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十方武圣在线阅读 - 132 巨力 下

132 巨力 下

        “说起来,还要多亏你,让我确定了这周围的所有埋伏点。”

        魏合微笑道。

        和之前的狼狈不同,此时的他,安静如潜伏巨兽。那种随时可能爆发的恐怖危险感,刺激的周围连鸟雀虫豸也不敢出声。

        四周仿佛连落叶也飘落得更轻起来。

        “你以为你能赢得了我!?不!!不可能!!”宋罄疯狂用力,终于抽出右腿。

        他鼓起全部劲力,将自己平生最得意的招数绝杀,纷纷倾泻而出。

        无数腿影疯狂冲向魏合,但每一次都被对方轻轻单手挡住。

        只是轻轻一拨,看似势大力沉的腿影便宛如玩具幻影般,轻轻荡开破灭。

        宋罄极度恐惧着,全力的爆发出一切实力。但可惜此时的他,在魏合面前,宛如幼儿般脆弱。

        噗。

        最后一腿,被魏合再度抓住。

        “好了,该结束了。”

        “你.....!!?”宋罄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一道急速放大的拳头。

        嘭!!

        他身上的护体劲力宛如瓷器般层层破碎炸开,坚硬的头骨在这一拳下凹陷,碎裂,然后往内部爆炸。

        宋罄整个人身体倒飞出去,狠狠撞在一颗数人环抱的大树树干上。

        他口吐血沫,双眼涣散,挣扎着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刹那间一道人影疾冲而至。

        一拳。

        嘭!!!

        一声巨响下,宋罄胸腹之间骤然被凹陷洞穿。

        魏合手臂穿透他,笔直砸入后方树干,将其生生钉在树上。

        哗啦声中。

        他抽出手。

        “抱歉,力量还没怎么适应,刚刚第一下用力小了点。所以补一下。”

        无数黄红枯叶雨点般洒落,和地上撒开滴落的血水混在一起,分不清是叶子的红色还是鲜血的红色。

        不远处的高处树杈上,密集枝叶间,一道蒙面的窈窕身影正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让愤怒和痛苦淹没情绪。

        只是稍稍一个迟疑,她没能下树和宋罄联手抗敌,结果便胜负已分。

        太快了。

        简直快到她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切就结束了。

        她眼睁睁看着丈夫被一拳钉在树干上,身体抽搐,眼神涣散,浑身是血。

        刚刚那个表现得狼狈不堪的魏合,此时却突然张开恐怖锯齿,一口将宋罄咬住,撕裂生吞。

        前后巨大的反差,不光是宋罄没能反应过来,就是躲在暗处的她,也是现在还有些难以反应。

        一切就像一场噩梦。

        如果这真的是梦,请赶快醒来!

        枝叶间,女子努力压抑着呼吸,闭上眼睛,按捺住心头的痛苦。

        她知道自己必须隐藏起来,不让那人发现。日后才有报仇机会。

        最后宋罄有些涣散的瞳孔,朝着她这里看来时,那里面包含的拒绝之意,她看出来了。

        他要自己别出去,别被发现!

        只要能把魏合的真正底细曝光带出去,早晚会有更强的高手来杀掉他!杀死他!

        但现在,只要她不被发现,就能...

        女子一睁眼。

        眼前赫然是一张人脸,那是魏合凝视着她的面孔。

        她浑身寒毛直竖,一个倒空翻,从树上落下,朝远处疾驰而去。

        没跑出两步,她便感觉头皮剧痛,长发被人从后面抓住。

        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嘭!!!

        女子试图格挡鼓起的劲力,被硬生生砸散。

        她交叠在胸前的双臂,连同丰满的胸口一起,被魏合凌空一拳。

        没有什么劲力,只是纯粹的巨力,宛如洪水潮汐,冲垮一切阻挡。

        噗!

