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十方武圣在线阅读 - 79 出城 上

79 出城 上

        父母,大姐...

        确实,如今实力提升,等搬迁后,也该出发调查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查到真相。”魏合平静道。

        “嗯.....”魏莹其实对弟弟到底有多强,还没太多比较,只是感觉他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厉害,似乎正在一步步的超越其他很多人。

        “对了,小河,你现在身体这么壮,是不是可以多娶几房媳妇,多生点?这样我们魏家以后肯定人丁兴旺。”

        “......多生点?”这话题跳跃性是不是有点太强了?

        “嗯,我听说,好多练武的接亲后,都能至少生五个,你现在比他们好多人都厉害,肯定要生更多吧?二十个行吗?”魏莹微微期待道。

        “你当我是猪吗?二十个!?”魏合无语。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有人找你给我说媒了?”

        “额.....”魏莹瞬间被击中,一脸尴尬,“是有几个...我看都挺好的....”

        如果弟弟全娶了,一人一年生一个,只要三年,就能壮大整个魏家!

        父母不在,也就算是兄如父姐如母,这些事自然魏莹得为弟弟考虑。

        当然,主要是弟弟有本事,养得起人。

        “我们不是马上就要搬迁了么?”魏合无言。

        “是这样,不过人家嫁过来,不就正好可以一起搬走了么?”魏莹分辩道。

        “暂时不急吧,如今外面这么乱,不找个安定的地方,这些事不用再提。”魏合摇头。

        他心知这是有人收到风声,想要乘着他们武师院撤离的这股东风,一起得到庇护,离开飞业城。

        现在恐怕不只是他,所有武师院的弟子,恐怕都在受到类似的骚扰。

        毕竟武师院一走,外城区的秩序最后的一层底线,也就荡然无存,到时候整个外城区会变成什么样,还尤未可知。

        就在魏合回家,继续苦练五岭掌和飞龙功后。

        他现场击败陈坚,轻易击溃周继涵三人的事情,迅速传播开来。

        回山拳院出现三次气血弟子的消息,也得到了核实,迅速扩散到整个外城区十多个町。

        就连七家盟也得到消息。

        但外城区武师盟的撤离,本就是他们的逼迫手笔。

        武师盟的存在,太过麻烦,十多名武师联手的势力,就算是七家盟整体面对,也感觉棘手。

        其中飞熊刀云老爷子,实力更是凶悍,曾经还在洪道元和欧辰崛起前,指点过他们。

        有传闻,说飞业城内外,除开洪道元欧辰外,实力最强的便是这位飞熊刀云老。

        这话并非空穴来风。

        再加上其余十来名武师聚集,武师盟这股势力便成了七家盟的心腹大患。

        在拉拢无效后,他们便改换策略,变成了驱逐。

        武师盟的准备,其实很早便开始了,这一次不过是正式公开。

        短短两天时间,十三家武师院,便联合,形成一条冗长车队,缓缓驶出外城区。

        这也宣告了,整个飞业城的外城区,将彻底被内城收入囊中。

        绵长的车队中。

        下午时分,天气不再那么炎热。

        魏合骑着马,慢悠悠的和其余两名其他武师院的弟子,一起护着车队右翼。

        十三武师盟中,入劲武师有五人,其余都是三次气血高手,但这些人大多都年老气衰,气血退化,实力下跌不少。

        真正强悍的青壮年三次气血高手,武师盟里只有五人。

        其中还包含了刚刚突破的魏合....

        此时这五人分别分散到车队各处,带人护翼。

        魏合身边带着的几名高手,便是来自其余武师院,都是二次气血精锐。

        车队连绵不绝,一路驶向少阳山西面的一处荒原。那里按照郑师说,有着一座他们武师盟早就建好了的后路——武师堡。

        那是一座由十三家武师联手打造的大型土堡。足以容纳数千人,周围有水流,还有良田可供耕作。

        “魏师兄,您觉得我们这一路,能不能安稳过去?”和魏合一队的,其中有一名来自回风落叶腿的年轻女弟子,名为杨青叶。

        此人出身书香门第,文化层次比其余人高出一大截,这次也是被回风落叶腿那边硬塞给魏合的。

        不只是她,还有一边的蝙蝠拳小青年周顺。

        不管是杨青叶,还是周顺,都是因为自家武师院贫弱,青黄不接,没什么三次气血大高手,武师们自己也有另外的任务,于是便将自己最珍视的爱徒,塞到魏合这里,请他帮忙照拂一二。

        其实不只是魏合这里这样,其余几名青壮年三次气血大高手,都是一样,被各种塞人。

        “安稳...不。”魏合眉头微蹙,他不认为武师盟能这么轻易就撤离外城区。

        “如果我是七家盟,我也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武师盟。这么大一股力量,这么轻松就放走,这里面必然有其余的谋算。”

        “我们也都是这个看法。就是不知道内城会用什么手段。”杨青叶也是点头,她是回风落叶腿的小师妹,也是天赋过人,所以才能被专门送到魏合这边,接受其庇护。

        “放心吧,我可是听老师说过,这次我们武师盟离城,可是提前和洪家堡那边谈好了的,七家盟不敢轻易出城搞事。”周顺在一边满不在乎道。

        “我也听说了,而且,就算没有洪家堡,我们武师盟可是有五位入劲强者,就算是七家盟也不敢贸然开打吧。”杨青叶对此也有信心。“我和一些同门讨论过此事,认为他们最可能的,就是用其他的手段,从侧面小规模警告我们。”

