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十方武圣在线阅读 - 146 恶化 下(谢青宁子盟主)

146 恶化 下(谢青宁子盟主)

        “这一日不远了。”万菱点头,“只可惜,我万青院还是势单力薄,虽然最近出了汉升这个个例,但毕竟人数远远比不上其他别院。”

        “母亲在担心什么么?”万青青敏锐感觉到一丝万菱的情绪。

        “嗯。”万菱点头,“如果我没猜错,很快会有人对我们万青院下辖的盘子动手。你掌着的三武城分部,还有汉升的护持队职务,魏合的豫北町舵主,都会被针对。所以一定要小心。”

        “他们能找什么借口动手?我等虽无功却无过,难不成硬来?”万青青皱眉。

        “他们不需要找你们的过错。”万菱摇头,“只要找几个慕名而来的挑战者,将你们重创,职务自然就需换人接替。身在江湖,你难不成还能拒绝挑战?”

        “为何不能?若是每个人都来挑战,我岂不是成天都只能应付外人?我有权拒绝。”万青青反驳。

        “你能拒绝一次,还能拒绝多次?要想服众,就不得不出手。毕竟我等依靠的是武道修为。”万菱叹息。

        万青青顿时沉默。确实,有所预谋下,只要出手一次,就会给人机会。

        “如此,你和汉升还好,要找没露过面的,能击败你等的高手,并不多。

        但魏合就有些麻烦了,他境界虽为入劲,但散功后,实力不足,万一遇到手段,怕是....”万菱担心道。

        “您担心有人会因为豫北町的利益和话语权,针对魏合?”万青青出声道。

        “魏合出身本就艰辛,从云州走来,没什么跟脚,后又被无始宗退出,还散过功,又重情义。”万菱微微摇头,“我担心他会出事。”

        噗嗤。

        黑暗中。

        魏合一只手臂缓缓从一道黑影胸膛抽出,带出一溜浓稠血水。

        “这群垃圾跑来作甚?就是单纯为了送死?”

        他疑惑的扫视周围,确定没有额外的袭击者,才缓缓收手。

        他身旁,此时已经倒了一地的尸体。

        一共六具,全部穿着夜行衣,蒙着面,手持利刃,实力大部分在二血,三血之间,为首的是一名普通武师。

        现在那武师胸膛被面对面一掌刺穿,钉在庭院里的墙壁上,没了生息。

        突破后,魏合不打算隐藏实力了。

        不远处,庄平带着一众下人侍女,个个手持兵器,浑身冒汗,盯着眼前残酷血腥的一幕。

        整个天印馆庭院里,到处是黑衣人的血。

        “收拾一下吧。”魏合淡淡道,甩掉手上沾染的血迹。劲力流转护体,身上恢复洁净,宛如没动过手一般。

        咕噜。

        庄平这才如梦初醒,咽了口口水。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家舵主这么狠辣血腥的一面。

