个人都苍老了几十岁了。”

        听着欧洋不要脸的舔狗话语,苏晨都觉得自己鸡皮疙瘩起了一地,这男人要是舔起来,那还真的是没有狗什么事情。

        “我现在有事,你要是没什么正经事情我就挂电话了。”

        电话那端的沐颜显然也是习惯了欧洋的这种说话方式,压根不理睬欧洋的话,欧洋只得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苏晨。

        “是沐颜姑娘吗,我是欧洋的发小苏晨。”

        “苏晨?”

        电话那端,一座较为偏僻的古旧单元楼里一间装修老旧的房间内,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正拿着手机靠在窗户边上,目光不时打量着窗户下方马路上的情况。

        沐颜隐约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而且她现在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静下心来回忆,因为她要躲避追杀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