        魏合无言以对。

        他骑着马,这还是第一次骑马,感觉一颠一颠的,屁股硌得生疼。好在他三次气血改造过身体,屁股肌肉强健,不惧这种低层次伤害。

        所以才能明明不会骑马,还能坐得稳如泰山。

        魏合一边听着,一边感知周围动静,警惕观察四面。

        七家盟到底会用什么手段,谁也不知,他唯一做的,就是小心谨慎。

        只是他压根没注意,周顺一边假装和杨青叶说着话,一边假装用手挠头。

        借着挠头这个动作,他另一只手贴着马腹,轻轻洒下一块淡黄石子。

        那石子只有黄豆大小,笔直坠落砸地,静止不动。

        一直到车队不断经过,车轮不断碾过,马蹄不断踩踏,数分钟后。

        当最后一匹马的马蹄经过后,不多时,这淡黄石子在地面泥土里,缓缓颤动起来。

        ‘石子’一下展开一双透明翅膀,振翅飞起,越过一段不远的距离,轻轻落在一根莹白修长的食指尖端。

        这赫然是一只淡黄小虫子。

        捏住虫子的,是一名全身漆黑,戴着黑面纱的白肤女子。

        她戴着一个大斗笠,斗笠下唯一露出的双眼,冷厉不动,宛如刀锋。

        “从现在开始,每隔两百息,内应留下小虫,可判断一次方位。”

        “麻烦真姑娘了。”后方一位青衣文士捻着长须轻声道。

        “你们给我庇护,我回报恩情,仅此而已。”女子淡淡道。

        “真姑娘能从府城一路逃来,果真本领不凡,家主等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武师盟云天生胆大包天,居然敢暗中勾结洪家堡,泄露内城地下肉田方位,这次事成之后,必有重谢。”文士眯着眼睛道。

        “那倒不用,我隔日便走,不会久留。”黑纱女子冷冷道,继续往前,跟着武师盟车队方向赶去。

        青衣文士目视对方离去。

        “武师盟五位入劲武师,其中两个都是我们的人,云天生,你拿什么和我们斗!”

        他面露冷笑,紧随往前赶去。

        七家盟掌管内城数十年,怎么会对外城偌大地盘视而不见?

        所谓的武师盟,其中一半的武师,都和他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两人,都是他们暗中控制外城区的手段暗子。

        可笑云天生还什么都不知道,以为靠着和洪家堡勾结,就能安然脱身,前往武师堡独善其身。

        现在有四大家主联袂前来,再加上十三武师中,他们的内应就有近半,入劲武师也有两人是他们的暗子。

        整个武师盟,只要他们想,顷刻间便能轻易瓦解。

        入劲层次中,四大家主加两位暗子,便是六位,对武师盟剩下的三人,六对三,胜负毫无悬念。

        .......

        .......

        .......

        魏合骑着马,一会儿赶到魏莹坐的马车身边,检查一番。一会儿带着两个临时下属,在车队单翼来回小跑,巡视情况。

        周围车队里,有认识他的,都纷纷私下低语交流。

        显然他这个新晋三次气血,名气已经慢慢传开了。

        这车队人群聚集,赶路又没什么好聊的,大家便最喜欢聊八卦。

        而刚发生的回山拳院里的事,便成了众人最感兴趣的八卦。

        特别是那个铁憨憨陈坚,终于又被打了,这才是让众多武院弟子相当快意的一件事。

        陈坚其实不止一次被打,不过此人背景雄厚。乃是三帮二派中,仅次于飞熊刀云老的入劲强者山川帮帮主,陈少雅之子。

        所以就算他嚣张跋扈,一般人还真不敢对其干嘛,武力强的顶多就是悄悄教训他一顿。

        但相反的是,这货就是个憨憨,你偷偷摸摸和他打,还正中下怀,他就喜欢和人打。

        你把他打得再痛,他也天赋异禀完全没事,可你又不敢把他打残。

        陈少雅堂堂入劲强者,实力还是仅次于云老云天生。山川帮势力在城内也是相仿广博,眼线极多。谁敢废了他独子,他就要和人拼命。

        这位大佬曾公开宣布过,只要不打死打残,随便打。

        魏合单单教训一顿陈坚,还不算什么,可关键是,教训他时,被这陈坚发觉了不对....

        “大哥!!”

        魏合无言以对的看着身后,就在刚刚片刻功夫,一匹骏马疾驰赶来,上面驮着的,赫然便是之前才在内院教训过的铁煞拳陈坚。

        陈坚一见到他,便当头就拜。

        “大哥,你刚才那一招实在太帅了,我觉得我暂时破不了!”

        “.......”

        “大哥,再给我来一指,就和之前那一招一样,我觉得我还能再来一次!”

        “大哥,我感觉你练的不是回山拳,你手上的功夫好像还练过掌法。”

        “!?”魏合本不想理会这货,结果这家伙一句道出关键。

        他轻轻止住马匹,回头看向身后陈坚。

        此人被他打断了关键时突破契机,居然此时也不生气了,反而一脸坚定的跑过来,想要破解他输掉的那一招。

        心性确实坚定。

        “你不怪我?”魏合诧异问。

        别人听不懂这句话,但他知道陈坚肯定懂。

        “不怪,反正我还年轻,才十七岁,而且我后面也想通了,暂时不动还能继续完善缺陷。”陈坚迅速回答,“否则就算突破,也只是和那些普通三血一样,不上不下,打得过谁?”

        “......”魏合无语。

        “大哥,你给我讲讲那一指是什么意思吧!我觉得你那一指劲力太悍了!”这家伙又开始一脸兴奋的凑近过来。

        魏合摆摆手,懒得理他。

        没再给他一巴掌就算不错了,还给他讲解自己的招数,那不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