        那群黑衣人刚冲进来,狠话没说出几句,便被魏合迎上去,不到十个呼吸,全部解决。

        魏合突破第四层,已经可以不再太过隐藏。如今局势渐渐不稳,也该放点名声出去,免得成天都有麻烦上门。

        趁着下属在外清理尸体。

        魏合回房手书一封,那群人的身份未知,但既然敢袭击分舵,就是对整个天印门的挑衅。

        所以他连夜马上让人送讯回总门。

        此时,就在天印馆外,斜对面的一间客栈里。

        三楼房间中。

        几名身材健壮的男女武者,正静静等待结果。

        其中有两人穿着天印门内院服饰,另外几人则是淡蓝色劲装,额头都绑着一根白色头巾。

        “许师弟进去了怎么就没了反应?”白头巾几人中,一高大三角眼男子出声问,有些疑惑。

        “一个散功过的武师,许师弟还带了不少好手,再怎么样,也能轻松拿下,应该是有什么事耽误了。或者发现了什么麻烦,暂时等着吧,别急。”另一人安慰道。

        “两位不必担心,先等等,若是还无结果,一会儿我以别院名义,上门拜访。看看情况。”对面的两个天印门内院,其中一人微笑道。

        这两人身上的内院服饰,其中左胸心口处,绣着一个淡黄的山字。

        显示出他们是天印门浮山别院的弟子。

        咚咚咚。

        此时房门被敲响。有人上前打开,领着一人进来。

        来人一身白袍,手拿折扇,面带微笑,赫然是才从钟灵山庄事件脱身出来的周羽归。

        他已经把那边的事,丢给父亲派出的另一人处理了,自己从中脱身。

        那下毒之人,心机之狠毒,让他心中发寒,能一举重创半入锻骨的严鸠海,还有如此缜密的心思,如此人物,极其危险。

        所以出于避祸,他果断抽身而出,将事情的调查丢给别人,然后来带队处理一些简单的。

        这次针对万青院的分割行动,就是他带队。

        不止如此,还有地龙院,和正临院那边,一起都有行动针对。只是三个行动组中,他选择了带队来万青院。

        之前那案子搞得他心头发毛,所以这次专门挑选了个最弱的。

        “如今九院分离在即,大家不用在意下手轻重,反正日后都是别派之人,这豫北町的地盘,是一定要拿下。”周羽归轻摇折扇,微笑叮嘱。

        “周公子放心,我夜鹰楼办事,一向稳妥。”白头巾头目拱手认真道。

        “那就好,这次我们的目标,是要让万青院感觉到痛。如此,万菱那老女人才会明白,实力不济,就要乖乖让出利益,不让,后果是她承受不了的....嘿嘿。”周羽归折扇合拢,眼角闪过一丝狠意。

        “周公子放心,这事,我们夜鹰楼最是擅长。”白头巾头目低声笑道。

        夜鹰楼是宣景城附近,最大的黑道组织,一向以刺杀,贩卖情报,主持黑市生意,为收入来源。

        整个宣景城地带,如果说最大的武道门派是天印门,那么最大的黑道势力,就是夜鹰楼。

        其余者,都是不成气候小势力。

        如之前的白蛇帮之流,便是如此。

        只是没人知道,夜鹰楼中,天印门的几个别院,以及副门主周顺,也是有参股其中。

        另一边。

        魏合写完信,回到庭院,闻着空气里淡淡弥漫的血腥味。

        角落里还有人提着水桶,一遍一遍的冲刷地上的墙上的血迹。

        猪毛刷子和墙皮石块摩擦,发出的唰唰声,颇有节奏。

        “舵主!居然会有这等事!这些蟊贼居然胆敢强闯我天印馆,简直无法无天了!”

        几个衣衫凌乱的天印馆下属,此时才急急忙忙的冲进来,大声呵斥,不断怒骂。

        其中就有魏合之前提拔起来的丁阳。

        丁阳一身酒气,夹带着脂粉香味,脸上脖子上还有残留的红唇印子,一看便知是从什么地方赶来。

        “舵主!”和其余人不同,丁阳本就老实,这趟看到魏合一个人站在馆内,顿时心头一慌,赶紧倒头就拜,心知犯错。

        “你们在这儿守着。我出去一下。”魏合也没苛责,平日里丁阳办事也很妥当,处在这个位置,被人拉去喝花酒应酬,也是没办法。

        他不管人怎么办事,只要结果可以,一切就没问题。

        丢下一句,魏合走出天印馆。

        那群黑衣人来得突兀,为了避免暴露身份,他打算动用伪装,在周围扫荡一圈。

        否则单是分舵舵主这个身份,力量不能用,毒不能下,畏手畏脚,实力大打折扣,很容易出事。

        反正事后只要现场处理干净,一切就万事大吉。

        魏合出了天印馆,很快走进一出胡同巷子。

        这里的胡同巷子四通八达,到处都能进出,一个巷子有八个出口。

        很快,其中一处出口处,一道披着黑袍,带着白色鬼面具的魁梧肥胖人影,快步走出,融入夜晚朦脓厚重的雾气。

        那群黑衣人既然敢袭击天印馆,肯定是有组织有预谋,那么很可能会在周围留有盯梢。

        所以他打算把周围天印馆一圈全部扫荡一遍。抓住盯梢后,就能顺藤摸瓜,全部解决,也算解决后顾之忧。

        *

        *

        *

        “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音?许师弟进去也有些时间了?”白头巾夜鹰楼的头目,低声怀疑道。

        他名赵水龙,在夜鹰楼是当初周顺扶持上来的一支分支。

        所以才会在周顺一声令下,便带上自己数名师弟下属,前来动手。

        “兴许是那人没回来,所以还在潜伏。那天印馆里就几个武人,今晚还大多在外喝酒,出不了事。”

