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十方武圣在线阅读 - 574 调查 下

574 调查 下

        岳武山下。

        几辆小汽车带着繁杂噪音,缓缓停在山脚上山点处。

        咔嚓一下,车门打开。

        上边下来一个浓眉大眼,身材孔武有力的黑发青年。

        其余车上也纷纷下来一个个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

        黑发青年仰头看着上山的小道,又扫了眼两侧蹲守摆摊的水果小贩。

        他名钟凌,宁州城内有数的大户人家子弟。家里父母乃是豪商,灰道起家,硬是在繁杂凶狠的宁州,冲出一条道路,打下偌大基业。

        只是父母强悍,不代表子女便一定会继承其本事气魄。

        钟家年青一代,钟凌这个长子,常年沉迷于各种奇人异事,武功修行之事。

        在城内从小便四处寻找武术高手教导。身上乱七八糟的,还真练了一些套路架子。

        而次女钟印雪,则成天沉迷于洋学,画画,参加各种酒会宴会,极其向往那些所谓的名媛贵女作态。

        这里靠近大都会旻山。车程不过一个多小时。

        钟印雪便不满足于宁州的小地方,而时常去往旻山堂姐那边活动。

        “前阵子来了个厉害的练家子?你们确定没打听错消息?”

        钟凌痴迷武术,到处寻找真才实学的高手拜师学艺。

        只是花费钱财不少,遇到的不是江湖骗子,就是庄稼把式。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身上会的武术一堆,什么螳螂拳,三皇手,追风腿。

        骗子套路也学了不少,什么少阳掌,封喉枪,一气混元指,回山拳....

        可真要拿出来打一打,那是连见过血的战场老兵都能把他一下撂倒。

        所以,这么多年来的苦苦寻觅,让钟凌自己也心中慢慢产生了对武术的怀疑。

        到底这么多年的付出,值不值得。

        这一次,他又从跟班那里得到消息,知道岳武山这边,又来了个身手不凡的练家子。

        能几招打败上台挑战的强壮洋人拳击手。

        钟凌半信半疑之下,再一次勉强燃起对武术的热情,带人来到这里。

        “凌哥,是真的,这次我已经打听清楚了。确定就是真的战绩,没错。”

        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小青年凑上前来。

        “那人名叫薛汉武,说是从外地路过这里,顺道卖艺赚钱,要前往旻山那边。

        我们要是不快一些,就真的要错过了。”

        “行行行!”钟凌点点头,“先上去看看。不过学武要讲究心诚,没点见面礼,没法表达我想要习武的拳拳之心!贺晓光,你去第三辆车上,给拿点好货出来!”

        “好的凌哥。”一个平头小青年应道,转身去了最后的第三辆车。

        老式的蛤蟆眼汽车,动力不足,速度也不快,平头贺晓光走到车后备箱处,就要拉开箱门。

        忽然他视角余光一扫,扫到右侧一道刚刚经过的人影。

        “嗯?这么高这么壮?”贺晓光有些讶然。

        刚刚经过的那人,高约两米,腰粗膀圆,可谓是标准的虎背熊腰,一看就知道不是虚浮肥肉。

        再加上此人身上穿着那种贴身的黑色短衣,长裤。外面虽然披着斗篷,可依旧没法挡住此人魁梧的身材。

        宁州城很少见到这种身材的汉子。

        身高两米的不是没有,但这么壮实的,还真是极少。

        贺晓光跟着钟凌不少时间了,对练家子也有了点眼力见,此时看到路过那人,他本能的就感觉,对方绝对也是练过的。

        至于是练武的,还是当兵出来的,那就不清楚了。

        从后备箱拿出礼盒,贺晓光赶紧朝着前面凌哥那里过去。

        他仔细把刚刚看到的那人,给钟凌提了一句。

        “真有这么壮实?”钟凌眼睛微亮,“人在哪?”

        “在那边。”贺晓光赶紧朝着刚刚那人离开的方向看去。

        “咦?人呢?”

        此时那里一条上山的山道上,那些散客中有什么人,一眼便能看清楚。

        此时两人看去,那里全是身材瘦弱的普通人,根本没有刚刚他说的那种魁梧汉子。

        “这....这边上山,这么快就看不到了?”贺晓光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钟凌也没怪他,只是以为他眼花看错了,拍拍他肩膀,没说什么。

        “走吧,上山看看那位高手。”

        他抬头望着上山的路,率先带头,朝前走去。

        若是这次依旧无法,他便真的要放弃了。

        武术之梦,或许也到了该醒的时候。

        父母老了,终归不可能为他们一辈子遮风挡雨。有些东西,他必须要自己扛起来。

        “等等凌哥!”身后贺晓光再度把他叫住。

        “怎么?”钟凌有些不耐,再磨磨蹭蹭下去,人家师傅都要跑路了。

        “还有件事,我得提前和你说下。

        你还记得前些时间,岳武山这边人口失踪的案子么?”贺晓光压低声音道。

        “怎么?难不成和我现在见的那师傅有关?”钟凌一愣。

        “我才想起来,那失踪的几人,好像和那师傅一样,都是外地路过这里的....”贺晓光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

        “不是吧?”钟凌神色有点凝重起来。

        “这个我也听说过。”一旁的另一个跟班小桥赶紧插话,“听说是山上闹鬼。”