        女子身体正中塌陷下去,和之前宋罄一样,双臂,胸膛,脊柱,全部被一拳打穿。

        大量血肉从她后方喷发出去,撒了一地。

        “你....你...”女子挂在魏合手臂上,挣扎着还想说什么。

        她眼里透着仇恨和痛苦的光泽,但一切已经结束了。就算是武师,在这种恐怖伤势下,也不可能存活。

        她整个胸腔都几乎被打烂打穿,神丹妙药也救不了。

        “这次用力合适了。”魏合若无其事的抽出手臂,身上血水血沫被劲力护体挡住,轻轻一抖,便全部散落下地。

        女子尸体滑落在地,没了动静。

        “这样就算结束了。”魏合扫视周围,没再感应到什么问题。

        之前引动的埋伏应该就是这些人了。

        接下来就该是搜集战利品时间。

        两个武师,六个埋伏者。应该能收到不少钱财物品。

        魏合动作迅速,一一搜尸。尸体他也懒得收拾,这一次他一招天印门招数劲力都没用,纯粹是靠力量压制,用拳头打死众人。

        所以调查者,除了能查出他力量大外,其余什么也查不到。

        将所有东西用一个包裹包起来,然后魏合走进山洞,里面自己藏着的东西,还在原地。

        一些熏制过的肉干肉条,依旧没坏。

        他将东西丢到货车上,双臂一抓,直接抱起整车药材肉干,转身运转飞龙功,迅速出洞。

        在洞外,他脚尖一挑,将地面上昏迷过去的一男子挑起,落在货车上。

        这是他专门留下的一个活口,就是为了用来审问这群人的来历。

        重达千斤以上的一车货物,在他手里轻轻松松,抬着就走。

        货物他没有搬回宣景城,也没有回天印湖,而是朝另一方向迅速离去。

        而这些货物,早在之前,他便另外找到了一处盗洞,应该是以前盗匪留下的藏宝窝。

        正好用来藏匿他这样的额外收入。

        带上货物,奔跑十多里后,魏合来到盗洞,将货物药材藏好。

        然后才将单独留的活口丢到地上。

        盗洞内阴暗干燥,四周全是干草,树枝,隐隐能闻到一股子膻味。

        似乎有什么动物在这里停留过。

        洞穴是水滴形的横向结构。

        口子小,里面大。

        魏合将人丢到地上,便已经察觉对方醒了。

        “睁眼,给我好好说说你们背后是什么人?”

        地上那人一动不动。

        “我数三声,若是你不睁眼,那就永远都别睁了。”魏合冷淡道。

        终于,地上那人缓缓吐了口气,爬起身。

        “您是大爷,想问什么说吧。”

        这人知道必死,也不挣扎,不大叫。

        魏合一言不发,手指轻轻一弹,一缕细小灰尘在男子眼前散开。

        很快,男子两眼一翻,意识浑噩起来。

        魏合这才开始审问。

        “你们为谁做事?”

        男子缓缓开口。

        “天印门,护法军。”

        “天印门?”魏合凛然,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没错,肯定有其他别院掺和进来。

        天印门九大别院,每个别院都独立且有不同武学。

        虽然都是印法,掌法,但不同别院财务也是独立的。

        所以其余别院什么情况,魏合也不清楚。

        只是他没想到,天印门居然会胆大包天,参与到军械倒卖里来。

        就在他专心审问时。

        另一处,宋罄夫妇尸体周围。

        在魏合离开不久后。

        一道黑衣人影,轻飘飘的宛若鬼影,突兀出现在宋罄尸体边上。

        他深深看了看被钉在树干上的宋罄。

        “好胆!....居然还真有人敢公然对我们动手。”

        人影抬起头,露出一张有些衰老的平凡面孔。

        这赫然是个老人,而且还是个看上去至少有七八十岁的老头。

        “使者,周围检查过了,没有活人,留下的驯兽也都死了,根本来不及放笼。”

        两个同样浑身黑衣的男女,从周围林中走出来。

        天色渐暗,三人身上的黑色,和周围越发阴暗的光线相互呼应,隐隐融合。

        老人转过身,扫视周围,很快又看到被当胸几乎打成两段的宋罄妻子尸体。

        “动手的疑似锻骨,而且这等威力,没有大量的爆炸性劲力,不可能打出来。只有锻骨甚至以上高手,一次性以大量劲力爆发性涌出,才有可能打出。”他沉声道。

        “可是,城内锻骨高手我们都有盯梢,没有人离城...”一名黑衣女子疑惑道。

        “那就是外来的了。最近不是来了很多外来人吗?没想到还来了条过江龙。”老人冷笑。

        “游家周家王家,然后就是天印门,所有锻骨高手都是有名气之人,所擅长劲力各有记录,如这般纯粹力量型的劲力者,一个没有。”

        另一黑衣人沉声道:“所以确实可能是如军师所言,下手的应该是外来第三方势力。”

        “外来的无非就是那些小帮派,以及妖党那批人。”老人冷声道,“他们不是前阵子迎了一个什么特使回来?动作不小。说不定就是他们。”

        “若是真是妖党那些人,军师大人,我们怕是不好弄。”黑衣男子沉声道。

        “怎么?你觉得我不是那老毒头的对手?”老人眯眼看了眼他。

        “军师息怒,属下并无此意,只是妖党九黎一向擅长毒虫术,其武学诡异狡诈,一旦冲突,我们在这边的人手,可能不一定是对手。”

        他接着道:“军师大人自然能进退自如无碍,但我们在这里的据点,可能会出事。”

        “算了,此事我亲自追查,不管是谁,就算是九黎,还是其他,只要被我查出来,必杀之!”

        老人声音冰冷,带着怒火和杀意。

        “军师大人,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再度筹备一批货运回去,这边路不通,我们得马上赶往其他两边,以免其他两路出事,所以不宜久留。”黑衣男子再度道。

        “.....”老人顿时沉默,尽管他非常想要抓出真凶,将其挫骨扬灰,但现在确实时间急迫,教内护法军那边还等着东西用。

        嘭!!

        他猛然一掌,遥遥朝着一侧另一边大树打去。

        轰然一声巨响,那颗和宋罄尸体所在的树干,差不多粗细的大树,当场被打穿,大蓬的木屑树皮渣飞溅炸开。

        十多米高的树木缓缓倾斜,然后哗啦声下折断倒塌。

        “啊!!!”老人一声怒吼,发泄了心中郁气。

        “走!”

        他转身一跃,转瞬消失在树林深处。

        其余两人也是叹了口气,紧跟着纵身跃起,紧随其后,很快消失不见。

        至于这里的现场,很快就会被野兽啃食得一塌糊涂,然后可能会被当成仇杀。

        梅花庄这个才崛起没多久的势力,应该很快就会随着两个武师庄主的死亡,迅速被瓜分吞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