        浮山院的一人笑着分析道。

        “怕不是在悄悄搜刮里面的暗室,想发点小财?”另一人笑道。

        几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想想也是,天印馆里就魏合一个舵主在,还是散过功的武师,哪里会是那么多好手的对手。

        几人顿时又放松下来。

        唯独周羽归,感觉心里有些不对。

        几人围坐着,就着之前送来的一桌酒菜,吃菜喝酒,吹牛打屁,倒也气氛热烈。

        周羽归喝了两杯淡酒,起身又去窗口往外看。

        夜晚里的天印馆,门口只有两个红灯笼随风摇晃,亮着淡淡灯火。

        安静夜里,不断有某种唰唰的怪异声音,远远飘来。

        周羽归心头一颤,忽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他直觉感觉有些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回过身,他看了看夜鹰楼和浮山院的众人,几人正边喝边吃,气氛热闹。

        明明人很多,但周羽归心头的那股子寒意,却不知为何,就是无法消除。

        “时候不早了,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诸位兄弟好吃好喝,可也别耽误了正事啊。”周羽归还是决定遵从本能,先离开再说。

        “周公子这么急作甚,大家难得这么聚一起,你就喝两杯想跑,是不是太不给我们面子了?”浮山院的一人大大咧咧道。

        “实在是有事。诸位兄弟抱歉,抱歉。”周羽归连连抱拳拱手。

        一番抱歉下,众人见他去意坚定,也就不再多劝。只能放他离去。

        周羽归松了口气,道歉了几句,推门而出,沿着客栈楼上的回廊,轻轻走到楼道拐角处。

        夜里,客栈里也冷冷清清,大部分人都各自睡下了。

        他脚踩在楼梯上,发出隐约的吱嘎轻响。

        “对了,我的折扇忘拿了。”忽然他想起自己那把扇子还留在房间里。

        那扇子可是他精心制作,上面有名家题字,内里还藏有机关暗器,价值不菲。更是他的拿手兵器之一。

        想到这里,周羽归又赶紧回身,朝着房间走去。

        只是才走几步,他便感觉身后似乎有隐约脚步声传来。

        周羽归赶紧回头,却只是感觉一阵微风吹拂,刚刚似乎只是错觉。

        呼....

        再回头,他前面回廊上,居然多出了一道高大魁梧的黑袍人影。

        那人影戴着白色鬼面具,一步步朝着楼上某个房间走去。

        他不时抬头,似乎是在核对房间号码。

        周羽归冷汗一下子淌了出来。

        他心跳一下加速,扑通扑通狂跳。呼吸也变得急促许多。

        啪。

        那黑袍人影忽然似有所觉,顿住脚步,缓缓回头,看向他。

        这种很多武者都喜欢用来隐藏身份的打扮,在此时,在周羽归眼里,却仿佛恶鬼一般,如此可怖。

        因为他经过大量调查,还有夏侯吉的描述,已经渐渐在心里描绘出了,那个袭击严鸠海的凶手轮廓特征。

        而此时。

        他前面的那道人影,轮廓特征竟然和他心里的那些特征极其相似!

        “朋友,你大晚上的这身打扮,可真够吓人的,刚刚差点吓死我了。”周羽归露出一个笑容,轻声道。

        “是吗?我在找三一八房间,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这地方绕来绕去,真有些麻烦。”那魁梧人影回答。声音有些怪异。夹杂很多气流声,难以辨认真正嗓音。

        “三一八房啊,就在你前面走过去,拐一个弯,穿过珠帘,左边那间就是。”周羽归好心的指点道。

        “多谢。”那人微微点头,快步转身,朝着他所指方向走去,很快便消失在拐角处。

        周羽归镇定自若,转过身,朝着楼下走去。

        他尽量压制着心跳的极速跳动,但冷汗却无法抑制的从背心额头渗出。

        三一八房...

        正是他刚刚出来的那个房间!

        他不知道自己的折扇会不会被那人发现,但当下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里,回到父亲那边。

        单靠他自己这点实力,连严鸠海都打不过,不可能是那人对手。

        跑!

        赶紧跑!!

        周羽归出了客栈,先慢走,再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急,最后终于变成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