        他故意用一种神秘阴恻恻的声音说道。

        “闹鬼!?”钟凌心头有点发毛了。

        和普通人不一样,他是知道,这世上很多传闻,可不仅仅只是传闻。

        另一边。

        魏合行走如风,偏偏一路上几乎没人注意到,他的速度异于常人。

        明明他脚步步伐不快,可每走一步便能跨越数米远。

        这还是他为了不惊世骇俗,强行压住自己速度所致。

        即便如此,魏合登上岳武山,也只花了几分钟,便到了山顶的宽阔平台广场。

        登仙台,这便是这个广场的名字。

        上台的几条山道口,都有大石头用朱砂雕刻涂画成字样。

        广场上因为身处山顶,山风强劲,异常凉爽。

        还有着一座不知名的佛寺。

        里面佛像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供奉的是广慈罗汉像。

        墙壁上还有着一篇篇用未知文字书写的经文,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观看。

        佛寺内有老僧带着个小沙弥,靠香火钱和自己种点蔬菜瓜果为生。

        魏合一上来,便看到了这座有些陈旧的铜色佛寺。

        他站在远处,朝里面扫了一眼,便看到了供奉的,仅仅只是个罗汉而已。

        说起来,当年玄妙宗也曾供奉神祇,只不过玄妙宗属于道门,供奉的自然是道门至高神,太始元君。

        魏合仔细看了看在佛殿便跪坐的老僧。

        确定对方身上没有任何异常,只有衰败的气血,便收回视线。

        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找到元都子当初是否经过这里的痕迹。

        他坚信,以大师姐元都子的心气实力,绝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死掉。

        连他都没被虚雾吞噬杀死,大师姐本就是大宗师,且还突破到了更高层次。绝对能找到方法避开虚雾!

        魏合坚信这点。

        正在这时,一旁几个上山的游客指点出声。

        “登仙台登仙台,明明仙可是道家的说法,这里却搭了一座佛寺,也是好笑。”

        “现在哪还有什么道家佛家区别,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另一人叹道。

        “前些年大饥荒,然后又是洪灾,瘟疫,死的人太多太多了。走吧,去看看那处张兴文将军留笔的石碑。”

        几个游客看来并非寻常百姓,身上也都穿着马褂绸衣。

        “张兴文?”魏合出门前,便调查收集过资料。

        在他隐居这些年,曾经的大月,并不是一帆风顺。

        中间军阀割据,征战连连,中途曾有过外敌洋人入侵。

        塞拉克拉因当年的旧恨,卷土重来,利用比大月本土发达许多的枪炮,曾也占据了不少疆土。

        但被诸多军阀联手赶了出去。

        中间诸多军阀,也曾有过极为短暂的一统局面,可惜....因为腐败,利益,党争等等问题,统一很快崩解,重归乱战局面。

        而张兴文,便是当时的一位民族爱国军阀,名望很大。战死于对外战争中。

        几人缓缓离开。

        魏合则慢慢沿着登仙台广场,一点点的转圈。

        先普通的转了一遍这里,什么也没发现。

        他面色不动,若是真就这么留下痕迹,这么多年,肯定早就被其余痕迹淹没了。

        找了一处角落,魏合站定不动,双目一闪,瞬间进入真界。

        如今没了外界真气,要想进入真界,就必须要消耗他自己体内储备的还真劲力。

        以蕴含真气的还真劲力,作为替代,才能让感官维持超感状态,而不会被虚雾所退化。

        好在魏合这么多年,很少动用还真劲,再加上他本就劲力庞大至极,是同级真人的数十倍之多。

        所以光是用来维持感官,就这么维持个上百年都不会担心消耗完毕。

        只是魏合本着还真劲用一点少一点的想法,尽可能的避免使用。

        他的三心决血脉也是如此,没了真气滋养,这些年只能闭息,偶尔用还真劲滋润一二。

        算是勉强维持原本层次。

        现在的情况便是,魏合庞大的还真劲力,沦为充电宝,不时给三心决的强悍身体和超感官充电。

        只要不外放还真劲,魏合的本身劲力,足以支持他用到老死。

        就算实战起来,他也可以只动用纯粹肉身,用速度和力量解决一切麻烦。

        感官提升后,魏合眼前顿时场景大变。

        最浅的一层真界——莺笑风层界中。

        登仙台上的游客人来人往,身上一个个全都包裹着些许的粉末浮物。

        就像裹了糖粉的糖人。

        怪异的莺笑风依旧如故,但空气里的真气却消失不见。

        魏合仔细从地面一路扫视,再度环绕登仙台走了一圈。

        忽然,他脚步一顿。视线笔直落在一处地面边缘位置。

        那里靠近山崖围栏的位置,地上有着两个硕大的飞禽类爪印。

        爪印单个呈五指,尖锐锋利,嵌入地面很深,形成五个黑乎乎空洞。

        “没有了真兽,又有其他东西冒出来么?”魏合心中凛然。

        “还是说,这是很多年前留下的痕迹。”

        他蹲下仔细检查。

        发现爪印却是有些年生了,并不是近期留下的痕迹。

        “难道这是大师姐留下的痕迹?”

        魏合抚摸着地面岩石上的爪印,眉头紧锁。

        忽然他神色一怔,抬起手来闻了闻。

        一股子淡淡腥臭腐烂气息,钻入他鼻孔。

        “什么气味?”